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图书

黄祸论这一虚构出来的怪论的核心思想是以中国人为主的黄种人对白种人构成了威胁,白种人应当联合起来对付黄种人,中国威胁论的出现早于黄祸论,黄祸论出笼后很快代替了中国威胁论并被广泛传播,今天中国威胁论的制造者和鼓吹者不再提黄祸论,是怕说出那个黄字,暴露出他们坚持民族歧视主义的真面目,因为现今民族歧视已成过街老鼠,而中国威胁论则成为遏制中国和平崛起的舆论。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章 彼德原理的实例 - 来自《彼德原理》

我将以学校为故事题材。——J·海伍德   艾克西尔市立学校的制度是个典型的组织,研究该校的制度可以明了“彼德原理”在教书这一行业里运作的情形,同时也能推知层级组织学如何运作于各行各业。   且让我们先从授课的教师开始讨论,为了便于分析,我把他们分成三级:胜任、适度胜任以及不胜任。   根据分配理论(Distribution theory)预期和实务经验结果,教师通常会不均匀地分布于这三个等级:其中绝大多数教师属于适度胜任级,只有少部份教师属于胜任级和不胜任级。下图可以显示分布的情形:  ●墨守成规者的案例   一个不能胜……去看看

序 一生在等待的书 - 来自《与神对话》

   2009/10/01
这是《与神对话》三部曲中的第一部(或第二部),书中所讲述的都是人生至为重要的事。依据原著者所说,本书的来源是创始宇宙的神,也就是一般所谓的上帝或天主。  身为此书的译者之一,我觉得我目前并不足以写一篇允当的序文或导论,主要是因为本书有许多关键性的讯息我还未能参透,还未能释然。  然而,这却是我读过的书中对我最重要的一部。或许可说,我的一生都在等待这样的书,都在想要从这样的来源得知这样的讯息。  这书的资讯来源,声称是创造我们宇宙的神。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但他发言的方式,让我欣然愿意相信他是真的,我觉得他充满……去看看

阿克顿一克莱顿通信录 - 来自《自由与权力》

曼德尔·克莱顿,即后来英格兰教会的一名主教,是五卷本《宗教改革时期教皇制度史》(History of the Papacy during the Reformation)的作者。头两卷出版于1882年,克莱顿向《学会》(Academy)的编辑建议请阿克顿评论此书,“因为我想请一位堪当此任的英国人指出我的缺点。”阿克顿的评论也丝毫不显得勉为其难。他所批评的主要缺点,就是常见的那种道德上过分的宽宏大量。克莱顿表示感谢,真诚赞美他的坦率和认真。五年后,作为新创刊的《英国历史评论》 (English Historical Review)的编辑,他又邀阿克顿评论下两卷。这一次,阿克顿不只……去看看

第12章 关于外部性 - 来自《萨谬尔森《经济学》批判》

所谓外部性是指“企业或个人向市场之外的其他人所强加的成本或收益。”(P28)如果强加的是成本,则是负外部性;反之,则为正外部性。萨缪尔森承认,外部性是市场非效率的第二种类型(第一种是不完全竞争)。  这就产生一个问题,如果外部性广泛存在的话,就意味着市场广泛地非效率,从而与市场导致效率的基本假设相矛盾。对此,萨缪尔森的处理是将非效率的范围缩小到两类事件,一类是污染,负外部性;一类是公共品,正外部性。结论是,只要政府制定政策控制污染,提供公共物品,则市场仍然是有效率的。  但是,由于现代世界各种事件间广泛而密切的联系,几……去看看

通过知识获得解放 - 来自《通过知识获得解放》

Emancipation through Knowledge   在德国,人们常常认为伊曼纽尔·康德[Immanuel Kant」的哲学,连同他的历史哲学,是陈旧的,已被黑格尔及其追随者所取代。这很可能是由于德国最伟大的哲学家康德卓越的理智和道德境界;因为他的伟大成就本身是他的稍逊一筹的继承人的肉中刺,以致费希特[Fichte]后来还有黑格尔使世人相信,康德不过是他们的先驱者之一,试图以此解决这个令他们沮丧的问题。但是康德并不是他们的先驱。相反,他是整个浪漫主义运动尤其是费希特的坚定的对手:康德实际上是那场遭到许多人漫骂的运动即启蒙运动的最后一名……去看看

流浪的尾声 - 来自《文革流浪》

流浪的儿女想回家了又怕回家乡,家乡愈近人愈激动心愈惶恐。在由东向西行驶的火车上,雅儿不只一次问我:哥哥,我们这次走那么远,一定把妈气坏了急坏了,咋办?我没回答,只看了看她泪水盈盈的眼睛。在由川西南向川东北行驶的汽车上,雅儿又悄悄问我:哥,你说我们回到小城,见到妈第一句话咋说?我还是没有回答,只抬眼看着车窗外青绿蒙蒙的远山。   是啊,我们外出流浪整整八十天时间,为啥走那么远?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能用什么样的话来回答母亲安慰母亲呢?我心里被酸楚塞得满满的,无法跟忐忑不安的妹妹对话。   那些熟悉的线条起伏生动的山峦……去看看

第08章:知识分子和科学家的作用 - 来自《控制论和社会》

本书论证了内部通讯通路的完整性乃是社会福利不可或缺的条件。这种内部通讯不仅目前经常地碰到自古以来就已存在的种种威胁,而且经常地碰到为我们这个时代所特有的某些特殊严重的新问题。这些问题之一就是通讯的复杂性日益增加和它的费用日益昂贵。   一百五十年前,甚至是五十年前—一这是无关宏要的——世界上,特别是美国,充满了种种小型报刊和出版物,几乎任何人都可以利用它们作为讲坛。在那个时候,地方编辑不象现在那样地仅限于报道千篇一律的说教和地方上的流言蜚语,而是可只发表而且经常发表他个人意见的;他的意见不仅……去看看

27 更睡不着了 - 来自《国家公诉》

叶子菁非常和气地做起了工作,“方清明同志,你一定不要怕,你今天能找到我们这里,既是举报,也是自首嘛!就算分个万儿八千,也不必隐瞒,我们可以根据你的立功表现免予追究。当然,赃款要退,可举报奖金肯定超过你的退赔!   ”方清明带着哭腔叫了起来,“叶检察长,你咋这么说?咋怀疑起我了?我是一个正派的共产党员,我对腐败现象恨之入骨,怎么会和周秀丽一起分赃呢?”   叶子菁笑道:“如果没有参预分赃,那你也一定是周秀丽信得过的心腹吧?周秀丽如果信不过你,怎么敢当着你的面收苏阿福这四万元呢?这不合情理嘛!   ”方清明被逼得没退路了,这才……去看看

第五章 注意和记忆 - 来自《惊人的假说》

   2009/10/01
“你没有注意,”海特说,”要知道,若非心神专注,你将一无所获。”——据刘易斯·卡罗尔(Lewis Carroll)改写每个人都懂得“你没有注意”这句话的一般意义。这可能是你的注意力不集中,也可能是你昏昏欲睡或是由于某些其他的什么原因。心理学把“唤醒”(或警觉)与“注意”(attention)区分开来。唤醒是影响一个人整个行为的一般条件,当你早上醒来的时候,就会注意到这种情况,正如威廉·詹姆斯所说,对心理学家说来,注意就意味着“摆脱某些事物以便更有效地处理其他事物”。我们主要关心的是视觉注意,而不是在听音乐或从事某种活动时的注意。……去看看

社会契约论 附录 - 来自《社会契约论》

《日内瓦手稿》第二章:论普遍的人类社会  让我们先来探讨政治制度的必要性是从何而来的。  人的力量对于其自然需要及其原始状态形成了这样的比例,以致这种状态的变化和这种需要的增长不管是多么微小,他都需要有他的同类来帮助;而当他的欲望终于要并吞整个自然界的时候,就是全人类都合在一起也难于餍足它们了。正是这种使得我们要为非作恶的原因,也就这样把我们转化为奴隶,并且通过腐蚀我们而在奴役着我们。我们脆弱的情操之出于我们的天性,还远不如出于我们的贪婪;随着我们的激情在分裂我们,我们的需求也就越发靠拢我们;我们……去看看

第三章 普遍的惩罚 - 来自《规训与惩罚》

“刑罚应有章可循,依罪量刑,死刑只应用于杀人犯,违反人道的酷刑应予废除。”这是1789年掌更大臣对关于酷刑和处决的请愿书中的普遍立场的概括(见Seligman以及Des一如rdn,13一20)。在18世纪后半期,对公开处决的抗议愈益增多。这种抗议出自哲学家和法律学家,律师和法官,立法议员以及民间请愿书。与此不同的惩罚形式是不可或缺的,但是君主与犯人之间的实力较量应该终止了,君主的报复与民众被遏止的愤怒通过受刑者与刽子手的中介而展开的短兵相接的战斗应该结束了。公开处决很快就变得令人无法容忍了。就权力方面而言,公开处决暴露了它……去看看

引言 超级大国政治 - 来自《大棋局》

   2009/10/01
自从世界各大洲在大约五百年前开始在政治上相互影响以来,欧亚大陆一直是世界力量的中心。当一些个别的欧亚大陆国家取得特殊地位并且享受身为世界首要国家的特权时,居住在欧亚大陆上的一些民族——虽然大多是居住在这一大陆的西欧周边的民族——在不同的时候以不同的方式渗入和控制了世界其他地区。在20世纪的最后10年中,世界事务发生了结构性的变化。一个非欧亚大陆国家破天荒第一次不仅是作为欧亚大陆大国关系的主要仲裁者,而且也是作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大国出现了。苏联的失败和崩溃是一个西半球大国美国迅速上升为唯一……去看看

第38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方雨珠和两个女伴儿好不容易把满满一车冻鱼蹬回家,卸完鱼,直兴奋——她估计,整好了,这一趟就能挣一千来块。     这时,方父踱过来,瞅那鱼,重摸着问:“这鱼新鲜不?”方雨珠伸出老头鞋踢踢那一块块冻鱼,不屑地说道:“全冻在冰块里,一疙瘩一疙瘩的,能不新鲜吗?路过新新超市,我瞧这电手炉挺适合老年人用的,给您和我妈一人买了一个。听售货员说,充一回电,能使三四个小时哩。”方父笑嗔道:“钱还没到手,就开始烧包了!”方雨珠得意地说:“您不知道这鱼最近在菜市场卖得有多火!做水产生意的都知道,这鱼到手,就等于钱到手。没跑!我还给我哥买了一件茄……去看看

04 - 来自《灵山》

我从自然保护区的招待所出来,又到那位退休的羌族乡长家去了,门上挂着一把大锁。我已经去过三次,再也没有碰上他。这扇可以为我打开通往那个神秘世界的门对我已经关上了,我想。  我信步走去,细雨迷蒙。我好久没有在这种雾雨中漫步,经过路边上的卧龙乡卫生院,也清寂无人的样子,林子里非常寂静,只有溪水总不远不近在什么地方哗哗流淌。我好久没有得到过这种自在,不必再想什么,让思绪漫游开去。公路上没有一个人影,没有一部车辆,满目苍翠,正是春天。  路边有一座空寂的大房子,该是昨晚保护区的干事讲的土匪头子宋国泰的巢穴吧?四十年前……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