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审讯王长恭

 《国家公诉》

  一缕阳光从审讯室的高窗外射进来,映照着王长恭略显浮肿的脸,和王长恭身着囚衣的前胸,让王长恭变得有些滑稽了。是一件旧囚衣,红色条纹已洗得污浊模糊,衣襟的边口全洗毛了,最下面的两粒纽扣也掉了。叶子菁注意到,王长恭在受审位置上坐下来后,几次下意识地扯拉囚衣敞开的下摆,借以遮掩不时袒露出来的肚子。到这种份上了,这位前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还那么注意自己的形象,极力要保住昔日的某种尊严。然而,此人内心深处的惊慌是掩饰不住的,从走进审讯室的那一瞬开始,就在有意无意地回避叶子菁的目光。

  看着王长恭这副样子,叶子菁有了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一次次把她逼入被动和绝境的就是这个人吗?这个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神通呢?他这番神通是从哪来的?是与生俱有的,还是手上的权力造就的。答案显而易见。

  当然,也必须承认,这个曾身居高位的家伙不是等闲之辈,干起背叛国家的勾当来,智商颇高,手段狡猾,有很强的未雨绸缪能力和反侦查能力。双规期间,王长恭拒不交待任何问题,进入司法程序后,最高人民检察院指令省检察院将案子交由长山检察院侦查起诉,王长恭仍坚持抗拒,讯问笔录至今还是空白。

  于是,便有了这次短兵相接的讯问。为了搞好这次讯问,叶子菁在反贪局长吴仲秋和同志们的协助下,做了几天的准备。做准备时,曾经的屈辱和悲哀一一记了起来,过去那个不可一世的王长恭时常浮现在眼前,几次让叶子菁潸然泪下。也正因为如此,今天进了看守所,叶子菁又有些犹豫了,由她主审王长恭是不是合适?她会不会感情用事?即将面对的审讯对象毕竟是她感情上最不能容忍的一个人!吴仲秋和同志们都说,她出面主审最合适,王长恭最怕见的人就是她。想想也是,一物降一物,办案策略上需要这样做,再说,她也有信心,相信自己不会感情用事。她要做的就是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落实已取得的罪证,把王长恭在预审中拿下来,送上法庭接受法律的公正审判,给“八一三”大案划上一个完整的句号。

  此刻,这个犯罪嫌疑人就在三米开外的专用受审椅上静静坐着,目光越过她的头顶,痴痴地看着审讯桌后的白墙,不知在想些什么。阳光仍在这个犯罪嫌疑人的脸上和胸前的囚衣上跳跃,像一支打偏了的聚光灯。聚光灯的光源来自犯罪嫌疑人左侧装着铁栅的高窗口,窗外是看守所办公区的院子,那里有着晴空下的自由。

  叶子菁看着高窗外那片自由的天空,缓缓开了口,语气平静极了,几乎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王长恭,现在终于轮到了你!二○○一年八月十三日晚上,当大富豪娱乐城大火烧起来的时候,我没想到最后会把你也办进来!今天我能请你这位前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坐到受审的位置上,实在太不容易了!我必须承认,你精明过人,也很懂得为官之道,靠不住的钱不收,还在川口捐了座希望小学,欺骗性挺强。可你的欺骗最终还是没能得逞,事实证明,你心很黑,通过情妇周秀丽的手收受贿赂,一笔赃款竟然高达四百八十万,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现在想起来我还有些后怕啊!如果我当时泄气了,不对周秀丽追下去;如果周秀丽不试图把这笔巨额赃款转移出去,让赃款就此消失;也许你坐不到今天这个位置上,是不是?”

  王长恭将目光收回来,冷冷地看了叶子菁一眼,“女人就是女人,到死都忘不了身外之物!”

  叶子菁盯着王长恭,“既然知道是身外之物,那你为什么还这么贪婪啊?”

  王长恭扯弄着囚衣的下摆,“你们又怎么能证明我的贪婪呢?根据在哪里?”

  叶子菁“哼”了一声,“你和周秀丽的假护照难道不是根据吗?你王省长的假护照怎么会出现在周秀丽租用的保险箱里?这个事实你否认得了吗!”

  王长恭抬头看着叶子菁,不屑地反问道:“叶子菁,你凭什么认定这四百八十万赃款和我有关?就凭那张假护照吗?既然你早就知道我和周秀丽的关系,就不该想到可能发生的另一种情况吗?周秀丽是不是会背着我拿上我的照片去办假护照呢?”

  叶子菁心里一动,脸上却不动声色,“这么说,你承认和周秀丽是情人关系了?”

  王长恭愣了一下,点头承认,“这事瞒不了,我也不想瞒了。”

  叶子菁有数了,离开讯问桌,走到王长恭面前踱着步,故意顺着王长恭的话说了下去,“倒也是啊,你和周秀丽是情人关系,彼此也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周秀丽从你身边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可能拿走你的照片,给你去办一张假护照嘛!”盯着王长恭,话头突然一转,口气骤然严厉起来,“可这么一来,新世界地产公司熊老板行贿的这四百八十万就好解释了,你利用手上的权力给熊老板批地,你的情妇周秀丽从熊老板那里受贿收赃,事实是不是这样啊?”

  王长恭即刻否认了,“事实不是这样!不错,新世界的地是我批的,但周秀丽受贿我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如果知道这种事,我饶不了她!告诉你,周秀丽收苏阿福那三十万块,我也是大火烧起来后才知道的,为此,我打了她的耳光!”

  叶子菁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王长恭,你对周秀丽要求可真严格啊,竟然打了她的耳光?”脸突然拉了下来,一声断喝,“王长恭,请你把头抬起来!”

  王长恭抬起了头,佯作镇定地正视着叶子菁。

  叶子菁逼视着王长恭,“王长恭,你说漏嘴了吧?这说明,‘八一三’特大火灾发生后,你对周秀丽受贿渎职的犯罪事实是很清楚的!可你这个负责火灾处理的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究竟干了些什么?你明目张胆地包庇周秀丽,甚至不惜命令公安局长江正流同志对苏阿福搞杀人灭口!对我们长山检察机关的正常办案,你横加干涉,制造障碍,还试图压着长山市委和唐朝阳同志把我撤下来!我当时怎么也不明白,你王省长到底想干什么?现在,你的这一切所作所为都可以得到解释了!”

  王长恭有些慌了,目光中透着一丝虚怯,极力辩解说:“叶子菁,你这理解不是太准确!我……我知道周秀丽受贿渎职并不比你早,也……也就是在周秀丽被抓前一天知道的。我骂过周秀丽之后,就劝周秀丽去自首,周秀丽也答应了,可我没想到,你们没等周秀丽去主动自首,就……就在传讯后突然拘留了她,真的,这事很突然……”

  叶子菁紧追不舍,“那么,在这之后,甚至在我们检察院对周秀丽的判决提出抗诉之后,你为什么还这么公开替周秀丽喊冤,还在四处为她做工作?仅仅是感情使然吗?你是不是怕周秀丽被判了死刑后,把你王副省长这个大后台供出来?”

  王长恭毕竟是王长恭,在这种时候应变能力仍然很强,听了这话,反倒镇定下来,平静地反问说:“叶子菁同志,周秀丽判死刑后把我供出来了吗?好像没有吧?如果这四百八十万真和我有关,我又没能保下她,她还有什么不会供的?”

  叶子菁一怔,一时竟有点无法对应了,周秀丽确实一直到今天都没有写下一个字的交待!

  王长恭岂会放过这种主动进攻的机会。趁着叶子菁的短暂被动,他夸夸其谈说了起来,满嘴官话,似乎又回到了过去大权在握的好时光,“叶子菁同志,我原来不想说,可想想还是得说,我们都是共产党人,共产党人讲什么?讲唯物主义,讲辩证法,讲实事求是嘛!我希望你这位检察长和长山检察院也能对我实事求是……”

  到了这种时候,面前这个曾身居高位的犯罪嫌疑人竟然还试图给她上课!叶子菁听不下去了,厉声打断了王长恭的话头,“王长恭,看来我有必要提醒你注意自己的身份了!你现在不是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了,你是一个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这里也不是哪个大会的主席台,没有谁请你做报告,这一回你是插翅难逃了!”

  王长恭嘴角抽搐了一下,脸上的肌肉有些僵硬,怔了好半天,又开了口:“叶子菁,我很理解你的情绪,落到你手上,我做好了最坏的思想准备,甚至准备和周秀丽一起上刑场!可我仍然要说,必须实事求是!那张假护照不足以认定我的犯罪事实,我将做无罪辩护!”似乎动了感情,“请你冷静地想一想,我王长恭是党和国家的高级领导干部,在我们这个国家,在孜江省,享有这么优越的条件,我有什么理由要搞个假护照呢?”

  叶子菁想都没想便驳斥道:“因为你心里清楚,党和国家是容不得像你和周秀丽这种腐败分子的!党的反腐之剑和法律惩罚的利剑一直悬在你们头上!所以,你们一边贪婪地聚敛财富,一边像做贼一样忐忑不安,时时刻刻担心自己的背叛行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当然要留后路!这还用得着明说吗?!”

上一篇:63 写有密码的纸条

下一篇:65 公道自在人心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前言 - 来自《第三波》

本书探讨的是二十世纪后期一项重要的,也许是最重要的全球性政治发展:即大约有30个国家由非民主政治体制过渡到民主政治体制。这本书试图解释发生在1974-1990年间这一波民主化的原因、方式及其直接后果。  本书横跨理论和历史两个领域,但是它既不是一部理论著作,也不是一部史书。它位于两者之间;它基本上是一部解释性的专著。一项好的理论不仅精确、严谨、优美,且能凸现出若干概念变项间的关系。然而没有一项理论能够全面地解释一个单一的事件,或一组事件。相比之下,一项解释则难免庞杂、肤浅、拖泥带水,而且思想上不令人满意。……去看看 

四、权利与宽容 - 来自《他山之石 可以攻玉》

◎“米兰达警告”美国人对待个人权利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法律规则和传统,而且与此相对应,社 会对于不同的思想观念、意识和生活方式也表现出相当的宽容度。这些也是美国民 情的一部分。权力和权利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权力指利用职位、威望或强制手段支配或影响 别人的能力,如政府权力、司法审查权力,等等;权利则指公民按照法律规定所享 有的免受他人或团体伤害的能力,如人身自由权、公民权,等等。在美国,维护公 民权利的法律意在防止政府权力的滥用,即以公民的宪法权利来制约政府的行为, 许多法律规定都以此为基本立足点。通常所说的……去看看 

第12章 启蒙运动时期的变革 - 来自《科学中的革命》

18世纪以两场大规模的政治革命而著称。这两场革命确立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革命”一词的含义——导致产生一个全新的并且与过去根本不同的社会制度或政治组织形式的激烈的社会或政治剧变——这就是1776年的美国革命(北美独立战争)和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然而,作为激进变革——作为一个突变点或同过去的决裂,而不是向已逝去的更美好岁月的循环式的回归——的革命这个概念的出现不仅可以追溯到启蒙运动时期社会和政治思想及行动的领域,而且还可以在这一时期文化和知识问题的讨论中找到它的来源。  我们已经看到,丰特奈尔早在……去看看 

余论六 1950-1953年苏联对华经济援助状况——来自中国和俄国双方的档案材料 - 来自《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

新中国成立后首先开展的最重要的外交活动就是毛泽东和周恩来对莫斯科进行的前后长达两个月的访问。中国领导人访苏的主要目的就是签订新的中苏同盟条约,同时争取得到苏联的大规模经济援助。经历了一番艰苦的外交谈判,毛泽东终于迫使斯大林做出了重大让步,同意废除1945年的中苏条约,重新签订新的中苏条约。  那么,《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签订后中苏之间在经济关系上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苏联是否对中国刚刚起步的经济建设给予了必不可少的援助?从客观上讲,中苏结成同盟关系后进一步加强了新中国在经济上对苏联的依赖性,苏联也有……去看看 

第一章 第三等级是整个国家 - 来自《论特权》

一个国家要生存下去并繁荣昌盛,要靠什么呢?靠个人劳动与公共职能。  一切个人劳动可归为四类:1.鉴于土地和水提供了人类所需的基本资料,因此按照思维顺序,所有务农的家庭从事的劳动便属第一类劳动。2.这些资料从第一次出售到消费或使用,经过人数有所增加的新劳动者之手,被迫加了复合程度不同的第二价值。人类的勤奋遂使大自然的恩赐臻于完善,初级产品的价值成倍、成十倍、成百涪地增加。这就是第二类劳动。3.在生产与消费之间,以及不同的生产阶段之间,出现一大批既有利于生产者,又有利于消费者的中介人,即商贩和批发商。批发商不断……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