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没想到暴风骤雨来得如此猛烈

 《国家公诉》

  虽然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叶子菁仍没想到暴风骤雨会来得这么猛烈。

  那天上午,叶子菁正在检察院办公室听副检察长陈波汇报后勤方面的工作,市委王秘书长突然来了个电话,要叶子菁马上到市委第二会议室来,说是长恭同志专程从省城赶过来了,正和市委领导一起等她,要听她的案情汇报。叶子菁放下电话后,没敢耽搁一分钟,当即驱车去了市委。关于失火定性的汇报材料报送市委五天了,市委一直没个态度,叶子菁心里有些忐忑不安,现在能面对省市领导,把问题当面说说清楚,无疑是件大好事。

  紧赶慢赶,赶到市委第二会议室时,会议室里已座无虚席。叶子菁推开会议室的玻璃门,第一眼就看到了公安局长江正流。江正流坐在王长恭侧对面,正满面笑容和王长恭说着什么。叶子菁这才知道,江正流也接到了会议通知,而且比她接到的早。当时,会议室里的气氛很好,没有什么异样的迹象,市委书记唐朝阳、市长林永强,和那些已在等待的常委、副市长们都坐在各自的位子上谈笑风生。

  然而,当她一走进会议室,说笑声突然消失了,省市领导脸上的笑容凝结了。除了唐朝阳向她点了一下头,再没有任何一个领导和她打招呼。更难以想象的是,会议桌前后两排竟然没有一张空椅子了,惟有会议桌侧前方空了把醒目的高背椅,像个受审席,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留给她的?

  王长恭冷冷看了她一眼,便示意林永强开会。

  林永强于是宣布开会:“好了,子菁同志到了,我们就开始吧!首先请长恭同志代表省委、省政府做重要指示!请同志们注意,这个会不准记录,不准录音!”

  情况似乎不太对头,通知说是要她来汇报,怎么一开始就请长恭同志做重要指示了?而且,不准记录,不准录音,什么意思?与会的领导者们又都是这么一副冷漠的态度,恐怕是冲着她和检察院来的吧?!四下看看,常委、副市长到了许多,偏偏市人大主任陈汉杰没到,叶子菁的心不由自主地沉了下去。

  果然,王长恭一开口火药味就很浓,“同志们,‘八一三’放火案发生到今天,整整三十五天了!在这三十五天里,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可以说是承担了空前未有的压力!一百五十六人丧生火海,人民的生命财产遭受了不可挽回的巨大损失,其情况之严重为我省、我市建国以来所仅见!影响恶劣啊,党中央、国务院领导同志一次次做出重要批示,全中国、全世界的媒体在那里报道,死死盯着我们孜江省,盯着我们长山市!死难者家属呢,也三天两头群访,要求我们严惩放火罪犯,省里收到的群众来信就有几十封。可我们呢?工作做得到底怎么样?能让党中央、国务院放心吗?能让广大人民群众满意吗?事情一出,我就说过两句话,一句是正确对待,一句是守土有责。今天,我请同志们都扪心自问一下,你这块阵地守住了吗?你这个指挥员尽到责任了吗?!我看没有,尤其是我们某些很关键的执法部门,工作态度和工作效率都是很难令人满意的!”

  说到这里,王长恭把目光打到叶子菁身上,似乎刚发现叶子菁仍站着,“哎,子菁同志,你怎么回事呀?站在那里干什么啊?没人罚你的站,找地方坐下!”

  叶子菁四下里看看,还是没发现一张空位子,只得窘迫地坐到了“受审席”上。这种难堪对她来说从没有过,叶子菁心里一阵酸楚。

  王长恭继续做重要指示,话越说越明了,就差没点她叶子菁的名,“放火案不好好去办,捕风捉影的事倒干得很起劲!为一封匿名信查了近三十天,找市委,找纪委,找公安部门!结果怎么样?莫须有!严重干扰影响了放火案的起诉审理!这就让我奇怪了,我们这位同志究竟是怎么了?当真是重视反腐倡廉吗?有没有个人目的啊?帮帮派派的因素是不是在起作用啊?我看总有一点吧?总是不太正常吧?今天我对这件事提出批评,并不是要庇护腐败分子,是在讲一种大局,讲一个原则,讲同志们的党性和人格!匿名信应该说是我国政治生活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经验证明,每逢领导班子调整,干部提拔调动,或者发生某些突发性的大事情,这种匿名信都少不了!举一个例,林永强同志到长山来做市长时,我和省委几个常委就收到过辱骂诬蔑永强同志的匿名信。在省委常委会上,我就明确表示了态度,如果怕这怕那,不敢担责任,不对自己的同志负责,让一两封匿名信影响到我们对一个市长的任用,中共孜江省委也就太软弱无能了,我们也该回家抱孩子了!”

  会场上顿时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叶子菁感觉到,这完全是自发的掌声。

  林永强在掌声平息后,插话说:“王省长今天说得太好了!匿名信问题确实是我国目前政治生活中的一个普遍现象,就连我们检察长背后也有匿名信告嘛!”目光转向叶子菁,“子菁同志啊,那些匿名信我请你带回去看看,你偏不愿看,其实啊,看看还是有好处的,能使自己保持清醒的头脑嘛!”

  江正流也跟着发起感慨:“是啊,是啊,在这方面,我们的教训太深刻了!过去就有这种说法嘛,‘别管我说的有没有,八分钱的邮票就让你原地踏步走!’现在不是八分钱了,是五毛钱了,匿名信的成本涨了点,可有些人还是乐此不疲!怎么办呢?我们组织上就要有数,就要有态度,不能对自己的同志不负责任嘛!”

  这个该死的小人方清明,竟然把她推入了这么一种尴尬的境地,竟然让她激起了如此严重的一场官愤!在目前这种对上负责的体制里,谁不知道官愤的危险大于民愤啊?

  为了掩饰窘迫和狼狈,叶子菁低头做起记录,长发掩住了她略显苍白的脸庞。

  林永强发现了,冲着叶子菁敲敲桌子,提醒道:“哎,哎,子菁同志,你这个,啊,是怎么回事啊?不是讲了不准记录吗?还记什么?记在脑子里就行了!”

  王长恭却似笑非笑道:“让她记嘛,子菁同志可以例外,这个同志不唯上嘛!”

  叶子菁实在忍受不住了,尽力克制着说:“王省长,林市长,你们今天批评的可都是我啊,是我目前领导下的长山市人民检察院啊,你们的重要指示我不记下来恐怕真不行,回去以后不好贯彻落实嘛!”说罢,又埋头记了起来。

  与会者们全被叶子菁的顽强和倔犟惊呆了,会场上一时间鸦雀无声。

  唐朝阳这时开了口,口气平和而又不乏严肃,“子菁同志,不要这么意气用事!”

  叶子菁冲着唐朝阳凄然一笑,迟疑片刻把笔记本收了起来。

  王长恭又说了下去:“所以,就有个保护干部的问题!省委对在座的同志们有个保护的问题,在座的同志们对下面的干部也有个保护的问题!不要在这种时候上推下卸,更不能在这种时候不顾大局,不听招呼,四处出击,有意无意地给省委、市委添乱!我在省委常委会上说了,作为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省一级的领导责任全由我承担,我向中央做检查,主动请求处分。市里就是你们在座各位的事,不要喊冤叫屈,想想在大火中惨死的那一百五十六人,想想我们党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再想想自己身上没尽到的那份责任,你就能心平气和了。朝阳同志,小林市长,你们说是不是啊?”

  唐朝阳立即表态说:“王省长,作为市委书记,领导责任应该由我负!”

  林永强紧跟着说道:“我是市长,是我工作没做好,要处分处分我!”

  王长恭看上去很满意,微笑着,冲着唐朝阳和林永强挥挥手,“好,好,你们两位党政一把手有这个态度就好!该堵枪眼就得堵嘛,改革开放时代的负责干部,身家性命都可以押上,还怕背个处分啊?!”话头一转,却又说:“不过,也要实事求是,毕竟是放火嘛,防不胜防嘛,前几天我向省委提了个建议,该保的还是要保,党纪政纪处分免不了,市级干部争取一个不撤。我今天为什么要向大家交这个底呢?就是希望同志们放下思想包袱,振奋精神,把善后工作做得更好!”

  叶子菁再一次注意到了王长恭关于放火的提法,明知这时候插上来不妥,会引起王长恭的反感,却还是赔着小心插话了:“王省长,怎……怎么还是放火呢……”

上一篇:27 更睡不着了

下一篇:29 调子已定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结论 - 来自《结构主义》

在要概括这本小书从一些主要的结构主义的立场里所力求阐发出来的论点时,我们首先应该指出,如果说这个方法的许多运用都是新的,那么结构主义本身出现在科学思想史上却已有很长的历史了;虽则它同演绎和实验结合起来相对来说是晚近才形成的。之所以要等待这么久才发现有可能使用这种方法,那不言而喻,首先是因为人类智慧的自然倾向是从简单到复杂地逐渐进步的,因而在分析工作遇到困难叫人不能不承认之前,是不知道有种种相互依存关系和各种整体系统的。其次,是因为结构之为结构是观察不到的,结构所处的不同水平,必须通过抽象出形式的形……去看看 

第廿四章 意大利的君主们为什么丧失了他们的国家 - 来自《君主论》

上述各项事情,如果能够审慎地遵守,就能够使一位新君主宛如旧君主一样;并且立即使他在国家里比立国久远的君主更加安全、更加坚强。因为人们对于新君主的行动,比对世袭的君主更加密切注意;而且如果这些行动被认为是有能力的,它们比古老的家族更有力地赢得人们,更紧密地把人们维系在自己身边。因为当前的事物比过去的事物更加吸引人们;如果他们感觉现在好,他们就心满意足而更无它求;只要新君主在其他事情上没有什么缺陷,人们将会竭尽全力保卫他。这样,由于他创立了一个新的君主国,并且以好的法律、好的武器、好的盟友和好的榜样,使这个……去看看 

第三章 有关分成租佃制的传统观点和对可选择假说的检验(上) - 来自《佃农理论》

假如不是由于传统孕育出了一些错误观点的话,早期的经济学家或许早已得出了前一章中所得出的理论上的结论。特别是,人们常把分成租佃制比作从价货物税。由于在分成租佃制下,所生产的每一单位产出都有一部分被视为地租,它给人们的印象是与从价货物税相同,即所生产的每单位产出都有一部分被地主(或政府)“征收”走了。人们认为,分成租佃制与定额地租或自己耕作情况下的产出分配是不一样的,在后一种情况下,耕作者获得了所增加的全部产出。因此,由于佃农没有动机在所承租的土地上进行更多的投资或更努力地工作,分成租佃制被认……去看看 

第一部分第一章 社会的原始状态 - 来自《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我们发现,最初的人类发展的踪迹是在地球上最肥沃和最美丽的地方。在这里人类度过了他的童年,他们在这里玩乐、欢笑、戏谑和享受,除了大自然加给他们的阻力以外,没有其他的法律和障碍,除了努力去克服这些障碍以外,没有任何其他劳作。  当时,丰富的大自然所供应给人类的,远超过他们的需要千百倍而有余。地球对于人类是辽阔而广大的。他们所认识的还不到地球面积的十万分之一;因为他们还没有必要,为了满足他们的需要而四面八方徨徨奔走,一直搜寻到地球的一切角落。  打猎、吃喝、恋爱、游戏,这就是他们最心爱的生活。劳动、懒惰、……去看看 

第四十五章 御座上的一卷纸轴 - 来自《停滞的帝国》

(1793年10月3日)  中国人认为思想准备工作已经够了。现在该行动了。10月3日夜里,钦差徵瑞把马戛尔尼从病榻上叫了起来,他“被邀穿上朝服去参加一次大臣会议”。他想不起一生中是否听到过“如此令人讨厌的消息”。他勉强起身,还是服从了,他穿上礼服,匆匆忙忙前去紫禁城。  有必要如此急吗?他应当等候接见。不论皇帝直接或间接出现,按规定要求等候3小时。马戛尔尼很难压制他的怒火。  奇特的典礼将在太和殿进行。于是他便第一次来到这紫禁城的中心。只有极少的外国人被允许进入太和殿;然而,不论是他还是斯当东都没有对此提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