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看来只有干到底了

 《国家公诉》

  市城管委办公室副主任方清明在城管系统许多人眼里是周秀丽的人。两年前方清明从部队转业,是周秀丽将方清明接收下来,安排到钟楼区城管监察大队做了副政委,半年不到,又调到机关做了办公室副主任,方清明对周秀丽一直恭恭敬敬。

  真实情况却不是这样,别人不知道,方清明自己心里最清楚:他根本不是周秀丽的人,他能安排到城管委端上公务员的铁饭碗,是凭借陈汉杰的力道。当时陈汉杰还是长山市委书记,周秀丽又是陈汉杰点名提起来的干部,他就通过陈小沐的关系找到陈汉杰,陈汉杰只打了一个电话,周秀丽就安排了。因此,方清明心里对陈汉杰多少有点感激之情,却并不怎么感谢周秀丽,对陈小沐就更谈不上感谢了,———陈小沐不是什么好东西,在部队搞基建时,陈小沐介绍过来的工程队就坑过他,害得他临转业还带上了一个党内警告处分,为那次转业安排,陈小沐又要了他一万。

  尽管如此,方清明进了城管系统,特别是做了机关办公室副主任以后,还是想做周秀丽的人。只要周秀丽安排的事,没有不努力办的,背后听到什么议论也马上向周秀丽汇报,为此得罪了不少人。宣传科的刘科长是一个,刘科长当面夸他小报告文学写得好,要他好好写下去。其实,他就写了一篇小文章,也并不是小型报告文学,是通讯报道,叫《长山市容的美化师》,是吹周秀丽的。方清明先还以为刘科长不懂报告文学和通讯报道的区别,解释过几次,后来才知道,刘科长说的小报告文学是向周秀丽打小报告的报告文学。办公室主任刘茂才也不是玩意儿,见他风头健旺,老给他下绊子,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让他在不知不觉中把领导和群众全得罪光了。今年五月机关民主评议副科级以上干部,他的称职票和优秀票加在一起没超过五张,其中唯一一张优秀票还是他自己投的,其余八十多张票全是不称职和很不称职。这一来,办公室副主任干不下去了。

  这一来,又打回了原形,两年前一到城管系统就是副政委,现在还是他妈副政委,而且是管政治思想工作的副政委,连过去管过的后勤也不分管了,监察大队上上下下没人把他当回事。这他妈叫什么世道?好心就没个好报?当领导的怎么这么忠奸不分?真是恨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啊!

  “八一三”大火一烧,得知大富豪娱乐城门前的那片门面房严重影响了救火,方清明估计有关部门非查不可,又兴奋了,一夜没睡着,浮想联翩,回忆历史。这一回忆,许多事就想起来了:去年有一次,他跑去向周秀丽汇报刘茂才攻击领导的言行,正碰上苏阿福在周秀丽家。他看得很清楚,苏阿福是送了东西的,起码有烟有酒,烟酒里面是不是藏了钱?藏了多少不清楚。后来,不知是过了十天还是半月,又看到周秀丽在办公室打电话,要钟楼区城管委的同志们灵活一点,收点占道费,让苏阿福把门面房盖起来。方清明还记得,区城管接电话的那位同志好像挺为难,说是才拆了又建,只怕不好对上对下交待。周秀丽便说,有什么不好交待的啊?上面是我们市城管,我们不查,谁会查你?真是的,有钱都不知道赚!”

  嘿,嘿,还真想不到啊,五十岁的人了,他的记忆力竟然还这么好!

  方清明激动不已,连夜写了封举报信,是故意写在城管委文件打印纸上的。信往哪里寄?又费了一番踌蹰,可以考虑的单位不外乎这么三个:市委、市纪委、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市人大最初并不在方清明的考虑之中。可想来想去,想出了一堆问题:周秀丽不是一般人物,和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王长恭的关系太不一般了,只怕这三个单位没一家敢认真查,搞不好信还会转回来,落到周秀丽手上。真正敢查周秀丽的,应该是王长恭的对头,是个不怕王长恭而又想要王长恭好看的人,这个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市人大主任陈汉杰!

  这么一来,这封必将引爆政治炸药库,也许会将长山干部队伍炸得四分五裂的匿名信便在八月十四日一早,由方清明亲手投入了市人大门口的信箱。

  然而,这么重要的举报信竟没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不知是陈汉杰疏忽了,没将这封信批转给有关部门,还是陈汉杰转了,有关部门不理睬?如此严重的受贿渎职问题竟然没人认真查处,周秀丽还他妈人模狗样的在那里做她的城管委主任,三天两头下来检查工作。有关部门只抓了钟楼区城管副主任汤温林和一个管片小干部,罪名也不是批建违章门面房,竟还只是疏于监管!周秀丽打过的那个重要电话没一人提起过,不知是不敢提还是上下串通好了,想共同蒙混过关?更蹊跷的是,钟楼区城管委账上还真没有收取占道费的任何记录,检察院办案人员查了几次都是扫兴而归,———当然,是不是真查也不知道,周秀丽这女主任的后台可是太硬了,谁敢找死啊?!

  原以为这事就算过去了,万没想到,周秀丽偏在这个时候要他去谈谈。

  方清明走进周秀丽的办公室,周秀丽的脸一下子变了,竟于突然之间现出了无比灿烂的笑容,像是刚发现方清明进来似的,“哦,哦,方副政委啊,来了?快坐,坐,我找你随便谈谈!”

  方清明小心地在沙发上坐下了,越想越觉得不对头:可能周秀丽已猜到或者查出匿名信是他写的了,否则不会给他上演这种威胁的武功戏,便益发觉得周秀丽脸上的笑容极端可怕。

  周秀丽便随便谈了起来:“老方啊,你在的时候显不着,你这一走啊。办公室很多事还真就没章法了。我前天还严肃批评了刘茂才,文件打印纸也不管好,扔得四处都是,让谁拾到了在上面给咱来封匿名信啥的,不找麻烦吗?!”

  方清明心里一动,很想附和一下:那封匿名信很可能就是谁在拾到的文件纸上写的,因此和他没关系。话到嘴边却又及时收住了,不对,这是不打自招!周秀丽只要反问一句:你怎么知道匿名信是写在文件打印纸上的?他可就无言以对了。

  方清明按下了一瞬间的愚蠢冲动,保持着精明的沉默,继续聆听领导的教诲。

  周秀丽挺和气地批评说:“老方啊,我们是同志嘛,你对我有些误解,有些意见很正常嘛,可以当面向我提嘛,一个单位的同志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透呢?非要让外面人看我们的笑话啊?”

  方清明再傻也把这话听明白了,忙解释:“周主任,您可别误会,我……”

  周秀丽根本不愿听,又无比灿烂地笑了起来,“好了,好了,老方,你啥也别说了,我今天就是给你提个醒!另外,也给你交个底,你老方我还是要用的,过个一年半载,等大家把评议的事忘了,你还是回机关来,那时,刘茂才也该退了!”说罢,站了起来,“就这样吧,林市长还等着我去开会研究市容整顿呢!”

  一次意味深长的谈话又意味深长地结束了。周秀丽好像把什么都说透了,可又什么都没明说,摊到桌面上的威胁和利诱也都很隐晦,令人兴奋,也令人生疑。

  回去以后,方清明先是往好处想,觉得周秀丽确有可能再重新用他,刘茂才今年五十四,明年肯定要下,他又做过一年多的办公室副主任,调上来做办公室主任也顺理成章。

  然而,方清明毕竟是方清明,丰富的政治斗争经验和挣扎奋斗的人生经验都提醒他不能大意。他匿名告了周秀丽,告得又那么恶毒透顶,周秀丽非但不恨他,反倒爱上他了,封官许愿让他做办公室主任,这可能吗?办公室主任可都是领导的心腹,周秀丽会把他当心腹吗?除非周秀丽神经有毛病,要不就是此人确有问题!

  继续推理下去,事情就比较严重了:周秀丽如果没有问题,那就是存心给他设套,诱敌深入,故意打开菜园园门,把他这头老母猪放进去,等他在萝卜地里大拱特拱时,“砰”地一枪撂倒。如果周秀丽有问题,那就更不会让他来做这个办公室主任了。他做了办公室主任,更多的秘密让他知道了还得了?不怕他再三天两头来封匿名信吗?结论只有一个:这是可怕的骗局,美好前景根本不存在,可怕的政治暗杀倒是确凿存在的,周秀丽的枪口已死死瞄准他了!

  看来只有干到底了,满腔满肚的正义热血必须沸腾了!估计周秀丽问题不会小,当真清白的话,她今天就不会这么封官许愿了。

  方清明决定挺身而出,向市人大主任陈汉杰当面汇报周秀丽的问题。

上一篇:22 一起铁肩担道义

下一篇:24 “匿名者到底现身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9、制度与人的经济价值的不断提高 - 来自《财产权利与制度变迁》

T·W·舒尔茨   我确信在人力资本投资与人的经济价值的不断提高之间存在着很强的关联。然而,这一发展的制度内涵却远未明确。我的目的是要表明,人的经济价值的提高产生了对制度的新的需求,一些政治和法律制度就是用来满足这些需求的。它们是为适应新的需求所进行的滞后调整,而这些滞后正是一些重大的社会问题的关键所在,经济理论是阐明和解决这些问题的一个必要的工具。   可以认为,人力资本在寻求其自身的参与权时要求表明制度的状况。尽管如此,我们仍有充分的历史资料可以说明土地所有权对经济的影响力处于下降之中,正如……去看看 

第十九章 数和测量 - 来自《认识与谬误》

第一节   科学知识起源于在对象或感觉要素的相对稳定的复合中发现某些反应或反应群A和B之间的关联。例如,如果我们发现,由叶和花等等的某种形状和位置(反应A)系统决定的植物的种,此外显出某些受刺激的运动即向他性和向日性现象(反应B),那么这便构成了自然科学中的发现。不顾简化的分类术语的发展,通过排除误解的记述把这样的知识固着在可交流的形式中,依然是一项尴尬的事务。相同的尴尬也在与植物种密切相关的行为的记述中自我重复,这将再次具有许多必须特别留意的独特性。在考虑这些个别特征时,甚至更困难的事情在于,用综合性的……去看看 

第三篇 第三章 精神要素 - 来自《战争论》

我们应该再来谈谈第二篇第三章谈过的精神要素,因为它们是战争中最重要的问题之一。精神要素贯穿在整个战争领域,它们同推动和支配整个物质力量的意志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仿佛融合成一体,因为意志本身也是一种精神要素。遗憾的是在一切书本知识中很难找到它们,因为它们既不能表达为数字,也不能分成等级,只能看到或感觉到。   军队的武德、统帅的才能和政府的智慧以及他们的其他精神素质,作战地区的民心,一次胜利或失败引起的精神作用,所有这些东西本身都是极不相同的,而且对我们的目的和所处的情况也可能产生极不相同的影响。   ……去看看 

第01章 希腊文明的兴起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一)》

在全部的历史里,最使人感到惊异或难于解说的莫过于希腊文明的突然兴起了。构成文明的大部分东西已经在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存在了好几千年,又从那里传播到了四邻的国家。但是其中却始终缺少着某些因素,直等到希腊人才把它们提供出来。希腊人在文学艺术上的成就是大家熟知的,但是他们在纯粹知识的领域上所做出的贡献还要更加不平凡。他们首创了数学、①科学和哲学;他们最先写出了有别于纯粹编年表的历史书;他们自由地思考着世界的性质和生活的目的,而不为任何因袭的正统观念的枷琐所束缚。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如此之令人惊异,以至于……去看看 

第六首 - 来自《神曲》

贪食者与刻尔勃路斯 我已经恢复了神志,这神志在我因为怜悯那一对叔嫂而伤心过度时,曾一度丧失。此刻,我移动、翻转我的身躯,朝四下凝眸环顾,我看到新的苦刑在折磨,新的一批人在受苦。我来到了第三环,那诅咒的永恒的苦雨冷凄凄,不停地下,又下得那么急,还有纷飞的雪花,在浓黑的空气中倾盆泼下,泼在那大地上,恶臭到处散发。刻尔勃路斯,那凶残而怪异的猛兽,它有三个咽喉,朝着那些沉沦此地的人狗吠似地狂吼。它有血红的眼睛,油污而黝黑的胡须,肚皮很大,手上长着尖锐的指甲;他猛抓住那些鬼魂,剥他们的皮,把他们撕碎。雨雪也使鬼魂们如狗一般嚎叫不……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