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举报者半夜上门

 《国家公诉》

  很好,这个诡秘的举报人终于坐在她面前了。她没来得及找他,他倒先主动找上了办案组的门。叶子菁看着方清明想,这个人是有点意思,举报时不但匿名,也没留任何可能的联系方式,现身之后又这么急不可待,夜里十二点来了,还非要见她这个检察长。事情当真急到了这种程度?陈汉杰的感觉看来是正确的,此人确有些不对头。

  不过,陈汉杰所说的萎琐却没看出来。举报人五官端正,大大方方,穿着一件干干净净的白衬衫,白衬衫束在裤子里,口袋上还插着一支签字笔,多多少少有些文化气。

  那夜,长山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叶子菁看到的是一个正义的举报者的形象。

  这位举报者的眼里透着焦灼和愤怒。据反贪局长吴仲秋说,举报人打的找到办案组所在西郊宾馆时受到一些阻碍,值班武警战士不知道他要进行重要举报,拦在小楼门口不让他进,他便慷慨激昂骂起了贪官污吏,直到惊动住在一楼的吴仲秋。见了吴仲秋,此人仍是骂不绝口,指名要见检察院一把手。吴仲秋弄不清他的来头,只好敲开了叶子菁的房门。将他带进叶子菁房间后,他的怒火仍余烟缭绕。

  把一杯水放到方清明面前,问罢自然情况,叶子菁拉出了开谈的架势。

  叶子菁先道了歉:“方清明同志,实在是对不起啊,值班武警同志不了解情况,不知道你举报的重要性,闹了些不愉快,你就多担待吧!”

  方清明余火复燃,出言不逊:“什么东西?不就是群看门狗嘛!”

  叶子菁劝阻道:“哎,别这么说嘛,武警同志也是按规定办事啊!”

  方清明毫不理会,继续发泄道:“就是群看门狗,我见得多了!我是副团职转业干部,我穿军装时,这帮看门狗见了我大老远就得敬礼!今天倒好,我来举报贪官周秀丽,他们还这么推三阻四!怎么的?长山不是我们共产党的天下了?”

  叶子菁没再接茬,担心再接茬又会引出举报者什么新的牢骚,便说起了正题:“方清明同志,你今天来得好哇,你如果不来找我们,我们马上也会找你的。不瞒你说,我们对你的匿名举报很重视,已经准备调阅城管委干部档案查笔迹了。”

  方清明显然有情绪,“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你们为什么一直不查呢?”

  叶子菁笑道:“哎,方清明同志,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查啊?这么重要的举报能不查吗?问题是你没署名嘛!对举报的处理,我们是有严格规定的,只要你是署名举报,我们在调查之后一定做到件件有答复!你不署名,我们查起来难度就比较大了,就得从笔迹查起,先找到你这个举报人啊……”

  方清明激动起来,“那好,现在不必查笔迹了,那封匿名举报信是我写的,署名的‘一个正派的共产党员’就是我!我现在想通了,为了党和人民的利益,为了我们国家的长治久安,我这个正派的共产党员下决心和他们这帮腐败分子血战到底了!”

  叶子菁有些动容,“好,好,方清明同志,这就对了嘛!任何人都不应该在腐败现象面前低头!不要把腐败分子想象得这么强大,他们没有这么强大,他们是见不得阳光的,如果我们每一个同志都能像你今天这样站出来,问题就好解决了!”

  方清明热烈应和:“是的,是的,叶检察长!我今天敢主动找你,就是相信你,相信你们检察院!我知道,党和人民的反腐之剑握在你们手上,把周秀丽和她背后的一批贪官污吏送上法庭,接受人民的审判是你们的神圣使命!”

  叶子菁承诺道:“方清明同志,只要你举报的是事实,只要周秀丽和她背后的贪官受贿渎职,我和长山市人民检察院的同志们一定会把他们全部送上法庭!”

  方清明语重心长教诲起来:“叶检察长,你们不能有辱使命啊,党和人民在看着你们啊,我这个举报人也眼巴巴地在看着你们啊!”口气渐渐大了,像高级领导干部作报告,手不时地挥舞着,以加重语气,“反腐倡廉关系到我们党和国家的生死存亡啊!‘八一三’大火就是血的教训啊,一个贪官周秀丽就造成了这么大的灾难!我希望你们这次一定要给长山人民一个交待,给一百五十多名死难者一个交待!”

  叶子菁尽量保持着耐心,“方清明同志,我们是不是能进入实质性问题啊?”

  方清明怔了一下,“当然,不谈实质性问题,我就没必要来了!”说罢,又礼貌地问:“叶检察长,我有些激动,可能说了些废话,让你听烦了吧?”

  叶子菁笑了笑,“这倒也不是!”说罢,示意身边反贪局局长吴仲秋做记录,自己开始了关于举报内容的询问,“方清明同志,根据你匿名信上的举报,苏阿福盖的那片门面房,是周秀丽亲自打电话给钟楼区城管委关照的,是不是?”

  方清明点点头,“是的,我亲耳听到的,周秀丽打电话时,我在办公室。”

  叶子菁问:“这个电话是打给钟楼区城管委哪个领导的?你知道吗?”

  方清明摇摇头,“这我不知道,应该是个负责领导同志,不会是一般人。”

  叶子菁有些不解,“你当时怎么到周秀丽办公室去的?去汇报工作吗?”

  方清明说:“汇报什么?我原是机关办公室副主任,天天和周秀丽在一起。”

  这情况叶子菁倒不知道,陈汉杰在电话里没说,方清明自己刚才也没提,叶子菁还以为方清明一直就是钟楼区城管委监察大队的副政委。于是便问:“你是什么时候做的办公室副主任?又是因为什么到区里做了副政委?自己要求下去的?”

  方清明又激动起来,道是自己如何能干,被周秀丽看中,到了办公室又是如何被办公室主任刘茂才排挤,重又回到了区监察大队,最后说:“叶检察长,和你说实话,就算刘主任不排挤我,我也不能在办公室呆了,周秀丽看着我不顺眼哩!”

  叶子菁挺奇怪地问:“周秀丽为什么看你不顺眼呢?你不是她看中的吗?”

  方清明说:“我是她看中的不错,可我是个正派的共产党员,她是什么?一个大贪官!我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她还好贪啊?不怕我给你们写信反映情况啊!”

  叶子菁表示赞同,“倒也是,做贼的人总是心虚嘛!”话头一转,似乎很随意地问:“这下去以后,收入是不是受了影响?钱是挣多了,还是挣少了?”

  方清明摆摆手,“这事不能提,每月奖金补贴少了五百多!可这五百多算什么?我不能为了每月多拿五百多就和她腐败分子同流合污嘛,你说是不是?”

  叶子菁再次表示赞同,“那你在做办公室主任期间发现了周秀丽什么腐败?”

  方清明一脸的惊异,“哎,这还问我啊?我举报信上不有吗?周秀丽收了苏阿福四万块,这才打电话给钟楼区城管委的头头,让苏阿福盖起了那片门面房!”

  叶子菁低头看着举报信,心里已多少有些疑惑了,“是的,是的,你信上是这样写了!”抬起头,又不动声色地强调说:“方清明同志,根据你举报的情况,你既亲耳听到周秀丽打了这个允许苏阿福盖门面房的重要电话,同时,又在周秀丽的家里亲眼看到苏阿福把四万元送给了周秀丽。是不是这个情况?你再想想?”

  方清明根本不想,“是的,是的,就是这个情况,实事求是嘛!”

  叶子菁更加疑惑,“周秀丽会当着你的面收下苏阿福这四万块钱?啊?”

  方清明胸脯一拍,“就是当面收的,这我肯定,我那天晚上到周秀丽家汇报工作,我先到的周家,苏阿福后到的周家,我们还在一起听了音乐,是贝多芬!”

  叶子菁判断,如果周秀丽真敢当着方清明的面收苏阿福这四万块钱,只怕这位方清明先生本身也不会清白,那么,这场举报很可能是因为内部分赃不均引起的。于是便说:“好,好,方清明同志,既然把话说到了这一步,相信你自己也会实事求是的———我问你:这四万块钱,周秀丽有没有分给你?分给你多少?”

  方清明一下子怔住了,睁大着眼睛看着叶子菁,不知说什么才好。

上一篇:25 双方都在有意无意地回避

下一篇:27 更睡不着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九章 中国大陆政权的改变(一九四五至一九五○) - 来自《近代中国史纲》

第一节 战后国共之争、中俄东北交涉   一、赫尔利斡旋国共问题   促成国共和解,统一中国武力,一致对日作战,为美国的主要愿望。一九四四年九月,赫尔利到重庆之前,特取道莫斯科,以期明了苏俄的态度。斯大林知道中共尚无法取代国民党,应先成立联合政府,确定中共的地位,继续控有华北,事实上造成两个中国,仍让国民党居统治之名,以安美国之心。莫洛托夫告诉赫尔利,中共并非真正的共产党,苏俄和它并无联系,更不愿中国分裂。美国若能助成中国团结,军事、经济改善,苏俄将至感欣慰。赫尔利信以为真,据以转告蒋主席。蒋一向认定中共为苏俄的工……去看看 

第二十七篇 续前篇内容考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原载1787年12月25日,星期二,《纽约邮报》第二十七篇(汉密尔顿)致纽约州人民:曾经有人用不同方式劝告说:制宪会议提出的这种宪法,如果没有军事力量帮助执行它的法律,就不能起作用。然而,这象那一方面提出的其他大部分事情一样,仅仅以一般的断言为根据,并没有精确地或明白地提出断言所依据的任何理由作为支持。就我所能领会的反对者的潜在意义来说,它似乎起源于一个假定:人民不愿意在任何内部性质的事情中行使联邦权力。且不谈内部和外部的区别的不明确或含糊之处,让我们来了解一下假定人民不愿意的根据是什么。除非我们同时假定全国政……去看看 

第二十篇 续前篇内容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原载1787年12月11日,星期二,《纽约邮报》第二十篇(汉密尔顿、麦迪逊)致纽约州人民:尼德兰联盟是若干共和国或者更恰当地说若干贵族的联盟,其结构非常值得注意,也能证实从我们前面的回顾中所得出的一切教训。联盟由七个同等的主权州组成,每一个州或省则由若干平等的独立城市组成。在一切重要问题上,不仅各省而且各城市都必须意见一致。联盟的主权由国会代表。国会通常包括由各省委派的代表五十名左右,其中有些是终身任职,有些任职期限为六年、三年和一年不等,有两个州的代表可根据自愿原则继续任职。国会有权签订条约和结盟,宣战与媾……去看看 

第七章 我对人类心理的认识前后转变不同 - 来自《人心与人生》

第一节 意识与本能比较孰居重要今将一谈我对人类心理的认识前后转变不同。此一前后不同的转变,颇有与近世西方心理学界的思想变迁情况相类似者,即从看重意识转而看重本能是也。但此非我最后之转变;最后之转变将于下一节言之。我曾多次自白,我始未尝有意乎讲求学问,而只不过生来好用心思;假如说我今天亦有些学问的话,那都是近六七十年间从好用心思而误打误撞出来的。由于好用心思,首先就有了自己的人生观,而在人生观中不可能不有一种对人类心理的看法;此即我最初对于人类心理的认识。大约我自十岁以至廿六岁前后皆属于这初一阶段……去看看 

第十七节 - 来自《周恩来的最后十年》

贺龙晕厥天安门城楼;周恩来请贺龙夫妇住进西花厅   贺龙是周恩来保得最早的一位元帅。那是“文革”刚开始时,一次,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接见“红卫兵”,贺龙也在城楼上。我恰好站在距贺老总不远处,见到有人同他说了几句话,贺老总的脸色立刻变白,额头沁出了汗珠,并且有点站立不稳,好像要昏倒的样子。在天安门城楼值班的医疗保健组人员立刻过去将他扶进设立在大殿里的临时急救室内躺下,给他测血压、吸氧气、作心电图检查及相应的治疗措施,待情况稍稳定后便护送他离开天安门。   事后听说,那是国家体委内部闹派性斗争,为了向柬埔寨王……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