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把官司打到全国人大去

 《国家公诉》

  果然不出叶子菁所料,公安局那边也因定性问题产生了严重分歧。副局长伍成义在会上和局长江正流发生了公开冲突。伍成义说,具体主持办案的是他,在未经他同意,背着他的情况下,以公安局的名义将放火结论再一次报给市委是很不妥当,也是很不严肃的。公然宣称,除非拿掉他这个副局长,否则,谁也别想用查铁柱的脑袋保一批贪官。江正流气坏了,一再追问这些贪官是指谁 伍成义不说,只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咱们往下瞧好了 在伍成义的坚持下,失火的定性意见作为伍成义的个人意见写到了这次会议记录上,伍成义要求江正流如实上报。

  会后,伍成义给叶子菁打了个电话,通报情况之后,发牢骚说:“叶检,你做得对,这种不顾法律事实的招呼就是不能听 了不起咱们全滚蛋,让他们来好了 我还就不相信他们敢把你这个检察长和我这个副局长都一起拿下来 ”

  叶子菁提醒说:“伍局,这你可别不相信,人家把我们全拿下来不是不可能的 干部任免权在他们手上嘛,什么借口不要,一个工作需要就把你我拿开了 ”

  伍成义在电话里骂了起来:“那还谈他妈的什么法制,谈什么依法治国  ”

  叶子菁开玩笑道:“所以说,依法治国目前还是我们追求的一种理想嘛 ”

  伍成义没心思开玩笑,“叶检,我不和你瞎侃,说正经的,你前阵子说过,要铁肩担道义,咱们就铁肩担道义吧,谁也别往后缩,该干啥干啥,该怎么干怎么干 抓紧时间垂死挣扎吧,我想好了,就算咱们滚蛋了,也得赶在滚蛋之前把该弄清的事全给它弄清了 面对法律事实,看他们怎么办,看他们谁敢公然枉法 ”

  叶子菁真被感动了,觉得自己并不孤立,检察院的同志不去说了,伍成义也够硬气的,从本质上说不是江正流,而是伍成义更能代表公安干警的整体形象。

  和伍成义通话结束后,叶子菁拿起房间的保密电话,要通了省检察院丁检察长家,想就目前案子定性的争执以及有关困难情况,约时间向省院做个汇报。“八一三”火灾发生后,丁检带着省院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到长山来过几次,还多次在电话里了解情况,曾就案件的起诉审理做过很具体的指示。在火灾的定性问题上,丁检反复强调要慎重,说得很清楚,吃不准的问题一定不要擅做决定,必须上报省院。

  不料,丁检却不在家,丁检夫人说,省政法委晚上临时有个会,丁检去开会了,刚走十分钟。丁检夫人和叶子菁比较熟,又在省高法做办公室副主任,消息灵通,似乎已听到了什么风声,关切地询问道:“子菁,怎么听说你碰到麻烦了 ”

  叶子菁不便说,只含糊道:“钟大姐,这种大案子麻烦本来就少不了嘛 ”

  丁检夫人也没多问,叹了口气说:“子菁,不行就别在长山呆下去了,干脆调到省院来算了,我给你透个底,我家老丁一年前就有调你的想法哩 ”

  叶子菁心里怦然一动,却又止住了:这种时候她若真调到省院去了,那就是背叛同志的逃兵,不说对不起检察院的同志们,也对不起正和她一起“垂死挣扎”的伍成义。于是,笑道:“钟大姐,这事以后再说吧 哪天真被长山市委撤了,没地方吃饭,我再到省院混口饭吃吧 你到时候吹个枕边风,让丁检给我留个饭碗 ”

  正说着,房间的门突然开了,叶子菁扭头一看,门口竟站着人大主任陈汉杰。

  叶子菁不敢和丁检夫人聊下去了,说了声“来客人了”,马上放下电话,快步迎到了门口,“嘿,老书记,咋半夜找到我这里来了 突然袭击查岗啊 ”

  陈汉杰自嘲道:“查什么岗啊 现在谁还把我们老家伙当回事啊  ”

  叶子菁赔着笑脸道:“看你老书记说的,谁敢啊 现在人大也不是二线了 ”

  陈汉杰四下里打量着,走进屋来,情绪不是太好,自己刚发完牢骚,却又批评起叶子菁来:“子菁同志,你在电话里发啥牢骚啊 什么留个饭碗啊 你这个检察长是吃饭的饭桶啊 你只想着自己吃平安饭,我们的老百姓恐怕就吃不上饭喽 查铁柱还吃得上饭啊 定个放火罪,啊,死刑,人头都落地了,还用什么吃饭啊 ”

  叶子菁明白了,忙道:“老书记,这我正想说呢,我们这不是还硬挺着嘛 ”

  陈汉杰在沙发上坐下了,“挺得好,所以,我得来表示一下支持啊 ”

  再也没想到,在这最困难的时候,老领导陈汉杰竟主动来表示支持了 本来叶子菁倒是想过,到省院汇报回来后,根据情况也向陈汉杰和人大做个适时的汇报。

  陈汉杰显然啥都清楚,呷着自带的一杯茶水,不紧不忙地说:“昨天市里的那个会没通知我,也没通知政协金主席,据朝阳同志说,长恭同志怕我打横炮哩 朝阳同志倒还不错,会后马上和我通了气,把情况说了说,真吓了我一大跳啊 ”

  叶子菁便问:“哦 老书记,唐书记都和你说了些什么 没批评我吧 ”

  陈汉杰瞪了叶子菁一眼,“怎么能不批评啊 朝阳同志说,你这个检察长沉不住气嘛,在会上跳起来,和王长恭、林永强这么公开顶撞,很不策略,把他搞得挺被动,害得他会后挨了王长恭好一顿训,这位省委领导连饭都没在长山吃 ”

  叶子菁苦笑道:“老书记,你不了解当时的情况,王省长一口一个放火……”

  陈汉杰说:“我怎么不了解啊 朝阳同志从没同意过定调子,还说了,只要他在市委书记岗位上呆一天,就会尽量给你们创造一个依法办案的环境,不管谁打了招呼,他这儿首先顶住 但是,也要讲策略嘛,不要把火药味搞得这么浓嘛 ”

  叶子菁说了实话:“我不了解情况,以为唐书记也同意了王省长的意见呢 ”

  陈汉杰道:“子菁啊,朝阳同志能表这个态不容易啊,他现在可是待罪之身,他这个市委书记还不知能干多久哩 王长恭就和唐朝阳说了,要唐朝阳不要迷信民主,说民主的结果未必就是好结果,当年苏格拉底是被民主杀死的,希特勒和法西斯也是被民主送上台的,‘八一三’火灾真讨论出个失火来,他就等着下台吧 ”

  叶子菁争辩说:“老书记,这不是民主的问题,是尊重法律事实的问题嘛 ”

  陈汉杰点头道:“你也不要太担心,要沉得住气 王长恭爱做什么指示做什么指示,案子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嘛 将来上法庭起诉的是你叶子菁,是你们检察院,我还就不信王长恭敢来兼这个检察长,亲自上法庭以放火起诉 ”

  叶子菁叹了口气,自责道:“老书记,当时我是有些冲动了,太不策略 ”

  陈汉杰笑了,指了指叶子菁,“不过,你叶子菁毕竟是叶子菁嘛,后来还不错,回去后还是落实会议精神了,这就对了嘛 位置摆正,不给任何人借口,该坚持的原则还得继续坚持,是失火就定失火,该谁的责任谁去承担,别推三阻四 ”

  叶子菁苦笑道:“可这一来,我和检察机关的同志们就激起众怒喽……”

  陈汉杰关切地问:“这我也听说了 江正流还要把你这个检察长撤下来 ”

  叶子菁“哼”了一声,“是啊,正流同志明说了,对我这个检察长很怀疑 ”

  陈汉杰冷冷道:“怀疑 他这个公安局长是不是更令人怀疑啊 江正流口气怎么变得这么大了 他以为他是谁 不就是个公安局长吗 目前还不是市委书记嘛 子菁同志,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即使哪一天唐朝阳被赶下台,市委班子改组,谁要撤换你这个检察长也没那么容易,我们人大不会通过 我和市人大将行使自己的监督职责,予以干预,必要时甚至可以把官司打到省人大去,打到全国人大去 ”

上一篇:32 副检察长有所表现

下一篇:34 重要情况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廿八章 论赏罚 - 来自《利维坦》

惩罚就是公共当局认为某人做或不做某事、是违法行为、并为了使人们的意志因此更好地服从起见而施加的痛苦。     在我没有根据这一定义作出任何推论以前,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必须解答,这就是在任一案件中惩罚的权利或权力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因为根据前面所说的看来,任何人都不能认为受到了信约的束缚不得抵抗暴力。因此,不能认为他赋与了别人以使用暴力伤害自己的权利。在建立国家时,每一个人都放弃了防卫他人的权利,但却没有放弃防卫自己的权利。同时人们也有义务帮助具有主权的人惩罚别人,但却没有这种义务惩罚自己。不……去看看 

十六 修改“医师法”与废止中医 - 来自《传统下的独白》

堂堂“中华民国”的“医师法”,是一部要不得的“医师法”!   这部“医师法”,本是一部乱拼杂凑的法律,它形成于十九年前(民国三十二年)的九月二十二号。五年以后(民国三十七年)的十二月二十八号,做过一次修正,可是只改了三个字。其他一切照样施行、照样贻害社会!   最近,听说立法院又要修改“医师法”了,站在一个小百姓的立场,我们不能不关心修改的情况,因为今天从事修改的人,正是六年七个月前通过议案,请政府设立“中医学校” 和“中国医药研究机构”的人!他们为历史留下的那次违背时代潮流的纪录,在我们小百姓脑袋里还记忆犹新,我们……去看看 

第28章 - 来自《永不瞑目》

尽管肖童一直没再提供任何有价值的情报,但欧庆春这些大的工作还是安排得有条不紊。在她的组织下,6.16案围绕大业公司的调查越来越深,范围越来越广。大业属下那些挂名不挂名的分支机构的情况,也都逐一纳入了视线。李春强作为刑警队的一把手,因为要照顾其他几个案子的情况和队里的日常事务,这一段时间对6.16案的工作倒是比较超脱。  这些按部就班的调查看起来不无枯燥,而且难有什么振奋人心的突破,但作为今后全案破获的基础,则是必不可少的积累。欧庆春坚信,由于有了这些日积月累的工作,他们一旦抓到了突破性的证据,就完全可以在最短……去看看 

第一章 进军皖中 6、七千湘勇葬身三河镇 - 来自《曾国藩 第2部 野焚》

部署用兵方略的次日下午,曾国藩的座船起锚下行。在武穴,他会见了多隆阿。这一年多来,多隆阿的绿营仗着湘勇的声威也打了几次胜仗,他自己因此升了官,赏了黄马褂,士兵们也跟着发了财。尽管对湘勇仍有很深的偏见,比起其他满蒙文武来,他的态度算是友好的了。曾国藩把他着实恭维了一番,图谋皖中的事暂不告诉,只建议他的部队移防到滁州、和州一带,明说是作下一步攻江宁的准备,实是安排他的人马堵从江宁过来的援兵,保证李续宾、曾国华的成功。  多隆阿不明白此中奥妙,欣然接受了。  船过九江府,曾国藩来到塔齐布祠,燃香焚纸,凭吊了一番。第……去看看 

通向胜利的漫长道路 - 来自《丘吉尔传》

当全世界的目光都注视着不列颠之战,为在法西斯德国野蛮的狂轰滥炸和虎视眈眈的入 侵威胁之下顽强抗击的英国人民的命运而担忧时,丘吉尔及其领导下的英国人民不仅始终保 持着沉着坚定的态度,而且对获得反法西斯斗争的最后胜利始终抱着极大的信心。丘吉尔成 为英国人民英勇不屈的斗争精神的集中象征。在丘吉尔当选为保守党领袖时,《星期日泰晤 士报》写道:“丘吉尔是我们的秘密武器。在这个伟大的时刻,我们在伟大领袖的英明领导 下战斗感到无比幸福。今天,温斯顿.丘吉尔不仅是英国精神的化身,而且是我们的坚强领 袖。不仅英国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