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转机发生在执行死刑之前

 《国家公诉》

  这期间,陈汉杰和唐朝阳不断打电话来,找叶子菁和检察院了解情况。叶子菁知道陈汉杰和唐朝阳要了解的是什么情况,但是,没有,她这边的确一点情况也没有。周秀丽的缺口始终打不开,黑名单上的受贿干部也没涉及到王长恭。其实,就算有这类情况,她也不能无原则地提供给他们,她在感情上同情他们,支持他们的正义立场是一回事,按法律规定的程序办案是另一回事。因而,每每接到唐朝阳和陈汉杰这类电话,叶子菁总提醒自己保持理智和清醒,告诫自己不能感情用事,要求自己回到当初对查铁柱的审视状态中去,在对王长恭进行法律审视的时候,力求客观。

  以往的经验全用不上了,叶子菁甚至也怀疑起自己的判断了,难道王长恭真是一个既有原则、又有情有义的人吗?王长恭在和周秀丽的交往过程中就没有利用手上的职权为周秀丽或者他自己谋取过私利吗?就没批过任何条子吗?如果真是这样,如果王长恭和周秀丽多年以来只是个人感情的交往,如果王长恭对周秀丽在经济上要求很严格,周秀丽又怎么敢收苏阿福三十万元贿赂,闯下这场弥天大祸呢?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让叶子菁没想到的是,事情的发展颇具戏剧性,尽管周秀丽这边死不开口,没让王长恭栽在她手上,苏阿福那边倒意外提供了重要线索。

  苏阿福求生欲望很强烈,上诉被驳回后仍不死心,在即将执行死刑前一个小时,突然说自己还有问题没交待完,要求继续交待,死刑因此没能如期执行。在暂缓执行的这段日子里,苏阿福并没交待出什么新的重大犯罪事实,只不过又多活了十八天罢了。上个星期,最高人民法院新的死刑执行命令又下达了,鉴于上次的教训,最高检察院有关负责同志专门打了个电话过来,要求长山检察院把工作做到家,在死刑执行前务必让苏阿福把要说的话都说完,决不能再出意外了。

  苏阿福对王长恭的这个关键举报,就是在死刑执行前二十四小时发生的。苏阿福的最后二十四小时是由起诉处年轻公诉员刘平华陪着一起度过的。刘平华具体分工负责苏阿福的案子,和苏阿福打了两个多月交道,对苏阿福的心态十分了解。刘平华在死囚牢里最后做苏阿福的工作,要苏阿福认罪服法,不要再节外生枝了。苏阿福偏又节外生枝,提出要最后见叶子菁一面,说是又想起了一条重要线索,要和叶子菁当面谈。刘平华没想到这个举报会涉及王长恭,要苏阿福和他说。苏阿福不干,耍赖说,要么请叶子菁过来,要么他明天到刑场上再提出举报。

  在这种情况下,叶子菁只好赶到死囚牢去见苏阿福。去时根本没抱什么希望,在暂缓执行死刑的十八天里,此人并没有交待出什么了不得的新东西,怎么这时候又要交待了?叶子菁最初和刘平华的判断一样,认为苏阿福不过是耍赖而已。

  因此,一到死囚牢,叶子菁就和言悦色地做苏阿福的工作,“苏阿福,你犯了什么罪你知道,我们的起诉书和法院的判决书上写得清清楚楚,枪杀出租车司机,图谋爆炸加油站是严重的暴力犯罪,大肆行贿,行贿的后果极其严重,造成了一百五十六人死亡,你说你还耍什么赖呢?周秀丽受贿三十万不也判了死刑吗?”

  苏阿福这才知道周秀丽也判了死刑,不免有些吃惊,愣了好半天才说:“怎么,叶检,你……你这抗诉还就成功了?还……还真办了周秀丽一个死罪?啊?”

  叶子菁点了点头,“苏阿福,我说话是算数的,当初对你的许诺全做到了!包括周秀丽在内,没一个犯罪分子从我手里溜掉!所以,你也不要心存幻想了!”

  苏阿福不说自己的事了,讷讷道:“王长恭到底没保下周秀丽啊?”

  叶子菁审视着苏阿福说:“王副省长也得在法律范围内活动嘛,我们中国是个法制的国家,任何人都没有超越法律的特权嘛!”

  苏阿福戴着脚镣手铐,低头坐在床沿上呆呆听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叶子菁又很诚恳地说:“苏阿福,你这个人还是讲义气的,又向我投了降,在客观上帮我们办了案,不说报答你了,我也得讲点感情。你的死罪谁也免不了,换了任何人办你的案子结果都一样。可法不容情人有情,你现在说说吧,家里还有什么事放心不下?还有什么事需要我和检察院出面帮你办?如果有就提出来!”

  苏阿福满眼是泪,抬起了头,“叶检,你……你和检察院真愿意帮我么?”

  叶子菁郑重地点点头,“是的,只要在法律许可范围内,我们一定尽量帮你!”

  苏阿福沉默了一会,定定地看着叶子菁,“叶检,你知道的,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儿子苏东堤。我和大富豪的资产全被查封了,东堤留学的事泡汤了,东堤他妈又因为这些年帮我偷漏税进了监狱,估计要判几年,这孩子怎么办啊?叶检,你们能不能给我儿子留点生活费?另外,能不能帮我儿子改个名,换个学校呢?别让人家知道他是我儿子!”

  叶子菁答应了,“可以,给苏东堤改个名,换个学校问题不大,我找公安局和教育局的同志协助一下,尽快帮你办了。孩子生活费的问题也可以解决,不过,你的期望不要太高,再像过去那么奢侈是不可能了,我们尽量安排吧!”

  苏阿福挺感动,哽咽着,连连道:“叶检,那……那我就太……太感谢您了!”见叶子菁一直站着,又说,“叶检,您坐,坐下,我还有些话要和您说!”

  叶子菁却不敢坐,虽说出了院,臀部的伤却仍没好利索,可也不好和苏阿福说,只道:“苏阿福,你不要管我了,还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别留下遗憾!”

  苏阿福看了看守在面前的持枪武警和刘平华,“叶检,让他们出去行不?”

  叶子菁摇了摇头,“这恐怕不行,对死刑犯的看守,看守所是有规定的。”

  苏阿福犹豫了一下,只好当着武警和刘平华的面说了,“我想见见我老婆,交待点事!”

  叶子菁苦笑起来,“苏阿福,你知道的,这不行啊,你老婆的偷漏税案还在审理过程中,我怎么能违反规定让你们见面呢?你真想向你老婆交待什么,就对我们交待吧,我们负责转达,而且,你也可以写遗书嘛,你有这个权利。”

  苏阿福却不愿放弃,泪眼汪汪看着叶子菁,“叶检,我们做个交换好不好?你马上安排我老婆来和我见个面,我就给你再提供一个线索,交待一个大的!”

  叶子菁本能地感到这个大的可能会是王长恭,心一下子拎了起来。

  苏阿福哀求不止,“叶检,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要见个面,十分钟就行……”

  叶子菁不敢答应,可又不能放弃苏阿福可能提供的重要线索,想了想,转身出了牢房大门,说是立即请示一下,马上给苏阿福一个答复。

  在看守所办公室要通了省检察院丁检察长的电话,把情况向丁检汇报了一下,丁检破例同意了,问叶子菁,苏阿福和他老婆的这次见面要多长时间?叶子菁想,既然已经请示了,就不妨多争取一点时间,便说,半个小时左右吧!丁检指示说,那就定半小时吧,你们严格掌握时间,而且,在苏阿福和他老婆见面时必须有我们检察机关和武警同志在场密切监视,以免发生什么意外。叶子菁答应了。

  得知会面时间为半个小时,苏阿福很满意,但对临死前的这次会面要被武警和检察人员监视,苏阿福不能接受,坚持要大家都出去,就给他半个小时的安静。

  叶子菁真有些为难了,对苏阿福说:“苏阿福,能给你争取到这半小时,已经是破例了,没人监视怎么行呢?你和你老婆串供怎么办?你把你老婆搞死了,或者你老婆把你搞死了又怎么办?让我们怎么交待啊?你也设身处地替我想想嘛!”

  苏阿福想了想,开口道:“叶检,您是大好人,我服你,也不想为难你!你看这样好不好?就你一个人留下来监视我们吧,让刘平华和武警他们都出去!”

  叶子菁觉得苏阿福不可能向自己下手使狠,便同意了,“这也行!”

  刘平华立即反对,“哎,叶检,这哪成啊,这可不符合安全规定啊!”

  一位武警战士也跟着说:“叶检察长,我们得对你的安全负责啊!”

  苏阿福不高兴了,“我不会碰叶检一下的!你们把我锁定在床上好了!”

  问题就这么解决了,苏阿福自愿被紧锁在死刑犯专用的铁床上,和老婆见最后一面。苏阿福的老婆走进死囚牢时是当天晚上二十一时十分,计时的小电子钟在苏阿福面前放着,苏阿福还冲着叶子菁说了一句:“叶检,时间你可记准哦!”

上一篇:58 “好戏还在后面呢”

下一篇:60 抓到重大线索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公民责任 - 来自《民主的原则》

民主政府不同于专制政权,它存在的目的是为人民服务;但民主国家的公民也必须同意遵守管理公民的规则和义务。民主国家给予公民许多自由,包括对政府表示异议或批评政府的自由。 作一个民主国家的公民需要参与、讲道理和有耐心。   民主国家的公民知道他们不但有权利,而且有责任。他们认识到民主需要投入时间和艰苦努力──人民的政府要求人民的时刻关注和支持。   在有些民主国家,公民参与意味着需要公民担任陪审员,或在一段时间内服义务兵役或从事国民义务服务。在所有民主国家都实行并且完全属于公民职责的其他义务中,尊……去看看 

05 “把‘四人帮’抓起来” - 来自《邓小平的晚年之路》

一、“把‘四人帮’抓起来”是“元老派”长期准备的结果  关于“把‘四人帮’抓起来”的具体情况,正式公布的各种材料中极少透露。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只说:“在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中,华国锋、叶剑英、李先念等同志起了重要作用”。其实,这三个人的作用,都属于“前台”的,而真正在“后台”策划、导演的是邓小平。  《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也只说了一句话:当时的形势“使老一辈革命家们深感忧虑。他们大多处境困难,但是仍通过各种渠道,互通信息,并酝酿解决‘四人帮’的办法。”  根据有关记载……去看看 

1919——中华民国八年己未 - 来自《中华民国史事日志》

1.1(一一,三0)北京大学学生傅斯年、罗家伦等主办之「新潮」杂志,及段锡朋、周炳琳、张国焘、许德珩、易克嶷等之「国民」杂志创刊(新潮社成立于上年12.3;另有「国故」月刊社,亦于同月成立,教授黄侃、刘文典等主之)。  1.5(一二,四)  (1)任命汪荣宝为驻瑞士公使。  (2)外交部电都护使陈毅,相机与外蒙另订新约,排除俄力,固结蒙心。  (3)外交部声明不轻易变动外蒙自治制度,惟求解除俄蒙协约限制。  1.6(一二,五)  (1)北京外交委员会议决统一铁路案,凡以外资外债建造已成或未成,或已订合同而尚未开工之各站,概统一之。其资本及债务合为一总债……去看看 

卷一 - 来自《沉思录》

1、从我的祖父维勒斯,我学习到弘德和制怒。  2、从我父亲的名声及对他的追忆, 我懂得了谦虚和果敢。  3、从我的母亲,我濡染了虔诚、仁爱和不仅戒除恶行,甚而戒除恶念的品质,以及远离奢侈的简朴生活方式。  4、从我的曾祖父那里,我懂得了不要时常出入公共学校,而是要在家里有好的教师;懂得了在这些事情上一个人要不吝钱财。  5、从我的老师那里,我明白了不要介入马戏中的任何一派,也不要陷入角斗戏中的党争;我从他也爱会了忍受劳作、清心寡欲、事必躬亲,不干涉他人事务和不轻蕉流言诽谤。  6、从戴奥吉纳图斯,我学会了不……去看看 

3-1 科学精神的召唤 - 来自《现代化之忧思》

弘扬科学精神变成了当前一个迫切的呼声。需要弘扬科学精神,意味着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科学还没有以精神的面目出现,科学还游离于精神之外。人们把科学只看成被动的工具,却没有发现科学自身内在的目标和生长力。需要弘扬科学精神,还意味着科学能够而且永远趋于回归精神,若不然弘扬之举便是不可能的。科学本质上就是精神,作为精神的科学向我们发出了返归自身的时代性的召唤:把科学当做科学对待。   何谓科学精神?精神是有自己内在目标的历史性存在,是人文,因此,科学精神就是科学的人文性。科学与人文的疏远之日,就是科学精神的退隐……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