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传言检察长要换人了

 《国家公诉》

  政法委田书记有了些乐观,“看看,心平气和地沟通交流一下还是很好的嘛,啊?!大家都是为了工作嘛,有什么争执不好解决呢?在对周培成的认识上,你们就达成一致了嘛!”

  其实,田书记乐观得还是太早了,案子的定性问题仍然没有解决。

  叶子菁又把问题提了出来,“这就是说,查铁柱一人作案,独立放火?”

  江正流点点头,“是的,放火仍然是放火,我们这个定性肯定是正确的!”

  王秘书长也说:“叶检,我看江局分析得很有道理嘛,放火犯罪有隐蔽性,可以明火执仗去放火,也可能采取别的手段嘛!像江局说的这种放火形式就不能排除嘛!”

  叶子菁道:“现在看来,这个分析不准确,查铁柱自诬的倾向很明显,一、从不承认放火,到承认放火,当中经历了一个他老婆自杀的重要事实,这一点已在深入调查后搞清楚了;二、查铁柱编造的放火细节,荒唐离奇,已被我们用事实证据全部推翻,查铁柱本人也否定了此前放火的供述;三、不论是从火灾事实来看,还是从查铁柱本人的历史表现来看,都不存在故意放火的可能。”想了想,又加重语气强调指出,“这种在绝望情绪引导下进行自诬的案例过去不是没有,别的地方出现过,我们长山市也出现过。查铁柱的情况你们可能不太清楚,他父亲长年瘫痪在床,夫妻双方全破产失业,两个孩子在上中学,生活早已陷入绝对贫困的境地,闯了这么大的祸,又听说老婆自杀,产生绝望情绪是很自然的……”

  江正流听不下去了,打断了叶子菁的话头,“叶检,你怎么对查铁柱的家庭情况了解得这么清楚呢?如果不忌讳的话,你能不能进一步说说清楚,这个查铁柱和你、和你们家到底是什么关系?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影响你判断力的感情因素?”

  叶子菁倒也坦荡,“查铁柱和我本人没什么关系,和我家黄国秀倒是有些关系,查铁柱在黄国秀领导下工作过,所以,对查铁柱的情况我自然就有所了解。但这种了解并没有影响到我的判断力,这一点请你和同志们相信好了!”

  江正流忍不住叫道:“叶检,这我没法相信!不客气地说,在对待查铁柱的问题上,我对你这个检察长已经有些怀疑了,而且不是从今天开始的!”

  没想到,叶子菁竟拍案而起,“江局,既然你这么说,那么,我也就没必要隐瞒自己的观点了,我对你这位同志也很怀疑!我怀疑你太听招呼了,把失火误定为放火,是不是要用查铁柱的血去染自己的红顶子了?!”

  江正流“呼”地站了起来,气得手直抖,“叶子菁,请你把话说清楚!”

  叶子菁当着田书记和王秘书长的面,竟然把话全说透了:“江局,我对你的怀疑不是没有根据的,你很清楚,我们某些领导需要的是放火,坏人放火防不胜防嘛,省市领导身上的责任就轻多了!你的判断就产生了偏差,就不顾法律事实,跑去听招呼了!正流同志,你不要以为杀掉的只是一个查铁柱,那是良知和正义,是法律的尊严!别忘了,在结案报告上你这个公安局长是要签字的!”

  彻底撕破了脸,江正流反倒冷静下来,“这么说,不但是我,省市领导们也全错了?全要用查铁柱的血去染自己的红顶子了?叶子菁同志,我能这么理解吗?”

  叶子菁倒也不傻,只盯着他一人穷追猛打,“江正流同志,错的不是省市领导,而是我们,请注意我的用词:我们。是我们错了,最初的放火判断是我们共同做出的,错误有我一份。可我们发现这一定性错误后,进行了纠正,而你江正流同志呢?不但不去纠正,还在继续误导省市领导同志,你这个公安局长称职吗?”

  江正流实在不愿和这个疯狂的女人纠缠下去了,桌子一拍,吼道:“我这个公安局长既然这么不称职,请你向市委建议把我换下来!但是,在我被市委撤职之前,有一个情况我不得不说,放火犯罪分子查铁柱曾经在一次煤矿掉水事故中救过叶子菁丈夫黄国秀的命,叶子菁同志有偏袒罪犯、以情代法的嫌疑,她这位检察长已经不宜再办这个放火案了!”

  田书记和王秘书长全怔住了,事情闹到这一步,完全出乎他们的预料。

  过了好半天,田书记才说话:“都不要这么激动嘛,这么吵下去解决什么问题啊?伤感情的话都不要说了,我个人认为你们还都是出于公心嘛,还是业务之争嘛!你们看是不是这样,到底是失火还是放火,我们今天不做定论。定性问题,你们两家回去以后再慎重研究一下,看看其他同志还有没有什么不同意见?尽快报给市委和我们市政法委。”

  王秘书长可不像田书记那么中庸公允,显然对叶子菁很不满意,冷冷看了叶子菁一眼,率先收拾起桌上的材料,“好吧,就这样吧,我马上还有个会!”

  江正流便也及时地把桌上的包夹到腋下,“田书记,那我也回去了!”

  叶子菁却又道起了歉:“江局,对不起,我今天有点激动,可能言重了!”

  江正流头都没回,冷冷道:“没什么对不起的,叶检,你多多保重吧!”

  如今没有啥事能保得了密,市里的汇报会这边结束,那边各种说法就出来了。所有说法都对叶子菁不利。有的说叶子菁和检察院胆大,公然和市委作对,要把放火办成失火,搞得领导们下不了台;有的说不是领导们下不了台,是叶子菁下不了台了,被王长恭、林永强轮番骂了一遍,骂得狗血喷头;还有的说叶子菁是挨了场变相批斗,被领导们罚了站;最严重的说法是,长山检察长要换人了。

  当天晚上,副检察长陈波在警校建校四十周年庆祝冷餐会上见到江正流,悄悄打听了一下。一问才知道,传说的情况还就八九不离十,叶子菁还真把从王长恭到林永强这些省市领导全得罪了,已经引起了一场自下而上的官愤。因为是警校老同学,江正流也不隐瞒,透露说,省市领导们对叶子菁的印象坏透了,估计她这个检察长干不下去了。这是很自然的事,领导们的印象看法坏了,你这官肯定当不长了。

  天理良心,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陈波仍没有什么非分的念头,更没想过取叶子菁而代之。端着餐盘和饮料,与江正流一起交谈时,陈波还替叶子菁说了不少好话。

  倒是江正流,捅了捅他,悄声道:“哎,哎,我说老同学,你可来机会了!”

  陈波笑了笑,“怎么?正流,请我去你们公安局?”

  江正流附在陈波的耳旁道:“老学长,你得争取动动了!叶子菁下了,这检察长没准就轮上了你!你在检察院资格最老,王省长、林市长对你的印象也不错,你只要在这种关键时候听招呼,有所表现,我看希望很大哩!”

  陈波一怔,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哩!在市检察院他的确资格最老,从警校毕业后,只在公安部门呆了三年,嗣后一直在检察系统任职,从区县基层干到市里,直到八年前当上市院副检察长。若不是当年陈汉杰对叶子菁印象好,自己学历低一些,也许长山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早就是他了。现在,他的学历可不低了,法学硕士的学历都拿到了,大好机会又如此这般地送到了面前,他好像真应该动一动了。

  当着江正流的面没说什么,还可着劲谦虚,回去之后,陈波夜不能寐了。

  叶子菁这个人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作风正派,业务能力强,可就是太不了解中国国情。上任这些年来得罪人太多,闹得检察院成了致清无鱼的冷衙门,至今连个办公楼都没盖上,干警福利也是整个政法口最差的。为此,陈波向叶子菁提过多次意见,要叶子菁别事事处处都那么认真,别把有关部门都得罪光了。叶子菁非但不听,还在院党组成员民主生活会上批评过他。在分工问题上也有明显偏见,叶子菁不让他抓业务,把主要业务全交给了张国靖他们,骨子里还是认为他业务能力差。他这次如果真当上了检察长,也是组织上对他业务能力的一个充分肯定。就是冲着这一点,他也不该轻易放弃这个机会。毕竟机会难得啊,兢兢业业,老实本分地干了一辈子,已经五十三岁了,如果放弃了这个机会,这一辈子就算到头了。

上一篇:30 唐朝阳迂回应对

下一篇:32 副检察长有所表现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三章 中老会谈 - 来自《共和国密使》

邓小平对凯山·丰威汉说:“我们过去的革命战争,主要干部是那些受压迫最深的农民家庭出身的人。如段苏权同志,解放战争时是个军长……我们的高级干部绝大多数是贫苦农民家庭出身的。”   彭真对凯山·丰威汉打起手势:“土匪他的地利就是一个土字,他是当地的。是地头蛇……比美国人厉害。”   国庆节已过,北京城彩旗招展。鲜花随处可见,依然存留着节日气氛。   这是1965午的10月4日。   段苏权陪同凯山·丰威汉一行从抗美斗争第一线来到北京,来到人民大会堂江苏厅。下午4点10分,中老两党会谈正式开始。对于中方参加会谈的……去看看 

六、撒旦诗篇——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 - 来自《历史瞬间》

现在回想起来,我认为在怎样处置波斯别洛夫的调查发现这件事情上,我们是做得绝对正确的,并且做得正及时。我当时坚持要在二十大上作此报告,是抓住了时机,对这一点我至今是感到满意的。——[苏]尼基塔·赫鲁晓夫   赫鲁晓夫的批评虽然太注意斯大林的个人,太不注重斯大林的制度,但这一秘密报告却具有重大意义。它成了非斯大林化的象征,宣布斯大林主义的历史地结束了。尤其重要的是,这些批评都由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亲自来宣布。——西德]沃尔夫冈·莱昂哈德  在1988年出版的一本关于苏共二十大的书的封底上,有这样一段……去看看 

第一章 - 来自《解放战争全记录第三卷》

1.蒋介石出手“犁庭扫穴!”  人类历程已经行至公元20世纪40年代。在中华大地的黄土高原,有一块山丘起伏、沟壑纵横、地形险要的红色区域,放射着绚丽的光彩。  陕甘宁解放区,东临黄河中流峡谷,西抵环江,南至渭北山地,北傍长城,包括陕西北部和甘肃、宁夏北部,共20余县,方圆10万平方公里,160万勤劳、善良、正义、勇敢的赤色军民在此耕作生息。  延安,坐卧陕西北部,东临黄河,西连子午岭,南依铜川、渭南、咸阳,北接榆林,居广袤平原与浩翰沙漠戈壁之间的山重岭险地带,天赐神秘不庸之地,为陕甘宁解放区首府,炎黄子孙的精英多聚于此……去看看 

第十八章 论按约建立的主权者的权利 - 来自《利维坦》

当一群人确实达成协议,并且每一个人都与每一个其他人订立信约,不论大多数人把代表全体的人格的权利授与任何个人或一群人组成的集体(即使之成为其代表者)时,赞成和反对的人每一个人都将以同一方式对这人或这一集体为了在自己之间过和平生活并防御外人的目的所作为的一切行为和裁断授权,就象是自己的行为和裁断一样。这时国家就称为按约建立了。     由群聚的人同意授与主权的某一个或某些人的一切权利和职能都是由于象这样按约建立国家而得来的。     首先,由于他们订立了信约,这便意味着他们不再受任何与此相反的旧信……去看看 

第八章 - 来自《走下神坛的毛泽东》

毛泽东喜欢听大家喊万岁吗?   曾经喜欢,也曾经不喜欢;曾经听惯了,也曾经听烦了。   我想起毛泽东说过的一句话:“你们不把我当领袖不行,可是总把我当领袖也不行,我 受不了……”这段话是对我们许多卫士和警卫战士讲的。是在他休息时,同我们聊天开玩 笑,我们有的人拘束,他讲了这段话。   我第一次听到群众喊毛主席万岁,是1947年夏天的事。我说的第一次,不包括平时开 群众大会呼口号,而是指群众面对毛泽东自发的欢呼声。   就是刘勘7个旅的追兵紧追不舍的那一次,中央纵队离米脂20里,甩开大路,转向东 边的山沟。经井儿坪,陈家沟,翻……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