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 针锋相对

 《国家公诉》

  王长恭冲着陈汉杰笑笑,“看看,你把朝阳同志的觉悟想得太低了吧!”身体往沙发靠背上一倒,又不无讥讽地说:“陈主任,不要以为只有你觉悟高,朝阳同志和我觉悟也不低,我们引咎辞职是不谋而合嘛,就是要主动站出来负责任嘛!”

  陈汉杰被激怒了,拉下了脸,“我说王副省长,你建议省委先撤了我行不行?你不要讥讽我,我告诉你,打引咎辞职报告的还有我老陈!如果你真那么有胸怀,完全可以和我一起把责任全担起来,让朝阳同志他们这届班子轻装上阵嘛!”

  王长恭也拉下了脸,话说得梆硬,简直是掷地有声,“陈主任,你我的责任是你我的责任,朝阳同志的责任是朝阳同志的责任,这是两回事!请你不要这么讨价还价,也不要试图和我,和中共孜江省委做什么交易,共产党人必须讲原则!”

  陈汉杰拍案而起,“王长恭同志,你很清楚,我老陈从来不会做什么交易,更不会拿原则做交易!倒是你,很有些生意人的气味!今天既然把话说到了这一步,我们不妨来一次畅所欲言!王长恭同志,‘八一三’大火案发生后,你想没想过和唐朝阳同志,和长山市委做交易?你可以不承认,但事实一桩桩一件件全摆在那里!”

  王长恭反倒冷静了,“陈主任,不要这么激动,请坐下说,我洗耳恭听!”

  陈汉杰没坐下,仍站在王长恭面前,“王长恭同志,是谁这么容不得叶子菁同志?是谁在事实不清的情况下就定调子?是谁这么护着犯罪分子周秀丽,拿方清明的匿名信大做文章,在会上大发脾气?又是谁一次次向唐朝阳同志和长山市委施加压力,要把叶子菁从检察长的岗位上拿下来?新检察长人选你都替我们长山选好了嘛,就是那个听你招呼的副检察长陈波嘛!陈波同志表现得好啊,出发去搜查周秀丽,也没忘了给你通风报信!”

  王长恭听不下去了,也站了起来,“陈主任,你……你说完了吗?”

  陈汉杰手一摆,“没有,王长恭同志,请你再忍耐一下,让我把话说完!如果唐朝阳同志也像陈波同志和我们今天在座的某位同志那样,看着你的脸色行事,事事处处听你的招呼,及早撤了叶子菁,把失火办成放火,把周秀丽从案子中脱出去,我相信你会兑现你的承诺:市级干部一个不撤!这是不是交易啊?可朝阳同志这个市委书记和朝阳同志领导的这个长山市委说到底是过得硬的,在原则问题上没妥协,没听你无原则的招呼,你今天就以原则的名义把朝阳同志装进去了!”

  王长恭又开了口,语气阴沉地问:“陈主任,你现在是不是说完了?”

  会议室里的气氛紧张极了,充满了火药味,仿佛划根火柴就会爆炸。

  陈汉杰点了点头,“先说到这里吧,王副省长,请你指教了!”说罢,重回沙发上坐下了。

  王长恭开始反击了,眼睛不看陈汉杰,却看着林永强和长山市委常委们,“同志们,陈主任今天对我的批评很严厉,责问很尖刻啊!主席当年说陈伯达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我看陈主任也有这个气势啊!按说,我职责范围内的工作没必要向陈主任汇报,但和同志们通通气还是必要的,以正视听嘛!”环顾了一下四座,这才将目光转向陈汉杰,“陈汉杰同志,请问,我们对‘八一三’大火案有没有一个侦查取证过程?最初的放火结论是在我的指示下做出的吗?叶子菁是不是在办案过程中上过方清明的当,走过一些弯路?难道就一点都批评不得吗?她这个检察长和长山检察院当真独立于党的领导之外了?在案子进展缓慢,上压下挤的情况下,我这个领导小组组长建议换一个检察长不可以吗?哪来的什么交易呢?你陈主任是不是因为自己做惯了交易才这么想啊?至于陈波为搜查周秀丽的事向我通风报信,就更让我奇怪了,———陈主任啊,你这些小道消息都是从哪来的啊?你怎么就是对这种事感兴趣啊?心态是不是不太正常啊?”

  陈汉杰冷冷道:“王副省长,我的心态你不必揣摩,不过,这件事的消息来源我倒可以告诉你,是叶子菁同志向我汇报的,坦率地说,我听到后很吃惊!”

  王长恭口气一下子严厉起来,“我更吃惊!一个办案的检察长遇事不向市委汇报,不向我这个领导小组组长汇报,倒跑到你陈汉杰那嘀咕,正常吗?!另外,我也澄清一下事实,在我的记忆中,陈波同志没给我打过电话,这完全是无稽之谈!”

  唐朝阳忍不住说道:“王省长,你可能记错了,陈波确实给你打过这个电话,叶子菁也向我汇报过这件事!叶子菁很忧虑,和我说,就算她下来,不当检察长,也不能让陈波这种不讲原则,不讲法制的同志做检察长!而你呢,王省长,为了把叶子菁拿下来,再三建议我们启用陈波同志,这是不是事实啊?!”

  王长恭把脸转向了唐朝阳,脸色难看极了,“唐朝阳同志,就算这件事我记错了,就算陈波真给我打过这个电话,又能说明什么呢?陈波不能向我汇报吗?向我汇报就变成通风报信了?就变成不讲原则,不讲法制了?这是哪一家的逻辑啊!”

  陈汉杰意味深长道:“王副省长,这要问你嘛,我和朝阳同志对你的行为逻辑感到困惑嘛!刚才谈对朝阳同志的处分时,你还提到在大火中哭泣的冤魂,可我就是搞不明白,你怎么对周秀丽这么情有独钟呢?周秀丽被捕前的事不说了,怎么对长山检察院的抗诉也这么不满啊?好像还在四处做工作,想撤回抗诉吧?”

  王长恭逼视着陈汉杰,“陈主任,你这说法又来自唐朝阳同志吧?啊?”

  唐朝阳没等陈汉杰开口,主动说:“是啊!叶子菁提出抗诉的当天,王副省长就打电话给我,要我和长山市委想办法做工作,争取让叶子菁撤回抗诉。在电话里王副省长情绪挺激动,明说了,如果周秀丽真判了死刑,干部处理可能就要水涨船高了!”

  陈汉杰看着王长恭笑了,“王副省长,这件事你也可以否认,没有旁证嘛!”

  王长恭嘴角抽颤了半天,“陈主任,我否认了吗?如果连这种小事都要否认,我这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就不要当了!我请问一下在座的同志们,我王长恭还是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这个公民有没有权利对一个案件的判决发表个人的看法?周秀丽这十五年徒刑不也是法院判的吗?我连赞同一下的权利都没有吗!”

  唐朝阳平静地道:“王副省长,你不是一个普通公民,你是中共孜江省委和孜江省人民政府的高级领导干部,你的一言一行,对下属干部,下属单位,有着难以估量的重大影响!在目前这种特有国情条件下,干部由上级任命,乌纱帽拎在上级手上,我们有的同志就不会去看老百姓的脸色,就会去看你们这些领导的脸色!”

  王长恭手一挥,反驳道:“你唐朝阳什么时候看过我的脸色啊?啊!”

  陈汉杰再次插上来,“所以,你就不保护朝阳同志了嘛,就建议撤职嘛!”

  王长恭倒也坦率,“当然要撤嘛,这是毫无疑问的!今天我在这里讲,以后在省委常委会上也会这样讲!就是要讲原则嘛,不能只对别人讲原则,不对自己讲原则!”看着在场的林永强和几个市委常委,又说了起来,“同志们,陈主任刚才对我有个批评啊,说我在事实情况不清的时候就提出保干部,对市级干部争取一个不撤。这我不否认,尽管我是出于好心,主观上是想保持长山干部队伍的稳定,可这不是理由啊,没把情况搞清楚就表态,丧失原则立场了嘛!现在看来,还是唐朝阳和陈汉杰同志做得好啊,支持叶子菁和检察院把案子办到了这种程度,第一批就起诉了三十七个,还要另案处理一批,苏阿福黑名单上的另一些腐败分子嘛!好啊,大快人心啊,我和省委充分肯定!但是,我仍然要说,功是功过是过,对长山干部要这么评价,对周秀丽也要这么评价!不瞒同志们说,为抗诉的事,我不但找了唐朝阳同志,也找了省政法委、省检察院和省高院,就是要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为这个干过好事的干部讨个说法!我可以告诉同志们,我的态度没变,还是要保护干部,在坚持原则的前提下坚定不移地保护干部!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我王长恭都不能冷了那些认真干事的同志们的心,都不能为了爱惜自己的政治羽毛,不管底下同志们的死活!”

  让陈汉杰和唐朝阳没想到的是,王长恭话一落音,林永强率先鼓起了掌,随即其他在座的常委们也热烈鼓掌,甚至连省委组织部的那位年轻处长也鼓起了掌。

上一篇:56 下套的高手

下一篇:58 “好戏还在后面呢”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内容简介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本书详细介绍了曾国藩的生平经历和主要事迹,重点记述其镇压太平天国革命运动、捻军起义和处理天津教案、发起洋务运动的过程;深刻透辟地分析了曾国藩政治和学术思想的形成、发展、演变及对后世的影响;深入归纳了曾国藩的用人方略,概述了以曾国藩及其幕府为核心的政治集团的形成、发展、分化和主要特征、作用;同时,历史地科学地实事求是地总结评价了曾国藩的历史功过和历史作用。观点鲜明精当,见解深刻独到,资料丰赡翔实,分析雄辩有力,观念新颖,视野开阔,是中国近代史研究和历史人物传记创作上的一部不可多得的力作。  本书通过大……去看看 

经济解释之十:经济物品必有代价 - 来自《经济解释(文选)》

凡是有胜于无的东西,不管是有形或无形,都是“物品”——“有胜于无”是经济学上的“物品”定义。……“多胜于少”是经济物品的定义,也是“缺乏”(scarcity)的定义。凡有价格的物品都是缺乏的,不足够的。……有一些社会——比如极端的共产社会——市场不存在,没有价格,但代价(sacrifice)还是要付出的。   ***   第三章缺乏与竞争   要以理论解释行为,行为就一定要受理论的约束——这是很基本的道理。经济解释的法门,与任何其他的实证科学一样,那就是:一方面我们以一些有一般性的行为假设、公理或定律,来约束行为;另一方面,我们又……去看看 

社会契约论 第四卷 - 来自《社会契约论》

第一章 论公意是不可摧毁的  只要有若干人结合起来自认为是一个整体,他们就只能有一个意志,这个意志关系着共同的生存以及公共的幸福。这时,国家的全部精力是蓬勃而单纯的,它的准则是光辉而明晰的;这里绝没有各种错综复杂、互相矛盾的利益,公共福利到处都明白确切地表现出来,只要有理智就能看到它们。和平、团结、平等是政治上一切尔虞我诈的敌人。纯朴正直的人们正由于他们单纯,所以难于欺骗;诱惑和甜言蜜语对他们都用不上,他们甚至还不够精明得足以当傻瓜呢。当我们看到在全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民那里,一群群的农民在橡树底下规……去看看 

序 - 来自《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

我觉得人类的各种知识中最有用而又最不完备的,就是关于“人”的知识〔二〕。我敢说,戴尔菲城①神庙里唯一碑铭上的那句箴言②的意义,比伦理学家们的一切巨著都更为重要、更为深奥。因此,我把这篇论文的题目,看作是哲学上所能提出的最耐人寻味的问题之一。但是不幸得很,对我们说来,这也是哲学家所能解决的最棘手的问题之一。因为,如果我们不从认识人类本身开始,怎么能够认识人与人之间不平等的起源呢?因时间的推移和事物的递嬗应使人类的原来体质发生了一些变化,我们若不通过这些变化,怎么能够看出最初由自然形成的人究竟……去看看 

59 转机发生在执行死刑之前 - 来自《国家公诉》

这期间,陈汉杰和唐朝阳不断打电话来,找叶子菁和检察院了解情况。叶子菁知道陈汉杰和唐朝阳要了解的是什么情况,但是,没有,她这边的确一点情况也没有。周秀丽的缺口始终打不开,黑名单上的受贿干部也没涉及到王长恭。其实,就算有这类情况,她也不能无原则地提供给他们,她在感情上同情他们,支持他们的正义立场是一回事,按法律规定的程序办案是另一回事。因而,每每接到唐朝阳和陈汉杰这类电话,叶子菁总提醒自己保持理智和清醒,告诫自己不能感情用事,要求自己回到当初对查铁柱的审视状态中去,在对王长恭进行法律审视的时候,力求客观。   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