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图书

权欲和情欲构成了这本长篇小说情节驱动的两大轮子。渴望权力的大学高才生黄三木有幸进入市府,成为权力俱乐部的成员,但他并未能领略到权力的快感,相反,鸡零狗杂的琐碎事情和冷冰冰的游戏规则让他感到不适应,书生本色就像狐狸的尾巴时不时露出来。他的上司想把他当儿子一样培养,他却在内参上撰文批评本部门的问题,导致上司晋升省委副书记的希望泡汤。他被打入冷宫,忍辱含垢。极度的压抑迫使他找机会发泄,权力给他的屈辱他要把它转嫁,为此他不惜一切:像上司戏弄下级一样地玩弄女人,在对女人疯狂的追索、征服和占有中,体验放纵的快感、权力的力量,学习权力运作的技巧和艺术。他甚至忽略了爱情,以至恋人被他人诱奸拐走。当时来运转遇上市委副书记的女儿,他毫不迟疑地“解决”了她,与之成婚,在岳父大人与别人的权权交易中步步高升。他终于享受到权力的滋味。也就在此时,他遇到心爱的女人,仕途和人生再一次发生逆转……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九章 从上海市长到国务院副总理 - 来自《朱镕基传》

大陆著名的异议者周舵先主曾说:很多人认为,「六四」之後邓小平在中国大陆和中国共产党内的权威大大削弱了,但实际并非如此,反而加强了邓「一口九鼎」式的霸主地位。这种看法的确颇有独到之处。   第一,「六四」之後毛主义的大反动失尽人心,人们在无可奈何之余,只好承认邓主义到底还是比毛主义强些。如果过去人们对陈云等老人帮还认识得不够清楚的话,现在总算知道了,若是邓下台、陈上台,那才真正是水深火热、苦海无边。保守势力的倒行逆施帮了邓的大忙。   第二,谁都知道,毛以後,邓一直是在玩着左右平衡的走钢丝游戏。这套把戏要……去看看

九、帮助蒋介石 - 来自《李宗仁传》

3月下旬,蒋介石自九江到达安庆。26日,李宗仁随蒋由安庆赴沪。此时的上海,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工人运动搞得轰轰烈烈,革命形势很好。李宗仁对这种形势却感到担心,认为“工会气焰熏天”,是共产党要取代国民党的表现,特别是工会拥有武器,认为这是心腹大患,如不加抑止,国民党前途不堪设想,因此在龙华东路军前敌总指挥部与白崇禧会晤后,立即往见蒋介石,谈了自己的想法。蒋介石对共产党妒恨如仇,看到上海的革命形势似乎有些绝望,见李宗仁的想法正合己意,便问李宗仁: “你看怎么办?”李立即向蒋献谋:“我看只有快刀斩乱麻的方式清党,把越轨的左倾……去看看

第九讲 答哈贝马斯 - 来自《政治自由主义》

首先,我要感谢尤根·哈贝马斯对我的著作作了慷慨而精辟的评论,感谢他给我机会来回答他所提出的富有启发性的批评。作这种回应给我提供了一种理想的谈话语境,在此语境中,我可以解释《政治自由主义》一书的意思,并将其与哈贝马斯自己充满活力的哲学学说作一比照。我还必须感谢他促使我重新思考我已有的观点。在重新思考这些观点时,我慢慢意识到,我的系统阐释不仅常常模糊不清,容易导致误解,而且也未能准确表达我自己的思想,有不一致的地方。通过努力直面他的反驳,并尽力表达我的观点,以使我的主要见解能更清晰和准确一些,我确实获益良……去看看

第三篇 中国官僚政治的诸特殊表象 - 来自《中国官僚政治研究》

一在对官僚政治的概念和世界各国官僚政治的表象作了一般说明之后,再来讨论中国官僚政治本身,那无疑是有许多方便的。所说的方便是指确立了一般范畴而论,即中国官僚体制与一般典型官僚体制的共同点。然而把中国官僚政治当做一个对象来研究,我们所当特别重视的,毋宁是在它的特殊方面,即它对一般显示差别的方面。中国的官僚政治,也正如同世界其他各国的官僚政治一样,是一个历史的表象。由它的发生形态到形成为一个完整的体制,以至在现代的变形,其间经过了种种变化,我们要指出它的特点,至少应就过去官僚政治与现代官僚政治两方面来说。……去看看

立法权 - 来自《民主的原则》

在民主制度下,民选代表──无论是议会、立法会议还是国会成员──的职责是为民服务。他们对民主政体的健康运作具有数项关键作用。  经选举产生的立法机构是民主代表制中商议、辩论及批准法律事宜的主要场所。他们不是应声附和专制领导人的决定的"橡皮图章"。  监督和调查权使立法代表能公开质疑政府官员的行动和决定,并且起到限制政府各部门权力的作用──在立法权与行政权分离的总统制政体中尤其是这样。   立法代表有权批准国家预算、就急待解决的问题举行听证、确认行政当局对法院及各部的人事任命。在一些民……去看看

3-12 美国人怎样理解男女平等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我已经叙述了民主是怎样消灭或改变社会所造成的各种不平等的。然而,是否仅止于此和民主最后能否对于至今似乎始终以人性为基础的重大的男女不平等发生影响呢?我认为,使父子和主仆,总的说来就是使尊卑处于平等地位的社会运动,也在提高妇女的地位,并且必将逐渐使妇女与男人平等。但是,我向来没有象在这里这样感到有必要详细说明我的意见,因为没有一个题目比这个题目更可以使当代人信口雌黄了。在欧洲,有些人抹杀男女的性别特点而力主男女不但是平等的人,而且是完全相同的人。他们赋予男女以同样的职责,给予男女以同样的义务,授予男女……去看看

第三章 世间已无张居正(下) - 来自《万历十五年》

体制上有欠周全,文官集团更需要用精神力量来补助组织之上的不足。这有本朝的历史记载为证。那些孔孟的信徒,在一旦需要的时候,可以不惜牺牲以完成任务。有的文官从来没有受过军事训练,却可以领导仓猝集合的民兵固守孤城,最后杀身成仁;有的文官不顾溽暑疫疾,和民夫同饮食、共起居,在洪水的威胁下抢救危险的河堤。这些好处当然不应抹杀,然则它们带有冲动性质,也多个人成分,而且常常和紧急情况一起出现。一个具有高度行政效率的政府,具备体制上技术上的周密,则不致接二连三地在紧急情况下依赖于道德观念作救命的符塞。说得严重一点,后者……去看看

第三章 看(Seeing) - 来自《惊人的假说》

   2009/10/01
“眼见为实”。在餐桌上,有些并非从事科学研究的人常常问我目前正在研究什么,当我回答说,我正在思考哺乳动物视觉系统的某些问题即我们如何看东西时,他们往往会表现出令人有些窘迫的沉默。提问者往往迷惑不解,为什么像看东西这么简单的事情还会有困难。当我们睁开眼睛时,毕竟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看到一个开阔清晰、充满五颜六色物体的世界。一切都显得轻松自如,因此还有什么问题可言呢?当然,如果我现在潜心钻研的是数学、化学甚至经济学这些需要花费脑力的问题,也许还有值得谈论的东西。然而,看……?另外,很多人认为,既然他们的大脑工……去看看

第一部死灰复燃 22、捷克斯洛伐克的悲剧 - 来自《二战全景纪实》

希特勒在伯希特斯加登别墅收到张伯伦的电报,不禁大声呼道:“我的天哪!难道这是真的吗?”一位大英帝国命运的操纵者、69岁高龄的知名政治家肯屈尊到德国来向他希特勒央求和平,这怎么能不使他希特勒感到喜出望外呢?希特勒估计,张伯伦这次来一定会向他重申,英、法不会为援救捷克斯洛伐克而出兵干涉。  因为张伯伦害怕发生欧洲战争,他现在有求于德国。  所以,希特勒决定不回柏林,就在伯希特斯加登接待张伯伦来访。  张伯伦得到希特勒的答复,于9月15日第一次乘飞机飞抵慕尼黑机场,然后不顾疲劳坐上一辆敞篷汽车来到火车……去看看

三、密谋 - 来自《官场女人》

在栗宝山找人谈话,寻求支持,准备放火的同时,县里头的逆反势力也在加紧研究他们的对策。   贾大亮是这股势力的核心人物。在他的周围,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圈子。这个圈子是多少年自然形成的。虽说没有什么明确的纲领,但共同的利益使这个圈内的人办起事来,心领神会,配合默契,具有相当可观的能量。多年来,太城县里的局势,实际是由他们左右的。但他们并不满足。他们要求实际和形式的一致。要求消除一切障碍。要求解除一切后顾之忧。甚至图谋走出太城,走向全区、全省。“人心不足蛇吞象”,他们正应了这么一句话。所以,早在五年以前,当时的……去看看

61 - 来自《灵山》

我这位十多年来未曾见面的少年时代的老同学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照片给我看,是他和一位中年或者老年,或者介乎两者之间,看不出年龄也看不出性别,他说是个女人,在种了一片菜地的一座破庙前的合影。他问我知道“荒江女侠”吗?”  我当然记得,那还是我刚上初中的时候,不知是班上的哪位同学把家藏的那种校方禁读的长篇多卷武侠小说,什么《七剑十三侠》《峨嵋剑侠传》、《十三妹》之类的旧书弄到学校里来,有交情的才能带回家过一宿,没交情的只能在上课的时候,塞在课桌的抽屉里偷偷看上几眼。  我还记得,我更小的时候,有过一套《荒江女侠》……去看看

译后 - 来自《海权论》

《海权论》以军人的理性和史家的智慧,总结研究了有史以来海战的战略战术及其影响,提出了制海权决定一个国家国运兴衰的思想——此即著名的马汉主义,直接促成了德、日、俄、美诸国海军的崛起,从而以海军的“圣经”之誉,跻身于影响人类进程的十六部经典之列。   该书编选自马汉的四部重要著作,力图使读者观其全豹:   “海权对历史的影响”译自The Influnce of Sea Power upon History 1660-1783 (Boston:Little,Brown,and Company;1918);   “欧洲的冲突”译自The Interest of America in International Conditions(B oston:……去看看

结语:历史将会作证 - 来自《当代哲人李正天》

历史是无情的,世界上有成千上万的哲学家,有浩如烟海的哲学论文,可是经过一段岁月的流逝,还有哪几篇文章能久久地震撼人们的心灵,还有哪几个能成为人们景仰的哲人?历史将记住这一点:在二十世纪末的今天,曾经作为民主与法治提倡者的李正天,在广州却继续遭到文化的软禁、假平反的命运。当然,在官方某些人看来,李正天以前倡导民主与法治,这早已盖棺定论,但问题在于他还在不断地“倡导”,他会不会扰乱政府、扰乱社会稳定?实际上,这种看法是对一个哲人的公民自决权的否定。关于这个问题,康德早在《历史理性批判》中就已清楚地作出了论述。也有……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