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针对检察长的匿名信

 《国家公诉》

  向市长林永强汇报是事先约好的,时间是下午三点,地点在市政府林永强办公室。叶子菁赶到市政府时差十分不到三点,林永强办公室的门紧关着,秘书让叶子菁先到接待室等一下,说是林市长正代表唐书记和市委和周秀丽进行一次很重要谈话,不准任何人打扰。叶子菁便坐在接待室里看了一会儿报纸。对门林永强办公室里时不时地传出啜泣声,显然是周秀丽在哭泣。

  三点零三分,对面办公室的门开了,周秀丽红着眼圈走出来,林永强紧随其后,面带微笑,一连声地说着:“周主任,要正确对待,一定要正确对待啊!”

  周秀丽勉强笑了笑,“林市长,请你和唐书记放心,我一定经得起考验!只要是我,是城管委的责任,我决不往任何人身上推!我昨天还和王省长说呢,成绩归成绩,错误归错误,我这次错误性质太严重了,组织上怎么处理我都不抱怨!”见叶子菁在面前,主动和叶子菁打了个招呼,“哟,叶检,你这阵子咋这么憔悴啊?”

  叶子菁敷衍说:“周主任,你怎么才看出来啊?我从来就没你水灵嘛!”

  周秀丽脸上仍在笑,眼神却是冷冷的,“我看还是累的,叶检,得多注意身体啊,别案子没办完,人先累垮了,革命工作可是永远做不完哩!再说了,多干事就多得罪人嘛!”

  林永强马上批评说:“哎,哎,周主任,你怎么又来了?把事情说清楚就行了嘛,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这种时候四处发牢骚可不好啊!”说罢,很优雅地冲着叶子菁手一伸,“请吧,子菁同志!你来得正好,你不找我我也要找你了! ” 到林永强办公室一坐下,没容叶子菁提,林永强先说起了匿名信的事,一脸的无奈,“子菁同志,你看这事闹的,这种时候出现了这种匿名信!按说匿名信用不着我管,可偏偏这种时候,又是这种要命的内容,唐书记和市委很重视,一定要我出面和她谈谈,这一谈就谈得她眼泪汪汪,委屈得很哩!”

  叶子菁不用问也知道,这种谈话的效果不会好,只能是事出有因,查无实据。

  林永强通报情况时,叶子菁走了神。

  林永强注意到了叶子菁目光的游移,“哎,子菁同志,你在想什么啊?”

  叶子菁这才回过神来,“没什么,林市长,我在听,在听哩,您继续指示!”

  林永强叹了口气,“我也没啥要指示的,也就是这么个情况了!我要周秀丽正确对待,工作力度大,有人诬陷不是没可能,可总是无风不起浪嘛,自己还是要注意嘛!”又询问道,“子菁同志,怎么听说陈汉杰主任还把信转到检察院去了?你们检察院那边查得怎么样?是不是找到了点证据啊?”

  叶子菁苦笑着摇了摇头,“如果有证据,我也用不着向您和唐书记汇报了,依法办事就行了!林市长,现在情况比较复杂,苏阿福死了,这事看来是难了!”

  林永强情绪好了起来,以玩笑的口气鼓励说:“天下事难不倒共产党人嘛!”

  叶子菁也是开玩笑的口气,“问题是我们有些同志恐怕不是共产党人啊!”

  林永强脸上的表情认真了,手一挥,“不是共产党人也好办嘛,啊?撤职,开除党籍!市委、市政府的态度很清楚,对任何涉案人员都要严格依法处理,决不横加干涉!子菁同志,你说说看,到目前为止,我和唐朝阳同志有没有具体过问过案情?包括钟楼区文化管理部门做伪证,该抓的人你们不是都抓了吗?!”

  叶子菁忙解释道:“林市长,这您可误会了,我不是指您和唐书记,我是指下面,有些情况您可能不清楚,别的不说,至今我们的办案经费都还没到账呢!”

  林永强有些意外,“怎么回事?办案经费必须保证嘛,唐书记有指示的!”

  叶子菁摇着头,“怎么回事我也说不清,反正没到,催了几次也没划过来。”

  林永强脸一拉,马上打起了电话,找到了市财政局,劈头盖脸训了汤局长一通:“汤局长,你们怎么回事?检察院‘八一三’的专项经费怎么还没划过去?少给我强调理由,我不听!你现在就给我安排拨款,不行就先从我市长基金里出!”

  放下电话,林永强又关切地问:“子菁同志,还有什么困难要解决啊?”

  叶子菁本想再提提检察大楼工程拨款的事,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只道:“林市长,现在社会上有个说法啊,法院是包公,公安是关公,检察院是济公……”

  林永强呵呵直笑,“有意思,也很形象嘛,啊?!我看对我们公检法总的评价还是不错的!尤其是你们这个济公,这个形象就很可爱嘛,尽管穷,还要四处主持正义,这个,啊?‘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大人孩子都会唱!”

  叶子菁禁不住还是说了:“林市长,现在法院、公安办公条件都不错,都有自己的办公大楼,我们检察院大楼盖了三年了,至今没盖起来,现在又停了……”

  林永强摆摆手,“子菁同志,这事你不要说了,我知道,也就是临时停一下,不但是你们这座检察大楼,市政府一个财政拨款项目也停了,以后总要盖。一到长山来上任我就说了,发展中的问题一定要在发展中解决,关键是要把长山的经济搞上去!大锅里有小碗里才能有嘛,蛋糕做大了,分起来就没那么多矛盾了!”适时地调转了话头,“所以,这个‘八一三’放火案要尽快办掉!昨天唐书记召集我们在家的常委们开了个会,专门议了议,你们要尽快起诉,起码把放火的家伙先办了,给社会一个交待,渎职案涉及人数比较多,案情也比较复杂,可以缓一步起诉。”

  叶子菁点点头,“好吧,林市长,我们争取快一些吧,起诉处已在准备了。”林永强并不满意,“子菁同志,不要这么含糊啊,唐书记的意思是十天内起诉,法院审理还有个过程嘛!你们准备一下,市委最近要听一下你们的汇报!”

  叶子菁应了:“好,林市长,我回去就传达落实你的这个指示!”

  林永强马上纠正,“子菁同志,这不是我的指示,是唐书记和市委的指示!”又自嘲道:“说真的,我这市长还不知干几天呢,随时准备下台走人!不承认不行啊,水平差嘛,人家长恭省长搞了五年没出事,我五个月就出了这么大的事!”

  叶子菁觉得林永强明显话中有话,似乎暗示着什么,便也意味深长道:“所以嘛,林市长,有些问题我们恐怕还是得搞搞清楚哩!你看你和唐书记能不能以市委、市政府的名义把市城管委的干部档案调出来,查对一下匿名信的笔迹呢?”

  林永强想了想,“这恐怕不太合适吧?周秀丽知道不闹翻天了?”

  叶子菁说:“周秀丽不是要查那个诬告者吗?真是诬告也应该查嘛!”

  林永强仍不吐口,“那你们执法机关依法去查嘛,我们不能以权代法。”

  叶子菁不好再说下去了,郁郁不乐地起身告辞。

  林永强却又把叶子菁叫住了,“哎,子菁同志,你等等,这里有些材料请你带回去看看!”说着,从办公桌一侧的柜子里拿出一个装着材料的厚厚的档案袋。

  叶子菁打开一看,吓了一跳,竟然全都是针对她和检察院的匿名举报信!

  林永强对她也像对周秀丽一样客气,“子菁同志,你也要正确对待啊!”

  叶子菁心里火透了,把档案袋往林永强桌上一放,“林市长,这些材料我不看了,没时间,也没这份闲心,你和唐书记最好还是请纪委查一查吧,我们等着!” 林永强不高兴了,“子菁同志,你这个态度就不对了嘛,唐书记让我把这些材料交给你,本身就是对你和检察院同志们的信任嘛!唐书记说得很明确,检察院现在办着这么大一个案子,工作力度又这么大,免不了要得罪一些部门,得罪一批同志,不排除有些别有用心的家伙造谣诬陷,干扰办案,市委一定要保护干部!”

  叶子菁这时啥都清楚了:市委要保护她,想必也要保护周秀丽和其他干部。看来伍成义说得不错,领导们现在的确不愿看着再出新乱子,要息事宁人,把抓了的这帮小萝卜头们杀了判了就结案,查铁柱和周培成估计是在劫难逃了……

上一篇:18 王副省长不想查周秀丽

下一篇:20 查铁柱推翻了原先的供述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一章 绪论(上) - 来自《人心与人生》

吾书旨在有助于人类之认识自己,同时盖亦有志介绍古代东方学术于今日之知识界。科学发达至于今日,既穷极原子、电子种种之幽渺,复能以腾游天际,且即攀登星月(1)(此书着笔时美国初有地球卫星上天之事。),其有所认识于物,从而控制利用乎物者,不可谓无术矣。顾大地之上人祸(2)(曰“人祸”者,人为之祸,盖对天灾而言之也。)方亟,竟自无术以弭之。是盖:以言主宰乎物,似若能之;以言人之自主于行止进退之间,殆未能也。“人类设非进于天下一家,即将自己毁灭”(Oneworld,ornone);非谓今日之国际情势乎?历史发展卒至于此者非一言可尽,而近代以来西方人之亟亟于……去看看 

第二十篇 续前篇内容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原载1787年12月11日,星期二,《纽约邮报》第二十篇(汉密尔顿、麦迪逊)致纽约州人民:尼德兰联盟是若干共和国或者更恰当地说若干贵族的联盟,其结构非常值得注意,也能证实从我们前面的回顾中所得出的一切教训。联盟由七个同等的主权州组成,每一个州或省则由若干平等的独立城市组成。在一切重要问题上,不仅各省而且各城市都必须意见一致。联盟的主权由国会代表。国会通常包括由各省委派的代表五十名左右,其中有些是终身任职,有些任职期限为六年、三年和一年不等,有两个州的代表可根据自愿原则继续任职。国会有权签订条约和结盟,宣战与媾……去看看 

部分英文阅读 - 来自《谁动了我的奶酪?》

ONCE, long ago in a land far away, there lived four little characters who ran through a maze looking for cheese to nourish them and make them happy.  Two were mice, named Sniff and Scurry and two were littlepeople-beings who were as small as mice but who looked and acted a lot like people today. Their names were Hem and Haw. Due to their small size, it would be easy not to notice what the four of them were doing. But if you looked closely enough, you could discover the most……去看看 

六、谈贝克莱是马赫和爱因斯坦的先驱 - 来自《猜想与反驳》

贝克莱主教是什么人,我所知不多,但我感激他使我们免于不容置疑的第一前提之害。 塞缪尔·勃特勒Ⅱ  这篇短文的目的是想列举贝克莱在物理哲学领域的思想,它们十分新颖惊人。这主要是一些被恩斯特·马赫和海因里希·赫兹以及若干哲学家和物理学家重新发现、重新引进现代物理学讨论之中的思想,其中有一些人受到马赫的影响,如伯特兰·罗素、菲利普·弗朗克、里夏德·冯·米泽斯、莫里兹·石里克①[f2] 、沃尔纳·海森堡等等。  我要立即说明,我不同意这里的大部分实证主义观点。我赞赏贝克莱,却不赞同他。然而此文的目的并不……去看看 

第一章 近代西方法律职业和法律学术的社会-历史建构过程:韦伯法律理论的背景研究 - 来自《迈向一种法律的社会理论》

法学是一门古老的学科,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古罗马时期。与哲学不同,法学并非产生于追求知识的“纯粹”动机,它的历史一直是与法律职业的历史密不可分的。人类的集体生活需要秩序,不同的人类群体在长期的共同生活中发展出了不同的秩序范式,这些秩序范式的不同在于其中蕴涵着不同的规则。古代希腊和罗马的人民选择了法律作为组织社会秩序的主要规则,因此发展出了不同于其它文明的独特的秩序范式。与其它约束个人行为的规则(比如中国的礼)不同,法律具有很强的“外在化”特征,即:它只能管束人的外部行为,而且只能靠外在于行动者的力量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