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生活就是网

 《国家公诉》

  这就奇怪了:陈小沐收了苏阿福六万,又没找他批过条子,那陈小沐会去找谁呢?找当时的市长王长恭?如果王长恭当真为陈小沐批过这种条子,能在这几年中不露一丝口风?能不把这件事当张政治牌打?王长恭可是打政治牌的高手啊!

  还有在职的人大副主任李大伟,看起来正正派派,不抽烟,不喝酒,甚至连茶都不怎么喝,竟然也收受了苏阿福三万元的贿赂。李大伟这三万贿赂是在哪里收的?是做了市人大副主任之后,还是在此之前?甚或是早年做市委办公厅副主任的时候?应该说李大伟是他一手提起来的,从市委办公厅副主任到主任兼市委副秘书长,后来又下去做和平区区委书记,做副市长,直到今天做市人大副主任。

  儿子陈小沐的事让他说不清,李大伟的事也让他说不清。陈汉杰想不到,“八一三”火灾渎职案的查处还真就查到他这个前任市委书记头上来了。怪不得叶子菁此前不断提醒,看来是想让他心理上有个准备。其实,他也是有心理准备的,可却没想到事情最终会出在陈小沐和李大伟身上,这么一来,王长恭可要得意了。

  这日,正在办公室里想着王长恭,王长恭的电话就到了,这也在意料之中。

  王长恭这次没打哈哈,开口就问:“老陈,黑名单的事,你听说了吧?”

  陈汉杰也不隐瞒,尽量平静地说:“听说了,如今啥事也保不了密嘛!”

  王长恭意味深长地说:“就算对我保密,对你也不保密,子菁同志在办案嘛!”

  陈汉杰本能地警觉起来,“看看,长恭同志,你这又误会了吧?有关情况是唐朝阳同志代表市委向我通报的!”预感到王长恭要拿陈小沐和李大伟做文章,便主动说到了头里,“真让我意外啊,小沐这混账东西和那个李大伟也榜上有名呢!”

  王长恭郁郁道:“老陈,既然你知道了,我也就不多说了!岂止是你家小沐和李大伟呀?人家也举报了你哩,说你任市委书记期间也受了贿!有封匿名信已经寄到我和赵培钧书记面前来了,其他省委常委好像也收到了,说得有根有据啊,好像有个姓方的团职干部吧?转业到我们长山市城管委,你通过小沐收了人家一万?”

  陈汉杰怔了一下,马上想到了到他家来过的政治小人方清明,又估计陈小沐有可能收方清明这一万元,于是便说:“我家陈小沐是个什么东西我心里有数,长恭同志,你说的这一万,陈小沐是有可能收,可我以党性和人格保证,我不知情!”

  王长恭在电话里叫了起来:“哎,哎,老陈,这话你别和我说嘛,将来和省纪委钱书记或者培钧书记说,我今天不过是和你老班长通通气!另外,你老班长也别误会,对你有举报,对我也有举报嘛!这份黑名单一出现,洪洞县里就没好人了!周秀丽的事又扯到了我身上,说啥的都有!小沐的事你不知道,周秀丽的事我就知道了吗?这位女同志还是你老班长建议提起来的,谁能想到她会腐败掉呢?!”

  陈汉杰默然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人家这政治牌打得得心应手啊!

  沉默片刻,王长恭又说:“老陈,还有个事你知道吗?就在昨天下午,唐朝阳和林永强一起跑到省委来了,向赵培钧、钱书记他们汇报了五六个小时!据说谈得很激烈啊,全面否定我们前任班子的工作,把干部腐败责任全推到我们头上来了!这不,省委要往长山派调查组了,培钧同志和我通了下气,要我正确对待哩!”

  看来这位前市长又要搞统一战线了,想拉着他这个前市委书记,整合老班子的力量,对唐朝阳和林永强这个新班子进行反击,同时,也让这场严峻的反腐败斗争带上浓烈的宗派斗争色彩!于是便道:“长恭同志,朝阳和永强同志向省委汇报了什么我不清楚,是不是真的全面否定了我们的工作,是不是把责任全推到了我们头上,我看还都是道听途说吧?倒是我们要想想了,我们有没有给他们新班子留下隐患啊?长山干部队伍的确出了问题啊!我们真要正确对待哩,让省委查查清楚,也免得有人背后瞎嘀咕嘛,长恭同志,你说是不是?”

  王长恭掉转了话头,“所以,老陈啊,我才给你打了这个电话嘛!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不能推,应该让朝阳同志和永强同志轻装上阵嘛!我这里有个想法,你看我们是不是抽个时间也向培钧同志和省委做个汇报,检讨一下我们班子的失误呢?”

  陈汉杰心里冷笑:检讨?失误?太轻松了吧。嘴上却道:“长恭同志,这不太合适吧?你现在是省委常委,本身就是省委领导,我凑上去算什么呢?再说了,渎职和受贿问题子菁同志和检察院都还在查呢,我们两人也都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地方,我看还是缓一步再说吧!这么着急汇报,人家还以为我们心虚哩!”

  王长恭应道:“是的,是的,为人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叫门嘛!”

  陈汉杰脱口道:“人家可还有一句话啊,叫做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话一说出口,马上后悔了,又补充道,“哦,长恭同志,我这话可不是冲着你说的啊!”

  王长恭在电话里笑了起来,“老陈啊,就是冲着我说的也没关系嘛!我们现在都在网中嘛!你说你不在网中就不在网中了?细想想,谁又不是网中人呢?党规政纪是网,法律条文是网,社会道德也是网嘛!哦,对了,有位青年诗人写过一首诗,诗的题目叫《生活》,内容只有一个字:网!看看,生活本身就是网嘛!”

  陈汉杰呵呵大笑,“好,好,长恭同志,你说得好啊,又让我长学问了!”

  放下电话后,陈汉杰的脸马上沉了下来,心想:不错,不错,大家都是网中人,不过网和网却大有不同,周秀丽已经进去了,你王长恭的好日子只怕也不会太长了,法网罩下来是迟早的事。由王长恭和周秀丽,想到陈小沐和李大伟,心里又没底了,王长恭敢在这时候打这种电话,只怕是握有什么底牌,除了方清明说的那一万,还会有什么呢?陈小沐收的那六万究竟是怎么回事?谁替苏阿福办了事?

  没想到,当晚谜底便揭开了,让陈汉杰难以置信的是,此人竟是李大伟!

  李大伟显然听到了什么风声,跑来向陈汉杰坦白,说是一九九九年三月他做副市长时,陈小沐找他,为苏阿福批地盖富豪花园,他批了,并收了苏阿福三万贿赂。陈汉杰这才知道,陈小沐和李大伟竟是一回事,竟都套死在富豪花园上了!

  陈汉杰气坏了,指着李大伟的额头,破口大骂:“李大伟,你简直是该死!我是不是给你打过招呼?啊?不准和小沐口罗嗦,不准给小沐办任何事,你怎么还敢背着我这么干?别人不知道倒也罢了,你是知道的啊,小沐给我闯了多少祸啊!”

  李大伟抹着一头的冷汗,讷讷道:“老书记,我……我知道,都知道!可小沐毕竟是你儿子啊,再说,富豪花园是危房改造,批给谁都是批,我……我就……”

  陈汉杰益发恼火,桌子一拍,“别说了,我儿子怎么了?就该有这种特权吗?到这种时候了,你还拿小沐做挡箭牌!小沐不是东西,你李大伟呢?是好东西吗?你是见钱眼开,被苏阿福三万块钱打倒了!好啊,干得真好啊,市委书记的儿子和市委书记一手提起来的老部下,串通一气,受贿收赃,我还说得清吗?啊?!”

  李大伟面如土色,声音带着哭腔,“老书记,我……我对不起您,对不起党和人民的培养教育!我……我真是一时糊涂啊!”抹着泪,又吭吭哧哧说,“老书记,您……您别担心,这……这事我去说,去……去向检察院说!我今天来找您时,就……就想好了,马上去检察院自首,您……您给叶子菁打个电话吧!”

  陈汉杰怒道:“打电话?李大伟,你以为你去干啥呀?视察工作?还要不要叶子菁组织检察院的干警欢迎你?!”手指向大门,“你这就去!不准带车,骑自行车去!替我带个话给检察院的同志,就说我没有陈小沐这个儿子了!”

  李大伟离去后,陈汉杰浑身绵软地倒在沙发上,好半天没缓过气来……

上一篇:47 这话太没原则了

下一篇:49 开庭第一天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三编 交换 第05章 论地租与价值的关系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在增加生产费用的条件下可以无限增加的商品。这种商品的价值法则,及其在现有最为不利的条件下的生产费用。  前面考察了决定两类商品价值的法则。其中一类商品由于数量是给定的,价值完全取决于供给与需求,即使有生产费用,这种生产费用也仅仅构成一最低限额,价值不能永久低于这一最低限额,此类商品不多;另一类则可以用劳动和资本任意增加,其生产费用既决定了它们与其他商品相交换的最低价,也决定了它们与其他商品相交换的最高价,此类商品很多。但还有第三类商品需要加以考察。此类商品不是有一种生产费用,而是有几种生产……去看看 

Article 01 - 来自《美国宪法(英文版)》

Section 1 - Legislative powers; in whom vestedAll legislative powers herein granted shall be vested in a Congress of the United States, which shall consist of a Senate and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Section 2 -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how and by whom chosen Qualifications of a Representative. Representatives and direct taxes, how apportioned. Enumeration. Vacancies to be filled. Power of choosing officers, and of impeachment.1.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shall be composed o……去看看 

第三章 市场的进化:贸易和文明 - 来自《致命的自负》

除了滚滚财源之外,它还会带来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萨缪尔·巴特勒  有商业的地方,便有美德。——孟德斯鸠秩序向未知领域扩展  前面说明了产生扩展秩序的某些条件,以及这种秩序为何既形成又需要分立的财产、自由和公正,我们现在可以更加细致地考察另一些已经有所暗示的问题,尤其是贸易的发展以及与此相关的专业分工,以找出某些更为深入的关系。这些发展也对扩展秩序的成长大有贡献,但是在当时,甚至在数百年之后,即使那些最了不起的科学家和哲学家,对此也没有多少理解;当然也没有哪个人曾特意做出这样的安排。  我们所讨论的……去看看 

第八章 殊荣奇遇 3、荣封伯爵的次日,曾国荃病了 - 来自《曾国藩 第2部 野焚》

第二天一早,便传出曾国荃生病拒绝会客的话,曾国藩闻之大惊,急忙走进弟弟的卧房,果然见他睡在床上。原来,曾国荃听到上谕指名道姓地斥责他,心中窝了一肚子怨气,一夜未睡。到了后半夜,竟然浑身起了红色小斑点,左肩下还长了一个肉包,居然有铜钱大。  “老九,你这是湿毒,不要紧的,”曾国藩安慰道,“前几个月辛劳过度,日夜守在战场,毒气攻心,现在发出来最好。”  “大哥。”曾国荃抓住哥哥的手,手烫得厉害,“带兵杀贼,攻城略地,死尚且不怕,还怕癣疥之病吗?我是心里难受呀!”  “老九,你心里哪些……去看看 

3-01 你教的,正是你必须学的 - 来自《与神对话》

今天是一九九四年的复活节,我依指示,手上拿着铅笔,在这里等待。我在等待神。祂答应我祂会出现,就如祂在过去的两个复活节一样,我们将开始另一段为时一年的对话。这次是第三部,就我所知也是最后一部。这非比寻常的对话过程始于一九九二年。将于一九九五年的复活节完成。三年,共三本书。第一本以个人的事务为主:情感关系,正当的工作,金钱、爱情、性及神等等巨大力量;以及如何把它们纳入到日常生活中。第二部则将这些主题扩充,推向全球的政治考量,诸如政府的性质,如何缔造一个没有战争的世界、一个全球的及统一的社会。而这第三部,依我得……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