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公诉

18 王副省长不想查周秀丽

本章总计 9403

  “八一三”大火案的侦查取证工作终于排除干扰初步完成了。除涉嫌放火的直接责任者查铁柱和周培成二人以外,十八名渎职犯罪嫌疑人相继落入法网。这十八人涉及到了长山市工商、城管、城建、消防、税务、文化市场管理等八个单位和部门。

  在侦查取证过程中,几乎没有一个单位和部门不搞地方保护主义,哭的闹的私下里说情的,软的硬的公然抗拒的,无奇不有,真让叶子菁和检察院办案同志大开了一回眼界。文化管理部门为了推卸责任,甚至不惜修改早几年就发下去的文件,又制造了一起伪证犯罪,进一步扩大了应拘捕者的名单。如此一来,叶子菁以往的好名声玩完了,针对她本人和检察院的攻击谩骂转眼间铺天盖地。云南路正盖着的检察大楼也突然停了工,说是市里紧急筹措死难者善后处理资金,财政一时拿不出钱了。主管后勤的副检察长陈波不太相信,侧面了解了一下才知道,问题还是出在办案上:被批捕的钟楼区城管委副主任汤温林是市财政局汤局长的弟弟,你不给人家面子,还指望财政按期给你拨款啊?再说,市里紧急筹措死难者善后资金也是真实情况……

  好在公安局这次不错,和他们检察院密切配合,真正做到了依法办事,不管阻力多大,该拘的全拘了,该捕的全捕了。因此,在八月二十五日公安局和检察院领导的碰头会上,叶子菁和副检察长张国靖代表市检察院,对公安机关广大干警的工作态度、工作精神和工作效率给予了高度评价,表示感谢的话说了一大筐,很是真诚。江正流和伍成义都很高兴,显得既谦虚又客气。

  然而,江正流、伍成义脸上的笑容还没消失,客气话还没说完,叶子菁却让张国靖拿出了一份公安机关涉嫌犯罪者的名单,向江正流和伍成义通报情况说,名单上的这五个人和案子也有关系,都涉嫌受贿渎职,经院检察委员会慎重研究,已经决定逮捕了。江正流和伍成义一下子全僵住了,简直是目瞪口呆。

  江正流火透了:“叶检,你们检察院怎么能这么干呢?不是说我们公安系统的人就不能抓,可你们总要和我们事先通个气嘛!”

  叶子菁笑道:“江局,你看,你看,我和张检这不是在和你们通气嘛!”

  江正流有些气急败坏,“这算什么通气?都立案了,通气还有什么用?!”

  叶子菁态度仍然挺好,“立了案也可以撤嘛,只要你们能拿出撤案的理由!比如说上海路派出所的那个方所长,不立案行吗?苏阿福的大富豪在他责任所的辖区,他手下的片警王立朋带着枪被烧死在娱乐城,他本人也有严重的受贿渎职问题,我们手上是有证据的,大富豪的工作人员证明,他没少在大富豪签过单!”

  伍成义这时插了进来,情绪也不小,“行,行,叶检,张检,我们理解,也算服了你们了,让我们公安干警把有关涉案人员全抓完后,最后轮到了我们自己!就说那个方所长吧,这阵子没少配合你们工作吧?要找什么人替你们找什么人!你们说说看,这叫啥?叫卸磨杀驴吧!”

  叶子菁半真不假地冲着江正流和伍成义鞠了一躬,“好,好,江局,伍局,我代表检察院给你们二位道歉了,希望这件事到此为止,别影响咱们今后的合作!”

  江正流呼地站了起来,“别,别,叶检,我担当不起!”说罢,拂袖而去。

  叶子菁脸上挂不住了,“哎,江局,你别走啊,有些情况我还没说呢!”

  江正流头都不回,“你和老伍说吧,我局里还有个会!”走到门口,又站住了,回过身道,“叶检,还有个事得和你打个招呼,我们钟楼分局可是把陈小沐的案子移送给你们区检察院了,我也是这几天才知道的。为这事,王省长把我叫到省城狠训了一通,所以,你最好过问一下,看看是不是要退回来补充侦查。”

  叶子菁说道:“也许这个小案子用不着我检察长过问吧!”

  “行,反正你看着办吧!”江正流说罢,转身就走了。

  江正流走后,叶子菁和伍成义继续碰情况,对查铁柱和周培成两个直接涉嫌放火的犯罪嫌疑人,又提出了一些疑点,请公安机关继续侦查,补充证据。

  公安方面五个涉嫌人立了案,事先又没通气,伍成义心里很不满意,工作态度不那么积极了,推脱说:“查铁柱和周培成还查什么?放火的事查铁柱自己都承认了,一直到现在也没翻过供!我们是没有什么好查的了,想查你们自己查吧!”

  叶子菁不想纠缠,笑着说:“好,好,那我们再谈下一个问题:市城管委主任周秀丽。那封涉及‘八一三’大火案的匿名举报信复印件,我们院反贪局的同志几天前就转给你们了,举报人的笔迹你们的技术部门查了没有?有没有什么线索?”

  伍成义眼皮一翻,“叶检,你知道的,举报信是写在市城管委文件打印纸上的,估计是内部人,可看不到城管委全体干部笔迹,让我们技术部门怎么查啊!”

  叶子菁说:“可以调城管委干部档案嘛,每年一份考核表大家都要填的嘛!”

  伍成义手一摆,“说得轻松!我们有什么权利调城管委干部的档案啊?这事我正想说呢,你们最好找市委或者纪委去,只要市委下决心办周秀丽,查起来很容易。市委不打算认真,我劝你们也就别太认真了!人家江局是一把手,明确指示我了,要我听省委和市委的招呼,办案不能越权。”

  叶子菁见伍成义发起了牢骚,故意提醒道:“陈主任也希望你好好查查!”

  伍成义便也说起了陈汉杰,“这我当然知道!叶检,不瞒你说,陈主任亲自给我打过电话,让我排除阻力好好去查,我就和陈主任说了,首先是不好查,再说,就算查到了这个匿名举报人也没用!苏阿福死了,死无对证的事,人家周秀丽还会认账啊?这个苏阿福要能死而复生就好了!”

  “苏阿福死而复生?什么意思?”叶子菁颇感兴趣地问。

  伍成义苦苦一笑,“能有什么意思,无非是个希望吧!上星期周秀丽的丈夫归律教授活闹鬼,说是在川口镇上亲眼看到苏阿福了,又把我们好一番折腾,结果倒好,忙了半天人家教授说认错人了,见的不是苏阿福,是苏阿福的弟弟苏阿贵!”

  张国靖笑道:“我说嘛,怎么突然间你们又核对起死亡者名单了!”

  叶子菁却盯着不放,“哎,伍局,你说苏阿福会不会真还活着?陈主任当面向我说过他的怀疑哩!如果真有迹象证明此人活着,你们公安机关还得好好抓呀!”

  伍成义指点着叶子菁直叫:“你看,你看,叶检,你们还当真了!我再说一遍,是他妈活闹鬼!归教授这个人你们没听说过吗?据说和周秀丽过性生活都是有日子的,迂腐得很哩!”夸张地摇了摇头,又说起了周秀丽的事,“叶检,张检,我明白告诉你们,王省长根本不想查周秀丽,市委估计也不会认真查,我劝你们最好适可而止,别再找不自在了,现在骂你们的人可真不少,连我今天都要骂你们了!”

  叶子菁神情严肃起来,“伍局长,你们爱怎么骂怎么骂,我该怎么办还得怎么办!这封匿名信不一般啊,明确提到周秀丽收了四万元钱,和违章建筑有直接关系!我们今天放弃职责,有意无意地网开一面,以后没准就会有人来办我们的渎职了!”

  伍成义用讥讽的口气说:“好好查一查周秀丽,啊,抓出一大批腐败分子,人家唐书记林市长就高兴了,就大笔给你们拨款了!二位检察官大人,我不知道你们这是真糊涂呢,还是装糊涂啊?你们怎么就是不理解领导们的意图呢?现在是要息事宁人,要保持政治局面的稳定,说白了,就是别再扩大办案面了,把抓了的这帮小萝卜头们判了结案!”

  叶子菁一怔,冷冷看着伍成义问:“怎么,伍局,这也是你的想法?”

  伍成义自嘲道:“我一个副局长的想法算什么?狗屁不算!我上面有江正流局长,有长山市委、市政府,孜江省委、省政府,我得听招呼啊!所以,叶子菁同志,你现在要考虑的是领导们的想法,王长恭、唐朝阳、林永强他们的想法!你这么干下去,人家可以换个检察长来办这个案子,我看你是不想干这个检察长喽!”

  叶子菁这下可真火了,“伍局,你别激我!

  这决心我早就下了,宁可不当这个检察长,也不能让谁将来办我的渎职,我只要在这个岗位上呆一天,就得守住法律的底线!”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