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政治手腕玩得炉火纯青

 《国家公诉》

  当晚,陈汉杰赶来看望叶子菁,叶子菁将情况和陈汉杰说了,觉得很奇怪:已经到这种时候了,这位市长大人怎么还敢这么公开为周秀丽说话?

  陈汉杰经验丰富,深思熟虑说:“子菁啊,其实这并不奇怪!案子已经判完了嘛,干部处理也要开始了,也许就是这几天的事,省里传过来的消息不少。微妙的是,王长恭还是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仍然做着事故处理领导小组组长。在长山干部的处理上既有建议权,又有很重要的一票,林永强当然要继续讨好王长恭嘛!我看林永强今天说的这些话,很可能都是王长恭的意思哟!

  ”叶子菁不解地问:“这个滑头市长就不怕王长恭以后倒台连累他吗?”

  陈汉杰笑道:“连累什么?就许你们检察机关的抗诉,不许人家发表不同意见啊?法院不就判了周秀丽十五年嘛,这就是法院的看法嘛,很正常嘛!”略一沉思,又说:“我看,得提醒朝阳同志小心了,搞不好朝阳同志要吃大亏啊!

  ”叶子菁警觉起来,“朝阳同志要吃大亏?老书记,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陈汉杰判断说:“林永强这么卖身投靠,人家长恭同志心里能没数?拿处理意见时能亏了他吗?朝阳同志坚持原则,一直不愿把你撤下来,支持你们独立办案,王长恭能不趁机报复?甚至有可能找借口撤了朝阳同志的市委书记职务!

  ”叶子菁心里一惊,如果事情真是这样,唐朝阳坚持这个原则就太不容易了!可心里仍不太相信,“王长恭当真有这么大的能耐?省委和赵培钧同志就会听他的?当真没有公道和正义了?老书记,你估计唐书记被撤职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

  陈汉杰说:“我看八九不离十吧,王长恭只要向省委这么建议,就会有充分的理由,省委和培钧同志想保也保不住,挥泪斩马谡也得斩!”他叹了口气,“如果想避免这种结果,恐怕也只有搞次政治妥协了!

  ”叶子菁盯着陈汉杰问:“老书记,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我们主动撤回对周秀丽一案判决的抗诉?”

  陈汉杰点了点头,“王长恭擅长打政治牌,做政治交易,这笔交易他要做啊,据朝阳同志说,王长恭为此又在电话里和他打招呼了,朝阳同志还是顶住了!”微微一笑,和气地看着叶子菁,“你们长山检察院能把抗诉撤回吗?啊?”

  叶子菁略一沉思,缓缓摇起了头,“老书记,说心里话,我现在非常敬佩,也非常理解唐朝阳同志,真心希望这位领导同志能留在长山市委书记的岗位上,继续为长山五百万人民做些大事实事,可我真不敢拿原则、拿法律和谁做交易啊!

  ”陈汉杰频频点着头,“是啊,是啊,看来朝阳同志要付出代价了!

  ”

  唐朝阳怎么也没料到,林永强会这么没原则,为周秀丽做工作竟然做到了叶子菁的病床前!是不是那位长恭同志又给林永强许什么愿了?这位昔日的同志加兄弟是不是还在指望干部处理时王长恭重要的一票?

  陈汉杰的判断和他完全一致。当陈汉杰说到干部处理,要他多加小心时,唐朝阳马上心领神会,明确表示说:“这一次我准备付出代价,哪怕是沉重的代价!

  ”然而,让唐朝阳没想到的是,这代价来得快了些,仅仅一周之后,省委、省政府对长山市领导干部的组织处理工作就开始了。王长恭以“八一三”火灾善后工作处理领导小组组长的身份,带着领导小组其他成员和组织部、省纪委有关干部,到长山来主持召开经验教训总结会了,要求市委和市政府两套班子参加。

  会议一开始,王长恭就谈笑风生说:“同志们啊,先说明一下,这个会主要是总结经验教训,组织处理免不了,可重点要摆在总结经验教训上,同志们在思想上不要背包袱!为了把这个会开好,我特意和小林市长提前打了个招呼,伙食一定要安排好,就算明天拉出去枪毙,今天也得让同志们吃几顿饱饭嘛!是不是啊?”

  唐朝阳听得王长恭这话就想,要拉出去“枪毙”的这个人恐怕就是他了!

  是一次政治上的枪毙,枪毙的理由估计会很充分。作为长山班子的一把手,一座城市的最高领导者,面对这么一场灾难性的大火,组织上从严处理,就算把你一撸到底,你也无话可说。唐朝阳太清楚组织处理和法院审判的区别了。法院审判有法律细化出的刚性标准。组织处理则就大可玩味了,组织对你印象好,想保你,给你个党内警告,行政处分,也算处理过了,不想保你你就死定了。王长恭已经明言“枪毙”了,这听上去是句玩笑话,实则透着政治杀机。

  王长恭话说得滴水不漏,“枪毙不至于,开个玩笑罢了!可教训要汲取,领导责任要追究!在这里,我要纠正一下最近听到的错误言论。有些同志说啊,长山这把大火烧死这么多人,只判了一些小鱼小虾,级别最高的不过是市城管委主任。我现在就代表省委、省政府郑重告诉同志们,这些小鱼小虾没逃掉,大鱼大虾肯定也逃不了!还有的同志又是一种意见了,说是渎职干部判了那么多,又判得那么重,比如说城管委那个姓周的主任,判了十五年还要抗诉,怕水涨船高。我也可以告诉同志们,没这么回事!水还是那些水,船还是那些船,法院对渎职犯罪分子的依法判决,和省委、省政府对在座某些同志领导责任的追究,是性质不同的两回事,是出于爱护的目的!当然,爱护也要讲原则,在这一点上,朝阳同志和长山市委做得就很好,有原则,讲法制,在省委常委会上,有关情况我也向培钧书记和省委常委们介绍了,我说朝阳、永强同志和长山市委不容易啊,这么大的一场火灾,社会影响这么广泛,来自各方面的干扰和压力可想而知,朝阳和永强同志硬是顶住了嘛!

  ”唐朝阳表情平静地道:“长恭同志,这得力于您的正确领导和大力支持嘛!

  ”林永强看着王长恭,极是漂亮地当场将唐朝阳卖了,“王省长,这您可表扬错了,‘八一三’大案能办成今天这个样子,都是我们班长唐书记掌握得好啊,我这个市长不过执行罢了,有时执行都不得力!王省长,在这里,我得先向您和省委做个检讨,我这人心太软啊,有时也爱感情用事,唐书记可没少批评我啊,我呢,过去还不太服气,今天听您这么一说,才知道自己在原则性上是有不少问题哩!

  ”唐朝阳觉得一阵恶心,林永强想干什么?这究竟是检讨还是献媚?他是不是想说明,让王长恭极不满意的这一切都和他没关系,全是他唐朝阳一个人的事?!这个政治小人一点廉耻都不讲了。

  王长恭和林永强的配合可以说是天衣无缝,林永强话一落音,王长恭便接上来说:“永强同志,你有这个自我批评精神就好!在讲原则这一点上,你是要向朝阳同志学习,我也要好好学习嘛!”话锋突然一转,“坚持原则,依法办事,应该充分肯定,但是,不能把丧事当做喜事办!长山这把大火烧死了一百五十六人,人民的生命财产损失惨重,虽说火灾肇事者和相关渎职犯罪分子受到了严惩,可这还远远不够!这把大火暴露的问题触目惊心,同志们要反思一下,我们对人民负责了没有?该承担什么责任?我和陈汉杰同志就有责任嘛,在一些干部的任用上,在制度建设上,给你们这届班子留下了不少隐患,我在省委常委会上已经做了两次深刻检查,前天还向中央写了引咎辞职报告,准备承担自己的历史责任,决不含糊!

  ”这倒是唐朝阳没想到的,王长恭作为前任市长引咎辞职,他还有什么可说的?

  于是,在接下来的表态发言中,唐朝阳认真检讨了自己作为一把手的失职,说自己官僚主义作风严重,没把人民的生命财产放在心上,忽视了安全问题,对“八一三”大火负有主要领导责任,最后,郑重提出引咎辞职。

  王长恭在唐朝阳表态结束后,做了即兴发言,听上去语重心长,实则是在定调子,“朝阳同志,我知道你会有这种态度!你是个原则性很强的同志,对同志们要求严格,对自己的要求会更严格!你的检讨我看也是实事求是的,永强同志虽然是市长,可来长山的时间毕竟很短嘛,不过五个月嘛!你这个市委书记呢?来了一年多了,都忙了些啥呀?能这么官僚主义吗?能这么不管老百姓的死活吗?!

  ”事情很清楚,人家在搞诱敌深入,你明知是套还得往里钻!不钻还不行,人家脸一拉,会甩起鞭子把你往套里赶,这位王长恭同志把政治手腕玩得炉火纯青了。

上一篇:54 宁可得罪那些腐败官员

下一篇:56 下套的高手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尾声 战犯的忏悔 - 来自《侵华日军暴行纪实》

人类通过亿万年才摆脱了兽性,成为万物之灵。但是要某些人倒退为野兽,却用不了多少时间。当年,多少年轻的日本军人刚刚侵入中国领土时,有的怀里贴心揣着妻子送的彩漆双偶,耳边响着母亲的叮咛;有的囊中藏着一缕恋人的乌发,身上还带着家乡的稻香。然而,用不了多久,日本军国主义便将他们训练成了一头头天良混灭的战争野兽,唆使他们毁灭道德、毁灭良知、毁灭生命,同时也毁灭了他们自己。岁月在飞速流逝,一些当年的日本侵略者在中国战犯管理所中,混灭的人性逐渐复苏,良心受到日益严厉的审判,他们纷纷向世人忏悔自己在中国犯下的弥天大罪,以恳……去看看 

第十一章 身心之间的关系(中) - 来自《人心与人生》

此章就前章第(八)所言身心一体相联,往复相通,而身为阴极,心为阳极,性向各有所偏的那些话,重加申说。往者亡友卫西琴先生(1)(卫西琴(Westharp)原为德国人,后改隶美国籍,以倾幕中国古代文明,用中国文字更名曰卫中,字西琴。其学盖自音乐而入于人类心理研究,更尚谈教育问题。详见愚所作《卫西琴先生传略》一文,此不多及。卫先生著作甚富,大抵为其在外国文言学校时以中国话口授于人笔录而成,意义多半晦涩难于通晓。此一半固由其理致幽深,更一半则用词造句,自成一种偏僻习惯,不合于通常中国语文。兹所介绍者只我领会所得其二三而已。)于此特著见地,兹……去看看 

南非战争中的传奇英雄 - 来自《丘吉尔传》

丘吉尔的独特经历练就了他对战争的特殊敏感。1899年9月,他预感到英国同南非的 两个由荷兰布尔人建立的独立共和国——德兰士瓦和奥兰治之间的战争即将爆发,于是同 《晨邮报》商定,他以该报记者的身份采访南非战事;该报前4个月付给他1000英镑,以 后每月给他200英镑,作为他在南非的活动经费,并同意他对自己的文章保留版权。报社还 允许他拥有选择采访地点和表达自己意见的充分自由。   丘吉尔动身前,受到保守党政府殖民大臣约瑟夫.张伯伦的约见。然后他搭乘英军总司 令布勒将军及其参谋部乘坐的开往南非的轮船离开了伦敦。此时……去看看 

浙江仙霞岭 - 来自《黄祸》

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如在头顶响起:“各机注意,轮番扫射跳伞者。落地前必须把人打碎。注意──打碎。主要是头部。”一辆“坏了”的越野面包车在这条废弃的山区公路上停了好多天了。它紧贴着一个隐蔽的竖井。不是行家,没人能看出那些从车里引出的细细导线蛇一样蜿蜒地从竖井爬进地下,钻进深埋的通讯电缆中。此刻,夜深人静,差十九分到零点。面包车里一个穿便装的中尉正在紧张地记录一个电话。除了录音机自动地把电话内容记在磁带上,中尉还同时施展他的一项过硬专长──几乎同步地把电话中每一个字用密码从发报机上发出去。电话中……去看看 

第五章 衡州练勇 7、湘江水盗申名标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自从彭玉麟的到来和水师的顺利建成,湘勇出现了一派新气象。每逢单日,曾国藩去演武坪,逢双日则去石鼓嘴,见塔、罗训练的陆勇和彭、杨训练的水勇都在认真操练。坪里,刀枪闪光,杀声震天;江面,旌旗耀眼,战船如梭。水陆两支人马威武雄壮,曾国藩心情十分欢悦。这些日子来,每天夜晚曾国藩都和康福对奕。康福将祖传秘局一一传授给曾国藩,曾国藩的棋艺大有进展。这天夜里,曾国藩与康福又在以康氏祖传的云子切磋棋艺,彭玉麟、罗泽南等在一旁观看。  正下得起劲,一个水勇风风火火地闯进门来禀报:“曾大人,彭总爷,江上有贼偷袭我们,杨总爷正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