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叶子菁决定舍身取义

 《国家公诉》

  叶子菁完全理解田书记的焦虑心情,作为主管政法工作的市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真要出了这种大爆炸,他是难逃其咎的,这位政法书记为此发火,要求击毙苏阿福也在情理之中。可又觉得公安局有些冤,便也赔着笑脸解释说:“田书记,这我也得说点情况,不使用致命武力,也是我们检察机关一再要求的……”

  田书记根本不愿听,“好了,好了,子菁同志,你就不要再替他们开脱了,这是他们的事,和你检察院无关!你和你们检察院提什么要求都可以,具体怎么做他们两个局长应该知道!今天这件事处理得好,不造成爆炸后果算他们幸运,如果造成严重后果,市委、市政法委一定严厉追究公安局的责任,就这话!还有,我再强调一下,对苏阿福这种不顾一切的亡命之徒,必要时坚决予以击毙!”

  叶子菁忙道:“田书记,您先别急,苏阿福不是要见我吗?我去谈谈看吧!”

  田书记看着叶子菁,迟疑起来,“这事我一直在嘀咕呢!犯得上再搭上你一个女检察长吗?子菁同志,你想想,苏阿福已经杀了一个司机了,又是炸药又是枪的,看来是有准备的!是不是就不要见了?让我们的狙击手伺机击毙呢?”

  伍成义看了看叶子菁,“田书记,我……我估计苏阿福是有什么大事要说!”

  田书记想了想,“我看,如果一定要见的话,最好还是你们两个公安局长去一个,子菁毕竟是女同志,自卫和防范能力都比较差,也没有和歹徒周旋的经验。”

  伍成义苦着脸,搓手叹气道:“田书记,我……我们也不想让叶检上啊,你赶来之前,我和江局长就在电话里和苏阿福说了,我或者江局长去和他谈,他说啥也不干啊,把话说绝了,就要见叶子菁检察长,张检、陈检这两个副的都不行!”

  叶子菁便也说:“看来苏阿福是有什么大事情要举报,我还是见一见吧!”

  田书记头脑很清醒,“这只是一种可能性,我看另一个可能也是存在的,苏阿福完全有可能在子菁同志接近后引爆炸药!我们必须想到苏阿福对我们检察机关和子菁同志的仇恨情绪!”

  这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伍成义和江正流看着田书记,都不好说话了。

  叶子菁知道大家都在为她担心,但情况紧急,已不容人多考虑了,便说:“田书记,你说的这种后果我也想到了,一路向这里赶时,我就在想,苏阿福是不是临死还想拉个垫背的?可不去也不行,不去就是我的失职!不要强调什么男同志、女同志,我就是个检察长,检察长的职责要求我在这种时候必须站出来!”停了一下,又说,“田书记,在这种情况下,女同志去倒也有个好处,能缓解紧张情绪,我觉得只要去了,主要就不是防范和自卫,而是要想法缓解紧张情绪,让苏阿福的精神松懈下来,把出租车开离加油站……”

  就在这时,伍成义的手机响了。

  伍成义看了看手机号码,通报道:“又是苏阿福!”

  叶子菁伸手要夺手机,“给我,我和苏阿福亲自说!”

  田书记一把拦住了,“等等,先让老伍应付着!”

  伍成义打开了手机,又和苏阿福周旋起来,“是我,伍成义!苏老板,你别这么着急嘛,叶检已经上路了,正往这儿赶呢!不是我们故意拖延,你想想,半夜三更把叶检从床上叫起来,人家又是个女同志,哪会这么快?苏老板,我还是那个话,如果你等不及,我或者江局长先去和你谈好不好?我们都是老熟人了嘛!”

  苏阿福在手机里高声叫道:“伍局长,那我再给你们十分钟,十分钟后叶检还不过来和我见面,我就引爆炸药,再给你们来个‘八一三’!别指望开枪解决我,只要你们枪声一响,这个加油站就完了,你们知道的,我反正是不想活了!”

  伍成义还想说什么,苏阿福那边已关了机。

  叶子菁觉得不能再拖延下去了,苏阿福在加油站多呆一分钟,危险就多存在一分钟,于是,对伍成义道:“伍局,通知苏阿福吧,就说我到了,现在过去!”

  田书记仍不同意,“别急,我先打个电话向唐朝阳书记和林市长汇报一下!”

  叶子菁一把拉住田书记,声音都有些走样了,“田书记,到这种时候了,咱们还汇报什么啊?等我们汇报清楚,唐书记和林市长赶过来,只怕苏阿福已经把加油站炸掉了!”

  田书记长长叹了口气,“好,去,那就去吧!”指示伍成义道:“通知苏阿福,就说我这个政法委书记到了,我来和他谈!”

  叶子菁既意外,又感动,“田书记,这可不行,苏阿福要见的是我检察长!”

  田书记不睬叶子菁,粗声粗气道:“老伍,就这么和苏阿福说!”

  然而,苏阿福断然否决了和田书记对话的可能性,得知叶子菁到现场后,坚持要和叶子菁谈,要求叶子菁不得携带武器,双手举在头上,一个人慢慢走过来。

  这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即便是死亡之路,叶子菁也只能一往直前了。

  死亡的阴影无法摆脱,危险和意外分分秒秒都可能发生。叶子菁知道,现在她身后是一支支微型冲锋枪的枪口,狙击手全处于高度紧张的待命状态,不论是苏阿福的惊慌妄动,还是任何一个狙击手的敏感反应,都可能给她带来致命的危险。从黑暗的小巷慢慢走向加油站时,叶子菁又注意到,进出口公司商场巨大的石狮子后面,大香港海鲜城二楼窗口,也猫着伏击人员,一个立体交叉的火力网已经形成。

  水银灯将加油站映照得一片白亮,桑塔纳出租车雪亮的大灯像巨兽的眼睛,直愣愣地迎面扫视过来。叶子菁在头上地下两处光源的强烈照射下,一时间精神有些恍惚,觉得面前这一切很不真实,自己仿佛置身于一个虚幻的世界中。

  现在是凌晨三时二十分,长山这座城市在睡梦中,千万个和平家庭在睡梦中,如果她不做这个检察长,不承担一种法律和良知赋予的职责和使命,也应该在一个不无温馨的睡梦中。睡梦中不会有一支支子弹上膛的枪口,不会有随时可能发生的大爆炸,也许会有女儿小静。十几天前她还梦见过小静幼时呀呀学语的情形,小静幼时想象力挺丰富,有一次吵着让黄国秀去买一头熟奶牛,说是养在阳台上,既能每天早上挤热牛奶给她喝,又能随时割下熟肉让她吃牛肉干。黄国秀一听乐了,抱起小家伙高声宣布说,子菁,我们女儿提出了本世纪最伟大的一项科学构想……

  真该给女儿,给黄国秀打个电话,如果发生什么意外,也算留下遗言了!

  哦,怎么想起了这些?叶子菁,集中思想,打起精神,镇定一些!你不仅仅是个母亲,一个妻子,更是一个检察长!是的,你正一步步走向凶险,走向死亡,可你不也正走向“八一三”大火案的核心事实吗?一个长久困扰着你,折磨着你,让你和检察机关的同志们殚精竭虑的事实!从八月十三日到今天整整五十八天了,你渴望的,等待的,不就是这个重要时刻吗?你一心想见的不就是这个苏阿福吗?

  纷乱的思绪收拢回来,叶子菁义无反顾地走进了加油站大门。

  距离越来越近,出租车内苏阿福的身影已清晰可辨了。

  这时,出租车前车窗的玻璃摇下了半截,苏阿福的声音响了起来:“站住!”

  叶子菁在离出租车只有五米左右的90号汽油加油机前站住了,语气平静地说:“苏老板,你不要这么紧张,请放心好了,我说话算数,任何武器都没带!”

  苏阿福的两只眼睛出现在摇下的前车窗玻璃上方,“请你转过身!”

  叶子菁转过了身,转身时,动作缓慢,她估计苏阿福是在检查武器。

  检查了她的身后,苏阿福还不放心,又要她撩开身上的西装套裙。

  叶子菁不干了,“这不合适吧?如果对我这么不放心,你何必要见我呢?”

  苏阿福迟疑了一下,让步了,“好,叶检,你过来吧,到车前门来!”

上一篇:41 苏阿福点名要见叶检察长

下一篇:43 “你真准备和我一起下地狱吗?”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部分第九章 三人团 - 来自《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第一条 三人团是大家庭联盟的最高管理机构。  第二条 三人团是从最伟大的哲学家而同时又具有最优秀的医学,物理学和机械学知识的人之中选举出来的。  第三条 选入三人团的选举按照第四章第十条的规定办理。  第四条 因为以悬题应征的方式进行的能力选举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参加的,因此在三人团的悬题应征选举中候选人无须前此已经是一个技工团的成员。  第五条 中央技工团或者在提出应征问题的同时决定三人团的主席人选,或者在应征人的答案不合要求时,通过大工作理事会以多数表决决定之;此外,三人团的每一成员主要……去看看 

3-07 我们都是一体 - 来自《与神对话》

尼:我们谈论了不少东西!嘿,真的说了不少东西了。我们可以再换个话题了吗?你准备好可以继续了吗?神:你呢?尼:我可以。我现在是欲罢不能。我终于是汹涌不已了。我现在想要把我这三年累积的问题一古脑儿问完。神:我也没问题。那么上路吧!尼:酷。那我就要问另一件神秘的事。你可以谈谈转世〔译注:reincarnation,意为“赋予灵魂新的肉体”〕的事吗?神:当然可以。尼:许多宗教都说转世是假教义,我们只有此世一生,一次机会。神:我知道。但这是不正确的。尼: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他们怎么会错得这么严重?关于这么基本的事情,他们怎么会不知道……去看看 

第十五章 “害群之马”:反党集团 - 来自《朱可夫元帅》

1957年7月4日,苏联报纸宣布,马林科夫、卡问诺维奇和莫洛托夫被开除出中央委员会主席团和中央委员会,谢皮洛夫被解除中央委员会书记和中央委员会委员职务,选举了一些新的成员,其中包括朱可夫,进入主席团代替他们。   事情的发生,已经酝酿一段时间了。到1957年4月,赫鲁晓夫的政治对手们觉得他取得的权力过大了。赫鲁晓夫已开始向他们手中还掌握的权力发动进攻。莫洛托夫、卡问诺维奇和马林科夫认定,他们必须采取行动。   布尔加宁虽然不敢公开反对赫鲁晓夫,但他却让这些阴谋者在他的办公室里开会,并答应他们,一旦推翻赫鲁晓夫成……去看看 

译者序 - 来自《中世纪的知识分子》

中世纪的知识分子问题是20世纪50年代以来西方历史学研究的一个中心。本书在这方面具有开拓之功,50年代出版后曾在西欧引起强烈反响,从而引发了史学界研究知识分子问题的热潮。这里所说的“知识分子”,是一个特定概念,主要指中世纪随着城市的发展而从事精神劳动、以教学为职业的教士。全书考察了这一特殊类型的“手工劳动者”的产生、演变、分化及最后从历史舞台上消失,结合有关的历史与文化背景,尤其是大学的发展情况,叙述脉络清晰,文笔要而不繁,被公认为西方当代优秀的史学著作。1985年又由原来出版该书的巴黎索伊尔出版社发行……去看看 

1987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 来自《历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1987年3月25日在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 赵紫阳各位代表:  现在,我代表国务院向大会作政府工作报告,请予审议。  一、当前国内形势和基本任务  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国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路线、方针和基本政策,经受了实践的检验并在实践中得到丰富和发展。十亿人民有党的马克思主义正确路线指引下,团结奋斗,开拓前进,社会主义建设取得了建国以来更加突出的成就。全国安定团结,经济持续发展,人民安居乐业。国家经济实力大大增强,城乡绝大多数居民的物质和文化生活得……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