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公诉

15 林市长提前从美国回来了

本章总计 9477

  招商活动还没结束,市长林永强就提前从美国回来了。在洛杉矶临时赶上美国西北航空公司一班飞上海的飞机,八月十九日下午三时抵达上海虹桥机场。在虹桥机场一下飞机,等候在那里的市政府驻沪办事处主任就把一张飞省城的机票及时递到林永强手上,林永强匆匆忙忙再次上了飞机,当晚赶到了省城。从机场出来,夫人来了个电话,希望林永强当晚不要走了,起码在省城家里吃顿晚饭,林永强没同意,直接从机场驱车去了长山市政府第一招待所唐朝阳的住处。

  林永强和唐朝阳年龄上相差十岁,关系却非同一般,长期以来配合默契,是人们公认的一对黄金搭档。唐朝阳做团省委书记时,林永强是青工部部长;唐朝阳在南坪市任市长时,林永强是市政府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唐朝阳出任南坪市委书记后,原打算安排林永强任市委秘书长,进市委常委班子,省政府偏看上了林永强,调林永强到省政府做了副秘书长。做副秘书长那年,林永强三十二岁,是几位副秘书长中最年轻的一个。去年六月长山换班子,唐朝阳由南坪调往长山做了市委书记,接王长恭的新市长因过去的受贿问题被查出,上任不到十个月就垮了。唐朝阳抓住这一契机,跑到省委做工作,把林永强从省政府要到长山做了市长,两个知根知底的老朋友又成了一个班子的新搭档。因此,“八一三”大火发生后,唐朝阳面对强大压力,硬没让林永强回来,要林永强沉住气,把该做的招商工作做完做好。

  现在,这位到任不过五个月的市长回来了,回来面对这场弥天大祸。

  赶到唐朝阳住处,已是晚上九点多钟了,唐朝阳刚把省委书记赵培钧一行送走,看着林永强风尘仆仆走进门,嘴角浮出了一丝苦笑,故作轻松地说:“永强啊,你还算有良心,到底提前从美国回来了,有那么点同志加兄弟的意思!”

  林永强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唐书记,让你老大哥一人顶雷了!”

  唐朝阳拉着林永强在沙发上坐下,“你知道就好!

  这六天我和同志们可惨透了,从中央到省里一拨接一拨来人,一次次训话,搞得我们大气都不敢喘啊!”

  林永强直咂嘴,“这么大的事故,伤亡这么严重,可以想象,可以想象!我在旧金山接了你的电话不是说了吗,不行就往回飞?我可真没有回避的意思啊!”

  唐朝阳摆摆手,“好了,好了,废话少说,给我说正事吧!”

  林永强端起茶杯猛喝了一口水,脸上表情严肃起来,“唐书记,你们在家日子不好过,我们在国外日子也不好过啊!大火一起,各国新闻媒介全报道了,对招商活动产生了很坏的影响!有些情况我也没想到,我们川口县养狐狸大户崔百万把一份乱七八糟的材料弄到美国去了,招商会上不少长山籍侨胞一再追着我问,类似遭遇他们会不会碰到?对我们是不是能够认真执行 WTO 的有关规则表示怀疑!还有那个长山机场,我们是作为良好的投资环境宣传的,那些长山籍侨胞本事可真大,竟然给我拿出了一个统计材料:机场建成后,三年的总计客流量不到一万人次,去年只有两千人次!”

  唐朝阳打断说:“谁都不是完人嘛,出现一些决策上的失误也免不了,长恭同志在长山做了五年市长,长山的变化还是不小的,这咱们也得承认,不能鄙薄前人嘛!”又关切地询问起了具体的项目,“咱们那个坑口电站的合同签了吗?资金啥时能到位?”

  林永强又来了精神,“签了,按合同规定应该在今年年底前到位!”

  唐朝阳往沙发上一倒,长长舒了口气,“好啊,这一下子可就是十五个亿啊,落实了这一个项目,你这趟美国就没白跑,我这几天的雷也就没白顶……”

  林永强道:“哎,唐书记,可不止这一个项目哩!生态农业几个项目也签下来了,还有五个意向哩!”

  唐朝阳由衷地说:“好,好,不容易,不容易啊!”这才把话头一转,说起了“八一三”大火案,“永强,‘八一三’这把大火可是来势凶猛啊,我现在有个不好的预感:搞不好这把火会把许多人都烧焦!”

  林永强心里有数,知道自己和唐朝阳都在劫难逃,“唐书记,我这已有思想准备了!我是市长,日后让省委处分我吧!”想想又觉得委屈,禁不住发起了牢骚,“我们算是倒血霉了,你市委书记来了一年多,我这市长才当了五个月,头上的代字刚去掉,就碰上了这种塌天的大祸事,陈汉杰、王长恭他们倒一个个溜了!”

  唐朝阳严肃地说:“不管五个月,还是一年多,我们总是来了嘛,来了就得承担责任!烧死了这么多人,别说给处分,就是撤了我们,我们也没什么好埋怨的!你这个同志可要注意了,态度一定要端正,要和我一样好好检讨,把责任主动承担起来,不要往上届班子和任何一个领导同志头上推!工作还不能松劲,该怎么干怎么干,越是在这种时候越是要经得起考验!”

  林永强立马明白了:唐朝阳表面看来是在批评他,实则是在指点他。

  果然,唐朝阳缓和了一下口气,又说:“我们多做检讨,主动承担责任,是我们这届班子应有的正确态度,可事实还是事实嘛,有些问题我们不说别人会说,他们自己也会说,想拦也拦不住,陈汉杰现在就在说嘛,盯着长恭同志不放呢!”

  “这么说,他们这对老搭档为这场火又干上了?”

  唐朝阳点了点头,“陈汉杰抓住渎职问题不放,打了几个电话给我,昨天还跑到这里和我当面谈过一次,建议市委研究一下,把城管委主任周秀丽双规起来。据我所知,陈汉杰也在向检察院施加压力,把匿名举报周秀丽的信转给了叶子菁。”

  林永强提醒说:“据长山干部反映,叶子菁和陈汉杰的关系可不一般啊!”

  唐朝阳像是没听见林永强的话,自顾自地继续说着:“而长恭同志那边呢,却一再要我们保护干部,尽力维护长山市政治局面和干部队伍的稳定,和我说了不少和陈汉杰搭班子时闹出的不愉快,要我们保持清醒的头脑。长恭同志的意思我也听明白了,是担心陈汉杰同志意气用事,在这种时候大打内战,最后搞得大家都不好收场!”略一停顿,又郑重地补充了一句,“据长恭同志透露,顾全安定团结的大局,保持长山干部队伍的稳定,也是培钧同志和省委领导集体的意思。”

  林永强笑了,“那就好办了,陈汉杰和王长恭两边开仗,咱们就地卧倒嘛!”

  唐朝阳神情严肃,却又有点莫测高深,狠狠看了林永强一眼,“什么就地卧倒?贪生怕死啊?!我冷静地想了一下,陈汉杰追得不是没道理,这场大火暴露出来的渎职问题的确很严重,周秀丽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起码是领导责任嘛!”

  林永强忙插话:“哎,哎,唐书记,这周秀丽是什么角色你不会不知道!她可是长恭同志面前的大红人!”

  唐朝阳一脸苦笑,“永强,这还用你提醒?我何尝不知道?所以才犯难嘛!”

  刚说到这里,电话响了,是对过桌上的那部红色保密机。

  唐朝阳拿起话筒“喂”了一声,口气变了:“哦,哦,是长恭同志啊!”

  王长恭的口气很不高兴,“朝阳同志,怎么听说老陈越闹越凶了?盯上城管委主任周秀丽同志了?怎么个情况啊?”

  唐朝阳轻描淡写说:“哦,王省长,是这么回事,陈汉杰同志从人大那边转了几封有关周秀丽同志的匿名举报信过来,其中有一封和这场火灾好像有点关系,说周秀丽收了苏阿福四万块钱,我准备请人和周秀丽谈谈,了解了解情况。陈汉杰同志建议市纪委出面谈,我想了想,没同意,主要考虑影响问题!”

  王长恭赞同说:“很好,朝阳同志,这种敏感时期一定要注意影响!纪委出面还得了啊?不传得满城风雨了?可以向你透露一点:周秀丽同志不是我,而是老陈建议提起来的干部,当年市委常委会的讨论记录你可以找来看看。所以,该说的话我还是要说,周秀丽成绩和贡献都很大,没有这位女同志,长山的市容市貌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长山也就不可能进入全国文明卫生城市的行列!这个女同志是不是有问题我不敢打包票,该怎么查你们怎么查,就是涉及到我王长恭,你们也不必客气!不过,朝阳同志,我也再重申一下,要保护干部!我对你和小林市长有个保护的问题,你们对下面的干部也有个保护的问题,现在是看人品人格的时候了!”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