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你真准备和我一起下地狱吗?”

 《国家公诉》

  叶子菁走到前车门旁,马上透过半开着的车窗看到了一幅在电影电视里才见过的画面:苏阿福腰间束着一圈矿用炸药和电雷管,握着一支土制仿六四式手枪瞄着车窗外的她。苏阿福此刻显然处于高度紧张中,一头一脸的汗水,半个上身趴在方向盘上,把握方向盘的那只手在索索发抖。目光和她相撞的一瞬间,苏阿福本能地把枪口抬高了,叶子菁真担心枪会走火,如果走火,这粒子弹将击中她的脑门。

  叶子菁镇定地和苏阿福商量:“苏老板,你看这车是你开还是我开啊?”

  苏阿福有些意外,怔了一下,问:“你开?叶检,你也会开车吗?”

  叶子菁笑了笑,“当然会开,还不是C照哩,我三年前就拿了B照!”

  苏阿福迟疑着,“叶检,你想玩花招的话,这个加油站就是咱们的坟场了!”

  叶子菁点点头,“你放心好了,我来给你开车,你说到哪里就到哪里嘛!”

  苏阿福又是一阵迟疑之后,才让叶子菁坐到了驾驶位置上。

  叶子菁一坐稳,苏阿福手上的枪口就及时抵了过来,“叶检,委屈你了!可我这也是没办法!你马上用手机给伍局长打个电话,把你看到的情况再和他说一下,告诉他,我可没说假话,我腰间这两根火线一搭,咱们和加油站一起完蛋!”

  叶子菁笑道:“苏老板,没这个必要了吧?伍局长如果不相信你的话,可能早就下令让手下人动手了!”说罢,故作轻松地问,“苏老板,我们现在去哪里?”

  苏阿福并不糊涂,“去哪?我哪里也不想去!还有哪里比这里更好?叶检,你少给我来这一套,快给我打电话,就给伍成义打,你说话比我说的顶用!”

  叶子菁想想,觉得这个电话打了也好,便把电话打了,说是苏阿福的确有枪,有炸药,随时有可能引爆加油站,最后,话头一转,故意说:“……伍局,苏老板情绪还好,可能想出去转转,建议你们不要阻拦,我在替苏老板开车哩……”

  苏阿福没等叶子菁说完就夺过手机关了机,“我说要出去转了吗?我刚才说过了,哪里也不去,就在这里呆着了,呆在这里,他们谁也不敢对我贸然动手!”

  叶子菁似乎大惑不解,“哎,苏老板,那你还问我会不会开车?”略一停顿,和气地劝说道,“我看,我们最好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他们不对你动手,你也不会当真引爆炸药,但是,危险还是随时有可能发生啊!你应该知道,加油站是高危场所,不能使用手机的,这么频繁的用手机通话,就不敢说不发生意外啊!”

  苏阿福根本不听,突然狂暴起来,“少废话,真发生意外就是命该如此!”

  叶子菁不好再说下去了,于沉默中紧张地盘算起来:如果自己不顾生命危险,把车强行发动起来,冲出加油站,是不是有可能最大限度地降低爆炸的后果?检察院目前的工作用车主要是桑塔纳,她时常自己开车,对桑塔纳的性能很清楚,这种车提速比较快。叶子菁根据经验估计,在发动机成功发动起来的情况下,她就是中了弹,只要死死踩住油门,也有可能将车开到三十米外的中山西路上。这么一来,炸毁的将只是这辆车,加油站应该能保住,周围建筑物也不会遭受太大的破坏。

  当然,这是在万不得已情况下的最后努力,目前还没到这一步。

  心里有了这个底,叶子菁益发沉着了,沉默片刻后,问苏阿福:“苏老板,你今天半夜三更叫我来,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想和我说吧?那就说吧!啊?”

  苏阿福情绪很不稳定,仍在狂暴之中,“我他妈的又后悔了,不想说了!”

  叶子菁也不勉强,笑了笑,“那么,总得说点什么吧?”

  苏阿福态度多少好了一些,“这个,就说说你吧,你叶检怎么就敢来?”

  叶子菁一声轻叹,“职责使然,不能不来嘛,不存在什么敢不敢的问题!”

  苏阿福道:“这我服你,你这个女检察长胆子不小!

  哎,来时你想了些啥?”

  叶子菁说:“想了些啥?很简单,就是尽可能地减少损失。苏老板,你很清楚,‘八一三’这把大火一烧,一百五十六人送了命,长山不能再来一回‘八一三’了!”

  苏阿福问:“就没想到点别的?当真这么公而忘私,奋不顾身?我不信!”

  叶子菁挺动感情地说:“都是人嘛,何况我又是个中年女人,想得当然不少。不瞒你说,一路向你走过来时,我就想到了我女儿,总觉得亏欠女儿的太多。这些年,我一直忙于工作,没个白日黑夜,对女儿关心照顾得都很不够。小时候,她老吵着要妈妈抱抱,我却没有多少时间抱她。现在想抱也抱不了了,女儿转眼间就长成大姑娘了,个子比我还高哩!哎,苏老板,你是儿子还是女儿啊?”

  苏阿福紧张的神情逐渐松弛下来,回答说:“是儿子,淘着呢!”

  叶子菁发现了对话的可能,语气平和地继续说:“我女儿叫黄小静,正上高中,高二,也够我烦的!这孩子对目前应试教育有明显抵触,偏科问题严重。数学竟然不及格,还自我幻觉良好,瞒着我和她爸,这账我还没和她算呢!”

  苏阿福得意了,“我儿子叫苏东堤,正上高三,别的不行,就是数学好!”

  叶子菁很有兴趣地问:“哎,怎么叫苏东堤?听起来像苏东坡的弟弟!”

  苏阿福说:“对,就是比着苏东坡起的名,我起的,他东坡,咱就东堤!可这小子白占了个东堤的名,语文就是不行,尤其是作文。有一次,老师让他们写作文《我的爸爸》,他倒好,开头说,我的爸爸是个大头,一脑子的坏水……”

  叶子菁“格格”笑了起来,“我看很生动嘛,苏老板,你这脑袋还就是不小嘛!哎,你家那位苏东堤小先生在哪个中学上学啊?”

  苏阿福道:“学校还不错,省重点,市三中,不是考上的,花了我六万哩!”

  叶子菁说:“我家小静前年考一中时也差了三分,花了我三万,一年的工资奖金全搭上还没够,把我和她老爸都气坏了,这孩子说得倒好,算是借我们的,还说她是只绩优股,日后将给我们丰厚的回报哩……”

  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叶子菁的手机。

  本已松弛下来的气氛又骤然紧张起来。

  苏阿福神情突变,手上的枪握紧了,用枪口指点着,要叶子菁接手机。

  叶子菁打开手机一听,是伍成义来问情况,心里不无懊恼,觉得伍成义这个电话来得真不是时候,便对伍成义说:“现在情况很好,我正和苏阿福谈心呢!”

  然而,合上手机后,情况就不好了,谈心进行不下去了。

  苏阿福说:“叶检,也许咱们都活不到明天了,你和女儿打个电话告别吧!”

  叶子菁笑笑,“如果真是这样,我倒建议你再去看看你家苏东堤。”

  苏阿福两眼时不时地扫着窗外,“算了吧,我就不存这个幻想了!”

  叶子菁想了想,打起了电话。

  这时,已是凌晨三时四十五分了。

  电话铃声响了好半天,黄国秀才接了,一听是她的声音,就没好气地说:“子菁,你发什么神经啊?也不看看是几点?这时候找小静!”又过了好半天,女儿小静才在电话那头迷迷糊糊叫了起来:“妈,你是不是在和我说梦话呀?!”

  叶子菁心想,如果她不顾一切发动汽车,将车开出加油站,被苏阿福开枪打死,或者被炸药炸死,她现在在电话里说的一切就是遗言了!嘴上却道:“小静,你最好清醒一点,妈不是和你说梦话,妈睡不着,就想起你数学不及格的事了!”

  和小静说了几句,黄国秀那边意识到了什么,“哎,子菁,你现在在哪里?”

  叶子菁看了看身边的苏阿福,“我正和苏阿福老板在出租车上聊天呢!”

  黄国秀立即警觉起来,“子菁,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要……要报警吗?啊?”

  叶子菁十分平静地道:“不必了,国秀,替我带好静静吧!”说罢,果断地合上了手机,将手机递到苏阿福面前,“你也该给你儿子苏东堤说点什么了吧?!”

  苏阿福一下子怔住了,“叶检,你……你还真准备和我一起下地狱吗?”

上一篇:42 叶子菁决定舍身取义

下一篇:44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10节 悖论之四:理想与国情 - 来自《道路通向城市》

就总体来看,法治是一种实践的事业,而不是一种冥想的事业。它所要回应和关注的是社会的需要(当然,这并不排除法律在某些情况下可以以推动变革的方式来回应社会的需要)。然而,当中国近代社会的主要目标是要实现现代化,法律被视为一个建立未来理想社会之工具,并用来推行各种激烈或稳健的改革以回应未来社会之际,法律的主要功能就发生了一种根本性的改变。立法者和法学家往往不是强调法律回应社会,将社会中已经形成的秩序制度化,而是要求社会来回应法律,希冀以国家强制力为支撑,首先人为地和有计划地创造一种社会秩序的模式,并且主要是以……去看看 

第八章 殊荣奇遇 6、御史参劾,霆军哗变,曾国藩的忧郁又加深了一层 - 来自《曾国藩 第2部 野焚》

富明阿好打发,但天下悠悠之口却难堵住,当曾国藩离开金陵,回安庆料理一个多月,将两江总督衙门正式迁入原太平天国英王府时,朝野上下已物议沸腾,纷纷指责湘军将金陵城洗劫一空,还送曾国荃一个极难听的绰号:“老饕”。曾国荃闻之湿毒加重,肝病复发,曾国藩也忧心忡忡,时刻担心不测之祸临头。  这一天,曾国藩于兢兢之中又拿起《宋书·范泰传》。当读到范泰对司徒王弘说“天下务广而权要难居,卿兄弟盛满,当深存降挹”这句话时,就觉得这正是在对他和沅甫敲的警钟。他提起笔来,在这句话的旁边加了一长串小圆圈,然后……去看看 

6.世界不可能安宁 - 来自《狗娘养的战争》

《战争本色》   1919年春天写于法国某镇   序言   战争,用克劳塞维茨的话来说,就是“用另外一种方式来执行政策”。因此在我们要讨论的主题当中,就会合乎逻辑地出现不同的执行工具,也就是士兵和军官,是他们构成了军事的主体。   说到这儿,要说明一下我们要讨论的是整体上的战争以及各种各样的军事力量,是他们联合起来造就了推一值得追求的结果——胜利。   这意味着我们所做的这项工作是艰巨的,是会让一位更有学识的作家绞尽脑汁的,因此,我们的目的并不是急于进行详细的阐述,而是在这一广阔的领域中,以我们有限的经历和……去看看 

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 - 来自《自由与权力》

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的分歧存在于自由的朋友和其他人之间。从原则上讲,分歧是长久的、基本的、决定性的。  如何辨别辉格党人和自由主义者:前者是实践的、渐进的、准备妥协的;后者是从哲学上弄出一条原则来。前者是一种旨在形成哲学的策略;后者是一种旨在寻求策略的哲学。  从本质上讲,辉格党人不是无政府主义者。他们承担各种责任,尊重习俗和传统。但自由主义者从本质上讲是反对政府的,为了自由,他们宁愿不担任公职。  辉格党人受妥协统治——而自由主义者则开始于理念的统治。  自由主义的构成要素:绝对正确的良知理念;个……去看看 

导言 - 来自《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

从中苏关系角度考察朝鲜战争的历史  在1950年,世界历史进程中发生了对此后国际格局和形势发展产生重大影响的两个事件:第一,经过毛泽东、周恩来对莫斯科长达两个月的访问,新中国和苏联于2月14日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第二,朝鲜半岛在6月25日爆发了大规模内战,美国立即在联合国的旗帜下进行军事干预,10月19日中国派兵进入朝鲜作战,最终形成了后来历史上所谓的朝鲜战争。  那么,在相继发生的这两个事件之间,即中苏同盟的形成与朝鲜战争的起源之间,究竟有没有直接的联系?二者之间究竟是一种什么关系?战争爆发半个世纪以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