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再次核验尸体

 《国家公诉》

  江正流的警车从省公安厅院内出来,迎头撞上了省政府办公厅的一辆奥迪。奥迪按了几声喇叭,把江正流的警车及时唤住了。江正流伸头向外张望时,奥迪车的后车窗已缓缓降下了,王长恭的秘书小段冲着他叫:“哎,哎,江局长,你怎么回事啊?手机一直不开!王省长让你马上到他那去一趟,正在办公室等你呢!”

  江正流这才想起:向省公安厅领导汇报工作时关了手机,一直到现在都没开,忙打开手机,先给王长恭回了个电话,回电话时,已吩咐司机把车往省政府开了。

  王长恭果然在办公室等着,坐在桌前批着一堆文件,一脸的不快。

  见江正流进门,王长恭把面前的文件往旁边一推,一句客气话没有,马上阴着脸训斥起来:“正流同志,你这个公安局长是怎么当的?啊?还能不能干了?不能干马上给我打辞职报告!我来向唐朝阳同志和长山市委建议,换个公安局长!”

  江正流被训蒙了,直咧嘴,“王省长,这是怎么了?哪里出问题了?啊?”

  王长恭“哼”了一声,“还问我,那个苏阿福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正流很茫然,“还能怎么回事?不是烧死了吗?我当面向您汇报过的,为了顺利办案,我们才封锁了消息,叶子菁和检察院也……也清楚这个情况……”

  王长恭火气更大了,“到现在你这个局长还这么糊涂,还没把这个关键线索查清楚!我替你查了一下:这个苏阿福好像没死,有人见到他了,在川口镇上!”

  江正流叫了起来:“这怎么可能?王省长,尸体我、叶子菁,还有伍成义都亲眼看到过的,尸体身上的钥匙我们一把把试过,包括苏阿福的那辆奔驰车!就算我业务水平差点,伍成义副局长您知道,那可是老刑警出身,啥也瞒不了他啊!”

  王长恭怒道:“当初我真该提名伍成义做这个局长,陈汉杰就这样建议过!”

  江正流马上反映:“伍成义现在还老往陈汉杰那跑,我前天还批评过他……”

  王长恭很不耐烦,手一挥,“好了,好了,别说伍成义了,说苏阿福!周秀丽同志的丈夫归律教授说是在川口镇上见到苏阿福了,就是大前天上午的事!”

  江正流根本不相信,“王省长,这决不可能!不管怎么说,我也干了快二十年公安了,业务水平还不至于差到这种地步!烧死的这一百五十六人,我让民政局一一查对了,迄今为止没发现任何一位失踪者,没发现任何一具尸体对不上号……”

  王长恭提醒说:“有个情况要考虑啊,现在不是过去了,城市流动人口数量大,如果哪个外地出差的同志烧死了,他家里的亲属一时半会就不可能知道嘛!”

  江正流道:“这我和伍成义都考虑过,不过,这种偶然性很小!”

  王长恭也多多少少怀疑起来,“照你这么说,这位归律教授认错人了?”

  江正流断然道:“肯定是认错人了,要不就是见鬼了,苏阿福决不可能出现在川口镇!就算苏阿福逃脱了这场大火,他也不敢这么大模大样地走出来!苏阿福比谁都清楚,死了一百五十多人,政府和死者家属都饶不了他,光赔偿就能让他倾家荡产!再说,那个归教授我也知道,就是个迂夫子嘛,过去闹的笑话多了!”

  王长恭忧心忡忡,“正流同志,可不能大意啊!苏阿福如果真活着,那就不是他一个人倾家荡产的问题,长山市就要出天大的乱子了,包括你公安局可能也要陷进去!到时候就不是我吓唬你,请你辞职的问题了,恐怕市委真要撤你的职!你想想,大富豪娱乐城能开到这种规模,你们公安局内部会没苏阿福买通的人暗中保护?在公开场合我不好说,可在你这知根知底的老同志面前,我得把话说透:犯罪嫌疑人查铁柱、周培成说的情况不是不存在,肯定存在,也许还很严重!”

  江正流呐呐说:“是的,是的,王省长,违纪干警我们每年都处理一批!”

  王长恭讥讽道:“哦?每年处理一批?这么说,你警风警纪抓得还很严啊?”

  江正流心里一惊,怯怯地看了王长恭一眼,不敢做声了。

  王长恭缓和了一下口气,“不但是你们公安局,还有城管委,其他一些管理部门,估计都会和苏阿福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都扯出来怎么办啊?让我怎么向党和人民交待?说我在长山做了五年市长,就用了你们这帮人?你们不要脸皮,我还得要脸皮嘛,不能让陈汉杰、叶子菁这些同志看我的笑话嘛!”

  江正流想了起来,“老陈看谁的笑话?他的笑话也不小,陈小沐还没放呢!”

  王长恭一怔,“江正流,你说什么?陈小沐你还没放?我说话是放屁啊?”

  江正流慌忙解释:“不是,不是,王省长!这也怪不了我们,陈小沐已涉嫌故意伤害罪,是刑事犯罪,不论我怎么做工作,人家受害者家属死活不答应啊……”

  王长恭一下子失了态,手指几乎戳到了江正流的额头上,“江正流,你不要再说了!回去就给我放人,立即放!受害者家属如果不答应,你给我跪下去求!”

  江正流怕了,吞吞吐吐道:“王省长,你……你别说这些气话,我……我就是跪下去求也没用了!陈小沐的案子昨天已……已经正式移送到钟楼区检察院了,事先我也不知道,是钟楼分局具体办的,现在就……就看叶子菁他们怎么处理了!”

  王长恭气得手都抖了起来,“江正流,你……你怎么蠢到这个份上?啊?”

  江正流抹着额上的汗,又解释:“王省长,我……我可能是把您的意思理解错了!我……我以为你当着叶子菁的面说陈小沐,也……也就是做个样子!再说,把陈小沐推给检察院,责任也……也就不在我们这边了……”

  王长恭不愿再听下去了,有气无力地挥挥手,“正流,走吧,你回去吧!”

  江正流忐忑不安地走了,驱车回长山时,一路不断地和家里通话,还特别找了副局长伍成义,把王长恭对苏阿福生死问题的怀疑告诉了伍成义,要伍成义认真对待,将苏阿福的尸体再次核验,同时,严格清对死亡者名单,看看到底有没有其他未查明身份的失踪者?伍成义没当回事,在电话里就发起了牢骚,骂归律教授迂腐至极活闹鬼。伍成义说,他在第一线具体负责办案,对苏阿福的情况了解得很清楚,苏阿福有个弟弟叫苏阿贵,是川口镇农民,估计这位教授看到的是苏阿贵。

  后来的调查结果证明,果然就是一场节外生枝的活闹鬼:苏阿福的尸体好好在殡仪馆躺着,并没变成鬼魂溜出来。一百五十六位死亡者,无一例发生错误,也未发现任何一位外地来长山的失踪者,长山市各大宾馆饭店旅客登记表上入住和离去均有明确记录。办案人员拿着苏阿贵的照片找到归律教授再问时,归律教授也吃不准了,吭吭哧哧说,苏阿福和苏阿贵弟兄俩长得这么像,自己不排除会认错人。

  找到苏阿贵了解,苏阿贵也证实,在归律教授所说的时间内,他好像是到镇上商店买过东西,因为买的东西比较多,一个人拿不了,就叫了一辆出租车,是不是桑塔纳,是什么颜色的桑塔纳他就搞不清了。川口镇的出租车全是逃税的黑车,既没有出租顶灯,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出租标记,归律教授把它认作私家车也很正常。

  苏阿福的生死情况搞清楚后,江正流松了口气,专门打了个电话向王长恭汇报。王长恭没有任何特别的表示,“哦”了几声后,又说起了陈小沐的事,问江正流还有没有办法把这件事缓和一下,不要这么激化领导之间的矛盾?江正流赔着十分的小心说,事情已搞到这一步,就得看叶子菁和检察院的了,如果叶子菁和检察院那边能松口,退回来补充侦查,他一定好好配合,做撤案处理。

  王长恭语气这才平和了一些,“好吧,那你就学聪明点吧,别再把我的意思理解错了!正流,我告诉你,现在我不愿激化矛盾,朝阳同志、小林市长估计也不愿激化矛盾,惹翻了陈汉杰有什么好处?大家都不过日子了?!”

  放下电话后,江正流冷静地考虑了一下,把钟楼区公安分局主管治安的副局长、自己的连襟王小峰找到办公室来,含蓄地传达了王长恭不要激化领导之间矛盾的指示,交待说:“……小峰,你们分局有点数,只要检察院那边把陈小沐的案子退回来补充侦查,你们就不要争了,做做受害人的工作,就做撤案处理吧!”

上一篇:16 归律说他“见鬼了”

下一篇:18 王副省长不想查周秀丽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章 “监狱” - 来自《规训与惩罚》

如果让我来确定“监狱体制”最终形成日期,我不会选择颁布刑法典的1810年,也不会选择通过了关于分相囚禁原则的法律的1844年。我甚至不会选择1838年,那一年夏尔·庐卡、莫罗·克利斯托夫与福歇撰写的关于监狱改革的著作纷纷问世。我要选的日期是1840年1月22日。这是梅特莱(Mettrav)农场正式开始使用的日子。正是在这个不被注意、不被纳入史册的光荣日子,梅特莱的一个孩子在垂危之际说:“我这么快就离开了这个农场,太可惜了!”(Dll。p6-tiaux,1852383)。这标志着第一个教养所圣徒的死亡。据说,来自其它惩罚场所的犯人在咏唱关于这个农……去看看 

第六章 宗教宽容宣言 - 来自《异端的权利》

追求真理,并说出其信仰的真理,永远不应视之为罪行。绝不应强使别人接受某一种信念。信念是自由的。——塞巴斯蒂安·卡斯特利奥,一五五一年  人们立即承认,塞尔维特的火刑,把宗教改革引入了何去何从的十字路口。这年代早被无数的暴力行为所玷污,处决个把人看上去实在微不足道。从西班牙海岸直迄濒临北海的大陆,英伦三岛也不能例外,基督徒们为了基督更大的荣耀,把无数异端付之一炬。在“真正教会”的名义下(这样的名义多得数也数不清!),成千上万手无寸铁的人被拖往刑场,烧杀,斩首,绞死,溺毙。诚如卡斯特利奥在《论异端(De haereticis)》……去看看 

十一 反冒进 - 来自《周恩来传》

周恩来的后半生,致力于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繁荣富强的国家。他的关于建设的理想和作法,是有条不紊的,稳步前进的。他曾说过:“我们进行工作时要稳步前进,不能急躁。”“我们的经济遗产落后,发展不平衡,还是一个农业国,工业大多在沿海。我们的文化也是落后的,科学水准、技术水准都很低。例如地质专家很少,自己不能设计大的工厂,文盲相当多。这些落后状况会使经济建设发生困难。”“不估计到这些困难,就会产生盲目冒进情绪,另一方面,如不估计到有利条件就会产生保守倾向。”第一个五年建设计划的基本任务是首先集中主要力量发展重工业、……去看看 

第三部还我河山 14、隐蔽之下的紧锣密鼓 - 来自《二战全景纪实》

在意大利的盟军在血战中迎来生机盎然的1944年春天时,整个英国已变成大兵营,四处漾溢着希望和紧张。  上百万美国士兵源源不断登上这个岛国。  他们唱着怪里怪气的战歌,带来了新大陆的文化:可口可乐、驼骆牌香烟。  他们白天不见踪影,只有每天早晨才见着他们起飞去轰炸德国。  晚上,满街都是美国大兵。  英国人注意到,这些美国人走路时两手插在裤袋里,嘴里嚼着口香糖,见了上司不敬礼,个个富得出奇。  食堂里还供应冰淇淋,好像所有闲暇时间都在妓院门口同女人鬼混。  不久,牢骚就出来了:“这里的美国兵钱发得太多,……去看看 

第十四章 “攀登新高山” - 来自《战争赌徒山本五十六》

东条上台为开战,南进计划付实践;    山本下令动战车,调兵遣将秘不宣。   随着9月6日御前会议所定的10月上旬的到来,不仅珍珠港的间谍忙碌不堪,在日本国内,军部法西斯势力更像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安,近卫内阁越来越陷于苦闷之中。 10月2日,美国国务卿赫尔召见野村大使,拒绝了日本方面举行日美两国首脑会谈的要求,并照会日本:日本必须坚持(1)确认赫尔四原则,(2)撤走在中国和法属印度支那的驻军,(3)表明日本对三国同盟的立场。赫尔的这一答复,使近卫想利用外交谈判达到目的的企图彻底破产。   东京方面刚翻译完这份美国的照会,就召开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