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查铁柱推翻了原先的供述

 《国家公诉》

  受检察长叶子菁的指派,起诉处处长高文辉拟代表检察院出庭支持对查铁柱和周培成的公诉。接过查铁柱和周培成放火案全部卷宗,准备起诉材料时,高文辉发现了一个重要细节:查铁柱八月十五日承认故意放火,而八月十四日晚上,查铁柱的老婆喝农药自杀未遂。这就让高文辉想到了一个问题:查铁柱承认放火时,是不是知道了他老婆自杀的事了?如果知道,是不是会产生绝望情绪,自诬其罪?

  这事关系太重大了,涉及到整个案子的定性,两条人命,还有检察机关将来的错案责任,高文辉不敢大意,向叶子菁做了汇报。叶子菁没任何犹豫,责令高文辉和起诉处把这事彻底搞清楚,以便她和院检察委员会做出实事求是的法律判断。

  调查从公安机关审讯人员身上开始。公安局送过来的录像带显示,当时的审讯人员一共三个,其中有公安局长江正流。高文辉找到江正流时,江正流正在开局党组会,一听说是这事,立时火了,很不耐烦地要高文辉自己去看录像带,看看录像带上谁提过查铁柱老婆自杀的事?再查问另两个审讯人员,也没结果,两个审讯人员说,一直到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查铁柱老婆曾自杀过,当时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按说,事情可以到此结束了,可高文辉总觉得这事哪里不对头,周培成至今不承认参预放火,可又说不出在那神秘的半小时干什么去了,更不承认现场发现的汽油是他带去的,一再说三楼仓库里剩余的装潢材料很多,有一瓶半瓶汽油残留下来不是不可能的。高文辉就此和技术部门一起进行了又一番细致查证,发现了一些没法解释的新疑点,感到这么定查铁柱、周培成放火实在是太牵强了。

  高文辉带着最新的查证材料,再次向叶子菁做了汇报,请求指示。

  叶子菁问:“你考虑一下,江局和那两个审讯人员说的是不是实话啊?”

  高文辉笑了,“叶检,这也是我的怀疑!省里市里催得这么急,社会上的压力又这么大,他们公安局急于定案嘛,周培成明显夹生,查铁柱则有自诬的可能!

  ”叶子菁想了想,“你们再好好去审审查铁柱,看看他本人怎么说!”

  高文辉试探道:“叶检,这合适么?就算查铁柱提供了诱供线索,只怕江局他们也不会认账。再说,万一翻过来,弄成了失火,只怕省里、市里也不会答应。”

  叶子菁微微一笑,“哦,那你说说看,省里市里为什么就不答应啊?”

  高文辉道:“这谁不明白?放火是人为事件,其性质是刑事犯罪,不涉及各级领导的责任。失火就不同了,性质是安全事故,上上下下都有责任,从省里到市里,肯定会处分一大批干部!”

  叶子菁“哼”了一声,“当真要用老百姓的血染自己的顶戴啊?!”话刚说出口,觉得不妥,立即又往回收了,“不可能嘛,你高处长不要把我们一些领导同志想得这么灰嘛!我看省里市里,包括长恭同志和市委、市政府领导,都不会这么想问题的!”

  高文辉心照不宣道:“是的,是的,叶检,可能是我多虑了。”

  这次至关重要的提审是在公安局看守所进行的,参加讯问的还有两个公安方面的原审讯人员。讯问提纲叶子菁事先看过,在案情细节上做了些补充,请两位原审讯人员参加也是叶子菁提出的。

  然而,对查铁柱的审讯一开始并不顺利,查铁柱进门坐下就连声认罪,像背书歌子一样,把供述了许多次的供词又说了一遍,既没提到自己老婆的自杀问题,也没谈到家庭困境和由此引发的绝望情绪,一再要求政府早点枪毙他,以平民愤。

  “你放火的动机是什么?”

  “我早就说了,是报复,不想让苏阿福那些大富豪有个好!” “可你一开始并不承认是报复放火,这又是为什么?”

  “我那是心存幻想,妄想欺骗政府,逃避杀头的责任。” “那么,怎么这么快又想通了?又承认了?是什么原因呢?”

  “我没想到会烧死这么多人,我觉得罪该万死,就承认了。”

  高文辉看着卷宗,“好,那我们就来说说你故意放火的过程,根据你本人八月二十二日的供述,大富豪娱乐城三楼仓库发现的汽油是你故意泼洒的?是不是?”

  查铁柱木然答道:“是,是,这不关周培成的事,是我的事,我洒了一瓶汽油。我算好了,电焊火流落到汽油上,火一下子就会烧起来,没个救的!”

  高文辉问:“汽油是装在什么容器里的?你又洒在了什么地方?”

  查铁柱目光茫然,“可能是个盐水瓶吧?我好像都洒在管道下口了……”

  这明显不对,现场调查情况证明:查铁柱焊接的管道下口并不存在汽油燃烧残留物,残留物是在最里面的一堵墙后发现的,装汽油的也不是盐水瓶,而是一个1000 CC 的小塑料桶,技术部门的分析表明,汽油是在火势蔓延后才引燃的,消防支队救火人员也提供了旁证,这么看来,查铁柱十有八九是说了假话,编不圆了。

  高文辉紧盯不放,“查铁柱,你说的容器不对,想好了再说!”

  查铁柱立即改口,“那……那就是铁桶,小铁桶……”

  高文辉敲了敲桌子,“再想想,再想想!”

  查铁柱再次改口,“要不就是酱油瓶,对不对?”

  叶子菁这时说话了,语气中透着不可置疑的威严,“查铁柱,我提醒你一下,法律对每一个公民都是公平的,你做过的事,是你的责任,你不承认也没用!

  你没做过的事,不是你的责任,你也不能往自己身上揽,一定要实事求是回答问题!”

  高文辉又问下去:“你把汽油洒到了焊接口的管道下面,是不是?”

  查铁柱连连点头,“是,是,我说了,这样火着起来就……就没救了!”

  高文辉追问:“那你是怎么进的仓库?又是怎么把汽油洒上去的?”

  查铁柱呐呐道:“就……就是从走道窗子爬……爬进去的嘛……”

  高文辉冷冷道:“查铁柱,你本事不小啊?从走道的窗子到管道下面隔着十三米,到处堆得都是东西,寸步难行,你竟然能把汽油洒到管道下面?老实说!”

  查铁柱实在撑不下去了,先是默默流泪,继而绝望地号啕大哭起来,“你……你们别问了,都别问了!我不知道,我……我啥都不知道!我……我就是不想活了,一次烧死了这么多人,我该给他……他们抵命啊!我老婆比我明白啊,先……先走了,你……你们说,我……我家里这种样子,活着还有啥……啥劲呀……”

  叶子菁、高文辉和参加讯问的两个公安人员全怔住了。

  高文辉趁热打铁,一口气追了下去:“查铁柱,你不要哭了,我问你,你怎么知道你老婆走了?是通过什么渠道知道的?什么人告诉你的?”

  两个公安局的同志一下子紧张了,其中一个也急切地跟着问:“查铁柱,这个问题你必须说清楚!今天市检察院的领导在场,你不必怕,是谁你就说谁!”

  查铁柱摇了摇头,“这有啥好说的?人家告诉我也是好心。”

  叶子菁和气地说:“那你就把这个好心人说出来嘛!”

  查铁柱犹豫了好一阵说:“是看守所的小赵,他老家就在我们南二矿……”

  找到看守小赵一问,事情全清楚了:查铁柱没说假话,他老婆自杀的情况确是小赵传过来的。据那位小赵说,因为过去就认识,查铁柱一家又这么可怜,就忍不住把情况告诉查铁柱了,为此被中队长训了一通,后来也不让他看押查铁柱了。

  案情因此突变,面对高文辉和起诉处其他检察官,查铁柱推翻了关于放火的供述,回到了八月十三日夜供认的违章作业、不慎失火的事实基础上……

上一篇:19 针对检察长的匿名信

下一篇:21 周培成那边也有突破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危急存亡之秋(1949)(上) - 来自《蒋经国自述》

激流勇退 忍让为国   元旦   今天是中华民国诞生三十八年纪念日,又是元旦,我们住在首都南京,此龙盘虎踞之地,已临着兵火的边缘。   早起,晨光曦微,空庭犹寂,仅市区远处传来爆竹声。我之第一件事,是向父亲恭贺新年。十时,侍父至紫金山谒总理陵,复至基督凯歌堂默祷。   父亲近曾缜密考虑引退问题,盖以在内外交迫的形势之下,必须放得下,提得起,抛弃腐朽,另起炉灶,排除万难,争取新生。   上年十一月末起,长春、沈阳相继沦陷,徐蚌会战失败,黄伯韬将军壮烈殉国,我军全部撤离徐州。十二月下旬,行政院长及各政务委员,又因币制改革失败而总……去看看 

第22章 突破“三八线” - 来自《彭德怀传》

第一节 出任联军司令   第二次战役后,麦克阿瑟遭到美国各界严厉的抨击,要求解除他“联合国军”总司令的职务,说麦克阿瑟“发动的‘圣诞节总攻势’几乎把我们引向灾难的深渊”。“联合国军遭遇的是第一流的军队。令人吃惊的是,中国人纪律严明,指挥有方”。麦克阿瑟于是在12月2日给杜鲁门的电报中说:“我们面对的是一场完全新型的战争”, “以往那么成功地用来指导作战的战略思想,现在继续用来对付这样的强国就不行了。”此后,为挽回败局,麦克阿瑟向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提出对中国进行报复的四项措施:( 1 )封锁中国海岸;( 2 )轰炸中……去看看 

3-6 民主的制度和民情为什么倾向于提高租金和缩短租期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我对仆人和主人所作的论述,在一定范围内也适用于地主和佃户。但是,关于这个题目,应在这里单独讨论。在美国,严格说来没有佃户,人人都是自己所耕土地的持有者。应当承认,民主的法制有一种促使地主的人数增加和佃户的人数减少的强大倾向。但是,美国当前发生的一切变化,主要还是应当归因于它的国土环境,而很少来因于它的制度。在美国,土地的价格便宜,人人都能轻而易举地成为地主。土地的收益不大,产品只能勉强地抵住地主和佃户的投资。因此,美国在这方面与在其他方面一样,都是比较特殊的,如拿土地方面的制度作为美国的典型制度,那将是错误……去看看 

第33章 总统特别助理 - 来自《身残志坚罗斯福》

霍普金斯受人赞,既有卓识又有胆;   全心全意为国家,贡献之大难说完。   在罗斯福的朋友中,关系最密切和帮助最大的要属路易斯·豪和哈里·霍普金斯了。作为罗斯福的智囊和“参谋长”,路易斯·豪成功地帮助罗斯福参加总统竞选,并最终把他送进了白宫。但不久路易斯就去世了。对于他的死,罗斯福夫妇是非常悲痛的。继路易斯·豪之后,霍普金斯成了罗斯福的高参。在他担任总统的12 年间,可以说,罗斯福的每一项重大决定和任何困难问题的解决,没有一项不是在霍普金斯的参与下完成的。他既是总统的特别助理,又是罗斯福亲密无间的好朋友……去看看 

尼葛罗庞蒂、张朝阳——我们不是在预测未来,而是在创造未来 - 来自《财富对话》

对话人: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多媒体实验室主任   尼葛罗庞蒂   北京搜狐公司总裁张朝阳   中央电视台 上海电视台   1999财富全球论坛特别报道   财富对话   主持人:中央电视台 陈晓楠     主持人:     “指点全球经济,畅谈中国未来”。欢迎再次走进《财富对话》。     我是陈晓楠。     今天我们请到的谈话嘉宾是著名的未来学家尼葛罗庞蒂先生,我们先来通过大屏幕认识一下。     大屏幕解说:……     主持人:     让我们现在就掌声有请尼葛罗庞蒂先生。     今天我们还有一……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