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我要找机会向她道歉

 《国家公诉》

  不知是巧合还是故意为之,就在“八一三”大火案紧张审理期间,王长恭赶到长山搞调研了。一住就是五天,由林永强和黄国秀陪同,分别去了南部几个破产煤矿,还发表了公开讲话。省报在头版显要位置发了消息,市里的媒体做了重点报道。

  江正流事先不知道王长恭要来,是无意中看了报道才得知的,知道后就觉得不太对头:过去王长恭来长山总要先和他打招呼,这次是怎么了?想来想去,心里就忐忑起来,犹豫再三,最终还是赶在王长恭准备离去的那个晚上去看望了一下。

  王长恭住在长山大酒店。江正流赶到时,王长恭正在酒店套间的会客室里和林永强、黄国秀说着什么。这位已陷入被动的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像是根本没发生什么事似的,依然乐呵呵地在和林永强、黄国秀谈笑风生。见他到了,王长恭也挺热情,拉着他的手说:“正流啊,你怎么也跑来了?现在社会上谣言这么多,你这个公安局长还敢跑来看我啊?啊?”

  江正流赔着一副笑脸,答非所问道:“老领导,您批评得对,我来晚了!”又解释说:“王省长,您看这事闹的,我还是看了报纸才知道您来长山了……”

  王长恭像是没听见,让他坐下后,继续和林永强、黄国秀谈工作,“……你们市里难,我们省里难,可破产煤矿的工人真是更难啊!不看不知道,看了吓一跳啊,触目惊心啊!国秀同志,我今天才知道,你这个主管破产的书记当得不容易啊!”

  黄国秀说:“王省长,您知道就好,得下大决心啊,得想办法呀!”

  王长恭按自己的思路,自顾自地说:“当然要想办法!省里要想办法,市里也要想办法!有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好办法呢?倒也不是没有,我看还是要在发展中解决嘛?发展才是硬道理嘛!”话题一转,“长山这些年发展了没有?我看还是发展了嘛!欠了些债是事实,发展也是事实嘛!是不是啊,永强同志?”

  林永强忙道:“是的,是的,王省长,长山改革开放的成就有目共睹嘛!”

  王长恭笑了笑,“永强同志,你不要奉承我,什么有目共睹?‘八一三’火灾一出,对我和上届班子的议论就多了起来,好像我王长恭当了五年市长,就搞了个骚烘烘的狐狸,搞了个不赚钱的飞机场!这么一个美丽的新长山有人就是看不到!”

  林永强满脸真诚,感慨说:“这些同志呀,唉,片面嘛,太片面了……”

  王长恭摆了摆手,“说到今天的新长山,有一个同志不能忘,就是周秀丽!尽管周秀丽一时糊涂,拿了苏阿福三十万块,受了贿、渎了职,现在站在了法庭的被告席上,可我还是要公道地说,这个女同志就是不简单,陈汉杰同志用这个女同志用得不错!这个女同志是为今天的新长山做过重要贡献的!”

  江正流听得这话,心里一惊,都这种时候了,黄国秀又在面前,王长恭怎么还这么说?叶子菁可是黄国秀的老婆啊,就不怕黄国秀把这话传到叶子菁耳朵里去?

  果然,王长恭话一落音,黄国秀就挺不客气地说:“王省长,周秀丽过去贡献是不小,可这回祸也闯得够大的啊,造成的后果太严重了……”

  王长恭语重心长,“所以,要认真总结教训,在金钱的诱惑面前要有定力!”

  江正流适时地插了上来,“在这一点上,我们都得向王省长学习!去年王省长女儿结婚,许多同志跑去送礼,王省长硬是一分没留,全捐给川口希望小学了!”

  王长恭似乎有些不悦,看了江正流一眼,“这种事情光彩啊,四处乱说什么?正流同志,那些钱中可也有你几千块啊!”又转过脸对林永强和黄国秀说:“到川口检查希望小学时,我就对川口县委书记王永成他们说了,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你手上的权力完全有可能变成商品,周秀丽的事又一次证明了这一点嘛!所以,我介绍了三条经验:一拒绝,二回赠,三捐献,实践结果证明,还是有些作用的……”

  黄国秀很会见缝插针,“王省长,那些钱要捐给我们困难职工家庭多好啊!”

  王长恭指点着黄国秀,呵呵笑道:“国秀同志,你可真是个讨债鬼啊!什么时候都忘不了找我讨债!好了,那就言归正传,我这个常务副省长既到长山来了,总得留下点买路钱嘛,多了不可能,先给你们一百万做临时救助资金吧!”

  黄国秀并不满足,“王省长,一百万是不是少了点?人均才多少啊?!”

  林永强也说:“是啊,王省长,如果能先给五百万左右的话,那就……”

  王长恭没等林永强说完就摆起了手,“永强、国秀啊,你们不要不知足!这可是我最大的审批权限了!省财政紧张情况你们清楚,可以给你们交个底,我这次来长山,刘省长还说了,要我不要轻易开口子,我省应该列入低保范围的群体可有二十多万户,七十多万人啊……”

  就说到这里,王长恭的秘书小段进来了,迟迟疑疑汇报说:“王省长,市城管委一个叫……叫刘茂才的办公室主任来了,说是……说是要向您反映点情况哩!”

  王长恭没好气地道:“他一个部门办公室主任找我反映什么情况?让他走!”

  黄国秀心里好像有数,随口说了句:“王省长,人家可能是找您表功的哩!”

  江正流也知道刘茂才和城管委部分同志闹法庭的事,心想,没准刘茂才就是来表功的。刘茂才是周秀丽的老办公室主任,不会不知道周秀丽和王长恭的历史关系,这番闹腾十有八九是做给王长恭看的。

  王长恭不知是装糊涂还是真不清楚,问黄国秀:“什么意思啊?这个主任找我表什么功啊?”

  黄国秀明说了:“王省长,为周秀丽的事,这个主任在法庭上闹得挺凶哩!”

  王长恭脸顿时拉了下来,“国秀同志,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我支持这位办公室主任到法庭上去胡闹啊?我的水平当真会低到这种程度吗?!”看了看黄国秀,又看了看林永强,冷冷道:“今天幸亏小林市长也在这里,否则,我还真说不清了!”

  林永强忙站出来打圆场,“王省长,您……您误会了,我看国秀同志不是这个意思,也……也就是个玩笑话吧!真是的,刘茂才闹法庭,您怎么会支持呢?不可能的事嘛!再说,这事我们前几天也按朝阳同志和市委的要求认真查了,还真没什么人组织,完全是自发的!王省长,咱……咱们还是说那一百万吧……”

  黄国秀似乎也发现了自己的唐突,“对,对,还…

  …还是说钱的事!”

  王长恭余怒未消,“国秀同志,请你和永强同志放心,这一百万我答应了,就少不了,但是,该说的话我还是要说,周秀丽既然收了苏阿福三十万,受贿证据确凿,该怎么判怎么判,谁闹也没用!不过,我也奉劝某些同志少在我和陈汉杰同志身上做文章,更不要趁机搞些帮帮派派的内讧,这不好!”

  处于被动中的王长恭仍是那么大气磅礴,黄国秀和林永强都不敢做声了。

  王长恭语气这才稍稍平和了一些,阴着脸对林永强说:“永强同志,没人组织,没人操纵,却有这么多人在法庭上为周秀丽说话,起码说明周秀丽是做了不少好事的嘛,你和朝阳同志心里一定要有数啊!”

  黄国秀似乎又想争辩什么,却被林永强一个稍纵即逝的眼色制止了。

  林永强赔着笑脸应和着:“是的,是的,王省长,我们心里有数,有数!”

  不料,王长恭却又说:“永强,你和朝阳同志也不要误会我的意思啊,这个周秀丽必须依法惩处,该判几年判几年,你们对这个案例要好好总结,教育干部!”

  林永强又是一连声地应着,硬拉着黄国秀告辞了。

  黄国秀走了两步,还是在客厅门口回过了头,对王长恭道:“王省长,您别误会,我知道您不会支持刘茂才闹法庭,可事实上刘茂才这些人是在看您的脸色!”

  王长恭苦苦一笑,“这我心里有数,所以,像刘茂才这样的同志,我现在一个不见,不管是在省城还是在长山!”略一停顿,又说:“对了,国秀同志,代我向子菁同志问好,就说我要找机会向她道歉哩,以前啊,情况不明,我批错她了!”

上一篇:49 开庭第一天

下一篇:51 判处了一批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形而上学 卷译者附志 - 来自《形而上学》

(一)形而上学(哲学)的编次     (1)“形而上学”(哲学)是“亚氏全集”中的重要著作。     在早期希腊诠疏中,这书名有两种解释。其一,叙明安得洛尼可(盛年约公元前40)在编纂亚历遗稿时,把这若干草纸卷汇次在“物学”之后,他于书名有所迟疑,姑尔签为GαμEGαGαψKσιJα“次于物学之后若于卷”。拉丁编者省去冠词就成为Metaphysica,此字一直为西方各国译文所沿用。另一解释出于克来孟·亚历山大里诺,他把这一个书签题词肯定为一门学术专名。亚氏在本书内称物学为“第二哲学”(1037a4),克来孟就解释这里所讲“第一哲学”为“超物学”。中国旧译……去看看 

卷四 - 来自《沉思录》

1、那在我们心中的支配部分,当它合乎本性时是如此爱好那发生的事情,以致它总是容易地使自己适应于那可能发生和呈现于它的东西。因为它不要求任何确定的手段,而是在无论什么条件下都趋向于自己的目标;它甚至从它对立的东西中为自己获得手段,就像火抓住落进火焰中的东西一样。爝火会被落在它上面的东西压熄,但当火势强大时,它很快就占有和吞噬了投在它上面的东西,借助于这些东西越烧越旺。  2、让任何行为都不要无目的地做出,也不要不根据完善的艺术原则做出。  3、人们寻求隐退自身,他们隐居于乡村茅屋,山林海滨;你也倾向于渴……去看看 

05 - 来自《三线不配套工程》

三号坑道是乌峒基地的主体坑道。   我们走进三号坑道,精神说不上特别抖擞。老兵们似乎和守在三号坑道口的警卫团的哨兵极熟,点个头,亲热地喊上一声,有人甚至从队伍中扔出一支香烟,成弧线射给站在帆布伞下的哨兵。哨兵并不去接,烟卷掉在他脚下,他莞尔一笑,拾起又扔了回来。大约警卫团的兵站岗对是不准吸烟的,我们比他们幸运。   人是不能置身于过于空阔的宫殿和巍峨的塔底的,那往往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重压感,让人感到自己的渺小。现在,当我们走进三号坑道时,这一种感觉马上笼罩着我们,我们很想在坑道里呜哇呵呀地喊几声了。三号坑……去看看 

三、密谋 - 来自《官场女人》

在栗宝山找人谈话,寻求支持,准备放火的同时,县里头的逆反势力也在加紧研究他们的对策。   贾大亮是这股势力的核心人物。在他的周围,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圈子。这个圈子是多少年自然形成的。虽说没有什么明确的纲领,但共同的利益使这个圈内的人办起事来,心领神会,配合默契,具有相当可观的能量。多年来,太城县里的局势,实际是由他们左右的。但他们并不满足。他们要求实际和形式的一致。要求消除一切障碍。要求解除一切后顾之忧。甚至图谋走出太城,走向全区、全省。“人心不足蛇吞象”,他们正应了这么一句话。所以,早在五年以前,当时的……去看看 

第十三章 机器和大工业(下) - 来自《资本论(第一卷)》

(e)现代工场手工业和家庭劳动向大工业的过渡。  这一革命由于工厂法在这两种生产方 式中的实行而加速 单靠滥用妇女劳动力和未成年劳动力,单靠掠夺一切正常的 劳动条件和生活条件,单靠残酷的过度劳动和夜间劳动来实现的 劳动力的便宜化,终究会遇到某些不可逾越的自然界限,而以此为 基础的商品的便宜化和整个资本主义的剥削,随着也会发生这种 情形。当这一点终于达到时(这需要很长的时间),采用机器和把分 散的家庭劳动(还有工场手工业)迅速转变为工厂生产的时刻就来 到了。   “服饰”的生产为这一运动提供了最明显的例证。根据……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