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周秀丽仍不交待问题

 《国家公诉》

  唐朝阳摇了摇头,“算了吧,老书记,别去碰这个钉子了!培钧书记和刘省长对‘八一三’大火有几次严厉批示,据省委的同志说,培钧书记最近在北京还挨了中央领导的批评!”突然掉转了话题,“不说了,老书记,你最近带团出国转转吧!”

  陈汉杰手一摆,没好气地说:“转?转什么?谁有那个闲情逸致?这么一个大案要案不处理好,我老家伙敢走啊!我们人大这边原定的出访活动都推迟了!”

  唐朝阳执意劝道:“老书记,我倒觉得在这种时候你多在外面转转比较好!必须做最坏的打算啊,退一步说,万一我下台滚蛋,市委新班子真做出了撤换检察长的决定,你人大主任不在家,市人大常委会也没法开会表决嘛,是不是?”

  陈汉杰明白唐朝阳的一片苦心,可略一思索,还是坚定地摇起了头,“朝阳同志,谢谢你的好意提醒!可这种耍滑头的事我不干,这次我是准备一顶到底了!”

  唐朝阳仍是劝,“老书记,你是工作经验丰富的老同志啊,该知道事情的复杂性嘛!原则当然要坚持,可也没必要这么硬拚啊,讲策略也不能说是耍滑头嘛!”

  陈汉杰知道唐朝阳这么做是出自真诚的好意,便道:“朝阳同志,你不必再劝我了,我理解你的处境,你是市委书记,站在第一线,对长恭同志不能不讲点策略,可我在二线嘛,用不着这样做嘛,咱们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好不好啊?”

  唐朝阳没办法了,无奈地笑了笑,也没再说什么。

  陈汉杰却又问:“朝阳同志,这场火灾准备怎么定性啊?当真定放火吗?”

  唐朝阳不无忧虑地道:“不瞒你说,这事麻烦还比较大,长恭同志仍然坚持定放火,我揣摩他建议撤掉叶子菁,启用陈波,是要为放火起诉做铺垫。不过,反复研究了案情之后,我和政法委田书记,还有其他几位同志倒倾向于定失火,可又不能和长恭同志硬顶啊,就送到省检察院去研究了,起诉时间恐怕又要推迟了……”

  这时,唐朝阳的秘书敲门进来了,向唐朝阳举了举手上的手机。

  唐朝阳看着秘书,不经意地问:“哦,谁的电话啊?”

  秘书看了陈汉杰一眼,吞吞吐吐道:“叶子菁,说是有……有急事……”

  唐朝阳一怔,立即从秘书手上接过手机,“对,是我,子菁同志,你说吧!”

  陈汉杰一听来电话的是叶子菁,脑子里的敏感神经又本能地绷了起来。

  唐朝阳不停地“哼哼嗯嗯”应着,最后说:“子菁同志,具体案情你不要过细汇报了,反正是你们检察机关的事,你们依法去办好了!谁犯了什么事,就让他们按法律条文去对号入座!对周秀丽如果你们认为应该拘捕,就自己决定吧!”

  这事来得太突然,陈汉杰多少有些吃惊,“怎么?检察院要抓周秀丽了?”

  唐朝阳点头道:“是的,挺突然的,有可能刑事拘留。子菁同志在电话里说,案情有了新突破,据钟楼区城管委被捕人员交待,原办公室副主任方清明证实,周秀丽为苏阿福违章建门面房向区城管委打过招呼,涉嫌滥用职权和渎职,还有受贿嫌疑。子菁同志还说,省检察院那边也盯上了,要求长山市检察院厉查严办!”

  陈汉杰会心地笑道:“朝阳同志啊,周秀丽这一抓,真正的好戏就开场喽!”

  唐朝阳这才含蓄地说了句:“看来,长恭同志是嗅到什么气息了!”

  叶子菁向唐朝阳打电话汇报时,检察院对周秀丽的传讯已进行了近九个小时。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周秀丽接受传讯的法定时间为十二小时,十二小时之后,如果检察机关不能根据讯问情况对被传讯人做出刑事拘留的决定,就必须立即放人。周秀丽有重大犯罪嫌疑,显然不能放,可正式拘留证据又显得不太足,传讯就演变成了一种僵持。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叶子菁才打了这个电话,拘留一位处级干部,而且又是这么一位有特殊背景的处级干部,必须向市委请示。打电话时,叶子菁做好了思想准备,准备解释一番,甚至准备根据唐朝阳和市委的指示放人。没想到,唐朝阳竟明确让她和检察院依法办事,看来这位市委书记和林永强是不一样,还真有点肩胛。

  周秀丽是中午十二点踏进检察院大门的,不像大多数被传讯者那样紧张虚怯,神情一直比较坦然,言谈举止中还透着矜持和傲慢。反贪局局长吴仲秋和渎职侵权处刘处长两人轮番和周秀丽谈,谈得极为艰难,晚饭前五六个小时,几乎全是周秀丽一人唱独角戏。周秀丽不是交待自己的受贿渎职问题,却是评功摆好。从她上任做市城管委主任谈起,谈她管理城市、美化城市的思路和战略,谈长山市创建全国文明卫生城市的先进经验,谈王长恭市长对城管工作的重视和支持,谈她以往的改革措施和今后的改革思路,似乎她这个城管委主任还要长久地当下去。吃过晚饭后,吴仲秋和刘处长不愿再听周秀丽做城管工作报告了,把钟楼区城管委前任主任言子清的交待和方清明证词都摊了出来。周秀丽多少有些意外,这才不做声了。

  沉默下来以后,周秀丽仍不交待问题,任凭吴仲秋和刘处长怎么做工作,周秀丽就是不开口。最后,她冷着脸提出,要和检察长叶子菁直接谈。

  叶子菁进屋后,看着周秀丽半天没说话,显然想制造一种无形的威慑。

  周秀丽却没有丝毫怯意,和叶子菁对视了片刻,先提出了一个很敏感的问题:“叶检,你们该不是要对长恭同志下手吧?是不是陈汉杰同志授意你这么干的?”

  叶子菁平淡淡一笑,“周主任,怎么这么想问题啊?你涉嫌犯罪,和王长恭同志,和陈汉杰同志有什么关系?可以明确告诉你,这不存在谁授意的问题!”

  周秀丽嘴角挂着一丝明显的讥讽,“叶检,我看多少还是有点关系的吧?长恭同志和陈汉杰的矛盾人所共知,你这位女检察长是陈汉杰一手提起来的;我呢,又是长恭同志倚重过的干部,长山的干部群众不能不产生丰富联想吧?!”

  叶子菁不愿谈这个话题,“这些联想和本案有关吗?好像无关吧!”

  周秀丽嘴一撇,“怎么会无关呢?大家不是一直在传吗?说我和长恭省长有什么说不清的关系,你叶子菁是长山市的老同志,应该知道嘛!哦,顺便说一下,长山干部群众对你的说法也不少,说你和陈汉杰的关系也一直是不清不楚的!”

  叶子菁心头立时腾起一团怒火,周秀丽这种说法,她真还是头一次听说。

  周秀丽似乎从她的脸色上看到了什么变化,“叶检,看看,你也生气了吧?我劝你最好不要气!你我都是女同志,能凭自己的努力和奋斗走到这一步都不容易,背后的闲话谣言都少不了。所以,我们女同志之间也应该多一点理解嘛!”

  叶子菁手一摆,“周主任,我的事不要你操心,人正不怕影子歪嘛,谁愿说就让他去说好了!至于你,你和长恭同志到底是什么关系,也不必再在这里说,那是你和长恭同志个人的事,长山市人民检察院和我这个检察长都管不着,我要管的就是案子!从现在开始,与本案无关的话请你都不再说了,我们言归正传谈问题!”

  周秀丽耸了耸肩,一副很无奈的样子,“好吧,好吧,叶检,那就谈问题吧!你觉得凭你们目前掌握的这些道听途说,就能拘留我了吗?那个言子清我先不去说,就说说你们依靠的那个重要证人方清明吧,方清明是个什么东西啊?你们清楚不清楚?按方清明诬陷的说法,我还收了苏阿福四万呢!”

  这个周秀丽实在够厉害的,一开口就拿住了叶子菁和检察机关的软肋。

上一篇:38 坚持原则是要付代价的

下一篇:40 “给我押下去!”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译后记 - 来自《法律的运作行为》

我是1988年在美国学习时读布莱克的《法律的运作行为》一书的,当时它是法律社会学的教科书之一。那时距该书的出版已有12年之久了,由此可见它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正如一些美国法律社会学家所评论的,此书是实证主义法学中(postivisticstudyoflaw不同于legalpositivism)一本总结性著作,因而也是一本代表性著作。该书文字简洁、明确、精确,以公式的形式总结性地表述了一些研究的结果,同我们日常生活经验联系比较紧,直观性强,当时对我就有相当吸引力,有耳目一新之感。当时我就想翻译此书,特别是考虑到我国法学界实证研究传统的淡薄,研究……去看看 

作者序 - 来自《统一与分裂》

幼时读《三国演义》,对第一回的一段话“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印象极深。待读到最后一回《降孙皓三国归一统》时,觉得真如作者所说,东汉合久必分,三国分久必合;对此话也就更加佩服了。   以后学了一点历史,却对此话渐渐产生了疑问:从秦朝到清朝这二千年间,虽然确实时分时合,但未必都是分合的循环:至于分了多久才能合,合了多久又要分,就更难说了。至受业于季龙(谭其骧)师,开始研究中国历史地理时,才感到要说清此话的实际含义实在很不简单。不仅如此,对中国历史上的统一和分裂以及与此相关的一系列问题,就连学术界还没有……去看看 

5-3 投资 - 来自《经济增长理论》

(一)制度基础   我们在第三章里已经泛泛地讨论了鼓励采取主动行动和冒风险所需的制度基础。下面我们只谈谈与储蓄和投资之间的联系有关的若干特点。   应当指出的第一个特点是从这样一个事实中产生的,即许多投资必须具有相当大的规模。在这个问题上,有些作者描绘了一幅田园诗般的资本形成的图景,其中“普通人”为了适应环境,储蓄了或者借了一小笔钱,并逐渐改善了他的处境。有些投资是属于这一类的。普通人可以改善他自己的房屋或他的小农场,或对一家商店或一辆卡车投资,但是这在发展经济所需的投资中所占的份额还不到一半。……去看看 

Lecture 06 : The Declaration of Paris - 来自《国际法(英文版)》

One point of considerable interest in International Law is the very different degree of durability which the various parts of the system have proved to possess. The oldest rules which belong to its structure are simply rules of religion and morality ordinarily applied between man and man, but so modified by the international writers as to be capable of application between state and state. By the side of these are borne rules which have been inherited from the oldest stratum o……去看看 

第十三章 「抢救」风暴下的延安和各根据地(2) - 来自《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

九  华中根据地的「抢救」华中根据地包括苏北、苏中、苏南、淮南、淮北、鄂豫等地区,是新四军控制地区。1941年「皖南事变」后,刘少奇正式就任华中局书记和新四军政委,成为华中根据地最高领导人。1942年3月,刘少奇前往延安,推荐其老部下饶漱石任华中局代理书记和新四军代政委。刘少奇回到延安后仍不时就重大问题向华中发出指示。次年10月,饶漱石在新四军军部所在地盱胎县黄花塘组织召开高干会议。就历史上陈毅与毛泽东关系不和之事向陈毅发起围攻。会后,陈毅被调回延安,华中与新四军的整风、审干基本是在饶漱石领导下进行的。……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