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唐朝阳迂回应对

 《国家公诉》

  林永强大概从未碰到过这种情况,桌子一拍,“叶检察长,既然王省长和市委的指示你难以执行,那么,我就没必要再讲下去了,现在,请你来给我们做指示好了!我和唐书记,还有长恭省长,包括在座的这些常委、市长们都洗耳恭听!”

  王长恭忽地站了起来,“算了,子菁同志这个指示我就不听了,我马上还要赶到南坪,南坪市还有个会!”说罢,让秘书小段收拾起桌上的文件夹,起身就走。

  唐朝阳、林永强和与会者们都很意外,纷纷站起来,出门为王长恭送行。

  王长恭将大家全拦住了,“请同志们留步,继续开会,一定要开出个结果!”

  王长恭走后,大家重新坐下,叶子菁又倔倔地站了起来,声音里带上了一丝哭腔:“唐书记,林市长,同志们,首先声明,我这不是什么指示,我哪有资格给在座领导做指示呢?可作为一名检察长,我必须把职责范围内的事汇报清楚啊……”

  林永强再次拍起了桌子,几乎在吼:“知道没资格在这里做指示就不要说了!”

  唐朝阳敲敲桌子提醒道:“哎,哎,林市长,火气不要这么大嘛!”这话说罢又批评起了叶子菁,“子菁同志,不能太以自我为中心啊,更不要这样自以为是嘛!你检察院说是失火,他公安局说是放火,我们暂时接受了公安局的说法,用了一下放火这个词,你就一而再,再而三跳起来,不太像话吧?如果我们暂时使用你的说法,用了失火这个词,江正流同志是不是也要像你这样跳起来呢?如果这样的话,我们还能讲话吗?不就是一种暂时的说法吗?着什么急啊!”

  什么?放火只是一种说法?江正流注意地看着唐朝阳,心里难免有些不安。

  叶子菁似乎也听出了话中的意味,“唐书记,那……那你的意思是说……”

  唐朝阳巧妙地阻止了叶子菁的追问:“子菁同志,我的意思很清楚,从王省长,到我和在座的同志们,包括你这个检察长,大家都要对法律和事实负责嘛!”

  林永强婉转地提醒说:“唐书记,这会可要开出个结果来啊!”

  唐朝阳根本不接茬,看着林永强,又说:“永强同志,我看子菁同志也有正确的地方,我们在用词上是应该注意,也希望同志们注意,不要再提放火失火了,到底是失火还是放火,请检察和公安两家坐下来进一步分析研究,在他们得出一致意见之前,先用个中性词‘火灾’,‘八一三’火灾!”略一停顿,又明确指示说:“散会后,政法委田书记和王秘书长留下,你们和子菁同志、正流同志继续好好研究,就不在这里讨论了!说到底,我们这些省市领导都不是法律专家,火灾的性质不能由我们哪个人来定,党的领导决不意味着包办具体案子,这是个原则问题!”

  会议的风向一下子变了,变得极突然,包括林永强在内的与会者都怔住了。

  冲着唐朝阳点了点头,叶子菁眼中的泪水瞬时夺眶而出。

  沉寂了好一会儿,江正流才问:“如果我们公安和检察最终无法统一呢?”

  唐朝阳说:“这也好办嘛,就请省公安厅、省检察院一起来定,再不行,还有最高人民检察院嘛,长山市委既不能以权代法,也没有义务做你们的裁判员!”

  直到这时,江正流才明白,放火的结论并没被唐朝阳接受,这个市委书记实际上是和省委领导王长恭打了一场迂回战。看来他和叶子菁的进一步交锋是不可避免了。

  然而,唐朝阳毕竟是唐朝阳,明明否定了王长恭刚才给大家定下的调子,却又在总结讲话中口口声声要落实王省长的“重要指示精神”,对失业工人的不稳定状况和死难者家属的动向发表了一些意见,指示有关部门特别是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随时掌握并及时向市委、市政府反馈情况,尽可能把一切不安定因素消除在萌芽状态,维护社会安定。唐朝阳要求对“八一三”火灾案尽快起诉,具体时间却没定。

  散会之后,叶子菁没等领导们全走完,便责问起来:“江局,我说你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又是放火了呢?情况你们伍局最清楚,失火的定性也是你们伍局同意的,你们怎么又向王省长汇报起放火来了呢?江局,我受点委屈没什么,可事实就是事实啊!”

  江正流见叶子菁提到伍成义,心头的火不由地蹿了上来,故意装糊涂道:“哎,叶检,怎么这么说啊?老伍和你们合作得这么好,就没和你们通过气吗?我和徐政委从来就没认可过失火这种说法,看到你们的报告我让老伍找过你的嘛!这是不是事实啊?向王省长汇报,也不是个人汇报,是我们公安局的汇报,老伍事先应该知道嘛,怎么会没和你,没和你们检察院打声招呼呢?回去我问问老伍吧!”

  叶子菁“哼”了一声,“别问了,江局,我们还是面对现在的现实吧!”

  现在的现实是:同一场大火,却由两个执法部门得出了两种完全不同的定性意见,省市大部分领导的态度很清楚,已经明确接受了放火定性,就连唐朝阳也没认可叶子菁的失火意见。叶子菁如果聪明的话,应该就坡下驴,就此打住。江正流相信,只要叶子菁和检察院放弃这种带情绪化的定性意见,不再坚持失火的说法,王长恭、林永强也许都会原谅她,毕竟是工作争执嘛,他也就没必要进一步和叶子菁撕破脸皮了。

  然而,叶子菁却并不就此罢手,竟然摊开卷宗,慷慨激昂地向政法委田书记和王秘书长汇报起了放火定性的“严重错误”,什么查铁柱因为老婆自杀,绝望自诬;什么周培成说不清那半小时的疑点是因为接自己卖淫的老婆……最后,叶子菁愤愤不平地道:“放火可就是死刑啊,如果我们将错就错,杀了这两个罪不当死的工人同志,不说将来错案追究了,我们自己的良心能安吗?”

  江正流不得不撂下脸了,“叶检,面对放火造成的严重后果,面对一百五十六个死难者家庭,面对那些失去了儿子、丈夫、父亲、女儿、妻子、母亲的人们,你们手下留情,不让放火的犯罪分子得到法律的严惩,良心就可以安宁了吗?!”

  叶子菁又往回拉了,“江局,我们还是回到事实上来,请你举证放火事实!”

  江正流平静下来,“事实你面前的卷宗里都有,我不必再罗列了。查铁柱自己承认放火也好,在你们检察人员的诱导下翻供也好,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查铁柱主观上有报复大富豪娱乐城和苏阿福的犯罪故意;二、客观上大富豪的起火又确凿是查铁柱烧电焊引发的;三、查铁柱对大富豪的内部情况十分熟悉,对三楼仓库堆满易燃物品是清楚的,如果没有犯罪故意,就应该料到这一严重后果!”

  叶子菁也平静了,“那么,周培成呢?在你们看来又是如何放火的?”

  江正流胸有成竹,“叶检,关于周培成的问题我正要说,我们同意你们检察机关的意见,既然已有确凿的证人证词证明周培成的清白,放火的嫌疑应该排除。这一点,我向市委汇报时也说得很清楚了。而且,我和同志们都认为,周培成只怕连伪证罪也构不上。构成伪证罪的犯罪特征是嫌疑人的主观故意,周培成显然没有这种主观故意,他没有对我们执法机关陈述事实真相,是出于对自己隐私的保护,他去接自己卖淫的老婆,不好和我们说嘛!因此,你们不予立案的意见是完全正确的,如果你们检察院同意的话,我们这边准备马上放人!”

  叶子菁叹息道:“江局,对周培成,你们还是实事求是的,这要谢谢你了!”

  江正流笑了笑,“叶检,应该谢谢你,谢谢你们检察机关啊,周培成的问题还是你们的同志搞清楚的嘛,这一来,我们将来也就不承担错案追究责任了嘛!”

上一篇:29 调子已定下

下一篇:31 传言检察长要换人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创新机遇的七个来源 - 来自《创新与企业家精神》

企业家推陈出新。创新是企业家精神的特殊手段。创新行动赋予资源一种新的能力,使它能够创造财富。事实上,创新本身创造了资源。只有当人类在自然界中发现了某个东西的用途,并赋予它经济价值,这个东西才成为资源。在此之前,植物只是杂草、矿物只是另一种石头而已。就在100年前,埋在地下的石油和铝土矿(铝的原材料)还不是资源。当时,它们只是令人讨厌的东西:因为它们破坏土壤的肥质。青霉素也是一种有害的东西,不是资源。细菌学家培育细菌时必须费很大劲抵制它的侵害。到了20年代,伦敦的一名医生--弗莱明(Alexander Fleming)发现这种"……去看看 

1%的错误会带来100%的失败 - 来自《细节决定成败》

白蚁的危害  中国古代有这样一个故事:   临近黄河岸边有一片村庄,为了防止水患,农民们筑起了巍峨的长堤。一天,有个老农偶尔发现蚂蚁窝一下子猛增了许多。老农心想:这些蚂蚁窝究竟会不会影响长堤的安全呢?他要回村去报告,路上遇见了他的儿子。老农的儿子听后不以为然地说:那么坚固的长堤,还害怕几只小小蚂蚁吗?随即拉着老农一起下田了。当天晚上风雨交加,黄河水暴涨。咆哮的河水从蚂蚁窝始而渗透,继而喷射,终于冲决长堤,淹没了沿岸的大片村庄和田野。   这就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这句成语的来历。   长期以来,我一直以为这……去看看 

39 老百姓得到了什么? - 来自《邓小平的晚年之路》

一九九三年一月二十二日,邓小平同上海各界人士共迎新春佳节。  他说,实践证明,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集体工作做得是好的,是可以信任的。  他说:“中国谋求发展的大机遇不多,抓住就不能放手,去年干得不错,在上海看一看,我更相信我去年初提出的加快发展的方针是对的,现在有人提出‘过热’问题,从全局看我不同意这种判断。局部有的地方、领域存在这个问题要注意,但不能要求全局都反‘过热’……”。  实际上,从一九九二年下半年开始,经济过热,以股票、房地产为代表的“泡沫经济”兴起,1992年5月21日,上海股市交易价格限制……去看看 

第四章 西方的衰落:权力、文化和本土化 - 来自《文明的冲突》

西方的权力:支配和衰落  相对于其他文明而言,西方的权力呈现出两幅画面。第一幅是西方处于压倒一切的、成功的、几乎是完全的支配地位。苏联的瓦解消除了西方唯一最强劲的挑战者,其结果是在日本可能会偶然给予的支持下,世界正在并将继续被西方主要国家的目标、优先考虑和利益所塑造。作为一个仅存的超级大国,美国会同英国和法国一道在政治和安全事务上作关键性的决策,会同德国和日本一道在经济问题上作关键性的决策。西方是唯一在其他各个文明或地区拥有实质利益的文明,也是唯一能够影响其他文明或地区的政治、经济和安全的……去看看 

英国《泰晤士报》 - 来自《黄祸》

22 日中国时局综述中国有句老话──“兵败如山倒”。台湾军队对于中国大陆只是一块隔着海峡投过去的石头。不管那石头多么强硬,对一座山本来也是微不足道。但如果那座山内部已经碎裂,一块石头就足以引起整座山的崩塌。随着南京军区和成都军区先后宣布反对北京政权,中国大陆掀起一片脱离北京的浪潮。拉萨上空首先升起了雪山狮子旗。由二十名喇嘛教活佛组成的代表团前往印度迎接年迈的达赖喇嘛回西藏担任独立国家的元首。青海﹑四川﹑甘肃﹑云南等地的藏民纷纷响应。新疆紧随其后宣布成立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虽然省府乌鲁木齐还……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