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 公道自在人心

 《国家公诉》

  王长恭当真激动起来,身不由己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叶子菁,照你这么说,我王长恭就从没做过什么好事吗?我从一个大学生成长为一个党和国家的高级领导干部,就这么一天到晚做贼吗?这是一个辩证唯物主义的态度吗?是事实吗?”

  叶子菁长长吁了口气,“王长恭,你不要这么激动,你坐下来,坐下!”

  王长恭看了看身边的看守人员,被迫坐下了,坐下后仍是激动不已的样子。

  叶子菁也回到审讯桌前坐了下来,调整了一下情绪,平静地说:“王长恭,我并没说你从没做过任何好事,也没说过你一天到晚像做贼!你能从一个中文系大学生走到今天这个位置,是做过不少好事。别的地方我不太清楚,可你在长山的情况我还是比较清楚的。公道地说,你来长山做市长对长山是有贡献的。并不像有些人说的那样,只搞了个赔钱的飞机场,养了群骚狐狸。你在城市规划,基础建设,在长山这座资源型城市的定位和资源的开发利用上,都做了很多有益的工作。在你做市长期间,长山开放搞活了,长山经济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的时期。也正因为有了这些不可抹杀的政绩和成绩,你才得到了提拔重用,才做了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因此,在办案初期,当陈汉杰同志敏锐地发现你的问题,盯着你不放时,我对陈汉杰同志还产生过一些误解,还曾劝过陈汉杰同志。就在你公开羞辱了我以后,我仍然没有改变对你政绩和成绩的评价,我这是不是辩证唯物主义的态度啊?”

  王长恭又抓住了进攻的机会,“叶子菁同志,关于陈汉杰我正要说,这个老同志对我有偏见!我调到省里后,陈汉杰心态一直不平衡,总想找我的麻烦!关于我和周秀丽的风言风语,也是陈汉杰最早搞出来的,还故意在大会上给我辟谣……”

  叶子菁毫不客气地打断了王长恭的话头,“王长恭,你就不要狡辩了!你和周秀丽的关系是风言风语吗?你自己都承认了嘛。案子办到今天这一步,一切已经清楚了,在你的问题上,陈汉杰既不是心态不平衡,更不是找麻烦,是坚持原则,依法办事!没有这位老同志敏锐的政治嗅觉和无私无畏的支持,案子很可能就办不下来。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发现自己的危机之后,抓住陈小沐刑事犯罪的把柄试图和陈汉杰做交易,被拒绝了。陈汉杰宁愿将儿子送上法庭判上八年,也不屑于和你这种人为伍。陈汉杰同志当然不是什么完人,也有缺点错误,可却一身正气!和这位一身正气的老同志比起来,你王长恭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个败类而已!”

  王长恭咕噜道:“什么败类?我……我就是政治上失败了,这我承认!”

  叶子菁像没听见,又苦口婆心说了下去:“王长恭,你要清楚,党培养一个高级干部不容易啊,把你绳之以法,不仅是让你个人付出了代价,党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不但是对你多年的培养教育落空了,党的形象也因为你的腐败堕落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今天不仅是我,许多熟悉你的同志,都在替你惋惜啊!大家都认为,你不是没才干没水平,可惜的是,你没用自己的才干和水平为人民服务,而是为自己和情妇谋私利。人民和国家赋予你的公共权力被你滥用了!所以,你就不要再抱什么幻想了,国家和人民必须对你的犯罪行为予以追究和惩罚,法不容情啊!”

  王长恭似乎看到了一线希望,态度变得有些恳切了,“叶子菁同志,你这话说得让我感动,现在,我要向你检讨,在‘八一三’特大火灾案的处理上,我犯了不少错误,甚至是很严重的错误!我最对不起的就是你,我希望能得到你的原谅……”

  叶子菁摆了摆手,“王长恭,你不要说了!你不是犯错误,是犯罪,犯罪的性质还很严重!现在你要取得党和人民的原谅,要老老实实交待自己的犯罪事实!”

  一谈到犯罪事实,王长恭的态度马上变了回去,又是一推二六五了。

  审讯进行了整整七个小时,审讯者和受审者一直在斗智斗勇。斗到后来,双方都很疲劳了。可在讯问笔录上签字时,王长恭仍极力振作精神,把长达三十三页的讯问笔录仔细看了一遍,还在几个他自认为关键的地方对照录音做了更正。

  在讯问笔录上签过字后,王长恭再次声明:“叶子菁,我要做无罪辩护!”

  叶子菁已是胜券在握,收起讯问笔录说:“可以,王长恭,这是你的权利!你可以死不认账,可以拒不交待,但是,我这个检察长和长山市人民检察院照样可以根据已取得的证据,和今天这个讯问笔录把你押上法庭,代表国家提起公诉!”

  王长恭有些后悔了,突然提出:“这个讯问笔录我……我还要再看一下!”

  叶子菁轻蔑地笑了笑,“没这个必要了吧,王长恭?这份讯问笔录你看得已经够细的了,你对自己已经很负责任了!”停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你过去对国家和人民也这样负责的话,也许就不会有今天这份讯问笔录了!”

  将王长恭押走时,叶子菁又一次注意到了王长恭旧囚衣上已掉落的两个扣子,对看押人员交待道:“你们要么找件新囚衣,要么就把那两个扣子给他钉上!”

  王长恭听到后,在门口回过头来,冷漠地笑笑,“叶子菁,谢谢你的关照!”

  叶子菁摆了摆手,“谈不上什么关照,在押疑犯也要注意衣着整齐!”

  王长恭的被捕落网,并没能改变唐朝阳被撤职的命运,唐朝阳还是为“八一三”大火承担了主要领导责任,黯然离开了市委书记的领导岗位。上周五,省委组织部裘部长代表省委和唐朝阳正式谈了话,要求唐朝阳对这一组织处理措施正面理解,正确对待。唐朝阳也只能正面理解、正确对待了,再次诚恳地向省委做了检讨,没发一句牢骚。不过,让唐朝阳感到意外的是,工作去向最终还是改变了一下,省委没让他去省城理工学院做挂名的党委副书记,改派他到省民政厅任副厅长兼党组副书记了。谈到去向的改变,裘部长语重心长地说,这是培钧同志提出的建议,也是省委最后慎重考虑的结果,希望他在弱势群体的社会保障上能多做些实际工作。

  上周五谈的话,熬过了周六和周日漫长的四十八小时,周一上午,裘部长和主管干部工作的省委副书记秦志成就带着省委新任命的长山市委书记刘小鹏来开全市党政干部大会了。大会结束后,例行的交接工作马上开始。唐朝阳不愿让谁感到自己在闹情绪,或者要“狼狈逃窜”,便没急着离开长山,照常上下班,交接时也很认真,还不顾机关干部的眼色,像以往在职时一样,正常到市委机关食堂吃饭。

  秘书婉转地劝唐朝阳不要再到机关食堂吃饭,说是自己可以替他打回来吃。唐朝阳开始并不理解秘书的苦心,后来听到一些议论才知道,他实际上是在自找难堪了,一年零八个月前,他雄心勃勃来长山上任,长山干部们接风接了一个多月,现在要走了,竟然没有一个人来为他送行,竟然在离去的最后两天还吃食堂。这说明了什么?不正说明他这个市委书记已经激起了官愤,在长山成为孤家寡人了吗?!

  没想到的是,在即将离去的最后一天,陈汉杰亲自找到市委机关食堂来了。

  正是中午刚开饭的时候,市委机关食堂里人很多,唐朝阳已打好了一份饭菜,准备端到自己和几个副书记专用的小餐厅去吃。陈汉杰大步过来了,夺过他手上装着饭菜的不锈钢餐盘,往身边的大餐桌上一放,大声说:“走,走,朝阳同志,咱们不在这里吃饭了,我个人请客,给你这个有原则、有立场的市委书记送送行!”

  陈汉杰的声音这么大,引得周围不少就餐的机关干部往他们这边看。

  唐朝阳有些不安了,劝阻说:“哎,哎,老书记,你别这么大声嚷嘛!”

  陈汉杰似乎也意只到了什么,没再嚷下去,拖着唐朝阳出门上了自己的车,上车后才很动感情地说:“朝阳同志,有些情况我听说了,要我说,激起点官愤没什么了不得,激起民愤才可怕呢!公道在人心啊!知道吗?要给你送行的单位和同志还真不少,有我们人大,子菁同志和他们检察院,还有长山矿务集团的同志们!”

上一篇:64 审讯王长恭

下一篇:66 饮酒论大事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福建武夷山 - 来自《黄祸》

“南京军区的态度很明朗:从明天起,三十天之内,我们恪守中立。证据必须在三十天之内拿出来,否则不再等待。”发动机的声音从黑夜天空中隐隐传来。别墅前面的草坪亮起几盏引导降落的灯。声音逐渐由小变大。一架不开夜航灯的直升机如夜间寻食的大鸟从山脊后面出现,越过茂密的树林,悬在别墅上方,亮起底部一盏旋转的探照灯,把草坪和周围地形仔细巡视一番,缓缓降落。李克明站在别墅旁边一个随着山势砌起的平台上。当炫目的探照灯光照向他时,一种本能反应使他不由自主地寻找该往哪躲藏。周围的古松假山和亭阁之间不乏藏身之处,但是他没……去看看 

引言 前言 作者简介 序言 - 来自《重申自由主义》

引言  德特马·多林  政治需要清晰的思维:安东尼·德·雅赛的自由主义新解  “权力易使人腐化,绝对权力绝对使人腐化”——19世纪最伟大的英国历史学家阿克顿爵士的这句名言一针见血地道中了问题的要害。权力并非总是服从崇高的道德准则——即使它最初就是为了维护这些准则而建立的。因此,那些带有阿克顿爵士烙印的自由主义者,对国家在其领土内所拥有的权力垄断持有明显怀疑的态度。他们始终试图通过建立一种以法律制约权力的制度性秩序来与可能的滥用权力行为作斗争。不过在安排这一制度性秩序之前,还必须做其它某种……去看看 

3.80/20和其他一些重要规则 - 来自《麦肯锡方法》

本节包括一些麦肯锡顾问在试图解决问题时已经发现的一些很有用的规则。它们很难归类。我把它们称之为'其他事项"。--------------------------------------------------------------------------------80/20规则80/30规则是管理咨询中的一大真理,推而广之,也是商界的一大真理。随便朝哪里看一看,你都会见到这一规律:你80%的销售额是来自20%的销售队伍;秘书20%的工作要占用她80%的时间;20%的人D控制了80%的财富。这一规律不见得总起作用(有时候面包正好翻了个面),但只要你睁大眼睛剖析你这一行的80/20的例子,你就会拿出改善这一规则的办法……去看看 

第31章 - 来自《十面埋伏》

代英下午4点20左右,跟另外4个公安人员悄悄越入了王国炎妻子耿莉丽的家。   4个公安人员中,特勤科两名,技术科两名。他们不仅个个武功了得,而且都是专家,在痕迹,鉴别,取证,指纹,搜查等等方面都有着丰富的经验和能力。   秘密手段是公安系统极少运用的一种侦查手段,它有严格的审批手续和相关规定,如果没有极具说服力的理由或不是在极为特别的情况下,是绝对不能随意运用的。这一次如果没有当事人张大宽自己的举报,也一样是根本没有可能的。   在代英十几年的公安生涯里,包括当领导期间,使用秘密手段进行突击搜查的案例,总共也就是那……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