11 陈汉杰语出惊人

 《国家公诉》

  看着那两小罐特级龙井,陈汉杰意味深长地笑了,对叶子菁说:“子菁啊,火灾发生那晚我就说过嘛,这把火一烧,有些同志日子就不好过喽!看看,说准了吧?人家主动求和了!好啊,送了茶叶,还亲自干预,放了我家小沐一马!”

  叶子菁适时地探问道:“老书记,陈小沐这……这次又是怎么回事呀?”

  陈汉杰倒也坦诚,“小沐不是个好东西,生事精哩,受伤的家伙是个劳教释放人员,想试着收小沐饭店的保护费,用过餐后,把饭店供在门厅的财神爷抱走了。小沐哪是饶人的碴,一声吆喝,手下的人就上去了,和那家伙打了起来,混乱之中,也不知是谁捅了那家伙一刀,姓江的和公安局就找小沐算账了。”

  叶子菁赔着小心道:“这也不能说公安局不对嘛,毕竟是捅伤了人嘛……”

  陈汉杰没容叶子菁说下去,“所以,总有人拿小沐做我的文章嘛,过去做,现在还是做!”显然不愿再谈这个不愉快的话题,话头一转,又说起了王长恭,“我们长恭同志聪明啊,讲政治啊,现在来求和了,我看晚了!”

  叶子菁心里愕然一惊,“老书记,您……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汉杰淡然一笑,“什么意思?你去想呗!好好想想,往深处想!”

  叶子菁无论怎么想也不敢把这场大火和王长恭联系起来,只好保持沉默。

  陈汉杰心情不错,把一小罐龙井茶启了封,一边沏茶一边说,颇有些猫耍耗子的意味,“子菁同志啊,长恭同志这好茶送来了,我们得喝啊,不喝白不喝!不过,喝茶归喝茶,原则还得坚持,该说的话我还要继续说,襟怀坦白嘛!”

  叶子菁笑道:“老领导,那你就别打哑谜了,真了解什么情况就说说吧!”

  陈汉杰脸一虎,“哎,子菁啊,现在可是你们在办案啊,怎么要我说啊?我能了解什么情况?这检察长是我当的啊!”把泡好的茶往叶子菁面前重重一放,“检察长大人,还是你先给我说说吧,都是怎么回事呀?啊?当真要按长恭同志的指示把那两个煤矿失业工人杀了?还早杀快杀公开杀?也太急了点吧?啊?”

  叶子菁应付着:“案子最后怎么判是法院的事,现在还没到那一步呢!”

  陈汉杰说:“你知道就好,子菁,我提醒你一下,你这个检察长是市委提名建议,人民代表选举产生的,你叶子菁要对法律负责,对人民负责,不是对哪个人负责!我看王长恭现在是想糊弄过去,想借两个失业矿工的脑袋把这件事摆平,这不行!就算是那两个矿工放火,渎职问题也要给我彻底查清,一个也不能放过!”

  叶子菁故意说:“老书记,你这指示和长恭同志的指示并不矛盾嘛!”

  陈汉杰不冷不热地看着叶子菁,“子菁啊,你怎么也学会耍滑头了?我看还是有些矛盾的吧?我们这位前市长恐怕有点言不由衷吧?什么就事论事?什么长山的干部队伍情况比较复杂?什么恩恩怨怨?都是托词嘛,目的只有一个,希望你们不要动真格的,最好能眼睁眼闭,网开一面,你不承认有这意思?”

  叶子菁只好承认:“这我也想到了,包括你家小沐的事,就有交换的色彩。”

  陈汉杰哼了一声,讥讽说:“所以我才说嘛,我们长恭同志老道啊,表的这些态,做的这些指示,可以说是滴水不漏啊,还很有大局观念哩!倒是我老陈,不顾大局,在这种时候还打横炮,给省委市委添乱!子菁同志,你是不是也这样想?”

  叶子菁不禁有些担心,“老书记,你……你就不怕得罪人啊?”

  陈汉杰淡然道:“我这人大是最后一站了,还怕得罪谁呀,不怕喽!”叹了口气,又说了下去,“所以,子菁同志,对这个案子我的意见是:一定不要急,他们谁急你都不要急,要特别注意案子的质量,把它办成铁案,看看这后面的名堂到底有多少!比如说,这么多门面房盖到街面上,他苏阿福不给我们的干部送钱行吗?能没人管他?你们找大富豪娱乐城的那个苏阿福问一问嘛,相信会有收获的!”

  说这话时,陈汉杰并不知道苏阿福已经死了,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叶子菁想了想,还是说了:“老书记,你可能不知道,苏阿福也烧死了!”

  陈汉杰怔住了,“什么什么?苏阿福也烧死了?这里面是不是有名堂啊?”

  叶子菁也就实话实说了,“现在不好判断,不管查铁柱是不是故意放火,起火的直接原因都是烧电焊。而查铁柱和方舟公司工人们除了报复情绪,不可能和哪个官员的渎职受贿有联系,他们的社会地位够不上我们的官员嘛!”

  陈汉杰思索着,“查铁柱和工人们的情绪会不会被什么人利用啊?”

  叶子菁摇摇头,“这我们也注意了,现在还没发现这种线索和迹象。”

  陈汉杰语出惊人:“那么,有没有另一种可能呢?苏阿福并没死?”

  叶子菁苦笑道:“该查的早查过了,我和江正流都很重视,亲自过问的!”

  陈汉杰提醒说:“哎,子菁啊,关于江正流,我上次就和你交过底,今天再和你打个招呼,要保持一定的警惕性啊,从他那里过来的情况,你要多问几个为什么!当然喽,江正流不能代表整个公安局,公安局办案同志都还是不错的,副局长伍成义就很好嘛,及时向我通报了情况,所以我在第一次案情分析汇报会上才做了这么个有针对性的发言!”

  这么说来,最早的审讯情况是伍成义透露给陈汉杰的。

  一年多之前,市公安局调整班子时,伍成义和江正流这两个副局长都在考察名单上,陈汉杰是想让伍成义上的,名字摆在江正流前面,政法口的同志们都以为伍成义要上。结果却有些出人意料,伍成义因为平时说话不太注意,被抓了不少小辫子,江正流比较谨慎,又有王长恭这位政治新星做后台,意外地提了公安局长。因此,伍成义一直对王长恭耿耿于怀,和老书记陈汉杰走得比较近也在情理之中了。

  喝着茶,陈汉杰又关切地问道:“苏阿福一死,渎职案不太好办了吧?”

  叶子菁叹息道:“这还用说?八月十三日晚上发生的火灾,八月十四日下午我们就根据有关线索采取行动了,头一批拘了六个,包括大富豪娱乐城消防安全员,消防支队防火处专管员,钟楼区城管委负责解放路违章拆除的副主任汤温林。今天又把工商、文化市场管理几个部门玩忽职守的家伙们拘了,就是我来之前的事。不过,办得都不太顺利,涉嫌者一推二六五,我的感觉他们似乎知道苏阿福死了。”

  陈汉杰讥讽道:“江正流知道的事还保得了密啊?涉案人还会不知道啊?”

  叶子菁狐疑地道:“老书记,现在话还不能这么说吧,江正流还是保密的,连王长恭都不知道苏阿福烧死的事,临走时还当面问过江正流,也不太高兴哩!”

  陈汉杰带着轻蔑笑了笑,“子菁,这你也相信?他们在你面前演戏嘛!”

  叶子菁想想,觉得没根据的事不能胡说,便没就这个敏感的话题再说下去。

  陈汉杰却并不打算结束这个话题,“就算苏阿福真死了,这个案子也不是办不下去,只不过难度大一点,周折多一点罢了!”说着,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几封信,“我这里收到了几封举报信,举报的都是市城管委主任周秀丽,其中有一封就涉及到大富豪娱乐城,说得很清楚嘛,苏阿福给这位女主任送过四万块钱,违章建筑是她批的!这封举报信你拿回去好好分析研究一下,也许会对你们办案起到点作用!”

  直到这时,叶子菁才恍然大悟:陈汉杰真把王长恭套进去了!周秀丽的情况她知道,是王长恭做市长时长山四大花旦中的头号花旦,深受王长恭器重,机关干部群众对他们之间的关系传说纷纭,演绎了不少花花绿绿的故事。

  陈汉杰老道程度一点不比王长恭差,打出了这致命的一枪,用周秀丽套住王长恭后,倒先做起了自我批评:“在周秀丽的问题上,我是有责任的,这个同志最早还是我发现的嘛,是我提名建议把她摆到市城管委主任的岗位上的!现在看来是用错了人,犯了错误了!当然,人也是变化的,谁也不能替她打一辈子包票嘛!”说到这里,幽默了一下,“家用电器也不过包个三五年,我的保修期算过去了!”

上一篇:10 公安局长证实苏阿福也被烧死

下一篇:12 浑身上下都是法律的气味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八 不能任由美国绑架世界 - 来自《中国不高兴》

本文作者:刘仰  按中国人的传统习惯,除非有特殊情况,一般不愿意向别人借钱,然而这几年情况有很大改变。前几年,我遇到一个杀熟的朋友。其实我们平时接触也不算太密切,有一阵子不见了,偶尔遇到。据说他在搞一个大工程,眼看就要发大财。我是衷心希望我身边的朋友都能发大财,万一哪天我缺钱的时候,找人借钱不是更方便吗?过了几天,该朋友给我打电话,说有急事,手头临时缺几千块钱,问我能否救个急。巧了,我刚发工资,看他时间分寸掌握得多好。朋友有困难暂时帮一下也是应该的,于是我说:过来拿吧。几千块钱借走了,接着两三年就没了消息。其间偶尔……去看看 

周恩来亲自过问两名美国旅游者误入广东海域事件 - 来自《毛泽东尼克松在1972》

七月的北京,五点来钟,天已经大亮了。中南海西花厅四周的松柏上已有鸟雀在啁啾。周恩来这才离开办公室。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平端起两只胳膊,做了两下扩胸的动作。这年是一九六九年,他已经七十一岁了,还两肩齐平,脊梁挺直,保持着特有的风度。只是长年的劳累已经在损害着他的身体,尤其是近两年,他体重在减轻,身子更瘦削,原来饱满而略显方形的下颏已变得尖削了。此时,他神态已经十分疲惫。他服了安眠药。安眼药的剂量已经加大了。要不然,他睡不着觉。使他忧心的事太多了。尤其是上个月九日贺龙去世的消息,猛地使他的心象铅块似地往下坠。……去看看 

古巴之行 - 来自《丘吉尔传》

英国骑兵军官可以享受的一大好处,便是每年有5个月的假期。1895年10月,在丘吉 尔当上骑兵中尉之后8个月,他就轮上了一次休假。他决定利用这次休假,和自己的同事雷 金纳德.巴恩斯中尉一起,到正在发生激烈战斗的古巴去亲身体验一下“传奇般的生活”并 获得实际的军事经验。当时,古巴人民反抗西班牙殖民统治的民族解放运动风起云涌,游击 战开展得如火如荼。西班牙政府派马丁内斯.坎波斯元帅率兵前去镇压。丘吉尔他们要想前 往古巴,必须得到西班牙政府的批准。好在当时英国驻马德里大使亨利.德拉蒙德.沃尔夫 先生是伦道夫勋爵的生前……去看看 

第八章 致力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 来自《林伯渠传》

在酝酿第二次国共合作的过程中  自从一九三五年底中共中央确定建立全民族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之后,林伯渠即开始参加党的统一战线工作,特别是有关国共两党合作方面,他不仅积极拥护党中央的方针政策,提出自己的建议,还直接参加了同国民党的谈判。   一九三六年初,由于日本帝国主义要把整个中国变为它独占的殖民地,我国广大民众和宋庆龄、何香凝、冯玉祥等爱国民主人士要求抗日,反对国民党进行内战。蒋介石集团为了维持其反动统治,对中共的政策也发生了某些变化。他们在继续调集重兵“围剿”红军的同时,开始试探同中共进行……去看看 

二十、梦想 - 来自《官场女人》

黄福瑞和银俊雅等人去北京的那个下午,贾大亮一伙惶惶地策划了好大一阵子。   接二连三的失利,使这位姓贾的黑司令十分懊恼。常委会上把银俊雅提为县长助理,更让他感到了危机的加重。凭着几年来的观察和体验,他深知银俊雅非等闲女子,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她可以好几年默不作声,但一旦时机成熟,她竟表现得是那样充分。而且不是把眼睛首先盯在个人的恩怨上,是盯在更高的东西上。他已经断定,如果有一天银俊雅掌了大权,她不仅会向他讨报那次的一箭之仇,而且会把他踩在脚下,让他永世不得翻身。这个危机感,几天以前在万人大会上就产生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