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苏阿福点名要见叶检察长

 《国家公诉》

  带走周秀丽后,对周秀丽家和办公室的搜查也果断安排下去了,张国靖和陈波各带一组人,分头行动,叶子菁自己则坐镇办公室电话指挥,随时等着听汇报。

  这夜是紧张迫人的,张国靖、陈波带着同志们走后,叶子菁一颗心几乎悬到了喉咙口上,虽说料定搜查不会有多大的收获,心里还是暗暗企盼着可能会出现什么奇迹。奇迹并没出现,一个多小时后,张国靖和陈波的电话全到了,周秀丽的家和办公室均没发现任何赃款赃物。更令叶子菁不悦的是,陈波竟然在前往周秀丽办公室搜查的路上,用手机给王长恭打了个电话,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在执行命令,拘留周秀丽和突然搜查他都不赞成。这事是为陈波开车的司机悄悄向叶子菁汇报的。

  快凌晨三点时,张国靖和陈波阴着脸,疲惫不堪地回来了。

  陈波进门就说:“叶检,你看看,都让我说准了吧?一无所获!”话一落音,马上又声明:“命令我执行,不过,我坚持原来的意见,对周秀丽一定要慎重!”

  叶子菁明白陈波的意思,本想责问陈波:为什么要给王长恭打电话?转念一想,又觉得可以理解,这么一个老同志,又在这么个年龄坎上,想找个靠山进上一步也能理解,便把已到嘴边的责备咽了回去,只淡然道:“陈检,哦,对了,还有张检,今天我把话说清楚,拘留周秀丽和今天的搜查,与你们两人都没关系,是我决定的,你们就是执行命令!以后真要向周秀丽或什么人赔礼道歉全由我来!”

  张国靖不知道陈波给王长恭打电话的事,没听出她话中的意味,满不在乎说:“什么你定的我定的?按我的意思,这个周秀丽早该拘了!好了,不说了,叶检,没什么事的话,我得回去睡觉了,明天还有一大摊子事呢!”

  陈波便也告辞了,“反正是这么个情况了,我也得回去了!”走之前,又挺热情地对叶子菁道:“叶检,这么晚了,你又是个女同志,我们送你回去吧!”

  叶子菁苦笑着挥了挥手,“算了,你们回吧,有些事我还得再想想!”

  是得好好再想想了,如果周秀丽真没有受贿和滥用职权问题,她和长山市人民检察院当真能以今晚向周秀丽宣布过的渎职罪将周秀丽送上法庭吗?王长恭能不出面干预吗?“八一三”大火发生后,随着案情的发展,张国靖和渎职侵权处的同志不止一次提出以涉嫌渎职拘留周秀丽,她都没同意,就怕一着不慎陷入被动。没想到,今天到底还是陷入了又一次被动之中。这几天已经有风声了,说是王长恭建议市委把她这个检察长拿下来,让陈波接任,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事情可就糟透了……

  再也想不到,就在这最灰暗的时刻,手机骤然响了起来,响得惊心动魄。

  叶子菁的心一下子狂跳起来,凌晨三点多钟来电话,肯定是大事急事!

  果然,打开手机一听,竟是公安局副局长伍成义,竟是谈苏阿福!

  伍成义在电话里开口就说:“叶检,好消息,苏阿福这回跑不了了!”

  叶子菁一怔,眼泪突然夺眶而出,“太好了,抓到了没有?啊?”

  伍成义话语急促,“在一辆出租车上,有枪,还有炸药,被我们包围了!”

  叶子菁失声道:“千万注意,不能击毙,一定要活的,一定!”

  伍成义简捷地道:“所以,还有个坏消息,苏阿福点名要见你叶检察长!”

  叶子菁想都没想,“伍局,答应他,我立即赶过去见他,立即!”

  伍成义道:“那好,你准备一下,我已经派了警车去接你了!”

  叶子菁忙说:“不必了,我们检察院有值班司机,你说位置吧!

  ”伍成义道:“中山西路中心加油站,我在加油站对面指挥车前等你!”

  中山西路中心加油站?天哪,苏阿福会不会用携带的炸药引爆加油站的油库?

  这可真是个坏消息!值班警车呼啸着,一路往中山西路赶时,叶子菁忐忑不安地想,苏阿福怎么突然提出来要见她啊?不外乎两种可能:或者苏阿福有重大事情要向她这个检察长举报;或者苏阿福出于对她和检察机关的仇恨,临死还想拉个垫背的,这不是没可能,正是她紧追不放,才使“八一三”大案办到了这个地步……

  中山西路中心加油站已被荷枪实弹的公安人员和武警战士团团围住,一支支微型冲锋枪的枪口从周围建筑物的隐蔽处伸出来,冷冰冰地瞄着加油站内的一辆桑塔纳2000 型出租车。出租车是银灰色的,八成新,大灯开着,前后车窗紧闭,车内是什么情况不得而知。几只水银灯亮着,把加油站映照得如同白昼。

  叶子菁一赶到现场就发现,情况相当糟糕:这个加油站正处于市中心商业区,东侧是进出口公司商场,西侧是大香港海鲜城,正对面是十六层的市交通银行大楼,斜对面是十五层的华联商厦,如果苏阿福狗急跳墙,真的引爆随身携带的炸药,在加油站搞一次大爆炸,后果将不堪设想,很可能是又一个“八一三”。

  交通银行大楼和华联商厦之间有条宽不过五米的小街,伍成义的指挥车和十几辆追捕警车全停在小街内。也许是出于隐蔽的考虑,小街上的路灯全关闭了。叶子菁在一个警官的引导下,绕过对峙的中山路,穿过一条小巷,找到了指挥车前。

  伍成义、江正流和政法委田书记在指挥车前站着,都很焦虑的样子。

  见叶子菁到了,伍成义眼睛一亮,像见了救星似的,第一个迎了上来,“叶检,你可到了!先说明一下,不是到了这一步,我们不会考虑苏阿福的要求,半夜三更叫你来!我知道,你去见苏阿福危险很大,可我们真没啥更好的办法了……”

  叶子菁忙打断伍成义的话头,“别解释了,快说情况吧,都是怎么回事啊?”

  伍成义点了点头,介绍起情况,“我们不是对苏阿福布控了吗?有个点就在苏阿福家。我们以为苏阿福不太可能冒险回家里,没想到,这个苏阿福还就大胆跑回家了!没进家门,在富豪花园小区门口就被我们布控的同志发现了。这家伙一看情况不对,劫了一辆出租车,搏斗中开枪打死了司机,开着出租车和我们满城打起了游击。在中山西路几乎就要追上了,他偏又逃进了加油站!”

  政法委田书记阴着脸,很恼火地批评说:“还说呢!老伍,我看今天全怪你!你傻追啥呀?明明发现苏阿福有枪,有炸药,又杀了人,怎么还下令不准使用枪械?在富豪花园倒罢了,看着他冲加油站了,为啥还不予以击毙?你玩游戏啊!”

  江正流赔着小心解释说:“田书记,这也不能怪伍成义同志,你知道的,苏阿福可是‘八一三’大火案的重要犯罪嫌疑人啊,许多渎职受贿线索可能都和苏阿福有关,真击毙了,许多线索就断了,我们公安方面只怕也说不清哩……”

  叶子菁没想到江正流会替伍成义做这种解释,伍成义不愿击毙苏阿福,要留个活口把受贿渎职案办到底是很自然的,江正流怎么也突然变了?这位最听招呼的公安局长怎么也不听招呼了?按情理推断,江正流应该希望看到苏阿福被击毙,苏阿福击毙了,周秀丽和她的后台王长恭就安全了,江正流这该不是在演戏吧?

  江正流却不像演戏的样子,态度口气都很诚恳,还挺难得的为伍成义担起了责任,“田书记,这个责任该由我负,我在电话里和伍成义同志打过招呼的,苏阿福一定要活捉,即便今天让他意外逃掉了,也不能打死,逃掉总可以再抓嘛……”

  田书记听不下去了,手一挥,没好气地训斥道:“正流同志,你不要说了!你再说也是失职,你,伍成义,还有你们公安局!你们说的这些理由都对,可在这种极其严重、极其危险的情况下就都不是理由了!你们看看这事闹的,啊?加油站油料满库,四十吨汽油,加上三十吨柴油,一旦爆炸,周围华联商厦、交行大楼、进出口公司商场,还有大香港海鲜城全完了,我们长山市又要来一回震惊全国了!”

上一篇:40 “给我押下去!”

下一篇:42 叶子菁决定舍身取义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章 斗争是法的生命 - 来自《为权利而斗争》

让我们把视线投向为主观的或具体的权利而斗争中。这一斗争由权利被侵害、被抑制而引发。无论个人的权利,还是民族的权利,大凡一切权利都面临着被侵害、被抑制的危险——因为权利人主张的利益常常与否定其利益主张的他人的利益相对抗——显而易见,这一斗争下自私法,上至公法和国际法,在法的全部领域周而复始。被侵害的权利在国际法上以战争的形式加以主张,对国家权力的恣意行为和违宪,国民采取暴动、骚乱、革命的形式加以抵抗。通过所谓私刑法、中世纪的自力救济权、私斗法及其在现代的遗留——决斗的形式,私权不稳定地行使。采……去看看 

Preface & Author's Preface - 来自《风险、不确定性和利润(英)》

PrefaceThis series of books owes its existence to the generosity of Messrs. Hart, Schaffner & Marx, of Chicago, who have shown a special interest in trying to draw the attention of American youth to the study of economic and commercial subjects. For this purpose they have delegated to the undersigned committee the task of selecting or approving of topics, making announcements, and awarding prizes annually for those who wish to compete. For the year ending June 1, 1917, there ……去看看 

六 金融产业比重过大是腐朽的标志 - 来自《中国不高兴》

本文作者:王小东  一语道破危机缘由:不干活想住大房子  中国有很多人说美国非常强大,强大得不得了,到今天他们还在这么说,这些人既包括右派,也包括左派。右派非常高兴地说,美国还是这么强大,一点事都没有。比如前些时候美国国会如果通过了7000亿美元救市的计划,那么他们会说你看美国政府、美国人民还是能够做出适当反应的;如果没有通过呢,他们也能有一套说辞,说你看这是民主的胜利、宪法的胜利。不仅仅是右派、左派,还有很多民族主义者,他们也非常畏惧美国,他们对美国的形势也认识不清。他们说这些其实都是美国的阴谋,是来套中国和……去看看 

第九章 斯大林格勒会战 - 来自《朱可夫元帅》

1942年1月,苏军给了德军以新的打击,突破了德军在拉马河和鲁扎河上的防线,解放了莫扎伊斯克和卡卢加。但是,《红星报》记者伊利亚·爱伦堡写道:   将近1月底的时候,已经很清楚,我军的推进业已受阻。1月23日,我同帕甫连柯一起来到西方方面军司令部。朱可夫司令员向我们介绍了这次攻势的进程。他说,莫斯科保卫战已经结束,在某些地段上或许可能再夺取得一些地盘,但德军已经构筑工事据守,从实际情况看,直到春季来临之前,作战的方式将是阵地战。   朱可夫这时已担任统一指挥加里宁方面军和西方方面军的总司令,而这两个方面军都没有足够……去看看 

附录 叔本华生平及大事年表 - 来自《论充足根据论的四重根》

1788年2月22日:阿瑟·叔本华生在但泽(今波兰格坦斯克)一个大商人家里,父亲叫海因里希·弗洛里斯·叔本华,母亲叫约翰娜·亨利埃特,娘家姓特罗西纳。  3月3日:受洗礼于圣玛利亚教堂。  阿瑟和他母亲一起迁居奥里瓦庄园,他在那儿度过了童年。  康德:《实践理性批判》。  1789年阿瑟的外祖父克里斯蒂安·海因里希·特罗西纳租进斯图特庄园。  3月4日:美国宪法公布。  5月5日:法国在凡尔赛召开三级会议,这是自1614年来举行的第一次三级会议。  6月17日:法国第三等级组成国民议会(1789—1791年的制宪议会)。  6月20日:国王……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