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宁可得罪那些腐败官员

 《国家公诉》

  黄国秀一本正经起来,“这事我正想说呢!这么抗诉有没有法律根据啊?王长恭来长山的事我和你说过,人家一再强调周秀丽的贡献,就算不考虑贡献,也不至于判死刑啊!外面议论不少,甚至说你们两个女同志争风吃醋,公报私仇!

  ”叶子菁平静地听着,“老黄,你觉得我是在公报私仇吗?”

  黄国秀道:“哎,子菁,这你别问我,我只是向你转达社会反应嘛!

  ”叶子菁问:“老黄,说心里话,你认为这个周秀丽该不该判死刑?”

  黄国秀想了想,很认真地说:“子菁,说心里话,我也觉得判死刑重了些,周秀丽受贿渎职,造成的后果是很严重,就算十五年轻了,最多也就是个死缓吧!

  ”叶子菁长长叹了口气,“连你都这么看,这抗诉只怕能理解的人就不多喽!

  ”果不其然,当天下午市长林永强便来了,拐弯抹角要求叶子菁撤回抗诉。

  客观地说,林永强刚进门时态度很好,对叶子菁进行了亲切慰问,还把医院女院长叫来交待了一通,搞得叶子菁挺感动。林永强主动提到了抓凶手的事,对叶子菁发狠说,如果江正流抓不到这个行刺的凶手,他这个公安局长就别干了!叶子菁反倒有些替江正流不安了,要林永强别这么武断。林永强说,这不是武断,是要给他们公安局施加一点压力,这种案子不破还得了?

  谈到抗诉问题,林永强口气变了,忧心忡忡说:“叶检啊,对周秀丽的这个判决,非抗诉不可吗?我看不一定吧,是不是能撤回来啊?‘八一三’大火案搞到今天,连你这个女检察长都挨了坏人的刀子,矛盾激化到这种程度,让我忧心啊!

  ”叶子菁不以为然,笑道:“林市长,你别忧心,有胆量让他们再来一次嘛!

  ”林永强不接叶子菁的话茬,按自己的思路说着:“叶检,我专门到司法局找法律专家们咨询过,我们法院判周秀丽十五年,判得并不轻,量刑还是适当的,你和检察院怎么还是揪住不放呢?对周秀丽,你们是不是有些情绪用事了?啊?”

  叶子菁认真了,口气也严肃起来,“林市长,抗诉是我们检察机关的事,最终怎么判是法院的事,是不是就判死刑,我们检察机关说了不算嘛,得以法院的判决为准!

  ”林永强微微点了点头,盯视着叶子菁,“叶检,那你们能不能把抗诉撤回呢?”

  叶子菁不想和林永强当面争执,敷衍说:“抗诉材料已经正式呈送上去了,再由我们当面撤回来肯定不行,林市长,你还是等着让省高法驳回吧!

  ”林永强故作轻松地笑起来,“看你这话说的!你叶子菁现在是什么人?你提起的抗诉案谁敢驳回?不怕你女包公手上的鬼头铡铡到人家脑袋上去啊?啊?”

  叶子菁也笑了起来,语气温和多了,“林市长,我得纠正一下,我们检察机关可不是什么包公啊,我上次汇报时和您说过嘛,我们就是济公,虽然穷,还得主持正义。我们手上也没有什么鬼头铡啊,只有法律赋予我们的责任、使命和义务……

  ”林永强做了个手势,“哎,打住,打住!叶检,你这话我又听出意味来了,你这同志是不是又在为你们检察大楼的事,这个,啊,变相批评我和市政府啊?”

  叶子菁倒真没想到那座停工的检察大楼,可听林永强这么一说,便也将错就错了,“林市长,批评您和市政府我不敢,可我们检察大楼总还得建啊,是不是?”

  林永强慨叹道:“是啊,迟早总要建,老停在那里我心里也犯堵!可长山的财政情况你知道,你家老黄也知道,我和政府也难啊!这阵子,为社会保障资金的事又弄得焦头烂额,好不容易请长恭同志来了趟长山,也只求到一百万!”摆了摆手,“不说了,不说了,子菁同志,就冲着你受伤躺在这里还挂记着检察大楼,这事我也得想点办法!我看可以考虑找个资金雄厚的建筑公司先带资干着,再次启动起来,市政府做担保!

  ”叶子菁高兴了,“林市长,那我和长山检察院的同志们就先谢谢您了!

  ”林永强笑道:“谢什么?这又不是谁的私事,你们检察院吃的是财政饭嘛,长山政府和市财政有责任,有义务为你们分忧解难!”稍作停顿后,话题一转,“不过,子菁同志啊,既然吃着市政府的财政饭,你们也要多少听听政府和我这市长的招呼啊!不能用钱找我和市政府,办起案子来眼里就没有市政府嘛,比如对周秀丽的抗诉!

  ”叶子菁有些后悔,觉得自己真不该在这种时候将错就错,便轻描淡写说:“林市长,抗诉是我们的职责,如果抗诉理由不成立,省里驳回也很正常嘛!

  ”林永强眼睛骤然一亮,“叶检,如果抗诉驳回,你们是不是就此罢手啊?”

  叶子菁却笑着摇起了头,“不,不,林市长,如果证据事实没有改变,如果驳回的理由站不住脚,我和长山市人民检察院就不能放弃自己的责任和使命啊,我们也许会去省城,请求省人民检察院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提请抗诉!

  ”林永强怔了一下,“叶检,我听明白了!这就是说,你一定要把周秀丽送上刑场才罢休,是不是?”长长叹了口气,“你知道现在外面是怎么议论你的吗?”

  叶子菁平淡地说:“这我不太清楚,林市长,你说吧,说给我听听!

  ”林永强给叶子菁掖了掖被角,“算了,不说了,你已经受伤躺在病床上了!

  ”叶子菁说:“林市长,你不说我也知道,有人说我公报私仇,是不是?”

  林永强郁郁道:“不止这些啊,话多着呢!你过去不是说过么,不能用无辜者的血染自己的红顶子,现在有人说,那也不能用改革者的血,自己同志的血去染红顶子啊!还有人明说了,你是要用周秀丽同志的血去染自己的红顶子了!

  ”叶子菁火了,“谁这么胡说八道啊?周秀丽是谁的同志?什么时候又成改革者了?林市长,我不否认周秀丽任城管委主任期间做过好事,当年的张子善、刘青山在战场上立过大功,不是照样判了死刑吗?‘杀了张子善、刘青山,挽救了两万,甚至二十万干部!’这是毛泽东的评价!所以,林市长,我不隐瞒,我们长山检察院抗诉的量刑建议就是要判周秀丽死刑,就是要警示那些敢于渎职、滥用职权的犯罪分子!周秀丽受贿情节非常恶劣,受贿造成的后果也极其严重,大家都知道的,致使‘八一三’大火的死亡人数急剧增加,这是无法否认的血淋淋的事实!

  ”说到最后,叶子菁已有些气短声弱了,眼里浮出了闪亮的泪光。

  林永强劝道:“叶检,不要这么冲动,这对你养伤不利!有些话我今天本来不想说,可我真不愿看着你进一步激化矛盾,也怕伤了一些干部的心!子菁同志,不能太理想化啊,我们不是生活在真空中,你的原则性,高尚情操和道德勇气,都让我敬佩,但我也不能不提醒你,必须面对现实啊!你冷静地想一想,如果你们检察院的抗诉成功了,周秀丽真被判了死刑,我们长山的干部们会怎么想啊?啊?”

  叶子菁说:“林市长,谁怎么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敢渎职。您别把我想得多高尚,也别说敬佩,我承受不起,真的!我所做的一切,只不过在履行职责罢了!”叹了口气,又恳切地说:“林市长,我不知道您今天说的是您个人的意思,还是哪位领导同志的意思?但我知道王长恭同志的态度,自从案子涉及到周秀丽,王长恭同志就一直在干涉,可我硬着头皮挺过来了,也因此得罪长恭同志了!

  ”林永强苦笑道:“子菁同志,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也坦率地告诉你,你得罪的不是一个王省长啊,还有一大批干部,甚至可以说是长山的一个官员阶层啊!

  ”叶子菁不由地激动起来,“是的,林市长,这是事实,我已经躺在这里了嘛!昨天伍成义找我了解情况时,我还向伍成义说,凶手线索不要在受害者家属中找,受害者家属就是对判决有些不理解也下不了这种毒手!凶手要在那些渎职单位或个人身上找,就是你说的那个腐败官员的阶层!我很清楚,我得罪了他们,可我不敢得罪法律,不敢得罪我们广大老百姓!

  ”毕竟是来看望一个躺在病床上的因公负伤的女检察长,林永强虽说心里极为不满,却也不好像打招呼会议那样大发市长的脾气,谈话就这么不冷不热地结束了。

上一篇:53 对周秀丽的判决提出抗诉

下一篇:55 政治手腕玩得炉火纯青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五章 死亡的过程 - 来自《西藏生死书》

莲花生大士说:   人类面临两种死亡的原因:过早的死亡和自然寿命耗尽的死亡。过早的死亡,可以透过修持延寿的法门加以改变。但如果死亡的原因是自然寿命耗尽时,你就像枯竭的油灯一般,没有方法可以改变,你必须准备走。  现在让我们看看这两种死亡的原因:自然寿命的耗尽,以及造成我们生命过早结束的障碍或意外事件。  自然寿命的耗尽:  由于我们的业,大家都有一定寿命;当它耗尽时,很难延长。不过,已经修成高级相应法的人,可以克服这个限制,延长他的生命。西藏有一个传统,上师的老师有时会告诉他的学生他的生命有多长。不过,他们知……去看看 

人口原理概观 - 来自《人口原理》

在观察生物界时,我们不能不对动植物的巨大繁殖力产生深刻印象。由于大自然的产物变化无穷,它们要达到的目的又各不相同,它们在这方面的能力的确几乎是变化莫测。但是,无论它们缓慢增长还是迅速增长,只要它们以种子或以世代增长,它们的自然趋势必定是按几何级数增长,即以倍增的方式增长;在任何一个时期,无论它们按什么比率增加,要是没有其它障碍妨碍它们。必定以几何级数增长。小麦在其生长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丧失大量种子。如果实行点播而不是以通常的方法播种,两配克麦种就能有高达两蒲式耳的收获量,因此,收获的小麦是播到地里的麦……去看看 

5-1 从军“入道”之谜 - 来自《十大元帅之谜》

戎马倥偬,骁勇善战的贺龙,与朱德,刘伯承一样,是从讨袁护法从军入道的。但与朱、刘不同的是,其早期军事生涯带有浓厚的“泥腿子”味儿。   那时,他搞武装斗争,经历了多次辗转起落,这其中有些过程仍然鲜为人知……   1.1 一把菜刀起家   贺龙原名文常,字云卿,乳名常伢。1896年3月22日出生于湖南西北部一个偏僻的集镇——桑植县洪家关。这一带山高林密,地瘦人贫,是有名的苦寒之乡。贺龙父亲贺士道以务农为业,兼作裁缝,一家九口人,薄田却不足两亩,一年到头,收入很少,生活相当艰难。   贺龙排行老四,上有三个姐姐,下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去看看 

第六章 势不两立的科学 - 来自《万物简史》

1787年,新泽西州有个人--到底是谁,如今似乎已被忘却--在伍德伯里溪发现一根巨大的大腿骨戳出一处岸边。那根骨头显然不属于尚存的任何物种,也肯定不是新泽西州的。根据现在掌握的一点情况,人们认为它属于一只鸭嘴龙,那是一种长着鸭嘴的大恐龙。当时,人们还没有听说过恐龙。  骨头被送交给当时美国最杰出的解剖学家卡斯帕·威斯塔博士。同年秋天,他在费城召开的美国哲学学会的一次会议上作了描述。威斯塔没有完全认识到这根骨头的重要意义,只是小心翼翼地讲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大意是,它真是个庞然大物。他就这样错过了先于别人……去看看 

4-2 附录 美国崛起之路对中国的启示 - 来自《碰撞》

——对美国历史上贸易保护和自由贸易之争的思考                            韩德强  自从资本主义降生以来,特别是工业革命以来,自由贸易和贸易保护主义之争始终是各国不同政治经济派别分歧的重要成份。随着时代的变迁,一国可能从主张自由贸易转向贸易保护,也可能从贸易保护转向自由贸易。一般来说,在国际经济危机时期,贸易保护的声音往往抬头;而在繁荣时期,自由贸易又容易成为潮流。对于强国来说,自由贸易是占领弱国市场,打败弱国企业的旗帜;对于弱国来说,贸易保护是抵御市场强权,发展民族工业的盾……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