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一起铁肩担道义

 《国家公诉》

  距市委要求的起诉时间只有几天,检察院竟然把两个涉嫌放火的案子全案退回。公安局这边一下子炸了锅,局长江正流什么汇报也不听,什么材料也不看,要具体主持办案的副局长伍成义马上去找叶子菁,问问叶子菁和检察院到底想干什么?江正流很恼怒地告诉伍成义:叶子菁和检察院这是在搞名堂,是在故意出公安局的洋相!案子的全部侦查过程检察院都清楚,检察院也提前介入了,许多疑点还是检察院要查的,放火也是两家一起定的,现在突然翻过来,简直岂有此理!

  伍成义只得奉命行事,紧急赶往市检察院找叶子菁交涉质询。

  见了叶子菁,伍成义脸一虎,首先声明说:“叶检,我现在可是代表江正流局长来的,江局长谈了几点意见,我照本宣科,你可给我注意听好了!”

  叶子菁知道风暴迟早要来,一脸的微笑,“哦,伍局,你还奉旨训喻啊?”

  伍成义一脸严肃,“那是,我们江局长发了大脾气,要我原话照转!”说罢,口气严峻地转述了江正流的意见,替江正流发了一通大脾气,接下来发泄自己的不满,不过,口气却和缓多了,有些半真不假,“哎,我说叶检,你们检察院的姐们哥们想抢功也不能这么抢嘛,怎么一脚就把我们踹了?这么心狠手辣啊?”

  叶子菁平静地问:“伍局,你们江局看没看我们送过去的材料啊?”

  伍成义头一摇,口气很强硬,“我们江局长没看,根本不愿看!”

  叶子菁苦苦一笑,“那他就敢让你来代表他训话了?你也就这么来了?”

  伍成义的口气仍是那么强硬,不过话语中透着明显的讥讽,“我们江局长有什么不敢的!我又怎么能不来呢,人家是一把手,我老伍敢不听喝吗?找死不成!”

  叶子菁摆摆手,“行了,行了,伍局,你别发牢骚了!你看过材料没有?”

  伍成义一怔,软了下来,“看过了,真吓出了我一头冷汗啊!”

  叶子菁道:“伍局,能吓你一头冷汗就好,我就怕你也和江局一样麻木不仁!江局业务上生疏些,有点麻木可以理解,你这个老公安要是也这么麻木,我可真要骂你了!你看可怕不可怕,明明是失火,却差一点定性成放火,这一字之差就是两条人命啊!真这么草率送上法院了,这错案追究咱们两家都逃不了责任!伍局,不客气地说,我们今天及时地发现了问题,既是救了我们自己,也救了你们啊!”

  伍成义不得不承认:“是啊,是啊,叶检,这我心里有数!”

  叶子菁又说:“你们也别把我们检察机关想得这么没水平,该我们的责任我们不会推。全案退回,重新侦查,又涉及案子的重新定性,按市委要求的时间起诉是不可能了,我们已经向市委打了个书面报告,汇报情况。这个汇报材料不对你们公安局保密,可以请你老兄先看一下!”说罢,将材料递了过去。

  伍成义也不客气,接过材料马上看了起来,看得很认真。

  检察院的汇报材料应该说是客观公道的,承认检察机关在办案过程中一直参预意见,谈到定性错误,检察这边主动承担了责任。

  伍成义看罢,笑了,“行,行,叶检,你们实事求是,我收回刚才的话!”

  叶子菁道:“好了,再说个正事:有关情况你都知道了,大富豪附近的那个事实上的红灯区你们打算怎么办啊?就看着它这么存在下去?就看着汤美丽这些人继续卖淫吗?”

  伍成义没好气地说:“这真他妈的叫没办法!叶检,我向你发誓,我们市局扫黄要是没动真格的,你当面打我的耳光!只要发现黄赌毒窝点,治安部门和下属分局、派出所立即出动,更别说还有大规模的扫黄!可真是抓不完,赶不尽啊!”

  叶子菁讥问道:“就这么抓,大富豪还成淫窟了?是不是真有人暗中保护?”

  这个问题没法回避,社会上的反应一直很强烈,周培成、刘艳玲这几个涉案人员老在那里说,老书记陈汉杰也在各种场合一再提起,市委书记唐朝阳指示彻查严办,伍成义便在办案的同时彻查了一下,这一查就查出了大问题:苏阿福和他的这个大富豪还真有公安局内部人员暗中保护!每次扫黄都有人通风报信,钟楼分局主管治安的副局长王小峰和分局一个刑警大队长竟然都成了苏阿福的把兄弟!因为王小峰是江正流的连襟,江正流被搞得极其被动,被迫在局党委会上做了检讨。

  伍成义说:“所以,汤美丽说的那个红灯区实际上已经不存在了,上星期彻底扫了一次,男男女女抓了八十多,昨天夜里搞了次反回潮,又抓了三十多!”

  叶子菁多多少少有些吃惊,“哦,回潮这么快啊?又抓了三十多。”

  伍成义挺苦恼,“所以我说嘛,这叫没办法,它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哩!”摆了摆手,“这也不是咱长山一家,各地都是这个情况,也只能常抓不懈了!”

  叶子菁不无痛苦地道:“这也得有个分析,有些小姐干这营生是出于经济利益,裤带松一松胜过一月工嘛!有些人不是这样,像周培成的老婆汤美丽,是被生活所迫,虽然这是个别现象,可这现象很可怕呀!”

  伍成义神情凝重起来,“这还用你说?我会不知道?我是主管副局长嘛!你别说,这阵子我们还真抓了几个像汤美丽这样的中年失业女工,下面一些经办人要按规定罚款,我和他们拍了次桌子,教育后全都放了,不放我都觉得亏心!”

  叶子菁一声长叹,“伍局,你们公安局这回动了真格的,我倒又有个担心了,你说以后像汤美丽这种人怎么办?换个活法,去偷去抢?”

  伍成义连连摆手,“叶检,这你别问我,最好问王长恭、林永强去!”

  叶子菁郑重道:“伍局,这我还真得去问问省市领导们,我实在忧心啊!”

  伍成义说:“我劝你还是先忧心眼前的事吧!不能按市委的要求时间起诉了,市委看到你们这个汇报能高兴?王长恭能高兴?你就等着看他们的脸色吧!”

  叶子菁又回到了案子上,“这我也想到了,他们高兴不高兴我管不了,我只能根据事实说话,我觉得在现有的事实面前,哪个领导也不敢拍板定这个放火案!”

  伍成义认真想了想,赞同说:“这倒也是,拍这种板还真得掂量一下哩!”略一停顿,又问,“叶检,怎么听说你还真找到林市长那去了,还在查周秀丽?”

  叶子菁没当回事,“怎么?不能查,不该查吗?我不但找了林市长,还找了唐书记。我对唐书记说,不论是周秀丽受了贿,还是受了诬陷,都得查查清楚嘛!”

  伍成义注意地看着叶子菁,“哦,唐书记怎么说?”

  叶子菁轻描淡写道:“唐书记挺支持,已经通知纪委了,要纪委协助一下!”

  伍成义意味深长地提醒说:“周秀丽身后的背景你知道,那可是大人物哩,人家是在职的常务副省长,省委常委,如果查到那位大人物怎么办?叶检,你和检察院也敢把他一起送上法庭吗?———当然,我现在只是假设!”

  叶子菁淡然一笑,“伍局,如果害怕,你现在最好退出,可以去生场病嘛!”

  伍成义被激怒了,“害怕?退出?这么孬种,老子还当什么公安局长!”

  叶子菁一怔,难得地冲动起来,一把拉住伍成义的手,“好,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那我们就同舟共济,一起铁肩担道义吧,尽管我这肩头可能比你嫩了点!”

  伍成义也动了真情,握住叶子菁的手道:“叶检,别看你是女同志,可你的肩头并不比我嫩!从开始追查这封匿名信我就看出来了,你不是江正流,你身上的正气和骨气都让我服气,恐怕只有你敢这么盯着周秀丽不放!我今天也实话告诉你,我是豁出去了,宁愿不干这个公安局副局长,也得把这火灾后面的真相都弄弄清楚,给老百姓一个交待,也给自己良心一个交待!”

上一篇:21 周培成那边也有突破

下一篇:23 看来只有干到底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31章 - 来自《梅次故事》

朱怀镜上次从北京回来没几天,梅次地委、行署好几位领导都弄了顶礼帽戴着,就连颜色也多半是朱怀镜那种藏青色。半个月后,也就是一次地委扩大会议之后,半数以上的地直部门领导和县市领导都戴上礼帽了。老百姓看着乐了,编了顺口溜:礼帽头上戴,四个轮子转;说像许文强,没有那么帅。周润发扮演许文强,戴着礼帽,风流倜傥,老百姓印象太深刻了。中国还从来没有过如此受人喜爱的流氓。 伴着礼帽一块儿风行的是关于朱怀镜马上就要当地委书的传闻。戴了礼帽的各级领导,几乎没有谁不知道朱怀镜头上那顶礼帽是市委王书记送的。那天朱怀镜回到梅次,……去看看 

1-3 婚恋家庭之谜 - 来自《十大元帅之谜》

在四十岁以前,社会对朱德几乎没有什么记录,他本人也绝口不谈自己的私生活。对此,德国记者王安娜有着困惑的亲身体验,他一生的五次婚姻中,不为人知的隐密随处可见。   3.1 谜一样的初婚   谁是朱德的第一位妻子?读过朱德传记的人大概都会想到萧菊芬。朱德传记的作者史沫特莱在《伟大的道路——朱德的生平和时代》一书中就把萧菊芬当作朱德的第一位妻子。   事实上,早在1905年,十九岁的朱德就已在老家仪陇与刘姓农家姑娘结婚。其间的来龙去脉和详情细节早已消失在漫长的时间隧道之中了,这是一场封建式的包办婚姻,还是两小无……去看看 

第6章 实例分析 - 来自《财产与自由》

第5章中概略的论述可以通过分析一个实例加以明确地阐释,这部分内容如果经济学家们愿意可以略过不看。  再次考虑一下如下情形,存在一个理想化的完全自给自足的家庭农业单位,以及只有两种稀缺的物品——鸡蛋和土豆。假设这两种物品在这个家庭的预算中,或者从技术上讲,正如在效用函数中表示的那样,占有大致相等的重要性。再进一步假设,每一种物品都可以在单位投入——在这个例子中是以时间计算的单位劳动量——的利润日益增高的条件下生产出来,而且这两种物品在其生产函数相同的意义上是完全对称的。在孤立的存在状态下,经济单……去看看 

第一章 三足鼎立 英帝国的三大支柱:贸易、金融、原材料 - 来自《石油战争》

〖19世纪中叶,随着自由贸易政策大幕的拉开,英国经济舞台上的主角由工业巨头换成了银行家。金融货币、国际贸易、原材料优势,构成了英帝国权力的三大支柱。〗【英帝国的新战略】过去100年的历史,是为攫取和控制世界石油储备而战斗的历史,任何其他因素都不能与此相提并论。首先是英国,后来是美国,主要受这两个国家的利益影响,围绕着原材料、石油,形成了世界政治与经济的权力版图,但人们对此却了解甚少。19世纪90年代末期,英国在世界范围内拥有无与伦比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实力。自1815年开始,英镑成为世界上最主要的信贷货币。英镑的……去看看 

第十章 灵长类的初级视觉系统 - 来自《惊人的假说》

“我眯起一只眼睛偷偷地看,事情原来是这样……”——儿童游戏“看”本身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过程。因此,脑中的视觉部分并不那么简单也就不足为奇了。它们是由一个庞大的初级系统、次级系统和许多更高级系统构成。各个系统都要接受来自于上百万个神经元的输入。这些神经元位于眼睛的后部,称之为神经节细胞。初级系统通过丘脑的侧膝体与新皮层相连接。次级系统要投射到前面提及的四叠体上丘。眼睛的一般结构如图38所示,它具有一个可自由调焦的晶状体,至少对四十五岁以下的人是可以自由调节。还有可改变孔径大小的瞳孔。在较强的……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