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这事有点怪”

 《国家公诉》

  因为一个女检察长的英勇机智,一场有可能造成重大损失的严重危机化解了。从凌晨二时四十五分苏阿福劫持出租车冲进中山西路中心加油站,到六时二十五分苏阿福在环城东路收费站走出出租车,惊心动魄的三个多小时过去了。当新一天的太阳升起时,这座城市曾有过的恶梦已在阳光下悄然散去,一切好像都没发生过。

  苏阿福被押上警车带走后,叶子菁拿着一个黑提包上了伍成义的专用警车。

  伍成义估计叶子菁有什么事要谈,让司机下了车,自己亲自驾起了车。

  车一启动,伍成义便兴奋不已地说:“叶检,你太了不起了!我看苏阿福说得一点不错,他就是向你投降的!今天没有你,没准又是一个震惊全国的‘八一三’啊,我这现场指挥的副局长就得挨板子了,屁股没准被打得稀巴烂!”

  叶子菁气道:“还说呢,伍局,你这同志怎么不管我的死活了?说好让苏阿福去富豪花园看他儿子的,怎么一出加油站就变卦了,也太没信用了吧?!”

  伍成义没当回事,“和苏阿福这种亡命之徒讲什么信用?再说,市委唐书记下了死命令,田书记和江正流又在一旁站着,让我怎么办?姐姐你就理解万岁吧?!”

  叶子菁手一摆,“我不理解,伍局,事情虽然过去了,可话我还是要说清楚,我的死活可以忽略不计,但信用就是信用,如果我们执法机关不讲信用,还能指望苏阿福进一步和我们合作吗?情况很清楚,苏阿福同意把车开出加油站,事情已经向好的方向转化了,在自己家门口搞爆炸的可能性很小,你们这谨慎过了头!”

  伍成义直笑,“叶检,这不是我谨慎过了头,是市委的命令啊!”

  叶子菁不依不饶,“现场你指挥,你可以做出正确判断,向唐书记建议嘛!”

  伍成义不辩了,“好,子菁,怪我,全怪我,我改日请客给你压惊吧!现在唐书记、林市长他们都在国际酒店等你哩!”

  叶子菁一怔,又说起了正题,“伍局,意见归意见,我和检察院还是得深深感谢你!不是你敏感地发现苏阿福的线索,你们公安机关的同志们及时撒下了天罗地网,这个苏阿福今天也不可能抓到,‘八一三’大火案没准就要夹生了,甚至办不下去!昨夜零点决定拘捕周秀丽,我可真是担了些风险的,如果渎职罪不能被法庭认定,我就被动了。”

  伍成义忙问:“哎,叶检,苏阿福在车上向你交待问题了吧?收获大吗?”

  叶子菁兴奋起来,也不隐瞒,“收获太大了!咱们的基本判断没错,‘八一三’大火案中的贪污腐败、受贿渎职、滥用职权情况相当严重,为那片门面房,周秀丽就敲诈了苏阿福三十万!”将身边的黑提包举了举,“这只包是苏阿福交给我的,里面是举报材料,涉嫌受贿者四十八人,包括江正流,都收受过苏阿福的贿赂!”

  伍成义并不意外,“他妈的,我早就估计这位江局长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连襟王小峰干的那些坏事没准和江正流都有关,叶检,你们再好好审审王小峰!”

  叶子菁没接这话茬,继续说:“涉案人员这么多,情节这么严重,多少还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准备尽快向市委和省院做汇报,采取紧急措施。对重要证人苏阿福的安全,我们要十分小心。据苏阿福说,一个月前就有人要暗杀他。”

  伍成义明白了,“叶检,苏阿福的安全我亲自负责,不行就秘密易地看押!”

  叶子菁摇了摇头,“江正流现在还是局长,这个秘密恐怕很难保住。伍局,我是这样想的,你看行不行?苏阿福就按规定关在你们市局看守所,你亲自盯着点,我们驻看守所检察室的同志也帮你们盯着点,最好是我们两家同时看守,二十四小时双方都不离人,未经你我一致同意,任何人不得接近苏阿福!”

  伍成义苦苦一笑,“这么一来,江正流和公安局的某些同志又要骂我里通外国了!”想了想,还是同意了,“好吧,叶检,就按你说的办吧!还有什么要求?”

  叶子菁递过手机,“你马上打电话,通知几个绝对可靠的同志带着搜查证去富豪花园待命,我们马上赶过去,查抄一些账册,苏阿福说账册在他老婆手上!”

  伍成义迟疑着,“唐书记、林市长他们可是在国际酒店等着呢!”

  叶子菁毫不犹豫,“让他们等着好了,我们得先把这个最重要的事办掉!”

  伍成义这才打了电话,打电话时,将车开到了通往富豪花园的经五路。

  搜查是顺利的,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是秘密的,除了他们两个执法机关领导和几个公安局的具体执行人员,再没别人知道。苏阿福的老婆很配合,叶子菁只提了个头,苏阿福的老婆便把苏阿福所说的那七个大本子都老实交了出来。

  从富豪花园出来,一路赶往国际酒店时,江正流的催促电话到了,问伍成义和叶子菁在什么位置,怎么还没过来?伍成义张口就是一个谎,说叶子菁被折腾了一夜,身心交瘁,脸色很不好,要虚脱了,顺路到医院拿了点药,现在已经过来了。

  合上手机,伍成义狐疑地说:“叶检,有个事不知你想过没有?既然江正流也受过苏阿福的贿,那么,一个月前暗杀苏阿福会不会是江正流指使的呢?”

  叶子菁沉思着,“这不好说,我觉得这事有点怪,苏阿福被捕对江正流显然不利,可江正流怎么反替你说起话来了?在这种危急情况下,田书记怕造成重大灾难要击毙苏阿福不奇怪,倒是江正流太奇怪了,竟然没就着田书记的这话头下令击毙苏阿福!伍局,你想想,如果江正流脸一拉,执行田书记的命令,谁挡得了?!”

  伍成义也困惑起来,“倒也是啊,他完全可以在加油站合法干掉苏阿福啊!”

  这时,长山国际酒店渐渐近了,两人便没就这个话题再说下去。

  市委书记唐朝阳、市长林永强、政法委田书记和江正流一帮领导果然在国际酒店三楼国际会议厅等着,会议厅里一片欢声笑语,离得老远就听得到。

  伍成义陪着叶子菁一进门,唐朝阳就面带笑容,率先迎了上来,紧紧握住叶子菁的手,很动感情地连连说:子菁同志,受惊了,受惊了!情况我都知道了,你这个女检察长不辱使命啊!为我们长山市的安全,为长山人民的安全,立了大功啊!市委感谢你,我这个市委书记感谢你,长山人民也要感谢你啊!”

  到餐厅吃早茶时,欢快的气氛仍在继续,唐朝阳、林永强和市委领导们高度评价叶子菁的机智勇敢,称赞叶子菁在紧要关头经受住了生与死的严峻考验,唐朝阳还要求在座的市委宣传部秦部长组织报社、电视台好好宣传一下叶子菁的事迹。

  伍成义注意到,在一片赞扬声中,叶子菁并没有多少高兴的样子,脸上的笑容很勉强,心里便想:叶子菁心里肯定有数,现在根本不是庆功的时候,离庆功还早着呢!又想,苏阿福一下子交待了四十八个,够唐朝阳和市委喝一壶的,只怕听了叶子菁的汇报后,唐朝阳和林永强就笑不出来了!席间,唐朝阳也挺自然地问起苏阿福举报的情况,叶子菁挺能沉得住气,笑笑说,改天专门向市委汇报吧。

  伍成义后来才知道,叶子菁在严格保密的情况下,和苏阿福一一核实了举报内容后,才向市委书记唐朝阳正式做了汇报。汇报时,叶子菁亲手把苏阿福提供的那份四十八人受贿名单交给了唐朝阳。这份四十八人名单后来被长山干部群众称做黑名单,江正流的名字赫然列在黑名单上,排在第二页第五个,涉及受贿金额十一万元左右,括号里注明为江正流家的房屋装潢材料款。得知这一情况,伍成义以为江正流要被双规,没想到,江正流偏偏没事,仍坐在办公室履行着自己局长的职责。

  伍成义百思不得其解,觉得这里面有文章,找到叶子菁打探。叶子菁对他这个一起铁肩担道义的同志很坦诚,透露说,江正流在苏阿福举报他之前,已从老婆嘴里知道了受贿情况,当即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连夜跑到唐朝阳那里说明了自己此前不知情的事实,并且在次日上午就把十一万装修材料款交到了市纪委廉政办公室。

  这一事实让伍成义多多少少有些失望。

上一篇:45 这些情况太重要了

下一篇:47 这话太没原则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25 - 来自《灵山》

早晨橙黄的阳光里,山色清鲜,空气明净,你不像过了个不眠之夜,你搂住一个柔软的肩膀,她头也靠着你。你不知道她是不是你夜间梦幻中的少女,也弄不清她们之中谁更真实,你此刻只知道她乖乖跟随你,也不管你究竟要走到哪里。  顺着这条山路,到了坡上,没想竟是一片平坝,一层接一层的梯田,十分开阔。田地间还立着两根石柱子,早年当是一座石门,石柱边上还有残缺的石狮子和石鼓,你说这曾经是好显赫的一个家族。从石头的牌坊下进去,一进套一进的院落,这家宅地长达足足一里,不过,如今都成了稻田。  长毛造反时,从乌伊镇过来,一把火都烧了?她故意问。 ……去看看 

第十五章 地方代表机关 - 来自《代议制政府》

中央政府能做好,或者有把握计划去做的只不过是国家事务的一小部分;甚至在我们这个在欧洲来说最少中央集权的政府里,至少作为统治集团的立法部门是过多地忙于地方事务,运用国家的最高权力快刀斩乱麻似地去解决那些本应有其他更好手段加以解决的小难题。大量的私人事务占去了议会的时间,议会各个议员的思想从国家的伟大会议的本来工作岔开,对此所有的思想家和观察家都感到是一种严重的弊病,并且更坏的是,是一种日益增大的弊病。要详细讨论政府行动的恰当界限这个并非代议制政府所特有的大问题,就本文的有限计划来说是不适当的。我……去看看 

第十六章 收入不平等、分配正义和贫困 - 来自《法律的经济分析》

16.1不平等的衡量  货币收入的分配是不平等的。经济学家们一直在用各种不同的方法去衡量这种不平等。在图16.1中,从最低到最高累积的收入百分率是从最低到最高累积的家庭单位百分率的函数。如果一个国家中的收入在所有家庭单位中平均分配,那么这一函数就是一条名为平等线的直线。在这条线的每一点上,为一定百分率的家庭单位所取得的那部分收入,正等于总收入的家庭单位百分率:20%的家庭占有20%的总收入,55%的家庭占有55%的总收入,等等。实际分配曲线越弯,其分配就越不平等。1986年,占全国家庭20%的穷人占有的收入不到全国家庭个人收……去看看 

心理的观察 - 来自《悲观论集卷》

在欧洲诸国语言文字中,有一个令人不易觉察但使用恰当的字,这就是表示人的字,通常皆用“person”。在拉丁文中,“persona”的真正含义,乃指“面具”,就像是在古代的戏台上优伶们常习惯的装束那样。确实,没有显示其本来面目,各人都像是戴着假面目在那儿演戏般;确实,我们的全部排场,都可比喻成一出不断演下去的滑稽戏。一切有志之士就会发现社会的淡然无味,而那些愚昧者却觉得悠然安闲。  理性,应该被称为预言家,当它为我们指出我们当前所作所为的结果时,不也正为我们预示了未来了吗?因此,在我们出现卑鄙的情欲、一朝的愤怒、贪婪的欲望……去看看 

第43章 - 来自《十面埋伏》

魏德华一走进市局的大门,值班员便告诉他史局长刚刚赶回来,要他立刻去局长办公室。   魏德华问,“胡大高那两个家伙呢?”   “你打了电话后,我们就缴了他们的手机和BP机,没想到他们强硬得很,又喊又骂,又摔椅子又踢门,说我们侵犯他们的人权,对他们非法拘禁,非法搜身。闹得我们几个人都制止不住他们。要不是史局长回来了,我们还真没办法对付他们。”值班员说道。   “后来呢?”   “史局长一回来就下令把他们铐了起来,现在已经关在拘传室里了。”   魏德华松了一口气,“这就对了,还真怕他们给溜了。”   还没走到史元杰的办公……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