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国家公诉》

  叶子菁这时已打定主意,如果不能说服苏阿福,她就要强行发动汽车,进行最后努力了。于是,收起了笑脸,厉言正色道:“苏阿福,我今天敢到这儿来见你,就是做好了下地狱的准备!不过,我希望咱们都能死个明白,现在,你要告诉我,长山市究竟有多少贪官污吏收受过你和大富豪的贿赂?其中有没有市城管委主任周秀丽?那片违章门面房到底是怎么盖起来的?敢于这么违法无照经营,是谁在给你撑腰?这里面有多少内幕?我们必须对历史负责,对法律事实负责,让那些该承担责任的家伙们把罪责承担起来!”

  苏阿福被叶子菁的威严责问震慑住了,好半天没做声,握枪的手也抖了起来。

  叶子菁缓和了一下口气,又好言好语说:“苏阿福,据说你是个很讲哥们义气的人,我今天应该说够义气的吧?明知道你带着炸药,可你要见我,我还是半夜爬起来见你了,希望你也能对我这个女检察长讲点义气,把该说的都说出来,不要带到地狱里去!政法委田书记就在对面小巷里,你可以在电话里对田书记直接说!”

  苏阿福这才道:“叶检,我服你,真心话,我他妈服你!今天我让你来,并不是想害你,就是想举报,举报一帮乌龟王八蛋!我信不过公安局那帮人,包括他们局长江正流!举报材料我已经写好了,就在后座的提包里,你现在就可以拿走!”

  叶子菁揣摩着苏阿福的心态,试探道:“我拿走这些材料后,你怎么办?”

  苏阿福道:“你走吧,别管我了,我是死定了,就准备死在这里了!”

  叶子菁劝说道:“苏阿福,为什么一定要死在这里?难道说你的罪孽还不够深重吗?不说良心了,连点人性都没有了吗?这么多家庭已经妻离子散了……”

  苏阿福不愿听,“叶检,你走不走?我一旦后悔,你就走不掉了!”

  叶子菁仍不愿放弃努力,“苏阿福,你现在真不能死!你的责任还没尽到啊,你的举报材料我们要一一核实,许多情况我们还要问你,你今天死了,你说的这帮乌龟王八蛋就会赖账,就有可能得不到应有的法律惩罚,你既然举报了,愿意看着出现这种情况吗?再说,你也该去看看你儿子,你今天还没看到苏东堤吧?”

  苏阿福显然被打动了,沉默着,良久,良久。

  叶子菁益发诚恳,“苏阿福,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现在就给伍局长打电话,让他们不要阻拦,我们现在就开车去看你儿子苏东堤,你看好不好?”

  又是长时间的沉默过后,苏阿福终于点了头,“好吧,叶检,你打电话吧!”

  凌晨四时零八分,中山西路中心加油站的危险对峙结束了。叶子菁开着加满了油的出租车,平安离开了加油站,一路驰往苏阿福家所在的城东区富豪花园。

  危机却并没有就此过去,又一轮紧张迫人的围追堵截开始了。

  叶子菁把车一开上中山路就发现,她这辆车的前面是警车,后面是警车,各主要路口也停着警车,还有荷枪实弹的武警。据事后伍成义说,政法委田书记到底还是向市委书记唐朝阳汇报了。唐朝阳赶到现场时,她的车刚从加油站开出来。唐朝阳惊出了一头冷汗,连声说,要给叶子菁记功,记大功!而后,唐朝阳代表市委下了死命令,决不能让这辆车再进入任何一个加油站,决不能让车在市内人口稠密区和重要建筑物近前爆炸。因此,伍成义和江正流商量了一下,拟定的方案是:将这辆车逼到空旷无人的环城路上去,万一爆炸,也把破坏和影响减少到最小程度。

  然而,他们要去的目的地是城东富豪花园,那是苏阿福三年前参与开发的一个房地产项目,楼高十六层,住着二百多户人家,是典型的人口稠密区,况且,到那里见儿子又是她答应了苏阿福的。叶子菁不能不信守自己的承诺,便在电话里极力争取,要求伍成义命令沿途武警和警车不要阻止,为她的这辆危险的出租车让道。

  伍成义很为难,在电话里说:“……叶检,这恐怕不行,唐书记已经下了死命令,这辆车决不允许接近人口稠密区,万一车在富豪花园爆炸,伤亡就太大了!”

  叶子菁火了,“我现在还在车上,苏阿福一家也住在富豪花园,再说,苏阿福没疯狂到那一步,你们所说的万一是不存在的,请你们让路,给我一个机会!”

  伍成义坚决不允,“叶检,我现在真没办法,市委的命令必须执行!”

  放下手机后,叶子菁心里一阵发冷,一时间,泪水几乎夺眶而出。

  苏阿福立即发起了感慨:“看到了吧?这种时候他们连你的命都不顾了!”

  叶子菁却很冷静,看着道路前方,小心地开着车,“这也可以理解嘛,我的命不过是一条命,这辆车真在人口稠密的地方爆炸了,那就不知是多少人的命了!”

  苏阿福摇了摇头,“叶检,可我们每个人都只有一条命啊!”

  叶子菁叹着气,“是啊,是啊,所以,一个人就要活得有意义,死得有价值!苏阿福,我不相信你今天真就会和我同归于尽,可就算你这么干了,我也不会后悔,我觉得我死得还算有些价值,起码没让你把中山西路加油站炸掉,没再来一回‘八一三’嘛!我死后,人家会说,这个检察长尽心尽职了,把该做的都做了!”

  苏阿福受了感动,挺真诚地说:“叶检,如今这世道,像你这种人不多了!”

  叶子菁苦苦一笑,“总还有一些吧?!”见前面的道路又被武警和警车拦住了,扭头问苏阿福,“怎么办?前面又过不去了,我们看来只能上环城路了!”

  苏阿福也注意到这个情况,想了想,“叶检,你是好人,我不为难你了,你再打个电话给伍成义,让他们把我儿子接到环城路上来,我们爷俩在那儿见吧!”

  叶子菁有些愧疚了,“苏阿福,对不起,我真没想到今天会失信于你!”

  苏阿福动容地道:“这不怪你,今天是他们失信,不是你失信,我能理解!”叹了口气,又郁郁道,“叶检,不是我这个人心眼坏,不知你想没想过,也许有些家伙巴不得你我同归于尽,今天一起死在这辆车上!”

  叶子菁心里一震,“苏阿福,你说的这种可能性不是不存在,有些涉案的贪官污吏肯定不希望看到你我活着。但是,我认为今天他们下手的机会倒并不是太大,众目睽睽之下,他们谁有这个胆量?哦,我打电话吧!”

  这回电话一打,伍成义同意了,说是立即接苏阿福的儿子过去,请他们指明详细地点。叶子菁征求苏阿福的意见,苏阿福说,就在环城东路收费站附近吧。

  嗣后,出租车开始围绕全长八十八公里的环城路兜圈子。

  第一圈兜下来,苏阿福的儿子苏东堤还没赶到环城东路收费站。

  苏阿福不敢让车停下来,要叶子菁继续开,叶子菁便开始兜第二圈。

  这时,天色已蒙蒙发亮,路面上的过往车辆渐渐多了起来,叶子菁看了一下手表,是凌晨五时十五分,心里估计,这一圈下来起码又是四十分钟,那就是早上六时左右了,路上的车辆肯定会更多,因此,这场危险的游戏必须尽快结束。

  好在情况已明显开始向好的方向转化,苏阿福和她同归于尽的可能性不是很大,最多是见过儿子之后自杀。叶子菁估计,如果她因势利导,工作做到家,说服苏阿福向警方投降不是没可能的。

  于是,叶子菁一边开车,一边继续做工作,“苏老板,你怎么和你儿子有这么深的感情啊?明明知道有被捕的危险,还是大胆跑回家了!”

  “这不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么?叶检,不瞒你说,我正在给东堤办澳洲留学的手续,二十万美元也准备好了,就是想见面和他交待交待!”

  叶子菁似乎站到了苏阿福的立场上,“其实你可以把儿子约出来见嘛!”

上一篇:43 “你真准备和我一起下地狱吗?”

下一篇:45 这些情况太重要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卷 - 来自《高卢战记》

一、如前所说,当凯撒在内高卢的冬令营,军团也安扎在那边时,屡次有消息传来说:整个比尔及——我们前面已经说过,它占高卢的三分之———在结成同盟,反对罗马,彼此之间还交换了人质,拉频弩斯的来信也证明了这一点。他们结盟的原因是这样的:首先,他们害怕一旦全部高卢被征服后,罗马军队就会去征讨他们;其次,他们还受到某些高卢人的煽动,这些高卢人中,一部分是因为既不愿日耳曼人在高卢多耽搁,同样也不喜欢罗马军队在高卢过冬和长期驻留;另外一部分是由于天生好乱成性,轻举妄动,盼望出现新的政权。煽动者中还有这样一些人,因为通常在高卢,有很大……去看看 

第二篇 分配 第11章 论工资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工资取决于对劳动的需求和供给,换句话说,取决于人口和资本  在“工资”这一标题下所要考察的,第一,是一般地决定或影响劳动工资的原因,第二,是工资在各种职业间的差异。对这两类问题,分别考察比较方便。在下面讨论工资法则的时候,为方便起见,暂且假定世上没有别的劳动,而只有辛苦程度和不愉快程度相同的、普通的不熟练劳动。  工资,与其他事物一样,可用竞争或习惯来调节。在英国,如果雇主充分利用竞争,劳动的报酬就会比现在低。几乎没有一种劳动不是这样的。不过,在现在的社会情况下,必须认为竞争是工资的主要调……去看看 

第五章 “真实”意志的概念 - 来自《关于国家的哲学理论》

(一)我们从上一章中知道,就卢梭的政治理论而言,一切都取决于构成国家的“道德人”的真实性。这个“道德人”或“公共人”或“共同的自我”,在主动时被称为主权者;①卢梭认为主权在于公共意志的运用;②而且就是在政治社会的这一特征中,他找到了他想用以证明对个人使用暴力的正当理由。③我们在上一章末提到,这种想法意在使“自治”的问题发生变化。即使如此,自我与他人、自我与法律或政府之间的对立也还必须重新加以解释。本章的目的在于,结合卢梭的看法专门解释公共意志这一概……去看看 

第四次对话 自由哲学 - 来自《伯林谈话录》

斯蒂芬·斯彭德:60年的友谊  贾:我在读您的朋友斯蒂芬·斯彭德的自传《世界中的世界》。有一段是关于您的,我引一下:“以赛亚·伯林那时对民众生活很感兴趣,这种兴趣由于他确信自己不理解民众的激情而增强。他觉得人的行为是一个非常值得探讨的主题。”现在还是这样的吗?  伯:不是这样的。我以为这不是全部的实际情况。在20世纪30年代,我像一个修道士那样生活在一个学院里,甚少到外面世界去。我注意到同代人各种各样的感情状态,但我从不认为我跟他们有什么不同。后来的日子证明了这一点。  贾:斯蒂芬·斯彭德还说:“伯林十……去看看 

1-11 美国人以什么精神对待艺术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每个人的财富大致相等,谁也没有过多的剩余,人人都希望生活舒适,大家都不断努力追求安乐,这将使人心处于爱好实用而不太爱美的状态。我不想对于这一切再一一赘述,以免浪费读者和我自己的时间。民主国家都有这种现象,所以它们首先所要发展的,是使生活可以舒适的艺术,而不是用来点缀生活的艺术。它们在习惯上以实用为主,使美居于其次。它们希望美的东西同时也要是实用的。但是,我还想更进一步,在指出这第一特点以后,便描述其他一些特点。一般说来,在承认特权的时代,几乎所有的艺术都是其从业者的特权,而每一种职业也都是不准其他行业涉足……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