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浑身上下都是法律的气味

 《国家公诉》

  从市人大院里出来,天已朦胧黑了下来,叶子菁郁郁不快地让司机送她回家。

  现在,叶子菁只想回家好好睡上一觉。到西郊宾馆集中办案已经四天了,一次家都没回过,四天里电话不断,汇报不断,白天黑夜没有片刻的安宁,已搞得她身心交瘁。更要命的是,来自上面的压力越来越大,王长恭、陈汉杰各唱各的调,唐朝阳和市委到底是个什么意思现在还不清楚,下一步案子肯定难办了,甚至办不下去。查铁柱不是那么好杀的,周秀丽也并不好查,凭几封匿名举报信怎么查 现在哪个干部没有举报信啊 捕风捉影举报她的也有嘛,春节前市纪委还找她谈过话。

  真得好好想想了,越是在这种雷鸣电闪的时候越是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不管王长恭、陈汉杰做什么指示,有什么倾向,具体案子总要由她和检察院来办。一个严峻的问题她不能不想:案子真办错了,王长恭、陈汉杰都不会认账的,他们也许会反过来责问说:我们不懂法,你也不懂法吗 这检察长可是你当的 她今天如果被谁牵着鼻子走,将来就会有人办她的渎职罪了 因此,她必须慎而再慎,既要小心地避开头上的雷鸣电闪,又要依法办事,把案子彻底查清楚,责任重于泰山啊 

  越想心里越乱,坐车回家的路上,叶子菁脑海里一片浑噩,昏昏欲睡。

  车到矿务集团机关宿舍楼前,叶子菁竟睡着了,是司机叫醒了她。

  上楼进了家门,被破产丈夫黄国秀堵了个正着。

  黄国秀一见叶子菁进门,劈面摔过了一个惊叹号,“子菁,可等到你了 ”

  叶子菁有些意外,本能地觉得大事不好:这个破产书记可不是好对付的,他必然要为保护方舟装潢公司和查铁柱纠缠不休,于是,打消了在家睡觉的奢望,一边盘算着该怎么溜走,一边却做出一副挺随意的样子,勉强打起精神,问黄国秀:“哎,黄书记,你怎么回事啊,不废寝忘食了 这么早就赶回家来了 ”

  黄国秀接过叶子菁手上的公文包,“还说呢,这不是等你嘛 打电话你不接,打传呼你不回,你那专案重地我又进不去,也只能天天在家里守株待兔了 ”

  正在客厅做作业的女儿小静插上来说:“爸,你用词不当,我妈不是兔子 ”

  叶子菁走到女儿面前,亲昵地拍了拍女儿的脑袋,苦笑说:“小静啊,你妈还不如个兔子呢,连在自己窝里都不得安宁,瞧,你爸这杆猎枪又在等着我了 ”

  黄国秀直咧嘴,“小静,听你妈这话说的,———叶检,你也太抬举我了吧 我算什么猎枪 小静刚才还说呢,我这几天已经从破产爸爸进化成慈母了……”

  小静马上声明:“我说的是磁母,磁铁的磁 不管什么铁都吸 妈,就连我这块黄书记一贯瞧不起的小角铁都被吸得牢牢的,黄书记等你时,我可没安静过,他不断为失火的那两个工人叔叔叫屈,这人命关天的大事我也不好太马虎了吧,就代你做了几天的检察长。现在真检察长来了,我这模仿秀也该下岗了 ”

  果不其然 叶子菁立即说:“别,别,小静,你千万别下岗,我拿件衣服就得走 这模仿秀你还得做下去,没准哪天也能到电视上风光一把呢 ”

  黄国秀急了,一把拉住叶子菁,“哎,哎,叶检,你总得赏脸在家吃顿饭吧 我在午门外候驾候了这么几天,耽误了多少事啊 你检察长大人怎么说也得让我奏上一本吧 你别怕,我知道你现在重任在肩,时间宝贵,一定长话短说 ”

  叶子菁不听也知道黄国秀要说什么,可一点不听又不行,只怕连女儿都会责怪她,只得应付道:“好,好,老黄,那我给你十分钟时间 ”

  黄国秀连连应着:“行,行,就十分钟 ”说着,把叶子菁拉进了卧室。

  进了卧室,叶子菁往床上一倒,闭上了困乏的眼睛,“说吧,说吧,抓紧 ”

  黄国秀很不以为然,上前去拉叶子菁,“起来,起来,叶检,你这样哪像听汇报的样子 唐书记、王省长也没躺在床上听过我的汇报嘛 ”

  叶子菁叹了口气,说了实话:“老黄,夫妻一场,你可怜可怜我好吧 这把大火一烧,我可惨了,这四天总共没睡过十小时,真想一觉睡到明天天亮……”

  黄国秀有点不忍心了,“好,好啊,那你就睡,好好睡一觉,明天再到西郊宾馆去 ”

  叶子菁却警觉了,主动坐了起来,极力撑开眼皮,“别,别,案子刚开始办,那么多事呢,老黄,你有什么话就快说,再不谈正事,我可真要走了 ”

  黄国秀不敢口罗嗦了,立即切入正题,一连串地发问:“哎,子菁,还真是放火啊 说是查铁柱和周培成都以放火罪立案了,要判死刑 省委领导有指示,要从重从快,公开杀 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们检察院是不是真的准备按放火罪起诉了 ”

  叶子菁心不在焉地听着,哈欠连连,一言不发。

  黄国秀推了叶子菁一把,“哎,你倒说话呀 ”

  叶子菁忍住又一个哈欠,“老黄,不该你问的事,你最好别问 ”

  黄国秀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哎,叶子菁,你这叫什么话 怎么就不该我问啊 查铁柱、周培成都是我们南二矿破产失业工人,他们生产自救的方舟公司是我和集团党委支持搞起来的 为什么叫方舟啊 就是《圣经》里诺亚方舟的意思 现在市场经济洪水滔天,煤矿失业工人没人管了,一个个党支部解散了,党员关系全转到街道了,这时候一批共产党员站了出来,保留了这唯一的一个支部……”

  叶子菁摆摆手,“老黄,这些事我都知道,你不要说了,这与本案无关 ”

  黄国秀不无激动地反驳道:“这是必要的背景分析 把这个背景了解清楚,对你们办案是有好处的,能让你们保持清醒头脑 叶子菁,我告诉你,现在工人中传言可不少,有些话说得也比较激烈,说省里市里有些头头为了保自己的乌纱帽,不惜歪曲事实,想把失火定为放火,都想逃避领导责任……”

  叶子菁做了个手势,“打住 ———黄国秀,你就敢保证不是放火 啊 ”

  黄国秀不接叶子菁的话题,顾自往下说:“叶子菁,请你先说说清楚,我们一些省市领导这么急于定查铁柱他们放火,有没有舍车保帅的意思 有没有 ”

  叶子菁有苦难言,“老黄啊,这你让我怎么说呢 省市领导有什么想法,我怎么会知道 反正我得依法办案,不能渎职,免得将来让人家办我的渎职罪 ”叹了口气,又郁郁说,“王长恭和陈汉杰的矛盾你不是不清楚,你自己琢磨去吧 ”

  黄国秀马上明白了,“别琢磨了,我知道情况挺复杂,所以才为你担心 如果这个案子真没法公正客观地办,你就别办了,让他们撤你好了 ”又忧心忡忡问:“子菁,你们以放火罪逮捕了查铁柱,是不是真掌握了什么过硬的证据啊 ”

  一涉及到具体案情,叶子菁又是公事公办的口气了,“现在你就别问了,如果到时候我们以放火罪提起公诉,你一定会在法庭上看到有关证据的。”

  黄国秀仍不甘心,向叶子菁拱了拱手,“好,好,子菁,我不为难你,我问的话不要你正面回答,只要你点点头,或者摇摇头就成,你就当我是瞎猜吧……”

  叶子菁根本不给黄国秀钻空子的机会,“别,别,你最好啥也别问 ”

  黄国秀苦起了脸,“叶子菁,说到底你还是我老婆啊 ”

  叶子菁纠正道:“不光是老婆,还是叶检 ”

  黄国秀恼火了,没好气地讥讽说:“对,对,你是叶检 叶检,我看你现在简直就是一部法律机器了,浑身上下都是法律的气味……”

  偏巧,这时女儿小静推门进来了,接过黄国秀的话茬打趣说:“可不是吗 我们家可是法律之家,空气中都弥漫着法律条文,人人依法办事,处处依法办事 ”看着叶子菁,脸上浮出了一丝坏笑,“叶检,有个情况我得反映一下,黄书记这几天违反了《未成年人保护法》,老给我下面条,对我身体和精神摧残都很大,我智力严重下降 ”说着,却把一个小本本递给黄国秀,“黄书记,请你签个字 ”

  黄国秀不干,“我违反《未成年人保护法》了,找你妈签字去吧!”

上一篇:11 陈汉杰语出惊人

下一篇:13 眼睛湿润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章 90年代的“圈地运动” - 来自《现代化的陷阱》

据行内人士透露,各个环节流失的“买路钱”占楼价的20~50%左右。中国这个低收入国家出现高收入国家房价的扭曲现象,很大程度上就是由这个原因造成的。   “股份制改造热”和“圈地热”,虽然以世界罕见的速度造就了一批大富翁,但却严重地阻碍了中国的生产率提高,滋长了人们的投机心理、劣化了社会道德,对中国社会和经济发展为害极大。   反腐败,不但要警惕权力和金钱结盟,更要警惕“理论”和金钱结盟。            ※        ※         ※   80年代的价格双轨制、承包责任制,以及前几年开展的“股……去看看 

第一部:赫德逊河畔的望族少年 - 来自《罗斯福传》

纽约州赫德逊河河谷,土地肥沃、林木繁茂、交通便利。在距纽约市区约100英里处 的河谷东岸,有一大片山岭逶逦的高地。高地的一个小山丘上座落着一幢气势不凡的宽敞楼 房,这就是海德公园村罗斯福家族的宅第。1882年1月30日,富兰克林.德拉诺.罗 斯福出生于此。他就是后来美国的第32任总统。 族谱与家世   赫德逊河是17世纪初以启发现者、英国航海探险家亨利.赫德逊而命名的河流。它的 源头可上溯到毗邻加拿大的纽约州北端,全长近500英里,在流经奥尔巴尼后蜿蜒南下, 纵贯纽约市区,注入大西洋。17世纪初,荷兰移民纷纷沿着赫德逊河……去看看 

王元化序 - 来自《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

这不是一本为发表所写的著作,而是作者应他兄弟的要求断断继继写下来的笔记。时间是从1973年到1974年作者逝世前为止。我要说这是近年来我所读到的一本最好的著作:作者才气横溢,见解深邃,知识渊博,令人为之折服。许多问题一经作者提出,你就再也无法摆脱掉。   它们促使你思考,促使你去反省并检验由于习惯惰性一直扎根在你头脑深处的既定看法。这些天我正在编集自己的书稿,由于作者这本书的启示,我对自己一向从未怀疑的某些观点发生了动摇,以至要考虑把这些章节删去或改写。这本书就具有这样强大的思想力量。   如果要我勾勒一……去看看 

第五章 语言学的结构主义 - 来自《结构主义》

14.共时性结构主义   言语表达是一种集体制度。言语的规则是个人必须遵守的。自从有了人,言语就一代一代地以强制性方式传递下来。现代言语的种种不同形式(或称为语言)就是由先前的形式演变而来的;先前的形式又是从更原始的形式流传下来的。言语就是这样从未间断地从唯一来源或多种始初形式而来。另一方面,每一个词指一个概念,它是词的意义。最坚决的反精神主义者们,例如布龙菲尔德(Bloomfield),甚至主张概念的性质要全部归结为词的这个意义(更确切一些,布龙菲尔德说过,概念是不存在的:除了词的意义之外,概念就什么也不是。这实际照……去看看 

第九章 无政府-资本主义 - 来自《古典自由主义与自由至上主义》

Ⅰ  古典自由主义和自由至上主义严格意义上的区别这一问题的提出,与对无政府-资本主义的分析无关。无政府-资本主义(以其最明显的方式)是从所有国家行动(在大多数事情上)的无效性和非道德性这一格言式的假设出发的。政府机构被认为是一种外来的强制力量,或是一种不仅有害于自由,而且在一种潜在的和谐社会秩序中对人类合作行动的毫无必要的设计。事实上,无政府主义的乌托邦是一个没有政治的世界,在那里,政治被理解为一种最终以强制性的、无条件的决定(它将一些价值至少强加在一个共同体的部分成员之上)形式出现的过程。  说无政府……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