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写有密码的纸条

 《国家公诉》

  叶子菁注意地观察着周秀丽的反应,继续说:“苏阿福三十万块你主动要,四十万你会退?怎么回事?幡然醒悟了?想做廉政模范了?是不是太讽刺了啊?”

  周秀丽又开了口:“一点不讽刺,我是城管委主任,能批准苏阿福盖门面房,那三十万就敢要。解放路6号地得市里批,我办不了,当然不能收!”

  叶子菁试探着问:“哦?你说话王长恭同志也不听吗?他会不帮你办?”

  周秀丽看了叶子菁一眼,“叶子菁,请你不要再诱供了!我明白地告诉你,长恭同志原则性比你还强,这事我只提了个头,就被长恭同志顶了回去!”

  叶子菁又问:“那么,王长恭怎么又把这块地批给熊老板的新世界公司了?”

  周秀丽眼皮一翻,“这事请你去问长恭同志,市长是他!我怎么会知道呢!”又讥问道,“叶子菁,陈汉杰过去做决定时,是不是也和你商量呢?”

  叶子菁没心思这么斗嘴,“哎,周秀丽,你不要这么偷换概念嘛。”

  周秀丽长长叹了口气,“叶子菁,我劝你到此为止吧,长恭同志你办不进去,他不是贪财的人!你想想看,他女儿结婚,大家送了三十二万,合法收入嘛,王长恭都捐了,怎么可能私下收这种黑钱呢?这合乎情理吗?”

  叶子菁马上说:“周秀丽,这我得纠正一下,那三十二万可不是什么合法收入啊!连王长恭自己都说嘛,他不当这个常务副省长,就不会有这么多人送礼!”

  周秀丽不再争辩了,苦笑着说:“对,对,叶子菁,你说得对!可这不正说明长恭同志在廉政问题上很注意么?!你还这么揪住长恭同志不放干什么?我看,你倒是该想想自己怎么下台了,现在回头好像还来得及!我的上诉已经驳回了,就等着一死了,所以,也不想就诱供的问题再告你们了,咱们最好都省点事吧!”

  叶子菁注意到,周秀丽说这番话时,神情语气竟很平和,便也平和起来,“那么,周秀丽,死刑执行前,还有什么要求啊?想不想和归教授还有儿子见一面?”

  周秀丽笑了笑,笑得竟然很好看,“叶子菁,你不要搞假慈悲了,我的权利我知道,用不着你提醒!和归律见面的要求我已提过了,儿子不见了,太伤心!”

  叶子菁赞同说:“这也好,孩子太小,不能在他心灵上留下这种沉重!”

  和周秀丽的会面就这么结束了,结束得很平静,这有些出乎叶子菁的预料。

  出了死囚牢,到了检察院驻所检察室,高文辉手一摊,对叶子菁说:“看看,叶检,我说不会谈出什么结果吧?你还不信!好在她还没破口大骂你。”

  叶子菁回味着会面的细节,若有所思道:“小高,你别说没有结果,我看这里面可能有文章!周秀丽为什么不大骂我啊?到这种地步了,她还怕什么啊?”

  高文辉疑惑地看着叶子菁,“哦,叶检,你发现了什么?”

  叶子菁判断道:“周秀丽这种平静不太正常,直觉告诉我,她好像并没完全绝望,还存在一丝侥幸。她侥幸什么?应该是那四百八十万!我想,这四百八十万或者已落到了归律手上,或者还在她手上没交出去,小高,你分析一下呢?”

  高文辉想了想,说:“估计不会在归律手上,归律和周秀丽的关系并不好,再说,他们家也搜查好多次了,确实没有这笔赃款的下落。如果赃款的秘密现在还没交待给归律的话,只怕周秀丽也不会再交待了。叶检,你这推断不太合理啊!”突然想了起来,“哦,对了,周秀丽要见的可不仅是归律啊,还有她小妹妹哩!”

  叶子菁眼睛一亮,“哎,这就接上茬了嘛,周秀丽完全可能把赃款的秘密交待给她妹妹嘛!”马上指示道:“在死刑执行前的这七十二小时内,你们一定要给我死死盯住周秀丽,不能让她搞任何把戏!她和她妹妹以及归律的会面要密切监视,转交给亲属的遗物要仔细检查,一句话,瞪大眼睛,等着看她最后怎么表演!”

  嗣后的这七十二小时注定是紧张迫人的。作为死刑犯的周秀丽难以安眠,作为检察长的叶子菁也难以安眠。

  次日夜里,当高文辉和监视的女警已困乏得睁不开眼的时候,周秀丽突然来了精神,拿起桌上让她写交待的纸笔涂鸦起来,也不知是不是在写遗书?女警想出面制止,被高文辉无声地拦住了。高文辉眼见着周秀丽写了撕,撕了写,折腾了大半夜。到得天亮时,七页检察院的讯问记录纸全撕光了,地上扔得四处都是纸片。而这时候,周秀丽和她小妹妹会面的时间也快要到了,高文辉预感到这里面有文章。

  对周秀丽的彻查是从那七页讯问记录纸开始的。高文辉和两个女警将地上的碎纸片一片不留,全捡了起来,一页页拼接,拼接下来后发现,总数少了大约四分之一页。这一来,情况就清楚了,就是说,这四分之一页纸被周秀丽移做它用了!

  果不其然,这四分之一页记录纸被两位女警当场从周秀丽的贴身胸罩里搜了出来,纸上写着广州一家银行的地址和一个保险箱号,以及一组九位数的密码。上面还仓促写了一句话:“小妹:永别了,孩子交给你,我来世的希望也交给你了!”

  然而,来世的希望最终还是破灭了!周秀丽原以为自己干得很漂亮,可以利用自己和知心小妹最后见面的机会把纸条塞到小妹妹手上,她怎么也想不到,高文辉竟会注意到这四分之一页记录纸的缺失,竟在她和她小妹会面之前捻灭了她的希望。

  纸条落到高文辉手上后,周秀丽瘫倒下来,像是已被提前执行了死刑……

  高文辉根本顾不上周秀丽了,马上赶到检察院,向叶子菁进行了紧急汇报。

  叶子菁大喜过望,当即叫来反贪局长吴仲秋,命令吴仲秋把手上的事都放下,马上带人飞广州,根据纸条上的银行地址和密码,打开那只保险箱,取回赃款。

  下达这个命令时,叶子菁心里仍不轻松,赃款下落虽然找到了,但毕竟是从周秀丽保险箱里找到的,如果最终不能证明这笔赃款和王长恭有关系,她和长山检察院就仍没走出被动的绝地。因此,吴仲秋和反贪局的同志们走后,叶子菁没敢离开办公室一步,两眼盯着桌上的保密电话,盯得眼睛发酸,一颗心仍紧张地悬着。

  五小时后,广州的电话来了,吴仲秋在电话里叫了起来:“叶检,拿到了!”

  叶子菁握话筒的手禁不住抖了起来,极力镇定着问:“四百八十万都在吗?”

  吴仲秋显然处在极度兴奋中,“都在,全是现金,这种隐藏赃款的方法也是一绝了!更绝的是,熊老板当年送赃款的邮袋还在,长山邮政的字清清楚楚……”

  叶子菁更急切地想知道,这笔巨额赃款和王长恭有没有关系?有多大的关系?可话在嘴边转着,就是不敢开口!那当儿,她不知咋的变得软弱极了,好像一生之中从没这么软弱过。在那个加油站的惊魂之夜,面对苏阿福的枪口和炸药,她也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此刻,她真害怕吴仲秋的回答会使她失望……

  似乎心有灵犀,吴仲秋在电话里主动说了起来:“叶检,还有更大的收获!我们在保险箱里发现了周秀丽和王长恭的假护照!他们都改名换姓了,王长恭不叫王长恭,叫刘武强了!周秀丽化名叫田萍了!可照片上的人却是王长恭和周秀丽!我们的结论是,这四百八十万赃款肯定是王长恭和周秀丽的共有财产!”

  这就对了,吴仲秋叙述的事实到底没让她失望!

  叶子菁紧绷着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了,身子就像突然散了架似的,禁不住软软瘫倒在办公桌前,话筒也跌落到桌面上。

  话筒里,吴仲秋的声音还在响:“叶检,我们赢了!王长恭这回溜不掉了!”

  眼中的泪水夺眶而出,叶子菁重又抓起话筒,声音也哽咽起来,“好,好,小吴,这……这可真是太好了!我……我们赢了,到……到底打赢了……”

  吴仲秋在电话里听出了异样,“哎,叶检,你……

  你怎么哭了?”

  叶子菁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抹去了眼中的泪水,努力镇定着情绪,向吴仲秋做起了指示,要求他们立即将赃款和假护照押回长山,对这些情况严格保密。

上一篇:62 节骨眼上办案又卡壳

下一篇:64 审讯王长恭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公平、公正和平等 - 来自《中国弱势群体》

讲公平,包括公正和平等,用语往往有交叉。公正(justice),从经济、社会上升到道德、伦理,是又一个高度。早在20世纪90年代,《东方》杂志连续刊登卞悟的四篇文章:《公正至上论》、《再论公正至上——起点平等如何可能》、《公正、价值理性与反腐败——三论公正至上》、《公正为道德之基——四论公正至上》,不少地方谈到与效率的关系。  第一篇的第一节是《公正为效率之母》,提出:“无竞争则无效率,无公正则无竞争,公正不仅与效率无矛盾,而且是效率之母。”他认为,在西方,规则的公平久已是既成事实,起点的公平则因那里的竞争早已越过了起……去看看 

2-1.1 在昔日乾隆帝狩猎的行宫旁 - 来自《走向混沌》

如果劳改农场也能按人类的宗教概念,区分为“天堂”和“地狱”的话,我们这些来自茶淀农场(对外叫“清河农场”)的老右,来到团河农场则如同从“地狱”走进“天堂”。团河农场位于北京城南十多公里的“团河宫”之畔,“团河宫”曾是昔日乾隆皇帝狩猎之后落脚的行宫。我们所以能知道这个历史典故,因为我们老右中间有一个”地理仙”。当我们刚刚登上从茶淀开往北京的火车,押送我们上路的劳改队长,就把我们的下一个驿站团河农场的字号,告诉了我们。   人都离开了茶淀,保密已无任何必要。何况老右们的命运,此时行情看涨,有什么必要还让我……去看看 

第八章 《数学原理》:数学方面 - 来自《我的哲学的发展》

大家只从哲学的观点来看《数学原理》,怀特海和我对此都表失望。对于关于矛盾的讨论和是否普通数学是从纯乎逻辑的前提正确地演绎出来的问题,大家很有兴趣,但是对于这部书里所发现的数学技巧,大家是不感兴趣的。我从前知道只有六个人读了这部书的后面几部分。其中三个是波兰人,后来(我相信)被希特勒给清算掉了。另外三个是得克萨斯州人,后来被同化得很满意。甚至有些人,他们所研究的问题和我们的问题完全一样,认为不值得查一查《数学原理》关于这些问题是怎么说的。我举两个例子:大约在《数学原理》出版十年之后,《数学纪事》发表了……去看看 

Of the Credibility of Witnesses. - 来自《论犯罪与刑罚(英文版)》

To determine exactly the credibility of a witness, and the force of evidence, is an important point in every good legislation. Every man of common sense, that is, every one whose ideas have some connection with each other, and whose sensations are conformable to those of other men, may be a witness; but the credibility of his evidence will be in proportion as he is interested in declaring or concealing the truth. Hence it appears how frivolous is the reasoning of those who re……去看看 

1.建立解决方案 - 来自《麦肯锡方法》

像麦肯锡的所有事情一样,公司解决问题的程序有三个主要特征。当团队成员第一次碰在一起讨论其客户的问题时,他们知道,自己的解决办法会是:以事实为基础严格的结构化以假设为导向在本章中,你将确切地把握这三个特征的含义是什么,以及你如何能够在自己的企业里运用它们。事实是友善的事实是你用以铺就解决措施之路的砖石,事实也是建立支撑这一措施的柱子的砖石。不要害怕事实。--------------------------------------------------------------------------------在麦肯锡公司,解决问题是从事实人手的。在进行项目的第一天,团队的……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