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苏阿福还活着

 《国家公诉》

  伍成义根本不相信面前这三陪人员会有什么重要情况,挥挥手,“行了,行了,歌唱家,你就和具体管你的王科长汇报去吧!我明白告诉你,你这次进来就别打算出去了,这里完事后,下一站是劳教所,好好去脱胎换骨重新做人吧,你!”

  刘艳玲大叫起来:“所以我得立大功,苏阿福还活着,你们知道吗?”

  伍成义一开始没当回事,迄今为止,苏阿福的死还处于严格保密状态,社会上知道的情况全是此人活着,正在医院治疗,于是便道:“这种事还用你说?我能不知道啊?苏阿福不一直在医院救治着嘛!好了,好了,走吧,你快走吧!”

  刘艳玲不走,又叫:“不对,苏阿福没受伤,也没烧死,我亲眼看见的……”

  正这么嚷着,王科长和另一个值班人员下来了,吆喝着,要带刘艳玲走。

  伍成义却悟了过来,“哎,等等!歌唱家,你刚才说什么?说下去!”

  刘艳玲看着王科长和另一个值班人员,迟疑着,“伍……伍局长,这么大的事,我……我只能对你一人说!”

  伍成义略一沉思,努了努嘴,示意王科长和另一个值班人员退出去。

  王科长和值班人员走后,刘艳玲仍是不说,先谈起了条件:“伍局长,我把情况和你一人说,让你破案立个大功,你也放我一码,别送我去劳教了好不好?”

  伍成义不置可否,“你先说,你先说,别和我讨价还价!”

  刘艳玲又现出了可怜相,“伍局长,就是不送劳教,我……我也能自己改邪归正,争……争取重新做人啊,我……我向你保证,真的……”

  伍成义眼一瞪,威胁道:“歌唱家,你不想说是不是?我可告诉你,劳教有年限之分,一年也是劳教,三年也是劳教,我看你是想争取三年了,是不是啊?”

  刘艳玲有点怕了,“好,好,我说!我在八月十三日晚上十点见过苏阿福!”

  伍成义心里一惊,八月十三日晚上十点?!大富豪娱乐城大火是八月十三日九点零五分前后烧起来的,这就是说苏阿福逃脱了那场大火!他不动声色地看着刘艳玲,“这事你记清楚了吗?是八月十三日晚上十点?大富豪娱乐城烧起来以后?”

  刘艳玲很认真地点了点头,“是的,十点,就是大火烧得最凶的时候……”

  “你是在什么地方见到的苏阿福?”

  “夜巴黎泳浴中心,就是你们方所长抓我的地方!”

  “苏阿福怎么在那时候跑到夜巴黎去了?”

  “这我不清楚,反正我是看到他了,在一楼洗手间门口!”

  “你仔细回忆一下,会不会认错人?”

  “不会认错,我这几个月一直在大富豪做生意,还和苏老板上过床。”

  “那你为什么不说,一直隐瞒到现在?”

  “苏老板不让我说,我不敢,而且我知道,你们公安局里有苏老板的人!”

  “公安局有苏老板什么人?”

  “还问我?起码烧死的片警王立朋算一个,还有许多当官的哩!”

  “刘艳玲,这你可不能胡说八道啊,提供情况一定要有事实根据!公安局哪些当官的是苏老板的人?这些情况你又是怎么知道的?苏老板告诉你的?”

  “当然是苏老板告诉我的!苏老板不说我怎么知道?苏老板和我睡觉时吹过,说公安局有他不少人,让我放心在这里做,说是连你们局长都被他买通了!”

  伍成义马上想到已移送检察院的钟楼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王小峰,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徐明贵和那个办公室副主任,便道:“刘艳玲,你说清楚点,哪个局长被买通了?是市局局长,还是分局局长,正局长还是副局长?姓什么叫什么?”

  刘艳玲想了想,“你知道么?钟楼分局王小峰局长是苏老板的把兄弟!”

  伍成义点头道:“这我知道,我也可以告诉你,王小峰还有分局另两个家伙已经被我们抓起来了,检察院也立案了,所以,你不要害怕,有什么说什么。”

  刘艳玲还是有些顾虑,迟疑着:“苏老板还和我说起过你……你们江局长,不过,我……我不太相信……算了,肯定是苏老板瞎吹牛!”

  江局长?伍成义眼睛一亮,既鼓励又威胁,“哎,刘艳玲,不管苏老板瞎吹了什么,你都实事求是说出来嘛,是劳教一年还是劳教三年,可就看你的表现了!”

  刘艳玲吞吞吐吐说:“苏老板说,你们江局长也……也是他的哥们弟兄,江局长的房子,还……还是他给花钱装修的,光……光材料费就是十一万!”

  伍成义着实吓了一大跳!如果苏阿福说的是事实的话,问题就太严重了,江正流这个公安局长也就太可疑了!

  过了好半天,伍成义才问:“刘艳玲,这些情况你和别人说过没有?”

  刘艳玲摇摇头,“没,伍局长,我哪敢啊?我现在只敢和你一人说……”

  伍成义已是一身冷汗,表面上仍不动声色,“好,好,你这就做对了!”

  刘艳玲眼巴巴地看着伍成义,“伍局长,你看看,我对你这么配合,你能放我走了吧?就算劳教半年一年的,你们也得先让我回家过几天舒心日子吧?”

  伍成义勉强笑着,以一副商量的口气说:“刘艳玲,你觉得你现在回家好吗?安全吗?如果有人知道你在大火之后见到过苏阿福,杀人灭口怎么办啊?”

  刘艳玲疑惑地看着伍成义,“不会吧?苏阿福逃都逃了!”

  伍成义摇着头,“我不能这样想嘛,我要替你的人身安全负责嘛!所以,刘艳玲啊,我看你还是不能走,恐怕还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而且,关于苏阿福和江局长的情况还不能和任何人说,不论他是谁,听清楚了没有?”略一思索,又加重语气说,“你刚才说得不错,江局长的事,苏阿福肯定是瞎吹牛嘛!”

  刘艳玲点着头,再次提起了伙食问题,“可……

  可这里的伙食……”

  伍成义不得不做些让步,苦笑道:“好吧,好吧,刘艳玲,伙食问题我过问一下,你想吃什么,我让食堂单独给你做点,不过,你也别过分了。”

  刘艳玲被送到八楼她自己的房间,伍成义正要出门,王科长又急匆匆下来了,困惑不解地追着伍成义问:“伍局长,咱们还……还给刘艳玲改善啊?”

  伍成义边走边说:“怎么?想不通啊?要讲政策嘛!刘艳玲不是犯罪嫌疑人,是我们的客人,我们还是要讲点待客之道嘛!再说,同志们这阵子日夜办案,都很辛苦,也一起改善一下嘛!王科长,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别再给我四处说了!”

  王科长试探着问:“刚才我怎么听她说起苏阿福?这她过去没提过!”

  伍成义知道这个王科长在办公室呆过一阵子,很会拍江正流的马屁,怕江正流得到风声会增加接下来的办案难度,便在楼道口停住了脚步,淡然一笑道:“哦,这我问过她了,一派胡言,就是闹着出去嘛,你们少和她纠缠!”说罢,下了楼。

  钻到自己的车内,一踩油门将车开出公安宾馆大门,伍成义马上变了样子,先打了个电话给刑警支队支队长老孙,说是有紧急任务,要老孙立即赶到他家待命,是什么紧急任务只字未提,并再三交待老孙要保密。作为刑警出身的办案专家,伍成义太清楚苏阿福对这个案子的重要性了:抓住苏阿福,势必要牵出周秀丽、江正流和王长恭手下的许多干部,甚至包括王长恭本人。也正因为关系太重大了,今夜即将开始的搜捕行动才必须严格保密,以防有人对苏阿福搞杀人灭口。

  第二个电话理所当然地打给了叶子菁,主观上考虑是想让这位正和他一起“垂死挣扎”的女检察长在思想上有所准备,进一步坚定办案信心。不过,细节却不便多讲,江正流的事更没提,只含蓄地说归律教授也许没认错人,苏阿福可能真逃过了八月十三日晚上的那场大火,也确实有可能在川口镇上出现过,最后,不无兴奋地说:“……叶检,现在不是我们垂死挣扎了,他妈的,是他们要垂死挣扎了!”

上一篇:34 重要情况

下一篇:36 王长恭指示杀人灭口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廿五章 言而无信 - 来自《中国人的素质》

“信”这个汉语中的会意字由“人”和“言”两个偏旁构成,人言为信,字面上就看得出含义。“信”,列为中国我“仁义礼智信”这“五常”的末位。按照那些熟悉中国人的人的观点,大量证据表明,信在天朝帝国事实上也可能是最末一位的德行。许多了解中国人的人,都会同意基德①教授的观点,他在谈了“信”这个中国人的观念之后,继续说道:“但是,如果选择这个美德作为一种民族特质,不仅是为了在实践上蔑视它,而且也为了与现存的处世方式形成一种对比,那么,就没有比‘信’更合适的了。中国人在公开或私下场合的表现,与诚信如此背离,因而他们的敌人……去看看 

第八章 大区域:多极世界 - 来自《地缘政治学》

与两极世界的“激烈对峙”不同的是,多极观点依赖于这样一种构想:地缘政治世界的复杂性使之分解成两个以上的部分。从这个意义上说,自麦金德所言的“哥伦布时代”趋于终结以来,这种对世界持多元主义的看法在地缘政治上就一直存在着。在此期间,世界被欧洲人认为绝对是以欧洲为中心的,其它大陆则被贬为基普林笔下的“黑暗的埃及之夜”。到20世纪初期,新的世界力量出现在世界舞台上,尤其引人注目的是美国和日本,同时其它潜在的力量中心也现出端倪。到那时,人们最终不得不承认的确存在其它文明,它们在过……去看看 

毛家湾的主人感到毛泽东张开的网已经越收越紧,并对周恩来怀恨在心,说:哼,跟美国人勾搭要栽跟斗的…… - 来自《毛泽东尼克松在1972》

六月中旬的一天,住在钓鱼台的江青给毛家湾的女主人叶群来了电话。江青说,她几天前给林副主席拍的那张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照片扩印出来了,效果很好,林彪读毛主席书的神态很专注、生动,她准备给这幅照片用“孜孜不倦”的标题,要在《人民画报》作封面发表。叶群以十分谦恭的语调感谢江青的帮助和关心,心里十分感动,说这张照片也要安排在《解放军画报》的封面上用。  外面的风声越来越紧,作为中国第二号人物的林彪,越来越感到有一张无形的网,对他越收越紧。他所住的毛家湾,围墙高大、青砖到顶,围墙的四角,有全副武装的警卫战士二十四小时……去看看 

第一章 “抢救失足者” - 来自《思痛录》

我是抱着满腔幸福的感觉,抱着游子还家的感觉投奔延安的。   去延安之前,我有过个人的不幸——我的爱人孙世实同志为党的事业贡献了年轻的生命。但是我觉得到了延安便一切都会好了,党将爱抚我,抚平我的创伤,给我安慰和温暖,鼓舞我拿起投枪来继续战斗。到延安以后也的确是这样的。当时在中央青委,领导干部冯文彬、胡乔木同志放弃自己应当享受的“小灶”待遇,和大家一起吃大灶。我们每天紧张热情地工作。我当《中国青年》的编辑,稿子弄好,不分什么主编和编辑,大家互相看,互相修改。以后我怀着打算牺牲的决心到前方去,又回来……那时……去看看 

周恩来逝世全过程 - 来自《走下圣坛的周恩来》

世界上的许多事情似乎都是有预兆的。   “9·13”事件后,周恩来处理林彪出逃事件,干净利落,有章法有策略,迅速稳定了形势。就在这期间,毛泽东的身体健康状况发生了一次突变。   事情的起因是为了游泳。这年夏天,毛泽东南行,为庐山会议后他与林彪的斗争作思想和组织上的安排。他曾带着护士长吴旭君及身边工作人员,驱车“跃上葱英四百旋”,来到庐山上的游泳池。他大汗淋漓,却出人意外地发出号召:“我们游泳吧,大家都游。”   当时吴旭君已经由于长期劳累过度而患了心脏病。据她回忆,上庐山后她的心跳已达每分钟130下左右。她说:……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