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重要情况

 《国家公诉》

  叶子菁心里一震,一把握住陈汉杰的手,“老书记,那我就请你做后台了 ”

  陈汉杰拍打着叶子菁的手背,“子菁同志啊,你的后台不是我,我陈汉杰算老几 一个马上就要退出历史舞台的老同志,你的后台是人民,是法律,大得很,也硬得很哩 他们这个后台那个后台,都大不过你叶子菁身后人民这个根本后台 ”

  叶子菁摇了摇头,“老书记,道理是这道理,可实际情况又是一回事了 现在是谁的官大谁的嘴就大,说话的口气也就大,人家也口口声声代表人民哩,你有什么办法 刚才伍成义还给我来了个电话,要我和他一起垂死挣扎哩 ”

  陈汉杰脸一撂,“这个伍成义,又胡说八道了 这个同志,原则性强,业务素质高,要不是老这么胡说八道,让人家对手抓小辫子,当公安局长的应该是他,不会是现在这个江正流 ”摆摆手,提醒说:“子菁啊,你可不要跟在伍成义后面乱发牢骚,现在有些人就等着抓你们的小辫子呢 ”

  叶子菁会心地一笑,“老书记,我也就是和你随便说说罢了 ”

  陈汉杰又说起了正题:“失火定性是一个问题,根据法律事实,该坚持的要坚持,该顶住的要顶住,你们已经这样做了,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另外,还有个渎职问题,渎职是客观存在嘛,涉及了这么多部门,要彻底查清楚 这两天我还在想周秀丽的事,就算周秀丽没有受贿,在经济上是清白的,直接的领导责任仍然推不掉。王长恭同志一来,这个会一开,我倒又看清楚了,人家是乘胜追击嘛,知道你在查周秀丽的问题上被动了,就反手压过来了,雷霆万钧,泰山压顶,逼你就范。火灾定性和渎职查处看起来是两回事,实际上是一回事,定性为放火,上上下下的注意力就转移了,省市领导的责任就轻了,一帮受贿渎职的贪官污吏也就逃脱了。”他越说越激动,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在沙发前踱着步,“苏阿福敢这么无照经营,还盖了这么一大片违章门面房,身后没大人物支持就办得到 ”

  叶子菁不得不承认陈汉杰说得有道理,“老书记,您说的这些,我和检察院办案同志也都想到了,伍成义同志也想到了,可目前就是没证据啊 周秀丽的情况你清楚,追了这么久,反倒让我们陷入了被动,让王省长发了好大一通火。”

  陈汉杰叹息说:“是啊,是啊,我们某些领导同志很会利用在职干部的心态情绪啊,就想定个故意放火,判一批小萝卜头结案 我看这不行啊,该抓的大鱼一定要抓嘛,必须认真追下去,做到除恶务尽,否则就是你们检察机关的失职 ”

  叶子菁婉转地道:“老书记,有个问题不知你想过没有 这么认真追下去,很可能会追到你们那届班子头上,你可是前任市委书记啊 ”

  陈汉杰点了点头,“子菁同志,这我早就想到了,今天我也把话说清楚,我准备认领我的历史责任,只要是我的责任,我都不会推,你们依法办事好了 ”

  叶子菁情不自禁地感慨说:“要是王省长也有你这个态度就好了 ”

  陈汉杰不无轻蔑地道:“他不可能有这个态度,人家还要升官嘛 ”

  叶子菁一怔,想问:是不是因为你升不上去了,就要拉着王长恭一起沉下来 话到嘴边却没敢问,又说起了陈小沐的事,“老书记,还有个事得向你汇报一下,小沐的案子,前阵子钟楼区公安分局已经正式移送我们区检察院了。”

  陈汉杰马上问:“哎,子菁,案情你清楚不清楚 是不是有人诬陷小沐 ”

  叶子菁摇了摇头,“我找钟楼区检察院的同志了解了一下,不存在这种情况,证据都很过硬,而且,小沐本人参与了捅人,凶器上有他的指纹,也有旁证。”

  陈汉杰愣住了,讷讷道:“怎么会这样 不……不是说小沐没动手么 ”

  叶子菁不无同情地看了陈汉杰一眼,语气有些沉重:“如果起诉,可能要判十年左右有期徒刑。”

  陈汉杰呆滞地看着天花板,一言不发,人一下子似乎苍老了许多。

  叶子菁沉默了一会又说:“这几天我也在想,江正流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 如果想送人情,案子可以不移送过来,他既然移送过来了,这里面就有文章,我违法放纵小沐,依法办案什么的就谈不上了,渎职的大鱼小鱼也别去抓了;我依法办案,让区院正常起诉小沐,肯定要得罪你老书记,你老书记也就不会支持我办渎职案了。”

  陈汉杰长长叹了口气,“子菁,你难啊,真难啊 ”

  叶子菁悬着心问:“老书记,您……您看我该怎么办呢 您发个话吧 ”

  陈汉杰心里啥都明白,想了想,不无痛苦地道:“没什么好说的,小沐现在成了人家手上的一个砝码了,打你也打我啊,我就敢放纵了  我看这事你就不要管了,就让区检察院依法去起诉,我陈汉杰这次认了,他小混球也是自作自受 ”

  叶子菁鼻子酸酸的,声音有些哽咽了,“老书记,那……那就太谢谢您了 ”

  为火灾定性问题和江正流闹翻后,伍成义很少再去公安局自己的办公室,而是日夜泡在公安宾馆忙案子,当真进入了一种“垂死挣扎”的状态。考虑到办案环境有可能进一步恶化,江正流随时有可能调整自己的分工,甚至想到市委也许会很快将自己从公安岗位上调离,伍成义便抓紧时间把该办的事全办了,首先从内部开刀,将钟楼区公安分局三个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干警主动移送检察院起诉。

  这三个干警都不是一般人物,分管治安的副局长王小峰是江正流的连襟,刑警大队副队长徐明贵是市政府徐秘书长的二弟弟,还有个办公室副主任也是某市领导批条调进来的。调查结果证明,陈汉杰的批评和社会上的反映全没错,这三个家伙的确多次收受大富豪娱乐城的钱财礼物,长年在娱乐城白吃白拿,成了苏阿福和大富豪暗中的保护伞。

  移送这三个涉案干警时,伍成义位置摆得挺正,正式向江正流汇报了一次。江正流对这三个干警的违法犯罪情况全有数,心里虽然有气,却又不好发作,便冷嘲热讽说,老伍,你这人原则性真强,和检察院配合得很好啊 不过,也得多注意身体,别太累了 伍成义毫不客气,回敬道,没办法,该累就得累,垂死挣扎嘛 

  这阵子和检察院配合得确实不错,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好,检察院这边一批准,那边周培成就无罪释放了,几个被拘留的大富豪工作人员也在查清疑点后一一放掉了。对“八一三”火灾案目击者三陪人员刘艳玲,伍成义原来也准备放,市局治安处王科长提醒说,刘艳玲属于屡教不改的卖淫妓女,最好还是别放,建议送劳教所劳教。伍成义想想也是,又考虑到“八一三”大案还没有起诉,刘艳玲作为证人还要出庭作证,便交待王科长说,劳教的事也缓一步办,待检察院起诉后再说吧。

  没想到,那天晚上,刘艳玲却找到伍成义房间来了,一副油腔滑调的样子。

  “八一三”大火案发生后,伍成义带着手下公安机关的一帮办案人员集中在公安宾馆办案。刘艳玲和一些有疑点却又不便拘留的人员就被临时安排在公安宾馆八层顶楼,以便随时传讯。顶楼的楼梯口是设了岗的,一般情况下,刘艳玲不可能跑到六楼、七楼办案区来乱窜,更不可能跑到主管副局长伍成义所在的701房间来。可那天值班的小刘拉肚子,老往厕所跑,刘艳玲就瞅着空子从八楼窜了下来。

  刘艳玲走进门时,伍成义正在房间里琢磨着叶子菁派人送过来的一份问讯记录,以一个老刑警的眼光和思路对举报人方清明的举报内容和讯问细节进行着分析判断。听到开门声和脚步声,伍成义还以为是手下的哪个办案人员进来了,看着面前的问讯记录头都没抬,随口问了一句:“又有什么进展了 啊 ”
  刘艳玲往伍成义面前一坐,“伍局长,没什么进展,我的事早问完了 ”

  伍成义发现声音陌生,抬头一看,吓了一跳,“歌唱家,怎么是你 ”

  刘艳玲可怜巴巴地看着伍成义,“就是我,这鬼地方我……我住够了 ”

  伍成义说:“哦,住够了 那就换个地方,到劳教所去好不好 ”

  刘艳玲急了,这才想起来说正事:“哎,哎,伍局长,你别忙着弄我走啊,我想起了一桩大事,是……是来向你大领导汇报的,这……这可是重要情况哩 ”

上一篇:33 把官司打到全国人大去

下一篇:35 苏阿福还活着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Of Attempts, Accomplices, and Pardon. - 来自《论犯罪与刑罚(英文版)》

The laws do not punish the intention; nevertheless, an attempt, which manifests the intention of committing a crime, deserves a punishment, though less, perhaps, than if the crime were actually perpetrated. The importance of preventing even attempts to commit a crime sufficiently authorises a punishment; but, as there may be an interval of time between the attempt and the execution, it is proper to reserve the greater punishment for the actual commission, that even after the ……去看看 

第廿九章 最后一次反攻(1944.7.21—1945.1.17) - 来自《希特勒传》

(1)   同一天,希特勒发布了一道命令,要求在西线作战的有能力的战士拿出“狂热的决心来”。美军已打到德国边境,而在亚琛的南面,业已突破了防线。“就我们这方面而言,不会有大规模的战事了。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死守阵地。”看来,希特勒只是号召死守本土,实际上却是一条奸计,目的在于愚弄敌人(他怀疑在最高统帅部内敌人安有探子,探子对所有命令都很熟悉。当然啰,这个探子不是别人,正是“超级”机密)。定期的最高级会议一结束,希特勒便请了4人进入内室——新的会议室。走在前边的是凯特尔和约德尔,接着是参谋总长古德里安和戈林的代表克莱……去看看 

3-4 积极的心理暗示 - 来自《卡耐基人际关系学》

处理好人际关系须遵循多方面的规则,卡耐基已为我们提出了许多。但是,就自我而言,心理上的积极暗示也是非常重要的,它能帮助自己走出困境。   卡耐基认为他所学到的最重要一课是:思想的重要性。只要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就知道你是怎样的一个人,因为每个人的特性,都是由思想造成的。我们的命运,完全决定于我们的心理状态。爱默生说:“一个人就是他整天所想的那些”。   你我所必须面对的最大问题——事实上也是我们需要应付的唯一问题——就是如何选择正确的思想。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曾经统治罗马帝国的……去看看 

3-19 把每一个人都看作是自己 - 来自《与神对话》

其祂星球上的生物在体形上是什么样子?不胜枚举。物种的繁多就和你们星球上一样。其实,比你们的还多。有没有跟我们很相像的?当然有。有些看起来和你们一模一样——只是小有不同。祂们怎么生活?吃什么?衣服穿成什么样子?怎么互相沟通?我想要知道所有的一切。说啦,通通说出来!我了解你的好奇心,可是这几本书不是为了要满足你们的好奇。这番对话的目的是要把讯息带到你们世界上。我只再问几个问题。这不只是出于好奇,而是我们可以从这里学到一些事。或说得更正确些,可以回忆起一些事情。这真的是更为正确。因为你们没有需要学习的;你们……去看看 

战争,为了什么? - 来自《我也有一个梦想》

卢兄:你好!   上封信谈到的"斯高特案"判定了黑人没有公民权。问题是,原来的那块"梗喉之骨",在这个时候又一次凸现了出来。因为在南方的奴隶制下,黑人是主人的"财产"。那么,南方的白人显然应该享有"财产保护权"。这么推断下来,如果有类似"密苏里妥协"这样的国会立法,看上去反倒可能是"违宪"的,因为宪法规定保护公民的"财产权"。在分治的原则下,废奴只有在一个情况下是可行的,就是这个地区的人民自己投票自决,或是由州议会立法,宣布自行放弃这样"财产权"。因为州议会是直选的,也就是说,州议会立法是一种"间接的公民自决"。可是,在"密苏……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