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这些情况太重要了

 《国家公诉》

  苏阿福道:“这我想过,觉得不行,我家里的电话肯定被监听了,电话一打,正好自投罗网,只能冒险闯一下了!”略一停顿,又说,“我这次回家也不全是为了见儿子,还想从我老婆那里拿些钱,整容花了十二万,我手上没多少钱了!有钱时不觉着,真没钱了才知道难了。”

  叶子菁故意问:“你有钱时朋友那么多,这会儿就没人向你伸把手吗?”

  苏阿福“哼”了一声,“伸把手,不落井下石就是好的了!叶检,你知道吗?一个多月前就有人要干掉我了!妈的,想制造车祸撞死我哩,把我女朋友宁娟的富康车都撞坏了,我的鼻梁骨也磕在方向盘上磕断了!要不我还不做整容手术呢!”

  叶子菁感到意外,“这么说,早就有人知道你活着?”

  “那是,夜巴黎泳浴中心的王老板他们都知道嘛!”

  “那么,你估计是谁想干掉你?”

  苏阿福摇摇头,“这我估计不出来,你回去看看我的举报材料就知道了,想干掉我的人肯定不少,十个八个总有吧!叶检,和你这么说吧,我从经商到今天,就没碰到过多少真正清廉的干部,十三年来送出去的钱物不下一千万!我材料上有名有姓的大小王八蛋共计四十八个,都在五千元以上,全够上你检察院立案标准了!都是用权势压我,卡我,主动伸手向我要的。我主动谢的,愿意给人家的,还有那些五千元以下的主都不算在内!”

  叶子菁极为震惊,镇静了一下,又追问了一句:“苏阿福,你举报的这四十八个都有证据吗?”

  苏阿福说:“当然有!十三年前刚做生意时,我老婆管钱,她是会计出身,有记账的习惯,公账私账记了五大本子。六年前,宁娟给我管公司的大账,我老婆只管记私账了,又记了两大本子,我回家还有个目的,就是想把这些账本全拿走。”

  “这四十八个人中,有没有城管委主任周秀丽?”叶子菁忍不住问。

  苏阿福想都没想便说:“当然有她了,为那片门面房她勒了我三十万哩!”

  叶子菁一怔,加重语气问:“勒了你三十万?就是说,是周秀丽主动要的?”

  苏阿福说:“可不是么?!开头我送了十万,周秀丽嫌少拖着不办,后来又对我说,她要买房子还缺二十万,我只好咬咬牙又送了二十万过去!”说罢,恶狠狠骂了起来:“这个婊子养的女主任,真他妈的坑死我了!如果她当初不勒索我三十万,不让我盖那片门面房,哪会烧死这么多人?哪能让我走到今天这一步!”

  叶子菁叹了口气,“苏阿福,你知道就好!根据事后消防部门的分析,如果不是那片门面房阻碍了消防车,死亡人数最多不会超过五十人,你违章盖的这片门面房生生夺走了一百多条人命!苏阿福,你自己说是不是罪孽深重啊?!”

  苏阿福承认道:“是的,叶检,我他妈的该死,枪毙我一百次也不冤!可周秀丽也该毙了,这娘们不毙我不服!”又愤愤不平地说,“其实,我盖的门面房还真不能算违章!我根本没违章嘛,周秀丽收了我的钱,给钟楼区城管委主任言子清打了招呼,主管副主任汤温林经手给我办了临时占道手续,我还按规定给区城管委交了两万元的占道费!”越说越激动,“报纸上的消息我都看了,说我娱乐城无照经营,任何手续没有,简直是胡说八道!工商、税务、消防、文化市场管理,所有手续我都办了,一项不少!这帮人又是吃又是喝,谁少得我的好处了?事情一出,全溜了,拿老子一人顶罪!去他妈的吧,老子就是死了,也得让他们陪着上刑场!”

  叶子菁一颗心几乎要跳出胸腔,本能地停了车,“苏阿福,这都是真的?”

  苏阿福并没注意到车已停下,“当然是真的,除了消防合格证暂时没拿到手,其他证照全拿到手了,娱乐场所经营许可证是着火前一天拿到的!”

  叶子菁追问道:“那么,我们怎么没在失火现场发现这些证照啊?”

  苏阿福说:“不是还没来得及挂出来么!证照是娱乐城主管经理老赵去办的,办完后就放在老赵办公室了,大火一起,老赵烧死了,证照估计全烧毁了!不过,我不怕他们不承认,证照我都复印了,原想和烧死的那位香港老板谈合资的……”

  就在这时,身后的警车逼了上来,警车上,一支支枪口瞄上了停下的出租车。

  叶子菁猛然警醒,将头伸出车窗,冲着警车厉声叫道:“不许开枪!”

  伍成义不无担心地问:“叶检,你们怎么回事?”

  叶子菁启动着汽车,答了句:“没什么,伍局,我们环城东路收费站见!”

  重新上路后,江正流的警告声通过扩音机响了起来:“苏阿福,我们希望你冷静一些,保证叶检察长的安全,如果叶检察长受到伤害,你就是罪上加罪……”

  苏阿福冷冷一笑,“江正流他们巴不得一枪把我打死,杀人灭口哩!”

  叶子菁又适时地做工作,“所以,苏阿福,你还就不要死!你的举报太重要了,在此之前我们认定大富豪娱乐城无照经营,是因为没有你持照的相关证据。请你相信,我这个检察长和长山市人民检察院没有包庇任何犯罪分子的主观故意!”

  苏阿福盯着叶子菁,探问道:“叶检,就是说,对我举报的这四十八个乌龟王八蛋,包括周秀丽,你和检察院都会公事公办,把他们送上法庭?是不是?”

  叶子菁语气坚定,“是的,一个也不放过,否则,我今天不会冒险来见你!”

  苏阿福仍不放心,语气咄咄逼人:“叶检,你现在可还没看我的举报材料啊,你知道涉及了多少大官吗?在职和不在职的副市级就有四个,包括市纪委退下来的一位副书记和一位离休副市长,在职的两位,一位副市长,一位市人大副主任!另外,还有八个处以上干部,十几个科以上干部,可以说是天崩地裂啊!”

  叶子菁心里有数,如果苏阿福举报的都是事实的话,那将是一场巨大的政治灾难,可嘴上却道:“我看没这么严重!说到底长山是人民的天下,不是那帮贪官污吏的天下!所以,苏阿福,我希望你讲点义气,也讲点良知,配合我们把这个反腐工作做到底,见过苏东堤就向警方投降,好不好?”

  苏阿福思虑着,迟迟疑疑问:“叶检,我这举报名单上也有公安局长江正流啊,落到公安局手上,他们会不会干掉我?我现在倒不是怕死,而是怕白忙活!”

  叶子菁道:“这你放心,我是检察长,我会做出万无一失的周密安排!”

  完全是出于对叶子菁和检察院的信任,苏阿福终于吐口同意向警方投降。

  六时十分,出租车再次开到环城东路收费站附近,苏阿福的儿子苏东堤走了过来,钻进了车内。苏阿福对叶子菁说,要和苏东堤单独谈十分钟,请叶子菁离开。叶子菁担心苏东堤出意外,更担心哪个别有用心的人趁机击毙苏阿福,坚决要留在车中陪同。苏阿福明白叶子菁的意思,带着哭腔向叶子菁承诺,自己决不会乱来。

  叶子菁提出:“如果这样,请你把枪交给我,把炸药取下来,好不好?不要给任何别有用心的家伙制造开枪的借口!”

  苏阿福不太情愿,“这一来,伍局长不让我谈完,马上动手怎么办?”

  叶子菁庄重地道:“我以人格向你担保,让你们父子俩谈十五分钟,而且,日后苏东堤还可以来看你,我会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给你们父子提供方便!”

  苏阿福这才把手上的仿六四手枪和身上的炸药取下来,一起交给了叶子菁。

  失去了全部威胁手段,苏阿福最后叫了一嗓子:“叶检,你是条汉子!”

  叶子菁含泪笑了,“苏老板,你把我的性别搞错喽!”

  拍了拍苏阿福的儿子苏东堤的脑袋,“东堤,好好和你爸谈谈,不管有多大的问题,你爸还是你爸!”

  苏东堤已被面前这番情形吓呆了,满眼泪水,冲着叶子菁点了点头。

  嗣后的十五分钟是平静祥和的,在十几辆警车和几十支枪口的重重包围下,苏阿福和儿子苏东堤在出租车内谈了十四分零五十秒,谈的是些什么,不得而知,叶子菁只知道,父子二人拉开车门走出来时,全泪水满面。

  伍成义在一帮干警的簇拥下走到苏阿福面前,亲自给苏阿福戴上了手铐。

  苏阿福在戴手铐时说了句:“伍局长,我今天是向叶检察长投降的!”

上一篇:44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下一篇:46 “这事有点怪”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六章 靖港惨败 1、为筹军饷,不得不为贪官奏请入乡贤祠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江忠源、吴文镕先后兵败而亡,给曾国藩刺激极大。江忠源与曾国藩相交十余年,曾国藩赏识、推荐他。江忠源也不负期望,军兴以来,建楚勇,守城池,屡立军功,两三年间,便由署理知县而升至巡抚,为湖南读书人走立军功而显达之路,树立了一个榜样。江忠源为谢曾国藩的知遇之恩,多次向朝廷禀报曾国藩在衡州练勇的业绩,并为他争取了扩勇的合法地位。在今后的岁月里,无论是在战场上,还是在官场上,江忠源都是曾国藩可以靠得住的朋友。不想正在功名日隆之际,却突然应了他当年“以节烈死”的预言。如同心中一根支柱被摧折,曾国藩心里有种空荡荡……去看看 

第31章 - 来自《英雄出世》

革命说来就来了,来得迅猛且嚣张。   这年秋里,武昌城头一声炮响,中华民国湖北军政府成立,举国上下为之震动。大清朝廷惊慌失措,于万般无奈之中起用袁项城。项城率北洋官兵誓师郭德,旋即挥师南下,进逼武汉三镇,隔江和新生的民国形成对峙。   消息传到石城,革命党便借着武昌的势头大闹起来。   武昌起事后只十天光景,江防会办府和知府衙门就吃了三次炸弹。   两次炸响了,一次没炸响。   最让石城百姓称道的是第三次,炸江防会办府。   十数个上新学的男女学生,硬是不怕死,揣着炸弹,攥着土枪,大天白日硬往会办府的大门里冲。绿……去看看 

第九章 希望 - 来自《论人的天性》

传统宗教神话及其世俗翻版看来是不可避免的没落,导致了我们的第一个困境,随之而来的,是道德规范的丧失,关于人类处境更深的孤立无助之感,以及向自我的收缩和急功近利等等,第一个困境的理性的解决,可以通过对人类天性更深刻更勇敢的考察而达到,而这就必须把生物学的种种发现与各门社会科学相结合、将来会更严格地证明,精神是大脑神经无机制的附生现象,这一机制本身又是遗传进化的产物;自然选择在上百万年的时间内作用于古代环境中的人类群体,导致了这种遗传进化,神经生物学、个体生态学以及社会生物学方法和思想的适当延伸,将为社会科……去看看 

第廿二章 再赌瓜岛 - 来自《战争赌徒山本五十六》

反攻起自了望台,浴血鏖战死亡岛;     山本再赌下狠心,尼帅怒掀南海涛。   中途岛海战的失败,对自以为天下无敌的日军是个沉重的打击。山本五十六所希望的短期决战、早期和谈就此破灭,日美海军实力对比发生逆转。海战结束后刚过一周,日本大本营就取消了原定于1942年7月侵占新喀里多尼亚、斐济、萨摩亚等岛屿的狂妄计划,为巩固南方资源地区,不得不调整防卫态势,以备长期作战了。   当初反对军令部攻占斐济、萨摩亚,切断美国与澳大利亚的联系,坚决主张中途岛作战的是山本五十六,现在这一败仗的责任也只有他本人来承担了。加之……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