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眼睛湿润了……

 《国家公诉》

  叶子菁接过小本本,正要签名,黄国秀又一把夺了过去,在小本本上只扫了几眼就吼了起来,“黄小静,这一个星期你到底做过什么家务劳动 还自评优秀 ”

  小静一跳多高,“叶检,黄书记他又犯法了,涉嫌诬陷 他一天到晚在单位,我拖地、洗碗、擦家具他全没看到,竟然就敢断定我不做家务,是诬陷吧 ”

  黄国秀哭笑不得,“子菁,你看看我们这家,乱得像狗窝,她还狡辩 ”

  叶子菁笑道:“黄书记,你就签字吧,你没有证据的论点,我不予采信 ”

  黄国秀说:“那我保持上诉的权利 ”说罢,苦笑着,掏出笔来签了字。

  叶子菁问女儿:“小静,放暑假十几天了,怎么还没拿到成绩报告单 ”

  小静不以为然地说:“又不是我一个人,同学们谁都没拿到 ”

  叶子菁知道女儿一心要当记者,当作家,除了语文,其它功课都够呛,尤其是数学,上个学期竟然不及格,便狐疑地问:“你这学期的数学考得怎么样啊 ”

  小静一本正经道:“应该还行吧 考完后自我感觉不错 ”

  黄国秀毫不留情,“自我感觉,黄小静,是幻觉吧  ”

  黄小静不敢恋战了,接过签了字的小本本就走,“叶检、黄书记,你们继续谈,我就不打搅了,我给你们做饭去,再次用行动证明我是如何热爱劳动的 ”

  叶子菁也不想和黄国秀再谈下去了,站了起来,“小静,做好饭,你们爷俩吃吧,我也得回西郊宾馆去了,———老黄,你看看,这谈了可不止十分钟吧 ”

  黄国秀不干,“哎,哎,叶检,你别走啊,你不在家时,黄小静可没给我做过一顿饭,你今天也让我沾个光,享受一下小静给你的特殊待遇嘛 ”

  小静也不想让妈妈走,扒着门框说:“妈,你别走,回宾馆也得吃饭嘛 ”

  叶子菁想想也是,便又坐下了,“好,小静,那你就抓紧点,别太复杂了 ”

  小静说:“不复杂,熟菜我老爸买了,我就是炒个青菜,下锅面条 ”

  小静离开后,黄国秀又叹着气,和叶子菁点名道姓说起了查铁柱:“子菁啊,查铁柱可真是个大好人啊,这里有个具体情况,你可能不太清楚,怎么说呢……”

  叶子菁漫不经心地看着黄国秀,“有什么不好说的 说嘛 ”

  黄国秀这才尽量平静地说:“子菁,九六年十月南二矿的透水事故你还记得吧 负三百打通了老塘,淹死了二十多人,把我和一个检查组也困在下面了……”

  叶子菁说:“这事我知道啊,当时我还在矿区检察院,都吓死我了 ”

  黄国秀眼圈红了,“子菁,你知道就好,我和那个检查组的三个同志全是查铁柱带人救出来的 为了救我们,查铁柱三天三夜盯在井下,差点送了命啊 ”

  叶子菁一怔,“怪不得我觉得查铁柱脸很熟,他好像到我们家来过吧 ”

  “来过,还不止一次 最后一次是去年试行破产的时候,他找到我们家,把一大堆立功受奖的证书全带来了,含着泪问我:国家怎么不要他这个抢险英雄了 我怎么说 说什么 我把咱家收藏了好几年的两瓶五粮液全开给他喝了,喝到后来,他搂着我失声痛哭,要我这个党委书记不要把他们党支部解散,不要把他的组织关系转到街道上……”黄国秀哽咽着说不下去了,“后来的情况你知道的,这就有了方舟公司,就有了公司的几个施工队和这个党支部 ”

  叶子菁心里也很酸,“所以,你不但盯着我,还把电话打给了市委唐书记 ”

  黄国秀承认说:“是的,我根本不相信查铁柱会放火,子菁,这不可能啊 ”

  叶子菁仍保持着理智和清醒,“老黄,这话先不要说了,好不好 ”

  黄国秀仰着脸,努力不让眼中的泪落下来,“查铁柱被逮捕后,我寝食不安啊,想得也很多 我一直在想,我们有些领导同志为自己和他们部下同僚的乌纱帽考虑时,到底有没有替我们这个党考虑过啊 子菁,我认为,如果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把查铁柱和周培成仓促判了死刑,杀掉了,那就不是杀了两个人的问题,实际上是杀掉了民心 杀掉了这个执政党的执政基础和执政的合法性 ”

  叶子菁心中不禁一震,怔怔地看着黄国秀,半晌无语。

  黄国秀长叹一声,“子菁,我送你一句话,希望你能记住,‘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一定要为民做主,公正执法啊 ”

  叶子菁点点头,郑重地道:“老黄,你这句话我一定会记住 我们检察院还有一句话,是前年去世的前任检察长留下的,我也记到了今天,‘升官发财请走它路,贪生怕死莫进此门’,我这次准备经点风雨,见点世面 ”话头一转,却又说:“不过,老黄,也不能以情代法啊,唐书记已经在会上公开提醒我了。所以,我今天也得和你说清楚,你要有个思想准备,如果放火事实确凿,将来真以放火罪起诉查铁柱,你一定要尊重这个事实,不管这个事实多么残酷,决不能以个人感情干扰我 ”

  黄国秀顿了一下,又不甘休地说:“子菁,我当然不想用个人感情干扰你,可我的个人感情还真是抛不开啊 还有个事你可能不知道,查铁柱十三号夜里被抓,第二天上午他老婆就喝农药自杀了,现在还在抢救 我前天到他们家去看了看,真是惨不忍睹啊 查铁柱的老父亲半身不遂瘫在床上,两个孩子眼中的泪都哭干了,家里已经两天没开伙了……”

  叶子菁痛苦地摇着头,“可这都不是阻止执法的理由啊 ”

  黄国秀眼中的泪水顺着脸颊滚落下来,“是的,是的,这……这我也知道……”

  因为黄国秀是矿务集团党委副书记,和查铁柱又有这么一种特殊关系,关心这个案子很自然,让叶子菁没想到的是,女儿黄小静竟然也在关注着这个案子 

  一家三口围在客厅的大桌前吃过饭,黄小静马上缠上了叶子菁,说她是市小记者团副团长,要对叶子菁进行什么独家采访。

  叶子菁哭笑不得,把饭碗一推,站了起来,“对不起,老妈无可奉告 ”

  黄小静跟前跟后,真像个什么人物似的,“现在不是老妈了,是叶检 叶检,现在社会上对这个案子说法很多,据说这是放火,请问,你们有放火的证据吗 ”

  叶子菁收拾着准备带走的换洗内衣,“少给我烦,据谁说的你去问谁吧 ”

  黄小静把学英语用的小录音机突然伸到叶子菁面前,吓了叶子菁一跳,“我现在就问你,叶检察长,根据你们掌握的情况,这个案子什么时候可以起诉 ”

  叶子菁火了,一把推开小录音机,“拿开,我还是那句话,无可奉告 ”

  黄小静小嘴一噘,生气了,“妈,我白给你做饭了 我有采访自由嘛 ”

  叶子菁觉察到自己态度生硬了,有些内疚地在女儿脸上捏了一把,挺和气地说:“静儿,你说得不错,你是有采访的自由,可妈也有拒绝采访的权利嘛,你真当上记者就知道了,这种事会经常碰到的 好了,静儿,别闹了,妈真要走了 ”

  没想到,却没走成,女儿早防着这一手了,把大门反锁了,钥匙藏了起来。

  叶子菁站在门口,开玩笑说:“黄小静同志,你这可是涉嫌非法拘禁啊 ”

  黄小静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叶检,如果对别人,你说的这个罪名可能成立,但我是你的女儿,你是我老妈 我老爸说了,你太累了,让我把你关在家里,留你好好休息一下,今天哪儿都别去,就在家里睡个好觉 ”

  一旁,正在餐桌前收拾碗筷的黄国秀也投来了一缕关切的目光。

  叶子菁看看丈夫,又看看女儿,心里不禁一阵发热,眼睛湿润了…… 

上一篇:12 浑身上下都是法律的气味

下一篇:14 识大体的老太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二十一、凯旋 - 来自《官场女人》

太城县城里又一次出现了异常紧张、异常压抑的气氛。   在贾大亮和金九龙两人的策划和操纵下,县城里谣言四起,愈演愈烈,大有改朝换代将至的那样一种气势。开始传银俊雅到北京的当天晚上就失踪了,去找老外卖淫睡觉了。接着传地委已经罢免了银俊雅的县长助理。再后来又传银俊雅怕受处分,已经和一个外国嫖客逃到美国去了。传县长黄福瑞和儿子策划了大字报,儿子被抓,他扔下北京的引资招商也跑了。路明看着银俊雅和郭莉到农总行的努力遭到失败,断定她们力尽计穷,即和李发奎等人匆匆赶回太城复命。于是,赶京引资招商彻底告吹的传言,迅……去看看 

1930——中华民国十九年庚午(1) - 来自《中华民国史事日志》

1.1(一二,二)  甲、本日起,废止外人在华领事裁判权(英美政府表示主张逐渐进行)。上海临时法院直隶中央,各地交涉员裁撤。  乙、蒋中正发表文告,勉同志砥砺气节廉耻。  丙、中央明令慰劳蒋中正,并授勋阎锡山、何应钦等。  丁、刘文辉在成都举行迎汪(兆铭)讨蒋(蒋中正)大会。  戊、杨虎城军自南阳袭击唐生智军,占领驻马店。  己、南京镇江地震。  1.2(一二,三)第二路军刘峙、杨虎城、陈诚、蒋鼎文、夏斗寅、赵观涛等师大败唐生智军龚浩、刘兴、门炳岳各部于驻马店附近。  1.3(一二,四)  甲、阎锡山抵郑州,谋联唐生智,马福祥……去看看 

第六章 垄断与专利 - 来自《经济解释(卷二)》

是经济学者热衷于社会的改进而把市场分析搞得一团糟的。要建议政府改进市场,市场必须有缺陷,而缺陷又必须有完善的与之相比。新古典经济学派于是发明了完善的竞争市场(perfectlycompetitivemarket)。「完善」在哪里呢?经过了多年的发展,「完善」是在于社会的边际生产成本等于社会需求者的边际用值。我用上「社会」这一词,是因为社会成本不一定等于私人成本,而若这二者有分离,无效率的观点又来了,又要政府改进。这是产权的问题,是大名鼎鼎的高斯定律(CoaseTheorem)分析的重心,是卷三的后话。撇开社会成本与私人成本的分离不谈,边际成本……去看看 

第一章 社会主义的免费午餐:股份制改造 - 来自《十字路口的中国》

上篇 中国的自发私有化进程  近年来对中国社会问题抱怨最多的要算是分配不公。其实这里有一个需要澄清的概念,因为中国这些年的问题不是出在国民收入的一次分配和二次分配中,而是出在权力市场化形成的资源分配中。所谓“资源”有无形资源和有形资源两种类别,无形资源是一些经营特许权,如房地产经营权、某类物质的进出口权、股票上市等等;有形资源如土地、计划物质等等。在这十多年积累财富的前几轮竞赛中,得利最大的就是在掌握资源分配大权的部门和企业这两大科层组织中掌握实权者。这部分人形成了我国社会转型期过程中的……去看看 

第十四章 临终修习 - 来自《西藏生死书》

我记得人们常来看我的上师蒋扬钦哲,只为了请求他在他们去世时给予引导。他在整个西藏,尤其是东部的康省(Kham ),非常受人爱戴和尊敬,有人甚至旅行好几个月,只求见他一面,在他们去世之前获得他一次的加持。我所有的上师都以下面这句话为忠告,那正是你在临终时所最需要的:「放下执著和嗔恨。保持你的清净心。把你的心和佛的心结合为一。」   整个佛教对于临终那一刻的态度,可以归结成莲花生大士在《中阴闻教得度》中所说的偈子:  现在临终中阴已降临在我身上,我将放弃一切攀缘、欲望和执著,毫不散乱地进入教法的清晰觉察中,  并……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