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这话太没原则了

 《国家公诉》

  在叶子菁汇报之前,唐朝阳和林永强没想到问题会这么严重,省委书记赵培钧在听取长山市委的汇报之前,也没想到问题会这么严重。唐朝阳在电话里预约汇报时间时,省委办公厅没太当回事,只给了长山市委一个小时的汇报时间。不料,唐朝阳和林永强把四十八人的黑名单一拿出来,赵培钧书记震惊了,当即让秘书打了个电话给省纪委钱书记,请钱书记和省纪委的同志一起来听汇报。结果,这场原定一小时的汇报竟进行了三个多小时,从下午四点一直搞到晚上七点多钟,赵培钧把原定的外事活动也取消了。汇报结束后,赵培钧、钱书记和省纪委的同志们没散去,刘省长又接到通知匆匆赶到了,研究向长山市派调查组的事。赵培钧说,看来长山这把大火没那么简单,长山市前任班子和干部队伍的腐败问题可能比较严重,情况也比较复杂,必须搞搞清楚。赵培钧代表省委和省纪委要求长山市委坚定不移地支持检察机关依法办案,对名单上的涉嫌受贿干部一查到底,决不姑息。

  长山前任班子的问题是省委书记赵培钧提及的,唐朝阳和林永强汇报时都没提。可赵培钧虽提到了长山市前任班子,却没提到前任班子的两个党政一把手陈汉杰和王长恭。尤其耐人寻味的是,赵培钧还指出,前任班子不太团结,查处过程中一定要注意把握政策,不要把一场严肃的反腐败斗争变成一场无原则的窝里斗。

  这就给林永强带来了一定的想象空间,赵培钧和省委是什么意思?当真要一查到底吗?周秀丽的大名在黑名单上,涉嫌受贿三十万,如果连带着把王长恭查进去,再弄出两个职位更高的干部,赵培钧和省委将如何面对呢?再说,王长恭本人并不在黑名单上,赵培钧和省委有可能雷声大雨点小,为了对上对下有个交待,虚张声势做一下表面文章。如果这种推测不错,那么,王长恭十有八九倒不了,他和唐朝阳今天的这个汇报就埋下了一个危险的政治地雷,日后总有一天要爆炸。

  车出了省委大门,行进在灯火通明的中山大道上,林永强向同车的唐朝阳提了个建议:“哎,我说唐书记,我们这个,是不是也去看一看长恭同志啊?”

  唐朝阳正皱眉看着车窗外流逝的灯火,不知在想什么,一时间没反应。

  林永强轻轻捅了唐朝阳一把,“哎,哎,唐书记,我和你说话呢!”

  唐朝阳一怔,把目光从车窗外收了回来,“哦,说,林市长,你说!”

  林永强便又重复一遍:“我们是不是去看看长恭省长啊?”

  唐朝阳看了林永强一眼,淡然道:“林市长,你觉得这合适吗?”

  林永强解释道:“我们既来了省城,不去看看长恭同志总是不太好吧?长恭同志是长山市的老领导,现在又是这么个情况……”

  唐朝阳又把目光转向了车窗外,“怎么?再向长恭同志做个汇报啊?”

  林永强笑道:“哪能啊,就是看望一下老领导嘛,我这车里还有箱酒哩!”迟疑了一下,又小心地说,“唐书记,你想啊,现在啥事能保得了密?咱们这次到省委汇报,长恭同志以后会不知道吗?没准明天就知道了。知道后怎么想?还以为我们要做他的文章呢!其实,不是叶子菁弄到了这份黑名单,咱们汇报个啥?!”

  唐朝阳仍在看车窗外流逝的灯火,“别想这么多,我们这是公事公办!”

  林永强叹了口气,“唐书记,不想不行啊!就是为了我们班子以后的工作考虑也得多想想嘛!昨天下午听过叶子菁的汇报,我不知你最直接的感受是什么?”

  唐朝阳把视线收回到车内,“这感受就两个字:震惊,震惊啊!我再也没想到这场大火背后会有这么多文章,我们某些党员干部会腐败到这种程度!比如城管委主任周秀丽,竟然为了苏阿福三十万贿赂,就批准盖那片门面房!”

  林永强似乎不太相信,“就这些?唐书记,你我之间说点心里话嘛!”唐朝阳注意地看着林永强,“怎么?这不是心里话吗?对了,还有就是,叶子菁太不容易了,顶着这么大的压力,到底把盖子揭开了!”略一停顿,“哦,你也说说感受吧,难道不震惊吗?啊?”林永强身子往靠背上一倒,说:“当然震惊,真的,吓出了我一身冷汗啊!但是,唐书记,我还有个感受更强烈,叶子菁和检察院这么一搞,我们麻烦就太大了!尤其是涉及到周秀丽,让我们怎么向长恭同志交待啊,办还是不办啊?”

  唐朝阳沉下了脸,“哎,林市长,把话说清楚点,周秀丽为什么不办啊?!”

  林永强没把话说明,婉转地反问道:“赵培钧和省委会让长恭同志倒台吗?”

  唐朝阳哼了一声,“这我怎么知道啊?这种问题你最好去问赵书记!”

  林永强说:“唐书记,我揣摩赵书记和省委都不会让长恭同志倒台,就像我不愿接叶子菁的热火炭一样,省委和赵书记心里肯定也不想接咱扔过去的热火炭!”

  唐朝阳严肃提醒道:“林市长啊,这话太没原则了,这揣摩也出格了吧?”

  林永强不以为然地笑笑,“也许出了格,也许没出格,反正现在长恭同志还是省委常委,还在常务副省长的位置上坐着,将来讨论对我们的处分时,人家长恭同志还有重要一票嘛……”

  让林永强没想到的是,唐朝阳突然一声断喝:“停车!”

  司机有些不知所措,将车骤然刹住,问:“唐书记,怎、怎么了?”

  唐朝阳看着林永强,意味深长地说,———是对司机说的:“我们林市长要去向王省长做个汇报啊,请林市长下车吧,我和林市长就在这里分道扬镳了!”

  林永强呆住了,坐在车上一动没动,脸色白一阵红一阵。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强笑着极力化解这场突如其来的难堪,“唐书记,你……你看你看,还同志加兄弟呢,咋这么翻脸不认人啊?不去看长恭同志就不去呗,还……还什么分道扬镳!”又对司机交待,“哦,小王,开车,开车,赶快回长山,我是紧跟唐书记不动摇……”

  随着车轮的飞速转动,省城中山大道两旁的万家灯火渐渐被抛到了身后。

  唐朝阳打破沉默,叹息着对林永强道:“林市长啊,我们在一个班子里合作共事,是同志加兄弟的关系,这没错,可你这个同志一定要弄清楚,同志是摆在第一位的,是同志就要讲原则,你说是不是啊?”

  林永强心里不服气,脸上却挂着笑,“唐书记,有些话我……我不过是在你面前随便说说嘛!我看也没这么严重吧,长恭同志是省委常委,从某种意义上说也代表省委嘛,再说,他现在还是‘八一三’火灾案领导小组组长,汇报一下也没出大原则嘛!”

  车上了高速公路,唐朝阳合上眼皮佯作打盹,林永强便也识趣地不再说什么,车内变得一片死寂。这在唐朝阳和林永强同志加兄弟的经历中是从未有过的。

  陈汉杰对这份涉及了四十八人的受贿名单也大为意外,尤其意外的是,自己儿子陈小沐和现任人大副主任李大伟的名字也赫然出现在名单上。陈小沐涉及的数额是六万元,收钱的时间是一九九八年,当时,他正在市委书记岗位上。陈汉杰的心便提了起来,不得不想:陈小沐名下的这六万元赃款是不是和自己有关系?他做市委书记时给苏阿福或与苏阿福相关的公司批过什么项目,打过什么招呼没有?苏阿福不会白给陈小沐送这六万元,必然是要找他这个市委书记办事,利用他手中的权力。然而,反复回忆和认真自查的结果证明,一九九八年苏阿福和苏阿福的公司没上过什么项目,他也就不可能批条子打招呼。已做了市教育局长的前任秘书怪陈汉杰想得太多,说是你老书记的谨慎谁不知道?别说陈小沐,这么多年来,你给哪个企业批过条子,打过招呼啊?就算小沐要为苏阿福的事批条子也不敢找你嘛!

上一篇:46 “这事有点怪”

下一篇:48 生活就是网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宗教的本质 第二章 - 来自《论宗教的本质》

古代的希腊人认为一切并、泉、河、湖、海等都源自奥克安诺斯(Okeanos,是希腊神话里的大海神,即大海的人格化。——译者),源自大濒海,古代的波斯人认为地上的一切山脉都是生自阿尔波地山(Albordy)。认为万物都源自一个完满的实体,这个思想是否有较高明的意义,其方式是否与上述二事不同呢?并不!这个思想和以上二种思想是完全基于同一思想方式的。正如阿尔波地山是一座和由它生出来的群山等类的山,那一切派生物的本源——神——也是和派生物等类的东西,从种类上说,与那些派生物并无分别;正如阿尔波地山之所……去看看 

第三十九章 鞑靼皇帝 - 来自《停滞的帝国》

(1793年9月17日)  在热河,满族皇帝从他们祖先的传统中汲取营养。这时他们并不是完全在中国,也不仅仅只是在中国。清朝是靠互相支持的两大系统来控制帝国的:一是司武的鞑靼世袭贵族,二是通过科举考试录用的汉族文职官员。我们这批英国人在鞑靼中心逗留时,对这种延续了3个世纪的奇特现象比别的游客更印象深刻。  马戛尔尼接见过一个名叫博达望(音译)的年轻鞑靼贵族,帽子上饰有红顶子和双眼花翎,他自豪地谈到了本朝的来历。按他的说法,皇上是成吉思汗和忽必烈的直系后代,元朝征服了中国,并统治了一个多世纪,后来被明朝推翻。同马戛尔……去看看 

第八章 职业分化 - 来自《江村经济》

1.农业——基本职业  在消费过程中,没有必要把该村的居民进行分类,但在生产过程中,则有职业的区别。根据人口普查,有四种职业:(1)农业;(2)专门职业;(3)渔业;(4)无业。  这些职业类别并不是互相排斥的。没有被划入农业的人也可能参与部分的农业活动。除去无地的外来人以外,对几乎所有居民来说,农业是共同的基本职业。区别仅仅在于侧重面不同而已。被划归农业的人并不是只依赖于土地,他们还从事养蚕、养羊和经商。第四类人包含这样一些农户:成年男子业已死亡,寡妇和儿童靠出租的土地生活,而不是靠他们自己的生产劳动过日……去看看 

第一章 司法审查及其限制 - 来自《美国宪法概论》

第一编 分权  第一章 司法审查及其限制  第一节 司法审查的基础  当年起草《美国宪法》的法学家、政治理论家们所熟谙的普通法传统,植根于议会权力至上的观念。但是,由于受约翰·洛克的天赋权利思想的熏陶,在他们的思想中时时有一种潜流:某些行为甚至立法机关也无权采取。实际上,在17世纪,洛克爵士在“博纳姆案”(1610年)中写道:“普通法要支配议会立法,有时判决议会立法完全无效。”《美国宪法》宣称自己是:“我们合众国人民”的产物——一种人民至上而不是议会至上的观念。  美国对政治理论的独特贡献是司法审查学说。……去看看 

第八篇 第八章 有限目标的防御战 - 来自《战争论》

防御战的最终目标,正象我们从前已经说过的那样,决不可以是绝对消极的。即便是力量很弱的防御者,也一定会拥有能够影响敌人和胁迫敌人的某种手段。   我们可以说,这种目标就是脱垮敌人。既然敌人想往的是积极的目标,那么他的任何一个没有成功的行动即使除了兵力损失以外没有带来任何后果,也可以称得上是一种后退。而被进攻的一方所受到的损失却不是无谓的牺牲,因为他的目标就是坚守,而这个目标已经实现了。这样一来,人们好象就可以说,防御者的积极目标就是单纯的坚守;如果人们可以肯定,进攻者在经历了一定次数白费无益的尝试之后……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