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匿名者到底现身了”

 《国家公诉》

  从吃晚饭开始,老伴就在为小沐的事唠叨不休,先骂江正流和王长恭不是玩意儿,故意拿小沐做文章,继而,又要陈汉杰给叶子菁打电话,让叶子菁给钟楼区检察院打招呼。陈汉杰被吵烦了,剩下半碗饭没吃完就撂下筷子去了书房。老伴又追到书房,还自作主张地拨起了叶子菁家的电话。陈汉杰把拨通的电话硬给挂上了,没好气地说:“你添什么乱?叶子菁现在正忙着办放火案哩,根本不在家!”

  老伴用征询的目光看着陈汉杰,试探说:“要不,咱……咱就往检察院打?”

  陈汉杰直摆手,“算了,算了,哪里也别打了!连你都知道王长恭和江正流要做文章,你说我让叶子菁怎么办?公安局已把案子正式移送给钟楼区检察院了,叶子菁能说不起诉?王长恭、江正流会允许她这么干?该咋处理她心里会有数的!”

  老伴央求说:“老陈,还是给叶子菁打个电话吧,他们这是诬陷咱小沐啊!”

  陈汉杰脸一沉,“如果真是诬陷,钟楼区检察院会有说法的,用不着你来说!”

  正在这时,门铃声响了起来。

  陈汉杰心烦意乱,对老伴道:“快去,看看谁来了?”

  老伴应声出去了,片刻,又进了书房,悄声道:“老陈,是城管的一个男同志,要向你汇报工作哩,还说是咱们小沐的什么好朋友……”

  陈汉杰没听完就摆起了手,“让他走,让他走,陈小沐会有什么好朋友?啊?一个个还不全是小混球?能汇报些什么?真是的!”

  老伴说:“老陈,今天来的这个混球可不小,恐怕得有五十岁了……”

  陈汉杰仍是不愿见,“行了,行了,你让我清静点吧,就说我不在家!”

  不料,这当儿,客厅里响起了一个沙哑的声音:“老……老书记,我是方清明啊,当年是您……您介绍到市城管委去的,我……我有重要情况要向您反映啊!”

  陈汉杰一听是反映市城管委的情况,心有所动,考虑了一下,便从书房走了出来。

  见了那个方清明,陈汉杰的第一印象就不太好,此人一脸媚笑,弯在客厅门口浑身抖索着像副刚使过的弓。到沙发上对面坐下再看,发现此人是有点面熟。

  方清明很拘束,半个屁股搭在沙发上,干笑着说:“老书记,您忘了?两年前我从部队转业,是您亲自安排的,陈小沐带我来的!我在部队时和小沐就是好朋友,小沐介绍工程队给我们盖过房子,我要转业了,小沐说,找我老爸吧!你打了个电话给城管委周秀丽主任,我就到城管系统做了钟楼区监察大队副政委……”

  陈汉杰终于想起来了,“哦,哦,你就是那个副团职转业干部吧?好像是个笔杆子,能写点小文章?我记得你那天还带了几篇稿子给我看?是不是?啊?”

  方清明高兴了,这才斗胆把整个屁股搭实在沙发上,“老书记,您到底想起来了!您一个电话就改变了我的人生啊!我给您带了两瓶酒您还不收,现在想想还让我感动!我这阵子还和人家说呢,别说没清廉的好干部了,咱老书记就是一个!”

  陈汉杰脸上有了些笑意,“对,对,我都想起来了,你这同志带了两瓶五粮液来,很不合适嘛!我答应安排你,是看你有点小才,笔杆子总是需要的嘛!怎么样?在城管系统干得还好么?是不是替咱们的城市建设写点啥文章了?啊?”

  方清明说:“写了,写了,都是些豆腐干,就没敢拿给您老书记看。”

  陈汉杰突然记起,“哎,你刚才说,你在钟楼区城管委当什么副政委?”

  方清明似乎无意地道:“是的,是的,着火的大富豪就在我们钟楼区嘛!”

  陈汉杰挺自然地提了起来:“大富豪娱乐城门前的那些门面房到底是怎么盖起来的?你这位同志清楚不清楚啊?还有你们市城管委的那位女主任,就是周秀丽同志,她事先知道不知道啊?这片门面房影响了救火,造成的后果很严重啊!”

  方清明表情骤然严肃起来,“老书记,今天我就是要向您汇报这些问题!”

  陈汉杰眼睛一亮,“哦,说,那就说说吧,啊?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方清明却没说,郑重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双手捏着,递到了陈汉杰面前,“老书记,请您先看看我的这封举报信,我在火灾发生的第二天写的!写完后就投到市人大门口的信箱里了,是给您的,一封匿名举报信,不知道您看到了没有?”

  陈汉杰怔住了,“什么?那封匿名举报信是你写的?举报周秀丽受贿?啊?”

  方清明点点头,“是的,这就是那封匿名信的底稿,我故意写在文件打印纸上的,就是希望他们来找我来调查,可他们谁也不来,官官相护嘛!另外,我也担心您工作太繁忙,看不到这封信,所以,我今天才挺身而出,来向您老书记当面汇报了,在整个长山市,我只信任您老书记一人!您一身正气,两袖清风……”

  陈汉杰摆摆手,“哎,哎,什么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别把我吹得这么邪乎!”

  让老伴拿过老花眼镜,陈汉杰认真看起了举报信,看毕,久久地沉默着。

  方清明有些紧张了,盯着陈汉杰,“老书记,您……您看怎么样?”

  陈汉杰不置一词,把举报信放到茶几上,起身在客厅里踱起了步。

  写举报信的人竟是他陈汉杰两年前介绍给周秀丽的人,这可真是做梦也想不到的事!这个人也太可怕了,先是匿名把举报信寄到市人大来,点名道姓让他收,现在,又在他家公然现身了,外界知道了会怎么想?必然是预谋嘛,是他陈汉杰和这个副政委串通好了要向周秀丽和王长恭发难嘛!一场你死我活的反腐败斗争就变成了两个人和两派势力的政治倾轧,他陈汉杰就是有一百张嘴只怕也说不清了!

  偏在这时,方清明走到陈汉杰面前又说话了,昂首挺胸,不再像刚使用过的抖索的弯弓,倒有了点即将开赴战场的军人的样子了,神情也很激动,“老书记,我知道您在想什么。周秀丽不是一般人物,后面有王长恭,没人敢碰她,我还就不信这个邪,就和他们拚到底了!我是您老书记介绍到市城管委去的,周秀丽就认准我是您的人,我也和周秀丽说了,我还就是要做老书记的人,跟老书记走到底了!就算老书记哪天人大主任也不干了,我也得跟老书记,决不跟王长恭……”

  陈汉杰听不下去了,手向大门一指,吼了声:“你,给我出去,现在就出去!”

  方清明不知哪里出了差错,站着不动,“老书记,您……您这是……”

  陈汉杰这才发现了自己的失态,镇定了一下情绪,竭力使语气保持平稳,“你这个同志都想到哪里去了?啊?怎么对长恭同志意见这么大呀?我和长恭同志一个书记一个市长,搭了五年班子,大事讲原则,小事讲风格,团结战斗,合作得很好!就算周秀丽有什么问题,你也不能往长恭同志身上扯嘛!”他从茶几上拿起举报信来,递到方清明手上,“这封信请你拿走,该交给哪个部门交给哪个部门吧!”

  方清明显然有些意外,气不壮了,一时间又恢复了弯弓状,哈着腰,苦着脸,像只被主人意外遗弃的狗,“老书记,我……我今天说的可都是真心话!他……他们官官相护啊,整个长山市我……我就信任您老书记一人啊……”

  陈汉杰脸色阴沉下来,“这叫什么话啊?你怎么知道他们官官相护啊?如果事情真像你说的这么严重,我陈汉杰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人了!你快回去吧,不要在我们领导之间搬弄是非了,我和长恭同志并没什么矛盾,你这个同志揣摩错了!”说罢,连连挥手,再次示意方清明出去。

  方清明不敢再赖下去了,退到门口仍没忘记最后表一下忠心:“老……老书记,我……我可真是你的人啊,真的!”

  陈汉杰益发厌恶,像没听见方清明这话似的,转身进了书房,关上了门。

  陈汉杰压住心头的火,马上用保密机给叶子菁打了个电话,简短通报情况:“子菁同志,举报周秀丽的那个匿名者到底现身了,是钟楼区城管委监察大队一位副政委,姓方。你们去找这个姓方的谈谈。不过,请你和检察院的同志们注意一下,我的感觉不太对头,这个人很萎琐,他反映的问题和情况你们一定要注意分析!”

上一篇:23 看来只有干到底了

下一篇:25 双方都在有意无意地回避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人口原理 第九章 - 来自《人口原理》

孔多塞先生对人类有机体的可完善性和人类寿命的无限延长所作的推测——以动物的繁殖和植物的栽培为例,说明由界限不能确定的局部改善推论无止境的进步,是一个谬误。孔多塞先生提出来考察的最后一个问题是人类有机体的可完善性。他说,如果已经提出而在发展中当能发挥更大作用的各种证据,在人们现有的天赋不变、有机体也不变的假设下,已足以证明人类具有无限的可完善性,那么,如果这种有机体、这些天赋是可以改善的,事实会是怎样,人们抱有的希望又将达到什么程度呢?他认为,随着理性和社会秩序的进步,医术将不断得到改进,人们将食用更卫……去看看 

序言 - 来自《家庭与重建》

在当今时代,对家庭的毁坏越来越严重。人们把婚姻视为捆绑,把家庭视为累赘,把子女视为多余。在教会中,家庭的问题也没有得到充分的重视。教会受阿米念异端思想和时代论错误神学的影响,认为基督就要来了,最重要的是去拯救失丧灵魂。结果,基督教堕落成为逃避的宗教,等着基督再来、信徒被提,来解决一切的家庭问题和社会问题。结果是婚姻被忽视,家庭成荒场,子女皆悖逆。“兴起,发光!因为你的光已经来到,耶和华的荣耀发现照耀你。看哪,黑暗遮盖大地,幽暗遮盖万民,耶和华却要显现照耀你,他的荣耀要现在你身上。万国要来就你的光,君王要来就你发现……去看看 

第十四章 高级学识是金钱文化的一种表现 - 来自《有闲阶级论》

旨在使属于某些范畴的恰当的思想习惯得以在后代保存的学校训育,是获得社会常识的认可,并且与公认的生活方式结合在一起的。在教师和教育制度传统下构成的思想习惯是有它的经济价值——即影响到个人的适用性的价值——的;这种价值,同没有这种指导、在日常生活锻炼下构成的思想习惯的相类经济价值比起来,是同样实在的。众所公认的教育方案和学校训育的任何特征,凡是起源于有闲阶级的偏好或金钱价值准则的指导的,都应当认为是出于有闲阶级制度的关系;教育方案所具有的这类特征的任何经济价值,都是这个制度的价值的具体表现。因此,关……去看看 

第五章 黄袍加身 - 来自《拿破仑传》

加冕称帝   1804年4月30日,议员居雷向保民院提出议案,要把执政制共和国转变为帝国,波拿巴晋升至皇帝尊号,拥有世袭权力。保民院通过了这项提案。5月3日,参议院议长康巴塞雷斯率全体议员前往杜伊勒里宫,向拿破仑宣读请愿书,恳请拿破仑巩固自己的事业,把终身执政之职变为世袭皇帝。他在发言中说:“一看到危险,想起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图谋消灭第一执政就是图谋消灭法兰西。那么,赐给我们紧密结合的各项制度吧,这种体制当会比你久远。你将开创一个新纪元,但你要使其传之久远,荣耀只有经久才不是虚空的。伟人啊,完成您的大业,并使起同您的荣……去看看 

第一章 社会主义之后 - 来自《第三条道路》

1998年2月,托尼·布莱尔在华盛顿与美国领导人举行了一次政策性讨论,讨论之后,布莱尔表述了为21世纪的国际社会而达成一种中间偏左的共识的雄心壮志。这种新的努力将发展成一种回应全球秩序变迁的政策框架。他说:“老左派抵制这一变迁,新右派则任其发展。而我们应该驾驭这一变迁,使其达致社会的团结与繁荣。”这项任务是非常艰巨的,因为正像布莱尔这几句话所表明的那样,既存的政治意识形态都已不能对此变迁作出它们的反应。   150年以前,马克思写道:“一个幽灵在欧洲游荡”,这就是社会主义或者共产主义的幽灵。这一点在今天看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