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副检察长有所表现

 《国家公诉》

  陈波也从另一个方面想过:这是不是有点乘人之危?是不是有点对不起叶子菁?答案是否定的。叶子菁已经得罪了省市领导,是她自己跑去得罪的,与他陈波无关。因此,不论“八一三”火灾案怎么办,最后办成什么结果,叶子菁都要下。既然叶子菁要下,就必然有人要上,他不上,张国靖或者其他同志也要上,那么,与其让张国靖和其他同志上,倒不如他自己上了,就是论资排辈也该是他了。

  于是,在次日上午召开的院检察委员会会议上,陈波准备有所表现了。

  会议由叶子菁主持。叶子菁的脸上看不出啥,仍是那么镇定自若,先传达了市委、市政府关于消除一切不安定因素,依法尽职全力办好“八一三”大案要案的指示精神,包括对她本人和检察院的一些批评。接下来,心平气和主动做起了检查,说是前一阶段请示汇报不够,对上级领导情况信息反馈不够及时,也没有很好地领会市委的精神,给办案工作造成了一定的被动,责任应该由她这个检察长负。

  陈波听着,记着,便产生了误会,以为叶子菁痛定思痛,也准备有所表现了,心里竟是一阵莫名的紧张。情况很清楚,如果叶子菁这时改变立场,有所表现,他再做什么表现就没有实际意义了,闹不好反会给同志们造成错误印象,好像他要趁叶子菁之危落井下石似的。

  叶子菁很有意思,似乎想有所表现,却又不明说,把公安局关于放火的意见说了说,要求大家重新讨论一下,江正流和公安局的意见是不是也有一定的道理?根据目前掌握的事实证据,是不是可以考虑定放火?检察院这边是不是当真只有失火这一种定性意见?有没有其他不同意见?叶子菁要求大家实事求是,畅所欲言。

  与会的检委们马上畅所欲言了,七嘴八舌,情绪都挺激烈,竟然没一个赞同放火的定性意见,仍都坚持是失火。主持办案的副检察长张国靖根本不给叶子菁转弯的余地,引经据典侃侃而谈,极力坚持检察院原上报意见,口口声声要叶子菁顶住。张国靖很不客气地说,江正流和公安局怎么说是他们的事,我们检察机关必须尊重法律事实,不能看着哪个领导的脸色行事,否则法律就没有尊严了,我们就是渎职!张国靖说完,起诉处长高文辉又做了重点发言,就失火和放火两种不同的犯罪特征做了法律意义上的比较说明,明确指出:如果我们接受公安机关的结论,以放火罪起诉查铁柱,案子就没法办下去了,她这个公诉人决不出庭支持公诉!

  这时,反贪局年轻局长吴仲秋也开腔了,一脸的忧郁,“叶检,你可真得顶住啊,不能说变就变嘛!失火的定性是大家慎重研究,取得了一致的认识以后报上去的,是件很严肃的事啊,现在,法律和事实没有变,我们该坚持的就要坚持啊!”

  吴仲秋也是叶子菁倚重的年轻干部,陈波知道,叶子菁做了检察长后,用了一对金童玉女,金童就是反贪局局长吴仲秋,玉女便是起诉处处长高文辉。检察系统的同志们都说,这对金童玉女简直就是叶子菁的化身,现在,化身向真身发难了。

  然而,接下来叶子菁说的一番话,倒完全出乎陈波意料之外。

  叶子菁在高文辉和吴仲秋的紧逼之下,沉默了好半天,才缓缓开了口:“小吴,小高,同志们,有一点必须说清楚,我的观点和看法并没有任何改变,我仍然认为是失火,仍然坚持原有的定性意见。但是,市委和市政法委要求我们慎重,我们就不能不慎重,毕竟是众所瞩目的大案要案啊,慎重一点没有坏处。再说,我也一直有个担心,这个担心曾私下和高文辉同志说过,我会不会受感情因素的影响?会不会在这种下意识的影响下出现判断上的偏差?江正流同志昨天也把问题提出来了,提得很尖锐,甚至建议我回避。所以,我恳请同志们今天一定不要顾及我和任何一个同志的面子,有什么说什么,不要给市委造成一种印象,好像检察院因为有了我,就只有一种声音了,这不好,我自认为自己还不是个一言堂的大家长。”

  陈波这才弄明白了,叶子菁根本没想有所表现,开这个会的目的只是应付市委,走走民主形式。也许吴仲秋和高文辉这对金童玉女早就知道这个底了,才在会上这么紧逼叶子菁,这种紧逼实则是一种支持。那么,他还犹豫什么呢?应该有所表现了,上次检委会讨论案子定性时,他根本没往心里去,糊里糊涂跟着大家举了一回手,失火就失火了。现在想想,放火也不是不可能,查铁柱有放火动机嘛!

  叶子菁还在那里动员,“就没有别的意见了吗?当真这么铁板一块啊?”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该表现就必须表现了!陈波清了清嗓门,准备发言。

  叶子菁马上注意到了,把目光转向他,“哦,陈检,你有话要说?”

  陈波笑了笑,“叶检,你这么动员,我就简单说几句吧,不一定对,供你和同志们参考吧!先声明一下,我这可不是看谁的脸色啊,就是实事求是说点想法。”

  叶子菁笑道:“别解释这么多了,陈检,你畅所欲言好了!”

  陈波尽量平静地说了起来,口气很随意,不像是处心积虑的结果,“还是得检讨哩!上次检委会讨论案子定性时,我满脑子都是盖咱们检察大楼的事,心想,有叶检和同志们把着关,也用不着我多考虑了,所以,你们都说是失火,我也跟着失了一回火。今天听叶检这么一讲,尤其是把公安机关的意见这么一介绍,哎,我觉得这失火定得还真有点问题哩!查铁柱烧电焊引起了‘八一三’大火,表面看起来是失火,可过细分析一下,事情就不那么对头了。公安机关分析得有道理啊,查铁柱和大富豪有经济纠纷,主观上是有报复的犯罪动机;查铁柱对大富豪的内部情况又十分熟悉,对三楼仓库堆满易燃物品应该是清楚的,如果没有犯罪故意,就应该料到这一后果嘛!另外,我还有个新观点,就是对查铁柱所谓主动救火一事的判断:查铁柱在大火烧起来以后装模作样救了一下,我认为不是救火,实际上是延误了宝贵的救火时间,也有让火情增大的故意!所以,我个人的意见可以考虑定放火。”

  叶子菁竟然很高兴,“好,好,陈检带了个好头,终于有不同意见了!”

  张国靖立即反驳:“陈检,对你这个不同意见,我不敢苟同!你重复公安机关的那些话,我就不反驳了,刚才我已经分析反驳过了。我只谈谈你的新观点:怎么主动救火反倒有让火情增大的故意了?事实很清楚,参加救火的不是查铁柱一人,还有周培成和刘艳玲,他们救火的情节和不愿让火势增大的主观愿望是不容置疑的,事实是他们在没法控制火势的情况下才撤了出来,而且及时报了警。”

  高文辉也插话:“陈检,咱们现在是讨论问题,你千万别生气,照你这逻辑,火烧起来之后,查铁柱不该去救,倒是该转身溜走吗?如果当时查铁柱不去救火,岂不是更有放火的故意了吗?陈检,你再冷静想想,这说得通吗?”

  陈波心平气和地听着,并不着急,等大家都说完了,才苦笑道:“同志们,叶检一再要我们畅所欲言,要我们发表不同意见,所以,我才说了点不同看法。我再强调一遍,我所说的就是我个人的看法,并不代表大家,更不代表咱们检察机关。”

  叶子菁当即笑呵呵地表态道:“陈检,你这个个人意见我一定报上去,就是要有不同的声音嘛!让市委和政法委的领导同志去分析判断嘛!我估计公安机关那边也不会是一种声音,肯定也会出现不同的声音,比如他们的副局长伍成义同志,就不会赞同放火的定性,工作上的争执,观点认识上的分歧,这都很正常嘛!”

  这就好,应该说是很好,他既根据省市领导的希望做出了表现,给领导们提供了另一种他们需要的意见,又没得罪叶子菁,退一万步说,就算叶子菁这次意外挺住了,继续做一把手,他也没和叶子菁撕破脸皮,合作共事的基础照样存在。尤其令人欣慰的是,报上去的这个不同意见是他个人的意见,就是说,在整个长山市人民检察院,在检察委员会十一个成员中,真正能听市委招呼的只有他陈波一人!

  散会后,陈波心中压抑已久的一句感叹喷薄而出: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上一篇:31 传言检察长要换人了

下一篇:33 把官司打到全国人大去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章 战役开始 - 来自《宪章运动史》

作为宪章运动机构的工人协会一经组成,为实现宪章而 进行的比较公开的鼓动工作现在也就开始了。伦敦协会以有 几个才能相当卓越的人物而自豪:其中有些是实际事务家,另 一些是作家,第三类是讲坛上的演说家。最有能力的作家和 实干家无疑的是威廉·洛维特。这位先生原籍康沃尔,出身 于极其贫贱的阶层。青年时代,他离乡背井,徒步来到首都, 几乎是身无分文。到达伦敦后的一段时期,他与贫困展开了 十分激烈的斗争。他没有固定的职业,全靠各种朝不保夕的 工作来维持生计,在这种不利的情况下,他设法学会了细木 工人手艺,并在这个行业中造就……去看看 

2-5 美国的民主政府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上卷)》

我知道我在讨论中将遇到一些棘手的问题。这一章的每句话,都要在某些方面刺痛使我国分裂的各个政党。尽管如此,我还要说出我的全部想法。在欧洲,我们很难判断民主的真理性和不变性,因为欧洲有两个互相对立的主义在斗争,我们无法准确地判断哪些争论是来自主义本身,而哪些争论又是来自争论所引起的激情。这与美国的情形完全不同。在那里,人民毫无阻碍地统治着国家,他们既没有什么危险需要担心,又没有什么损害需要报复。因此,在美国,民主是任其所好而行事的。它的表现合乎自然,它的一切活动不受限制。只有在美国,才能对民主做出正确的判……去看看 

第二十章 仁慈行善 - 来自《中国人的素质》

中国人把仁列为五德之首。仁这个字是由“人”与“二”构成的,据此推测,暗含着这样的看法;仁,是由发展于两个人之间的交往。这种理论尽管为字的结构所赞同,而在中国人的生活实践中却根本没有得到证实,我们对此不必多作评论,因为聪明的观察者自会留心。然而,一些应该了解真相的人却常作肤浅的考察,认为中国人当中不存在仁。这种看法远非正确。“恻隐之心”,孟子提醒我们,“人皆有之”,①但表达方式有很大不同。佛教教人温和、仁慈,这对中国人不是没有影响的。再者,中国人在各方面都有一种注重实际的强烈天性,他们“行善”之时,一定会有多……去看看 

第七章 复杂性的构造 - 来自《人工科学》

近年来,人们为发展“一般系统论”提了不少建议。一般系统论是从物质系统、生物系统或社会系统各自的特性中抽象出来的,适用于所有这些系统。我们不无道理地感到,这个目标虽然值得赞赏,但很难期望种类如此不同的系统有任何重要的共同性质。譬喻与类比可能是有益的,也可能将人引上歧途。一切取决于,譬喻抓住的类似性是意义重大的还是肤浅表面的。  然而,在不同种类的复杂系统之间寻找共同性质,也许不是完全徒劳的。控制论所表述的思想,如果不说构成了一种理论的话,至少是一种观点,它已被证明在广阔范围的应用上是硕果累累的。用反……去看看 

第四章 涌现 - 来自《论人的天性》

如果象弗洛伊德所说的那样,生物学就是我们的主宰,那么,自由意志又怎么理解呢?值得思索的是,大脑深处有一个灵魂,一种自由的原动力,记录着整个机体的诸种体验,它自己却沿着大脑皮层活动,进行着思维和运算,开动着脑神经这部机器,宿命论和自由意志之间的矛盾很久以来就引起了最有头脑的哲学家和心理学家的注意,这个矛盾可用如下这一类生物学术语表述出来,假如我们的基因是通过遗传而获得,而我们的生活环境一连串一直运动着的物理事件,那么大脑内部怎么可能存在真正独立的自由因素?这种因素本身就是基因和环境之间相互作用的产物,看来,我们的……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