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归律说他“见鬼了”

 《国家公诉》

  床头电话响起时,周秀丽正无奈地忍受着丈夫每周一次的规律性蹂躏。

  丈夫归律本名归富娃,上大学时改名归律。归律是学统计学的,毕业于长山大学,后来留校教起了统计学。从助教、讲师、副教授,一步一个台阶干到了教授,还带起了研究生。

  周秀丽对归律标榜的所谓成功嗤之以鼻,认定归律是得了病,“规律病”。归律的工作和生活实在是够规律的,一切全在事先的安排和计划之中。结婚前,周秀丽还以为这是一种美德,婚后才知道,和这么一个规律病患者共同生活是个什么滋味!归律早上起床是准时的,不管春夏秋冬,永远是六点十分。晨练是准时的,不论下雨下雪,永远在校园操场小跑一小时。就连夫妻之间过性生活也是讲究计划和规律的:八年前刚结婚时一周两次,逢周三和周末各一次。近两年改了,改之前还慎重且民主地和周秀丽商量过,说是双方都人到中年了,岁数越来越大了,孩子也大了,要多注意身体,只能一周一次了。

  这就定下了目前的做爱时间:每逢周五晚上九点到十点之间。不在这个计划的时间里,周秀丽就是心情很好,想轻松浪漫一下,归律也不干。而在这个计划时间里,不管周秀丽心里多烦,有多少公事私事要处理,不奉陪又不行。

  王长恭来电话的那晚正逢周五,而且,正是在九点十点之间,周秀丽便在一个很有规律的特定时间段里,和王长恭通了一个很没有规律的电话。把话筒拿起时,归律刚开始忙活,周秀丽倚在床上只“喂”了一声,就感到下身一阵不适。

  王长恭在电话里开口就问:“小丽啊,现在说话方便吗?”

  周秀丽瞅了瞅亢奋中的归律,迟疑了一下,“方便,王省长,您说吧!”

  王长恭那边似乎明白了什么,称呼变了,“秀丽同志啊,你说的情况,我找朝阳同志了解了一下,是有那么回事!这个老陈还真找到朝阳同志那里去叫了!”

  归律仍在那里动作着,尽管很小心,还是弄出了一些不雅的响声。

  周秀丽拧了归律一把,挺委屈地说:“王省长,你说这叫什么事啊?陈汉杰到底是整我,还是整你?凭几封匿名信就敢让市委把我规起来?现在哪个干部没有匿名信?只要力度大一点,伤害了谁的利益谁就告你,你简直没法干工作!”

  王长恭说:“事情没这么严重,朝阳同志说了,就是了解一下情况,这两天可能会让小林市长找你谈谈。朝阳同志和小林市长那里我打了招呼,和他们交待了,在这种时候一定要保护干部,他们心里有数,估计也就到此为止了。”

  周秀丽心领神会,“王省长,那就谢谢您了!其实,就算他们抓住不放,我也不怕,说我拿了苏阿福的四万块钱,谁能证明?苏阿福已经死了嘛,写匿名信的家伙不过是瞎猜测!我估计很可能是陈汉杰指使手下人写的,主要想整你王省长!”

  王长恭说:“哎,秀丽同志啊,这你也不要瞎猜嘛,我看老陈不会这么做!倒是你这个同志,要总结,要好好想想,你们城管委内部会不会出问题啊?据我所知,匿名信是写在城管委文件纸上的,省纪委好像也收到了一份!”

  周秀丽苦笑道:“王省长,你提醒得对,我估计也是内部人干的!”

  王长恭说:“那你就要注意了,决不能在这时候给我,给省委捅漏子!小林市长找你谈话时,你要摆正位置,把有关情况说清楚,要给市委一个交待!该检讨的地方还是要检讨,这么多违章门面房盖到了大路上,光是区城管委和下面具体工作人员的责任啊?你这个市城管委主任就没责任啊?”

  周秀丽说:“是的,是的,王省长,我当然有领导责任,唐书记和林市长不也有领导责任吗?领导责任是一回事,受贿渎职又是一回事,尤其是扯上了苏阿福,也太毒了!”

  王长恭提醒说:“哎,秀丽同志,苏阿福的事不要说了,苏阿福的死现在还是秘密,你可千万别捅出去了,你一捅出去,有人又要大做我的文章了……”

  归律简直不是个东西,偏在这时候雄姿勃发,威猛异常,让周秀丽不胜其烦。周秀丽无法再忍受下去了,狠狠一脚,将归律踹下了床,闹出了一阵异响。

  王长恭在电话里听到了动静,惊疑地问:“哎,秀丽同志,怎么了?”

  周秀丽掩饰道:“没什么,没什么,王省长,是狗,我们家的那只狮子狗掉到床下去了!”还装模作样地叫了一声,“哎,归教授,快把我们汪汪抱到外面去,我这和王省长谈事呢!”对着话筒又说:“王省长,你说,你说,我听着呢!”

  王长恭又继续说:“秀丽同志,还有个事我得批评你,我一再让你去看看老陈,你怎么就是不去呢?你是老陈提起来的干部,老陈有恩于你,不能人一走茶就凉嘛!何况老陈没走,还在市人大岗位上,现在人大也不是二线了,是一线嘛!”

  周秀丽不满地叫了起来:“王省长,你咋又说这事?老陈一天到晚在那里攻我们,恨不得把你这副省长的位子掀掉,把我搞到牢里去,我还跑去看他?!我人正不怕影子歪,偏不服这个软!真抓住我什么证据,让叶子菁他们起诉我好了!”

  王长恭那边很不高兴,称呼也在不知不觉中变了,“小丽,你怎么这样不顾大局啊?我能低这个头,你怎么就不能低这个头呢?不是我推卸责任,我看我和老陈的关系就坏在你们这帮干部手上!特别是你和江正流!老陈从市委书记岗位上一下来,你们这脸马上就变了,江正流更好,把陈小沐也抓起来了!什么都别说了,小丽,你抽时间尽快到老陈家去一趟,向他人大汇报工作,好好汇报!”

  周秀丽不敢做声了,连连应着,郁郁不乐地挂上了电话。

  电话刚挂上,归律又扑上来了,这回倒快,三下两下解决了战斗。

  完事之后,归律发起了牢骚:“小丽,你这个人真是一点情趣都没有!”

  周秀丽心烦意乱,火气格外地大了起来,“教授,你还好意思谈情趣?碰上你这种人,我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你真不想过下去,我们干脆离婚算了!”

  离婚不是没想过,结婚没多久,周秀丽就怀念起了独身的日子。独身的日子过了三十四年,是那么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如果不是迫于亲朋好友以关心的名义施予的压力,她真不愿和这位归教授结婚。当然,和归律结婚时,也没想过婚后的日子会这么糟糕。可一次次想着离婚,却又没有一次付诸行动,这里面既有儿子归亮的原因,也有仕途上的原因,尤其是和王长恭的事传得很邪乎时,就更不敢离了。

  归律有一点很好,对她很信任,从不怀疑她和王长恭会有什么出格的事。

  对周秀丽离婚的威胁,归律从不当回事,离婚这件事一直没列入他的计划。不在计划范围的事,归律是不会考虑的。归律曾郑重其事地和周秀丽说过,别人可以感情冲动,而一个统计学专家是决不能冲动的,冲动了就会造成灾难性后果。

  没想到,就在这个夜晚,归律把一个灾难性后果推到了周秀丽面前。

  关灯睡觉前,归律问:“你和王省长通电话时,怎么说苏阿福死了?”

  周秀丽应付着:“苏阿福是死了嘛,不过,你先不要到外面乱说!”

  归律狐疑地咕噜着:“不对吧?苏阿福怎么就死了呢?”

  周秀丽没好气地道:“有什么不对?八月十三号那天就烧死了!”

  归律认真起来,“小丽,那我见鬼了?前天明明见着苏阿福了,在川口……”

  周秀丽吃了一惊,“什么什么?前天你在川口见到苏阿福了?啊?”

  归律点了点头,“是啊,前天上午我带着两个研究生到川口搞统计调查,在川口镇国道旁无意中撞上的,苏老板到咱家来过,还给我们送过酒啊烟的,我就上去和他打招呼,他没理我,车一开就跑了,哦,对了,是辆白色桑塔纳!”

  周秀丽仍不相信,“老归,当真是苏阿福?你是不是看走眼了?”

  归律挺自信的,“嘿,怎么会看走眼呢?苏老板到咱家来过几次,我能认不准?!”说罢,又自以为是地教训起来,“小丽,不是我说你,苏阿福的东西你真不该收!你现在是市城管委主任,县处级干部,我是大学教授,我们俩的工资加起来五千多,占苏阿福那点小便宜干啥……”

  周秀丽脸色有些难看了,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好了,老归,你别口罗嗦了,我得给王省长打个电话!苏阿福如果真还活着,只怕我们长山就要出大乱子了!”说着便匆匆走出卧室。

上一篇:15 林市长提前从美国回来了

下一篇:17 再次核验尸体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九章 技术(续) - 来自《人类学》

获取自然送给的食物——狩猎——设陷阱捕捉——捕鱼——农业——农业工具—— 田地——牲畜,牧场——战争——武器——甲胄——原始社会中的战争学——较高级民族的战争学  在研究了人所采用的工具之后,我们将转过来探讨人用来维持自己生存和进行防卫的技术手段。对人来说、获得每天的食物是第一需要。在热带森林里,蒙昧人很容易生活,他们吃自然赐予的食物,例如,像安达曼群岛上的居民们那样,他们采集水果和蜂蜜,在浓密的丛林里猎取野猪,在河岸上捉鳖和捕鱼。巴西的许多森林中的部落,虽然也从事一点农业,但主要是靠自然给予的食……去看看 

第七章 攻取武昌 4、康福挥刀砍杀之际,一眼看见弟弟康禄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二十二日傍晚,当蚕儿从康福手里接过毒药时,她的手抖抖的,浑身发软,一回到屋里,便瘫倒在椅子上,半天起不来。康福吩咐的话一直在脑中盘旋:“今天夜里,在石祥祯就寝前,将毒药放在茶碗里,无论如何要劝他喝下这碗茶。毒药要半个钟点后才发作,趁这个机会逃出总部,躲进刘家宅院。”石祥祯马上就要回来了,蚕儿还没有最后下定决心。既是一个造反的长毛头领,又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对他,她又怕又爱。到武昌城破时悄悄离开他,这点,蚕儿咬咬牙可以做到,但要亲手放毒药去毒死他,她怎么能下得手呢?听到石祥祯进屋的脚步声,蚕儿一跺脚,狠下心将……去看看 

1-02 生命就是礼物 - 来自《与神对话》

“请你将生命的道路指示给我:唯有在你面前有圆满的喜悦;在你右边也有我永远的福乐。”――圣咏十六:十一我一生都在寻找通往神的路――我知道――――而如今我找到了,却无法相信。我感觉好象是我坐在这儿写这些给我自己。你是的。那不太象是与神通讯会有的感觉。你要钟鼓齐鸣吗?那我来看看我能安排些什么。你知道,一定会有人称这整本书是个亵渎。尤其是,如果你继续以这样一个自作聪明的家伙的样子出现的话。让我解释一些事给你听。你们有“神在人生中只以一种样子出现”的想法。那是个非常危险的想法。它……去看看 

9-4 攻打锦州与“林罗”之谜 - 来自《十大元帅之谜》

正如刘邓大军曾引起人们的无限遐想一样,在解放战争中,我东北野战军两位指挥员林彪与罗荣桓也被人们不断神化,“林罗”成了智慧、勇敢、胜利的代名词。可是有谁知道,在辽沈战役的关键时刻,罗荣桓为了战役的胜利,曾同林彪进行过多么激烈艰巨而又关系重大的斗争!由此结下的“林罗”矛盾,一直持续到建国以后。   4.1 代人受过   罗荣桓元帅一生中,多次与林彪共事。早在井岗山时代的1930年,罗荣桓任红四军政治委员,林彪是军长。以后在红军一军团,在八路军一一五师,在东北野战军,林彪是军事指挥员,罗荣桓负责政治工作。   罗荣桓胸怀……去看看 

晚年 - 来自《丘吉尔传》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不久即举行的大选中,英国人民抛弃了刚刚带领他们走向战 争胜利的丘吉尔。此前在出席雅尔塔会议时,有一天丘吉尔参加由罗斯福作东的宴会。在宴 会上非正式的谈话中,丘吉尔说,他是经常被当作反动派“被痛打”的。但是在他和罗斯 福、斯大林三个人中,只有他随时可能由他的人民通过投票把他赶下台。他个人倒是以这种 危险而引以为荣的。斯大林接口和他开玩笑说:首相显然是害怕英国即将举行的大选的结 果。丘吉尔回答说:他不仅不害怕,反而以英国人民任何时候只要愿意这样做,他们就有把 他们的政府撤换掉的权……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