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 节骨眼上办案又卡壳

 《国家公诉》

  叶子菁在此前的工作经历中从没碰到过这样的情况,案子办到这种地步,竟然卡壳了!王长恭的犯罪线索清清楚楚摆在那里,似乎伸手就能抓到了,可却就是抓不到。周秀丽不配合,王长恭不交待,两条线索没一条能落实下来。杀人灭口的电话没法证实,王长恭一口咬定江正流因为受了处理,对他进行政治陷害,周秀丽也否认那夜自己在王长恭身边。四百八十万的受贿问题查得也不顺利,新世界地产公司熊老板的交待材料放在面前,周秀丽还是死不认账,既不承认自己收了这四百八十万,更不承认和王长恭有任何关系。说到退还给苏阿福的那四十万,周秀丽振振有词说,那是因为她和苏阿福关系比较好,抹不开面子,在推辞不了的情况下暂时收下的,解放路6号地块有了结果,她就主动把钱退还给苏阿福了,似乎她还是个廉政模范。更要命的是,赃款去向不明,像是在人间蒸发了。据熊老板交待,周秀丽当时要的是现金,他就给了现金,是装在两只邮袋里送去的,因此,公司和银行账户上反映不出这四百八十万的去向,而检察机关对王长恭和周秀丽及相关亲属的依法搜查又一无所获,叶子菁和长山人民检察院陷入了从未有过的空前被动中。

  这时候,不但是叶子菁和长山检察院的同志们急了,省检察院丁检察长也坐不住了,专程从省城赶来了解情况,忧心忡忡地告诉叶子菁:“……如果这四百八十万赃款最终找不到,如果没有确凿证据证明王长恭和这笔赃款有关系,我们这被动就太大了,不但是你叶子菁,连我和省检察院都得向省委、省政府做检查啊!

  ”叶子菁知道丁检说的是实话,郁郁地怔了好半天才说:“是的,丁检,这个严重后果我已经想到了,不瞒您说,我……我已做好了下台的思想准备!

  ”丁检察长却又安慰说:“不过,也不要灰心,既然有明确线索证明王长恭卷了进去,也只有硬着头皮搞下去了。你和长山的同志们心里还是要有底气,要和同志们说清楚,我们并没做错什么,有线索就是要查,不管他官多大,职位多高!

  ”叶子菁不愿因此连累丁检察长和上级检察院,建议说:“丁检,这事你最好不要管了,也别说我们向你汇报过,万一搞错了,你代表省院严厉批评处理好了!

  ”丁检察长不同意,挥挥手说:“子菁同志,这种话别说了,该下台时我会陪你一起下台,这一次我也准备付出代价,了不起做另一个唐朝阳,也去当教授嘛!

  ”

  叶子菁这才知道唐朝阳要去当教授了,便问:“朝阳同志的去向定了?”

  丁检察长叹了口气,“听说定了,到省城理工学院做个挂名党委副书记!

  ”叶子菁颇为不解,“王长恭被双规了,省委怎么还这么处理朝阳同志?”

  丁检察长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以为对唐朝阳不满的只是王长恭吗?你想想,被你们送上法庭的那些犯罪分子和被处理的干部,扯扯连连在省里有多少关系?这些人谁不巴望唐朝阳倒台?再说,唐朝阳作为市委书记本来也该负责任!

  ”叶子菁愤愤不平地说:“可这处理毕竟还是太重了,有失公道啊!

  ”丁检察长说:“你认为对唐朝阳处理重了,人家还认为对周秀丽判重了呢!”他禁不住感慨起来,“‘八一三’大案能办下来,大家都不容易啊!你叶子菁和长山检察院不容易,唐朝阳和长山市委也不容易,这位市委书记付出了大代价啊!

  ”叶子菁叹息道:“我知道,所以,心里才不好受。过去,我们常抱怨党委部门不依法办事,却不知道党委部门的难处。朝阳同志这次坚持原则,依法办事了,竟落得这么个结局,不让人寒心吗?我们的理论和实际怎么脱节到了这种程度?!

  ”丁检察长说:“也要一分为二,事情还要辩证地看。

  你叶子菁现在还在检察长的岗位上嘛,‘八一三’大案到底办下来了嘛,就连那位不可一世的大人物王长恭不也被你们办进去了吗?唐朝阳这代价我看也没白付!

  ”叶子菁苦笑着摇起了头,“丁检,现在可还没把王长恭办进去啊,搞不好,倒可能把我们办进去哩!”沉默片刻,又发狠说:“我就不信王长恭这回还溜得了!如果真让此人溜掉了,那就是笑话了,我这个检察长也该主动下台让贤了!

  ”丁检察长鼓励道:“你知道就好!子菁同志,那就请你和同志们拿出业务水平来,不要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突破口还在周秀丽这里,就是那四百八十万的问题,你们不要放弃最后的努力,要继续攻,哪怕押上刑场前最后一分钟攻下来也行!

  ”叶子菁当然不会放弃,送走丁检察长的当天,便决定到看守所亲自做周秀丽的工作。这时,周秀丽的上诉已被驳回,死刑三天后就要执行,情绪变得很坏。高文辉劝叶子菁不要去了,说是周秀丽现在提起她就大骂不止,估计她们之间谈不出什么结果,搞不好反会惹出一肚子气来。叶子菁主意已定,没听高文辉的劝阻,还是在高文辉的陪同下去了,去之前做好了挨骂的思想准备。

  没想到,周秀丽倒还安静,见叶子菁来了,只当没看见,把脸扭向了别处。

  叶子菁故作轻松地说:“周秀丽,听说你一直在骂我啊,怎么不骂了?”

  周秀丽“哼”了一声,“你算他妈什么东西?我还想省点力气上刑场呢!

  ”叶子菁笑道:“这么说,你到底认罪服判了?高文辉的工作没白做啊!

  ”周秀丽冷眼看着叶子菁,阴阴道:“怎么?你姓叶的还想最后捞把稻草吗?告诉你,叶子菁,这梦就别做了!老娘好歹一个死,不存什么幻想了!你也别有什么幻想,王省长的事老娘别说不知道,就是知道也不会告诉你们!什么杀人灭口的电话?什么四百八十万?全是你们的诬陷,有本事你们把那四百八十万拿出来!

  ”叶子菁避开了锋芒,迂回道:“哎,周秀丽,你不要叫嘛,我说要和你谈案情了吗?我今天就是来看看你嘛,我们谈点别的好不好?比如,彼此的家庭,爱情什么的?我知道你的婚姻不太美满,也能理解你和王长恭省长之间的那份感情……

  ”周秀丽及时插话说:“所以嘛,我也能理解你和陈汉杰之间的感情!

  ”叶子菁忍着气,强笑着问:“周秀丽,我和陈汉杰同志之间有什么感情啊?”

  周秀丽道:“那么,我和王长恭副省长之间又有什么感情呢?你给我设什么套啊?叶子菁,我再重申一遍,我的事就是我的事,和王长恭省长没任何关系!

  ”叶子菁摆了摆手,“好,好,周秀丽,这事我们先不说。你和王长恭在工作上总有些关系吧?我们先来谈谈你们之间的工作关系好不好呢?据我所知……

  ”周秀丽满眼是泪叫了起来:“谈什么谈?老娘不谈了!老娘毁在你手上了,不是你老娘进不了监狱,不是你老娘判不了死刑,老娘就是变成鬼也饶不了你!

  ”叶子菁正色道:“这话说错了吧?你不是毁在我手上,是毁在你自己手上了!因为你的受贿渎职,这么多受害者丧身火海,那些受害者的冤魂饶得了你吗?!

  ”高文辉也斥责说:“周秀丽,你是怎么回事啊?从你进来以后,我们的同志一次次和你谈,谈到今天你竟然还是这么个态度,当真没有一点人性了吗?啊!

  ”周秀丽一时语塞了,沉默片刻,讷讷道:“我……我的罪过我承认,是我的事我不赖!事情一出,我……我也后悔死了!可我罪不当死啊,我……我和查铁柱的情况一样,也……也是过失犯罪!我……我主观上没有要烧死这……这些受害者的想法!

  ”叶子菁见周秀丽主动谈起了案情,觉得有了进一步对话的可能,便也和气地说了起来:“看看,又错了吧?你和查铁柱的情况怎么会一样呢?查铁柱是违章烧电焊,大意失火。你呢?可是个城管委主任啊!你硬要了苏阿福三十万,放弃了自己的职责,批准苏阿福把一大片违章门面房盖到了大街上,就造成了这么严重的后果,因此,你才受到了法律的严惩!”顺着话头,说到了正题上,“所以,在解放路6号地的问题上,我们就不能相信你嘛!你说你把苏阿福的四十万退回去了,又没收熊老板那四百八十万,这可能吗?谁都不是傻瓜,有基本判断嘛!没有熊老板的四百八十万的巨额贿赂,你不可能退掉苏阿福的四十万嘛,熊老板也交待了,熊老板开着车亲自到你家送了两个装满现金的邮袋,这种细节编得出来吗?”

  周秀丽默不作声,茫然看着身边的一位女武警战士,不知在想些什么。

上一篇:61 王副省长被双规了

下一篇:63 写有密码的纸条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31 传言检察长要换人了 - 来自《国家公诉》

政法委田书记有了些乐观,“看看,心平气和地沟通交流一下还是很好的嘛,啊?!大家都是为了工作嘛,有什么争执不好解决呢?在对周培成的认识上,你们就达成一致了嘛!”   其实,田书记乐观得还是太早了,案子的定性问题仍然没有解决。   叶子菁又把问题提了出来,“这就是说,查铁柱一人作案,独立放火?”   江正流点点头,“是的,放火仍然是放火,我们这个定性肯定是正确的!”   王秘书长也说:“叶检,我看江局分析得很有道理嘛,放火犯罪有隐蔽性,可以明火执仗去放火,也可能采取别的手段嘛!像江局说的这种放火形式就不能排除嘛!”   叶子菁道:“现……去看看 

第63章 - 来自《苍天在上》

已是掌灯时分,田曼芳(万方汽车公司副总经理)给黄江北打了个电话,说是想见他。黄江北没心情见任何人,便说:“不行,我正忙着,一屋子的人。”田曼芳说:“您屋里连个灯都没开,你跟谁在开黑会?市长先生,请您抬起尊臀,走到窗前,向左前方看一看,我这会儿,就在路边那辆蓝色的小轿车里看着您的窗户哩。我有急事要找您。”黄江北说:“过一两天,咱们再找个时间,我现在没有心情……”田曼芳说:“我又不找您谈情说爱,心情什么!您有心情帮着田家的人搞走郑彦章,有那心情帮他们劫了夏志远手里的东西,就没那份心情来见一见我这样的平民小女?”黄江北哭笑不得地:“……去看看 

校者后记 - 来自《乔治·布什自传》

乔治·布什深为中国人民所熟悉,这不仅因为他任美国副总统八年,也因为他在70 年代曾出使中国,在8O年代还曾访华三次。在本书付梓之际,他又当选美国第41任总统,因而此书的出版,将对殷切期望进一步了解布什的我国读者有所裨益。   本书原名《展望未来》,是布什的一本自传。书中无论叙述家庭情况、学校生活和战时经历,或者谈论企业活动和从政生涯的风风雨雨,既不夸张,也不避嫌,反映了布什其人及其处世哲学。广大读者阅读后一定会感受到这一点。   布什在书中叙述本人经历的同时,也描绘了美国社会的种种光怪陆离景象和美国总统竞选……去看看 

第45章 - 来自《机关滋味》

楼下住进来一个年轻女子,黄三木每次从楼下上来,都要朝她看几眼,这个女人也看看他,什么表情也没有。这个女的,长得真不错。年纪大约在二十六、七岁光景,在附近的这几幢宿舍里,这个人称得上是个美女了。黄三木就问洪叶,这个女的是干什么的,怎么会住在这里。洪叶说,她是三叉路上那个补鞋人的老婆,最近租了楼下的柴棚间住。洪叶说,现在青云镇繁荣起来了,这个补鞋人光补补鞋,每天就可以挣几十块钱,他老婆就是帮他烧烧饭、洗洗衣服的。黄三木和洪叶一起出去上班,经过三叉路口时,黄三木就看到了一个弯腰补鞋的人,旁边堆着一大堆鞋子,看上去生意很……去看看 

中篇 序言(上) - 来自《幸福之路》

本书由一些关于在政治冲突中容易为人忽视的社会问题的随笔组成。它着重干思想领域中过多的组织形式和行动中过度的艰难。它解释了我不能趋同于共产主义或法西斯主义的原由,以及我对这两者共同具有的不能苟同的地方。它坚持知识的重要性不仅包含直接而实际的功用,而且包含它促进心灵的深入思考习惯。因而,功用只能在现今大量被标为“无用的”知识中间发现。本书也讨论了建筑与各种社会问题之间的关系,尤其是青少年的福利问题和妇女的地位问题。   从政治进一步延伸下去,本书讨论了西方文明的性质和人类毁于昆虫的可能性,最……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