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坚持原则是要付代价的

 《国家公诉》

  伍成义挺有把握地说:“他逃不掉!我们已经层层布控了。再者,整容大夫和我们说得也很清楚,苏阿福的整容恢复期还没过去,马上逃往境外的可能性不大!”

  叶子菁这才放心了,“这么说,抓住苏阿福只是时间问题了?”

  伍成义直乐,“那是,那是!叶检,咱们这么说吧,不把一个活蹦乱跳的苏阿福交到你手上,是我和公安机关的失职;苏阿福交给你了,涉嫌受贿渎职的线索有了,你不把一帮乌龟王八蛋全送上法庭,那可就是你和检察机关的失职了!”

  叶子菁笑道:“伍局,你放心,只管放心,我想,我们都不会失职的!”

  伍成义挺热情地建议道:“那你们检察机关现在就要有所准备啊,该抓的人要准备抓了,别让他们先溜了,比如城管委的那个周秀丽,我估计问题不会小!”

  叶子菁一怔,摇头道:“凭你这估计我们检察机关就能抓人了?伍局,你是不是太天真了?你不是不知道,为查周秀丽的事,我和检察院已经很被动了!”

  伍成义执意说:“姐姐你别给我说这个,那是过去了,现在不是这个情况了,抓到苏阿福,就不是我们被动,而是他们被动了!这个周秀丽,你们就是一时不能抓,也得死死盯住了,千万别让她逃了,这可是有教训的!”略一停顿,又叮嘱说,“区城管委汤温林那边,你们也得好好审,我还就不信会和周秀丽没关系!”

  叶子菁道:“这你放心,我们检察机关不是吃干饭的,你现在别这么瞎唬!”

  让叶子菁没想到的是,周秀丽的事还真就让伍成义唬准了。

  就在伍成义来向她通报苏阿福情况的这天晚上,案情有了重大突破。

  快夜里十二点时,叶子菁洗了澡,正要上床睡觉,反贪局局长吴仲秋突然跑来了,兴奋地说:钟楼区城管委副主任汤温林终于顶不住了,开始交待自己的受贿问题,承认为那片违章门面房的事,苏阿福请他吃过饭,还送了五千元红包。据汤温林交待,参加吃饭拿钱的还有已退休的前任主任言子清。据言子清说,周秀丽就门面房的事亲自给他打电话关照过,因此,汤温林和言子清私下商量后,根据规定收了苏阿福两万元占道费,批准苏阿福盖了这么一片违章门面房。

  大鱼又一次露出了水面,周秀丽竟然真给前任主任言子清打过关照电话!

  叶子菁大为振奋,指示道:“吴局长,快,立即行动,连夜传讯言子清!”

  吴仲秋会心地笑道:“叶检,这还用你交待?我已经安排下去了!”

  欢迎法国友好城市市长古雷格瓦女士一行的晚宴,唐朝阳突然缺席,陈汉杰不免有些意外,问了一下林永强才知道,唐朝阳下午被王长恭叫到了南坪市。晚宴结束后,唐朝阳来了个电话,要陈汉杰完事后在宾馆留一下,说有事要谈。陈汉杰估计,打这个电话时,唐朝阳已见过王长恭,正在赶回长山的路上,要谈的事肯定很重要。礼仪周全地送走了法国贵宾,陈汉杰让酒店经理开了一个可以鸟瞰全城的大套房,让服务生煮了壶咖啡,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等唐朝阳。

  意大利咖啡浓浓的香味在套房的空气中弥漫,陈汉杰心绪有些烦乱起来,很自然地就想到了检察长叶子菁的去留问题,随着苏阿福的死而复生和案情真相的一步步明了,深层次的矛盾逐渐暴露了,这时候,王长恭很有可能逼着唐朝阳和市委向叶子菁下手。

  果不其然,唐朝阳一进门,没顾得上寒暄,便说起了这事,疲惫的脸上表情极为复杂,既有苦恼、无奈,也有愤懑,“老班长啊,这市委书记我真是不想干了!长山出了问题,我该承担什么责任承担什么责任,可作为前任市长,现任省委领导,长恭同志老这么压我,也太让我和市委为难了!前些日子检察院和公安局因为火灾定性发生了分歧,本来是很正常的工作分歧,长恭同志非说叶子菁是别有用心,会后还教训了我一通,今天更好,明说了,要我把叶子菁的检察长坚决拿下来,换个听招呼的检察长来办案!连检察长人选都帮我敲定了,就是现任副检察长陈波!”

  陈汉杰心里有数得很,“哦?那个按王长恭意思定放火的副检察长?”

  唐朝阳点了点头,“是啊,长恭同志说,陈波同志比较合适,讲政治,顾大局,而且,学历、资历和办案经验都不在叶子菁之下,早就应该上这一步了!”

  陈汉杰“哼”了一声,“如果陈波当上了检察长,估计就要以放火起诉了,渎职犯罪也别查了,我们长恭同志就可以放心了!”想了想,不动声色地问,“那么,朝阳同志,你和市委是什么态度啊?是不是准备研究长恭同志这个建议呢?”

  唐朝阳长长叹了口气,“研究什么?我这不是来和你老班长通气了么?!看看怎么办吧?”迟疑了一下,又说,“我和王长恭明说了,没有你陈主任和市人大的同意,这个常委会我不能开,换检察长的建议如果人大不通过笑话不闹大了?!”

  陈汉杰陷入了沉思,喃喃道:“该来的还真来了,竟然在紧张抓捕苏阿福的时候来了!”像是自语,又像是在询问唐朝阳,“王长恭这个省委领导想干什么啊?是不是还想把伍成义也拿下来啊?”

  唐朝阳郁郁地说:“哎,老班长,你还真说对了,这长恭同志也说了,伍成义不顾大局,身为副局长在这种时候和局长江正流同志闹别扭,要我们最好也一起拿下来。这事长恭同志前天在电话里也和林永强谈过。林永强不愿得罪长恭同志啊,私下向我建议过,是不是考虑把伍成义调到市扫黄打非办做主任呢?”

  陈汉杰双眉紧锁,“你说王长恭是不是心虚啊?伍成义不就是说了些实话吗?不就是盯准了苏阿福吗?就这么害怕?他是不是预感到了危机,要不顾一切了?”

  唐朝阳默默看着陈汉杰,别有意味地咂着嘴,一言不发。

  陈汉杰不高兴了,“哎,朝阳同志,你倒说话呀,你觉得这正常吗?”

  唐朝阳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我怎么说?说什么啊?!”

  陈汉杰颇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话中有话道:“是啊,是啊,你和我不一样嘛,要留后路啊!”

  唐朝阳一脸苦笑,“老书记,这话可不对啊,该顶的我不都顶了吗!定调子的会不是没开出啥结果吗?这次我也和长恭同志说了,如果谁发表了不同意见就撤谁,以后谁还敢讲话?依法办案又从何谈起?搞不好会出大问题!长恭同志很不高兴,明确告诉我,如果长山市委坚持不换检察长,他可以考虑建议省委换个市委书记!”

  陈汉杰冷冷一笑,“我们这位省委领导口气好大啊,还是那么有气魄嘛!”

  唐朝阳叹气说:“是啊!长恭同志现在不但是省委领导,还是省‘八一三’火灾事故处理领导小组组长,口口声声代表省委、省政府领导、指导我们工作。在这种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只好把您推到了第一线,才说要和你们人大通气商量!”

  陈汉杰全明白了,“这么说,你是打鬼借助钟馗了?好吧,朝阳同志,那我就表个态,就算你唐朝阳倒下了,还有我老家伙呢!叶子菁这个检察长不能换,我们人大不会通过的!你告诉王长恭,有什么换检察长的理由,请他找我理论好了!”

  唐朝阳有点激动了,一把握住陈汉杰的手,“老书记,那可就太谢谢你了!”

  陈汉杰也为之动容了,“朝阳,该我谢你啊,谢谢你这个有原则的好书记啊!”

  唐朝阳恳挚地说:“老书记啊,我不是不明白,我知道坚持这个原则是要付代价的,从南坪一路过来见您时,我就想好了,小林市长我管不了,事到如今我个人倒不存什么幻想了,就准备为这场大火承担主要领导责任,等着撤职下台了!”

  陈汉杰想了想,“要有这种最坏的思想准备,不过,朝阳,你也别太灰心,必要时我会向省委赵培钧书记直接汇报!我不认为王长恭就代表了省委、省政府!”

上一篇:37 印发通缉令

下一篇:39 周秀丽仍不交待问题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八章 一般均衡理论 - 来自《经济学方法论》

一、检验一般均衡理论   1874年,瓦尔拉斯第一个提出,在各种经济产品和要素市场上,消费者和生产者的最大化行为,在某些条件下能够导致需求和供给之间的数量均衡。直到20世纪30年代,这种可能性命题、甚至一般均衡(GE)的可能性,一直没有得到严格的证明,但是,在此前的相当长时间里,瓦尔拉斯本人作出的那种粗糙证明,得到了越来越多的经济工作者的信任。就瓦尔拉斯的GE而言,它只是经济事件最大化行为的一种逻辑结果,而严格的GE存在性证明,则力图对各种局部均衡理论的有效性提供一种独立的检验。然而,现代工业化经济常常展示出反均衡,在劳动……去看看 

第二章 经济发展的根本现象 - 来自《经济发展理论》

1  社会过程——它理性地说明我们生活和思想——已经引导我们离开对社会发展作先验的处理,并教导我们看出了对之作经验处理的可能性;但是它完成自己的任务是很不完善的,所以我们必须小心地对待这个现象本身,尤其是我们用来理解它的概念,特别是用来表示这种概念的文字,文字的各种联系会导致我们走入歧途,朝着各种毫不足取的方向。与先验的先入之见(更确切地说,是从先验的根子中产生出来并已经变成了先入之见的思想,如果我们忽视不可逾越的鸿沟,使之去做经验科学的工作的话——尽管它本身不是这样一种先验的先入之见)密切相联的,是……去看看 

第五章 坠入情网 - 来自《蒙哥马利》

刻苦练兵树样板,晋级调职心里欢;    追求少女遭失败,终与寡妇结良缘。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伯纳德·蒙哥马利清楚地认识到,军事是一门需要终生研究的学问,要掌握它的全部奥秘,就必须把它放在首位,献身于它。于是,他决定把军事作为自己毕生奋斗的事业,但应该如何去做,却不甚清楚。不过,有一点他是肯定的,即必须进参谋学院深造。   1919年,参谋学院重新开办。但蒙哥马利却没有某些军官那么幸运,凭着作战纪录,不经考试就获准入学。第一期他的希望落空了,便寄希望于第二期。1920年 1月开办第二期,学制一年。这一期的录取名单公布……去看看 

第一篇 待人的基本技巧 - 来自《人性的弱点》

第一章 如欲采蜜,勿蹴蜂房在一九三一年的五月七日,纽约市民看到一桩从未见到过,骇人听闻的围捕格斗!凶手是个烟酒不沾,有「双枪」之称,叫「克劳雷」的罪犯。他被包围,陷落在西末街——他情人的公寓里。 一百五十名警方治安人员,把克劳雷包围在他公寓顶层的藏身处。他们在屋顶凿了个洞,试图用催泪毒气把凶手克劳雷熏出来。警方人员已把机枪安置在附近四周的建筑物上,经过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问,这个纽约市里原来清静的住宅区,就一阵阵的响着惊心刺耳的机枪、手枪声。克劳雷藏在一张堆满杂物的椅子后面,手上的短枪,接连的向警方人员射击……去看看 

译后记 - 来自《君主论》

《君主论》的第一个中译本是伍光建(君朔)先生节译本,题名为马加维里著《霸术》,商务印书馆出版,有译者序。其次是曾纪蔚译,题名为意大利麦克维利著《横霸政治论》,上海光华大学政治学社出版,在版权页上无出版日期,根据译者四十年代在该校任教时了解,是1930年出版,有译者序。第三部译本题名为《君》,1934年中国文化学会出版。这些译本均系根据英译本转译,早已绝版。  1958年商务印书馆将此书列入世界学术名著选题计划,即向译者约稿。译者根据英译本译出后,为了译文信达起见,曾取英、美、法、德、日各国译本互相核对,发现文义莫衷一是,订……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