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双方都在有意无意地回避

 《国家公诉》

  叶子菁在电话里惊喜地问:“老书记,你是怎么找到这个匿名者的?我们这么找都找不到,正和市纪委协商调阅市城管干部档案呢!”

  陈汉杰自嘲道:“这个匿名者刚才找到我家来了,口口声声是我的人哩!”

  这时,又来客人了,客厅里老伴和一个熟悉的女人的寒暄声响了起来。

  陈汉杰没再和叶子菁继续说下去,———本来倒是想提提儿子小沐的案子,可叶子菁没主动说,陈汉杰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放下电话后,陈汉杰一时间有些茫然。

  老伴推门进来,说是周秀丽到了,问陈汉杰见不见?

  真是太有意思了!举报者前脚走,被举报者后脚就来了?这哪能不见?!

  走出书房,一见到周秀丽,陈汉杰就笑了,口气和蔼,却又不无讥讽地打趣说:“秀丽同志啊,你这是怎么找到我家的?还认识我家的门啊?啊?”

  周秀丽满脸笑意,忙不迭地道:“老书记,老书记,该骂您尽管骂,我今天来就是送上门让您老领导骂的!长恭副省长明确说了,得让您老领导骂个痛快,骂个够,给我定了个‘三不许’哩,不许我狡辩,不许我还嘴,还不许我解释!”

  陈汉杰感叹道:“有意思,有意思啊,不来都不来,要来又一起来了!”

  没想到,这话一落音,周秀丽马上接了上来:“我知道,我知道,我们钟楼区监察大队的一位副政委刚从您这儿出去!老书记,我可真不知道您今晚要找我们这位副政委谈话,要是事先知道的话,就改时间再来了。”

  陈汉杰似乎不经意地问:“哦,你在门口撞上那位副政委了?”

  周秀丽说:“巧了,我停车时正见着他从您家院里出来,还想躲我哩!”

  陈汉杰不得不解释了,“秀丽同志,你误会了,这位同志并不是我约请的,是他主动找上门的,见面我都不认识了,还是他自我介绍,我才有了点印象。”

  周秀丽笑道:“嘿,老书记,您就别和我逗了,方清明您会不认识?是您两年前介绍到我们城管来的嘛!您的指示我得照办嘛,就在钟楼区监察大队硬设了个副政委。这可是专为方清明设的,迄今为止区一级的监察大队只有他这一个副政委编制!”

  陈汉杰实在是有苦说不出,咧了咧嘴,“秀丽同志,安排个转业干部还让你这么为难啊?这我真不知道哩,如果知道就不会向你开口了,怪我,怪我啊!”

  周秀丽忙道:“老书记,这不怪您,还是怪我,我这一两年向您汇报得少了,有些情况您不可能了解。可说心里话,只要是您老书记交待的事,我没一件不是亲自安排落实的。就说方清明吧,您打了招呼,我心里就有数了,在钟楼区只待了几个月,马上把他调到机关办公室做了副主任,准备锻炼两年接办公室主任。可我真没想到,方清明同志这么不争气……”摇了摇头,“算了,不说这人了!”

  陈汉杰倒注意起来,“哎,怎么不说了?说嘛!方清明怎么不争气了?”

  周秀丽苦笑道:“老书记,这人太贪婪,凡他安排的接待活动,他就没有不拔毛捞油水的!大到千儿八百的接待餐费,小到餐桌上的一瓶酒几盒烟,他全往自己口袋里装!当了一年多办公室副主任竟然在我们市城管委定点的两家宾馆私存了一万三千多元接待经费,这一不当副主任,马上变现拿走了,如果认真追究起来可就是贪污犯罪啊,我们纪检组目前正在查。我前天还和纪检组的同志们打了个招呼,内部问题内部处理,尽量不要闹得满城风雨,丢人现眼。”

  陈汉杰并不吃惊,冲着方清明这人的奴才相,搞点这样的小腐败不奇怪。

  周秀丽叹了口气说:“方清明还只是个办公室副主任,经费大权还没交给他,他就这么干,真让他接了办公室主任,他不要犯大错误吗?肯定是个腐败分子嘛,不但丢我们城管系统的人,连你老书记也得跟着丢人嘛!这么一想,我也就痛下决心了,五月份机关民主评议一结束,就让他重新下去当副政委了。哦,顺便汇报一下,民主评议时方清明的称职得票在机关也是倒数第一。”

  陈汉杰不得不承认,周秀丽说得对,就方清明这种素质,这种表现,真做了办公室主任不是腐败分子才见鬼呢!如果方清明真是什么好东西,当初也不会和陈小沐搞到一起。如此看来,方清明的举报很可能有问题,甚至有诬陷周秀丽的嫌疑。

  周秀丽也说到了这个问题:“老书记,说心里话,让方清明下去我完全是出于公心,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对他本人的一种特殊保护措施。没发现方清明的腐败苗头倒也罢了,发现了不管不问,为了哪个领导的面子继续重用,就是不负责任了,既是对组织不负责,也是对当事人不负责。可这一来,方清明意见就大了,四处骂我。‘八一三’大火一起,又兴奋了,四处造谣生事,扬言要告我受贿渎职。我昨天找他谈了一下,因为考虑到是您老书记介绍过来的,还是给他留了点面子……”

  陈汉杰再也无法沉默下去了,再沉默下去,只怕周秀丽和王长恭都要认为他是方清明造谣生事的同伙,他就更说不清了。于是,打断了周秀丽的话头,“哎,秀丽同志,方清明这事我还得解释一下,这个人我真不了解,两年前他带着几篇文章跑到我家让我看,我还以为他是个小人才呢,所以才介绍给了你,我和方清明之间没有任何私交,也不可能有什么私交!现在看来,我是看错人,犯了错误了!”

  周秀丽笑道:“老书记,哪能这么说,您爱才嘛,也是出于好心嘛!”

  陈汉杰再次强调,“犯错误就是犯错误,好心犯错误也是犯错误嘛,还是得检讨嘛!”挥了挥手,“好了,秀丽同志,这笔账就记在我头上,我汲取教训吧!”

  周秀丽忙说:“哎,老书记,你看你,还当真了?这算什么教训?人生的路都是每个人自己走的,您老书记又没教方清明搞腐败,更没让他这么造谣生事嘛!”

  陈汉杰却很认真,“秀丽同志,你别说了,对这个同志,你们一定要按规定严肃处理,只准从严不准从宽!如果他再打着我的破旗说三道四,你们给我坚决顶回去!今天,啊,他在我这里乱发长恭同志的牢骚,我就撂下脸来狠训了他一通!”

  周秀丽舒了口气,“好,好,老书记,您有这个态度我们就好办了。哦,对了,长恭同志再三要我向您问好,还让我转个偏方给您!”说罢,拿出了一张纸。

  陈汉杰接过来一看,是张治疗冠心病的偏方,开偏方的刘大夫在省城很有名,陈汉杰过去就听说过,曾想过要去找他瞧瞧病,没想到王长恭已想到了他前面。

  周秀丽又说:“老书记,长恭同志一直很关心您的身体,说是如果您有时间,他可以陪您找这位刘大夫好好瞧瞧!”又想了起来,“哎,老书记,这还有个事哩,长恭同志说您答应给他写字的,让我今天一定要讨到手哩!您看怎么办啊?”

  陈汉杰怔了一下,哈哈大笑起来,“长恭同志现在可是省委、省政府领导了,他还看得上我的破字啊?!”话虽这么说,还是站了起来,挺高兴地说,“好,好啊,既然人家领导同志还看得起我,我就写吧,啊?执行领导的指示嘛!”

  周秀丽也笑了起来,“老书记,长恭同志在这里可又要骂您了!”

  这么说着笑着,便到了书房,周秀丽帮着铺纸磨墨,陈汉杰凝神运气,提笔为王长恭写下了八个遒劲有力的狂草大字:“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周秀丽在一旁看着,欣赏着,先是拍手叫好,后又趁机讨字。陈汉杰想了想,又为周秀丽写了两句话:“做人民的公仆,为长山城市美容。”周秀丽又是一连声的喝彩,恭恭敬敬地再三保证说,一定会把老书记的教诲牢牢记在心里,落实到将来的工作中去。

  这日和周秀丽交谈的气氛还是挺和谐的,和谐得令双方都有些意外。因为和那位举报人方清明解释不清的关系,陈汉杰许多想说的话都按捺在心底没说出来,更不好追究举报信上的指控。那场大火案双方更没提及,似乎都在有意无意地回避。

上一篇:24 “匿名者到底现身了”

下一篇:26 举报者半夜上门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十、最后的祈祷 - 来自《甘地传》

时至1947年8月底,印度独立刚满半月,旁遮普省的12个县已在血泊与火海中挣扎了 2周,倒是加尔各答这个火药库因为甘地的坐镇一直没有爆炸。参加甘地祈祷会的人以空前规模在扩大,1万、10万、继而50万,甚至高达100万,在一个宗教狂热的国度里,当亿万信徒聆听一种声音的时候,它所创造的奇迹与神话可想而知。甘地在加尔各答创造的奇迹,曾引起举世瞩目。当时《伦敦时报》这样评说:“这座城市是印度的奇观。”蒙巴顿从新德里致函甘地,盛赞他的功德无量:“在旁遮普,我们有一支55000名士兵组成的别动队,他们被大规模的暴乱弄得一筹莫展,在孟加拉,我……去看看 

第五编 论政府的影响 第10章 论以错误理论为依据的政府干预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保护本国工业的学说  前面我们曾讨论了政府必须执行的各种职能,并讨论了有效地或拙劣地执行这些职能对社会经济利益产生的影响,下面我们进而讨论这样一些政府职能,由于没有更好的名称,我称其为任选职能,政府有时执行这些职能,有时不执行这些职能,而且人们对于是否应该执行这些职能,也没有取得一致意见。  在讨论这个问题的一般性原则以前,我们应该先清除掉所有这样的政府干预,即由于政府对干预的对象抱有错误的看法,因而干预带来了有害的结果。这样的干预不认为政府干预应有适当的限度。有些事情政府应当干预,有些事情……去看看 

洛杉矶骚乱 - 来自《我也有一个梦想》

卢兄:你好!   谢谢你寄来的漂亮贺卡。你的贺卡上除了春节的新春祝贺,还附上了这么一句,让我在写完那些介绍去年美国大选的信之后,别忘了在新的一年里继续把介绍美国的信给你写下去。你说,等候和阅读这些信,成了你生活中的一个小小乐趣。我也希望能够不使你失望。   我想,在美国,相对于过去的1996年来说,1997年应该将是比较平静的一年。总统大选的结果一经确定,整个美国就像风暴过去之后的海洋,水手们各就各位。喧闹和紧张都一扫而光。这当然也是这个国家全民直选的特点之一。既然每一滴海水所聚成的浪花,都对"载舟复舟"的选择起……去看看 

10-3 林彪出逃之谜 - 来自《十大元帅之谜》

在这个时刻,一切都是赤裸裸的,赤裸裸的惊恐,赤裸裸的杀机和求生欲望。理性被抛弃,支配着他们的只有本能……   3.1 生命的最后一个星期   林彪生命中最后一个星期,大概是他一生中最紧张的一个星期。   在这7天里,林彪、叶群与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进行频繁的秘密联系。根据军委电话总机话务员的通话记录单记载,7天中,他们之间通过军委电话总机接转的电话有51次,还不包括自动电话。   其中,叶群在北戴河用保密机与黄、吴、邱通话31次,通话时间合计948分钟,即将近16小时,相当于两个工作日。   其中通话时间超过50……去看看 

第四十一篇 宪法所授权力概论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为《独立日报》撰写第四十一篇(麦迪逊)致纽约州人民:制宪会议提出的宪法,可以从两个一般观点加以考虑。第一个观点,是关于宪法授予政府的权力总数或总额,包括对各州的约束在内。第二个观点,是关于政府的特殊结构和政府的权力在一些分支机构中的分配问题。根据对这个问题的第一个观点,就产生两个重要问题:(1)任何部分的权力移交给全国政府是否都是不必要的或不适当的?(2)各部分权力集中起来,对某些州剩下的那部分权限是否是一种威胁?全国政府集中的权力是否大于应该授予它的权力?这是第一个问题。凡是以公正态度倾听用来反对政府广大权力……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