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饮酒论大事

 《国家公诉》

  唐朝阳真感动,心里也很有数,“老书记,这恐怕都是你安排的吧?啊?”

  陈汉杰摆了摆手,没正面回答,“朝阳同志,这事是我忽略了,原以为林永强和市政府要先给你送行,你又要和新书记刘小鹏办交接,就没急着安排。今天偶然听说你这两天一直在机关食堂吃饭,就觉得味道不太对头了,就跑来请你了。”

  唐朝阳苦笑道:“老书记,林永强这人你还没数吗?他现在哪还顾得上我呢?人家忙啊,后门送旧,前门迎新,正攒足劲等着拍新书记的马屁呢!党政干部大会开过以后,就一直躲着不和我照面。直到我今天上午发了火,他才跑来了,口口声声说是向我汇报。我说得也不太客气,不是什么汇报了,是我这个滚蛋的市委书记要交待一下遗嘱!我虽然滚蛋了,南部破产煤矿的失业救助问题还是要解决的。”

  陈汉杰摇了摇头,“这种时候了,还谈什么?林永强肯定不会再听你的了。”

  唐朝阳神情黯然,“是的,我看得出他是在应付我,也知道他不会再落实我的指示了,可该说的我还是得说!这是对他负责,也是对三万失业矿工负责。”长长叹了口气,“对林永强我是看透了。人家会看领导的脸色啊,这一次又让他赌准了嘛,明明知道王长恭有问题,他还就敢在王长恭身上下赌注,艺高人胆大呀!”

  陈汉杰不无忧虑地叹息说:“我担心林永强搞不好会是又一个王长恭啊!”

  唐朝阳点了点头,“所以,老书记,我有个想法,也征求一下你的意见,我想就林永强的政治品质问题向省委做一次汇报,给培钧书记提个醒,你看可以吗?”

  陈汉杰赞同道:“我看可以。”略一迟疑,也交了底,“不瞒你说,朝阳,为你的事向培钧同志汇报时,我已经先提起了这事,建议省委把林永强从市长的位置上拿下来。培钧同志有些意外,不过,还是挺重视的,问了林永强不少情况哩!”

  这倒是没想到的!唐朝阳马上问:“培钧同志和省委态度明确么?”

  陈汉杰看着唐朝阳,微微摇了摇头,“培钧同志的态度比较谨慎,说了两点:一,林永强在‘八一三’特大火灾案的处理上确有耍滑头的嫌疑,但和王长恭没有经济利益或其他特殊的利益关系,只是执行了王长恭的指示,这没什么大错。二,林永强这位同志毕竟比较年轻,摆到长山市长的岗位上又没多久,还要再看一看,继续观察一段时间。”

  唐朝阳心里禁不住一阵悲哀,默默看着车窗外的街景,不想再接茬了。

  陈汉杰却又安慰说:“朝阳,你也不要太沮丧,培钧同志和省委我看不糊涂,对你和市委坚持原则,依法处理‘八一三’大案的做法是充分肯定的。培钧同志说,这场特大火灾的事实证明,长山这部机器的每一颗螺丝钉都松动了,法庭的审判和我们对长山干部的处理,既是必要的惩戒,也是为了拧紧这部机器的螺丝钉啊!”

  唐朝阳听得这话,心里一震,感慨说:“培钧同志这话说得倒是深刻!如果按王长恭的做法,无原则保护干部,包庇罪犯,长山这部机器还要带病运转下去!”

  陈汉杰最后劝道:“所以,朝阳,你真得正面理解啊!我看,培钧同志亲自点名把你安排到省民政厅意味深长,既是必要的组织处理,也还是想用你的嘛!”

  唐朝阳心想,事已如此,也只能这么想了,便郁郁说:“但愿如此吧!”

  原以为陈汉杰私人请客,是想借送行的机会和他最后好好聊聊,不料,到了古林路5号陈汉杰家才发现,女检察长叶子菁早已笑眯眯地等在那里了。

  唐朝阳努力振作精神,和叶子菁开玩笑道:“叶检,你怎么也跑来了啊?让我们那位王副省长一人呆在看守所里不寂寞嘛?还是这么目无领导啊?啊?”

  叶子菁也开玩笑说:“哎,唐书记,这你批评错了!我眼中还是有领导的,对王副省长的囚衣问题都关心哩,前几天还专门做了个具体指示。今天一早,我们王副省长就很幸福地穿上了新囚衣!我亲自检查了一下,挺不错的,囚衣上的红条纹十分鲜艳,衣扣很整齐,一粒不少,可我们这位王副省长就是不领我的情啊!”

  唐朝阳心情舒畅多了,哈哈大笑起来,笑出了眼泪,“好,好,子菁同志!能让这位王副省长穿上条纹鲜艳的囚衣,我下台也值了!”在桌前坐下后,指着叶子菁,又对陈汉杰发起了感慨,“老书记,你用叶子菁这把扳手拧紧了我这颗螺丝钉啊,不是你这个老钳工和叶子菁这把好扳手,我这颗螺丝钉现在没准还松着呢!”

  陈汉杰呵呵笑了,一边给唐朝阳面前的酒杯倒着五粮液,一边半真不假地说:“朝阳啊,这么说你还颇有自我批评精神嘛,啊?承认自己也耍过一些滑头?”

  唐朝阳笑道:“事情有个认识过程嘛,当然,滑头也耍了些,应该说是领导艺术,工作策略,我们中国就是这么个国情政情嘛,我们总得面对现实嘛!”

  陈汉杰不悦地说:“什么领导艺术,工作策略啊?如果我们各级领导干部都明哲保身,搞这种滑头,我看也就党将不党,国将不国了!所以我就想,有时候我们就是要做孤臣,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不能怕被孤立,不能怕罢官,要有勇气把乌纱帽和身家性命一起押上去!朝阳啊,你做了这个孤臣,我好好敬你一杯!”

  唐朝阳将陈汉杰敬的酒一饮而尽,又说了起来,说得很诚恳:“老书记,如果说孤臣,子菁同志算一个,我还算不上。我开始也有私心啊,‘八一三’那夜,看着大富豪娱乐城的冲天火光,我就想到了今天这个结局,也想避免这个结局。可在大的原则问题上,我不敢耍滑头。比如定放火,比如换检察长,如果在这种事上耍了滑头,今天就不是这个局面喽,上刑场的就不是周秀丽、苏阿福,而是查铁柱了!”

  叶子菁举杯站了起来,冲动地道:“唐书记,就为了这,我也要敬你一杯!”

  唐朝阳却动情地说:“子菁同志,是我要敬你啊,敬你这个优秀的检察长啊!在‘八一三’大案的办案过程中,你和长山市人民检察院的同志们用忠于人民,忠于法律的勇敢行动向世人证明了一种精神,一种人格,一种法律和道义的力量!”

  陈汉杰也站了起来,“好,好,朝阳同志说得好,子菁,我也敬你一杯!”

  叶子菁举杯站在那里,有些不安了,“老书记,唐书记,你们二位领导是不是存心不让我吃这顿饭了?没有你们二位开明领导的坚定支持,这天大的案子我叶子菁和长山检察院怎么办得下来啊?怎么能把王长恭也办进去啊?还是我敬你们吧,在你们两位党的领导身上,我和同志们已经看到了依法治国的真正希望!”

  唐朝阳笑道:“好啊,那么,我们就一起为依法治国的希望干一杯吧!”

  这杯酒喝罢,陈汉杰吃着菜,也做起了检讨,话是冲着唐朝阳说的,“朝阳,你做了自我批评,承认自己这颗螺丝钉松过。其实,我这颗螺丝钉也松过,‘八一三’大火烧起来后,我真吓出了一身冷汗啊!当时很巧,子菁正好在我家,我是坐着子菁同志的车赶到火灾现场的,看到那片盖到街面上的门面房,我马上想到了城管委女主任周秀丽,继而,很自然地想到了和我搭过班子的那位王长恭同志!”

  叶子菁接上话茬,“哦,对了,老书记,我记得你当时还和我说过一句话,这把火一烧,我们有些领导同志日子就不好过了!当时我就想问,你说的领导同志究竟指谁啊?可话到嘴边还是没敢问。现在我想问您,老书记,您当时说这话时有没有个人偏见呢?当真是就事论事吗?这个疑问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困扰着我。”

  这困扰也是唐朝阳和许多同志的困扰,唐朝阳便也注意地看着陈汉杰。

  陈汉杰抿了口酒,缓缓说了起来:“怎么说呢?要说没有一点偏见不现实,我和王长恭搭班子时毕竟有矛盾嘛!但是,基本上还是就事论事的。其一,我对王长恭和周秀丽的特殊关系心里比较清楚;其二,我对王长恭胆大妄为的作风也比较清楚。而且,更巧的是,第二天我又收到了方清明的匿名信,心里就更疑惑了。”

上一篇:65 公道自在人心

下一篇:67 省委书记上门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八章 心理疗法中的因与果 - 来自《发现自由意志与个人责任》

通过第五、六、七章,我们勾画出了自由意志的轮廓,指出了自由意志是人类不仅有反应性行为,更有响应性行为这个事实在心理上的必然结果。现在,我们就必须把这一构想作为一项断言应用到人类状况研究的一些有代表性的领域中去。如果我们勾画出来的轮廓里的基本原则是正确的话,那么,我们就应能在这些不同的论题中为我们所描绘的目的人的形象找到圆融一贯的证据。从第八章开始至第九、十、十一章,我们将以这样的目的引导读者探讨一下几个相关的领域。心理学一直被用来矫治人类行为中的各种问题,包括从减轻体重到医治神经症与精神病症……去看看 

第十三章 “现实中的社会主义” - 来自《极端的年代》

第二部 黄金时代第十三章 “现实中的社会主义”  十月革命,建立了人类史上第一个后资本主义国度与社会,不但为世界带来历史性的分野,而且也在马克思学说与社会主义的政治之间,划下一道界线。……十月革命之后,社会主义人士的策略与视野改变了,开始着眼于政治实践,而非徒穷于对资本主义的研究。  ——德彭(Goram Therborn,1985,p.227)今天的经济学家……对于实质性与形式性经济功能运作之间的对比,较以前有更完备的认识。他们知道社会上有一种“次级经济”(second economy)的存在,说不定还有“三级经济”呢。他们也知道,有一组虽非……去看看 

3-06 人生就像计算机游戏 - 来自《与神对话》

如果可以,现在我想换换话题了,我们来谈谈地球的灾变吧。不过,我想要先说一下我的一个观察。我们的谈话似乎有不少部分是说了不只一次的。我有时觉得同样的话我听过了好几遍。这很好啊!你没错!就如我原先说过的,这是照计划进行的。这份讯息就像弹簧。当它卷起来的时候,它盘绕在它自己上面。一圈迭在一圈上,看起来就像「围着圈子打转」。只有在把弹簧松开的时候,你才能看出它是以螺旋形上升,远超出你原先的想象。对,没错。许多话都已说过好几次,只是方式不同。有时甚至连方式也相同。你的观察没有错。当你读完了这些讯息后,你应当可以……去看看 

第十二章 在和平的浓雾之下 - 来自《解放战争全记录第一卷》

39.林彪警告;和平是个阴谋  蒋介石自马歇尔来华后,心理是有所顾及的。这倒不是因为马歇尔是史迪威的最大支持者,而是总要给美国人作些样子出来。因为国统区尚未稳定,立即打内战有一定困难。但是马歇尔的态度十分强硬,在会见他时说,如果中国不能维持和平局面,美国将要考虑是否继续提供援助的问题。蒋介石最害怕的是失去美国的空中和海上的支援,因为失去了美国援助,实际等于失去了东北,所以他表面上接受了马歇尔的建议,与中共进行停战谈判,暗中指挥杜聿明抓紧向东北发动进攻。  1945年12月24日,杜聿明坐镇锦州指挥第52军主力冒雪向……去看看 

第15章 - 来自《十面埋伏》

“这几天的情况,包括你所发现到的这些情况,你都给他说过没有?”何波问。   “还没有,就没时间。我是上午10点多了,才知道他被叫了回来。紧接着就是开会,开会完了他被我们科长留了下来,我跟他都没来得及说话。”   “你们科长什么态度?”何波又问。   “我觉得好像有变化,本来他还是同意对这个王国炎立即进行审查的,但今天来了,根本就没有提这方面的安排。不过我还没有跟他谈,我原来是想在下午跟他好好谈谈的。没想到一回到家,妻子的病又犯了。”   “那你回去准备怎么办?有想法吗?”何波好像早就想好了,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