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机关滋味》

三个月过去了,黄三木默默地忍受着煎熬。他希望时间快些,再快些地过去,他希望时间帮助他,让它把一切都洗刷掉,遗忘掉。特别是石部长,黄三木希望他永远也别再想起那件事。

出事情的那几天,正好是他入党考察期满的日子,本来他希望考察期一满就解决的,因为这件事,他自己也没去提了。现在过了几个月,他企望事情有所好转,便去找李忆舟副部长谈了。

李忆舟态度倒是挺好的,反正他不是正部长,天塌下来上面有人顶着的,他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那件事情过去了,以后你吸取教训就是。你平时表现是不错的,大家也清楚,不过,我们部里情况有所不同,领导层次多,党支部书记和单位领导不是同一个人,而且支部书记是服从部领导的。因此,我说话算不了数,党支部自己是作不了主的,你的这件事,还是要石部长决定,你不妨自己去问问他。

黄三木就去找石部长了。石部长坐在办公室里,手捧一只茶杯,顾自想心事。见黄三木来,就轻轻地吭了声气。

前段时间,石部长见到黄三木就白眼,连正眼看也不看了,目光总是白晃晃地一斜,叫黄三木怪害怕的。现在,石部长眼睛不白了,脸色也阴转多云了,可是一直就是见不到笑脸。

黄三木知道,自己受恩宠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很可能,是一去不复返了。他觉得,石部长就是他生活中的皇帝,他是多么像历史书上描写的小太监啊!在他刚要走红的时候,却不小心就失宠了。这是很可悲的。好在石部长毕竟不是皇帝,他也不是真的小太监,否则,三个月前他冒犯了皇上,触怒了龙颜,他这个小太监早就被拉出去斩首了。

黄三木没有被斩首,而且还不满足,他是想要入党的。现在,他就厚着脸皮,在石部长面前问起那事。石部长沉思了一会儿,对黄三木道:考察期满,这仅仅是入党的一个条件,并不是说考察期满就要解决的。主要还是要看你的表现,看你对党的认识和入党的动机。你上次写的那篇文章,损害了党的形象,说明你对党还不是十分热爱,不是十分忠诚,认识还不够深,因此,你还需要继续考验,端正入党动机。

黄三木知道石部长是忘不了那件事的,他心里也一直觉得自己对不住石部长,便真诚地说:我对不起你,请原谅我的年轻幼稚!

石部长马上道:没关系的,我们知道你主要是年轻幼稚,所以不追究你的责任。今后呢,认真吸取教训,做事情稳重点,考虑问题周到点,啊,只要好好工作,把本职工作做好,努力端正入党动机,同志们是会看在眼里的,组织问题也总有一天会解决的。

黄三木知道一下子是不会有希望了,便也逼自己尽量不要去想这件事。他依旧每天打开水,搞卫生,分发报纸,整理文件,帮其他人跑跑腿。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劳动,博得大家的同情和好感,赎回过去的失误。

这样子过了一天又一天,他就听到了盛德福上调的消息。

盛德福在枫树区工作了几个月,就迎来了全市撤区扩镇并乡工作,盛德福就被转到枫树镇工作了。不久,刘金才又向他传达了市委办的最新动态,由于办公室人事变动频繁,现又空出一个秘书的位置,请他作好准备,努力活动一下。

盛德福省吃俭用,加上现物价上涨,干部工资已涨到两百多块,这样,他就又攒下了一千多块钱。从历书上找了个黄道吉日,盛德福就怀揣这一笔活动经费,再一次踏上了去青云的路程。

晚上,依旧住在人武部招待所。他对这个地方,似乎有了感情,盛德福想,等到将来自己有了出息,他一定要把这个地方像古时英雄落难时住过的庙宇样,好好地修建一下,以报答它的恩情。人武部招待所,其实就是他的革命根据地,是他的大本营。这就好比是孙中山的旧金山,毛泽东的井岗山,他希望这是一个能给他力量,给他运气的好地方。特别是在经历了一次失败之后,他已经吸取了教训,再一次充满了信心。

刘金才照例带他去各位领导家走了走,这一次,着重去了市委办副主任苏前贵的家。盛德福早打听过了,苏前贵有个唯一的嗜好,就是下围棋。盛德福这人不爱下棋,最讨厌的就是围棋了,好几百个子,黑的白的,看了就叫人头疼。可当他得知苏前贵有这个雅好,他的头就不疼了,他专门跑到书店里,买了好几本围棋书,还到几个朋友家里,借了围棋杂志,并且还郑重其事地拜了几个师傅。此后,盛德福除了练写文章,就是钻研围棋,没天没夜地,几个月下来,枫树镇竟然没了对手,连盛德福自己也不相信自己,他怎么就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个天份呢?

苏前贵正在家里和儿子下围棋,盛德福觉得机会到了,就坐到苏前贵一边,认真地看了起来。棋已经快到结尾,父子二人的棋艺可以说是不相上下,只是,苏前贵年纪大了,不小心下了步臭棋,被儿子吃了一块,他数了数,开始叹气了。这时,盛德福发现他儿子的棋还有个漏洞,就对苏主任说:这里放颗进去。

苏前贵把子放进去一看,嘿,这里倒活起来一大块。赢了,赢了!苏前贵抬起头,这时,刘金才就把他介绍给苏主任了。苏主任说:好好,后生可畏,以后我下棋有对手了,啊!

两人聊着聊着,盛德福发现苏前贵这人如此随和,两人谈得如此的拢,大有相见恨晚之意,后来竟成了莫逆之交。

盛德福一个晚上,就把一千块钱分头扔给了几个主任,还有刘金才处长。第二天,就匆匆地回到了枫树镇。

黄三木忙完了阵杂活,坐在值班室发呆时,盛德福西装笔挺、红光满面地进来了。他说他已经调到市委办公室,都一个礼拜了,因为事情多,今天才来看看老朋友。

黄三木傻了,盛德福?盛德福竟然调到市委办来了?这是真的么?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于是,他便在猜想,要么,他是来打字的,值班的,很可能,是来扫地打杂的。

黄三木就忍不住问他的具体工作,盛德福说是当秘书,具体地说,是给市委副书记洪一之当秘书。

黄三木心里一惊,用最快的速度想:盛德福当了市委副书记的秘书,他黄三木成绩比他好,高考分数比他高,在大学里是系团委书记,毕业后,又在机关里奋斗了两年,现在还是干收发,干值班,没想到,盛德福竟然当了市委秘书!

黄三木惊了以后,很快逼自己恢复了平静,并祝贺道:盛德福,你真了不起!有本事!

盛德福很领导风度地笑了,接下来,他向黄三木介绍了些洪一之的事情。黄三木自然早就听说过洪一之了,这是青云市领导中最有特点的一位,他的最大特点就是没文化,并且和文教副市长常一丁齐驱并驭地被传为美谈。

青云老百姓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常一丁目不识丁,洪一之不识一字。

这话夸张是夸张了点,其实,常一丁和洪一之是认识几个字的,只是相对于现代社会,那几个字已经很可怜了。不过,组织上还是很器重他们,先后几次把他们送进党校学习,认识的字也就比以前多了不少,并且,还拿到了所谓的大专文凭。

洪一之虽然没文化,毕竟是市委副书记,他的资格又老,在青云说话是很有份量的。青云人听到洪一之三个字,心跳要停一下,要是听了洪一之的秘书这五个字,一定也会肃然起敬的。黄三木想,这是一个多么光荣的工作啊!

加上市委办和市府办的秘书进步又快,就像大棚里种的蔬菜,长得快,出去得快,黄三木相信,今后的盛德福和黄三木之间,差距将会越来越大。一个是直冲云霄的小鸟,步步升高;一个是地上的蚯蚓,爬得很吃力,很可怜。

上一篇:第16章

下一篇:第18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章 自由 - 来自《重申自由主义》

一、“我行我素”  我们不妨不嫌赘叙,回过头来想一下,为什么自由本身不能独自作为目标,为什么它必须受到一套合适的规则的约束。事实上,这些规则的性质如何,是政治理论最有争议的问题之一。  我们读到一段有关俄国农民的描述,他肯定不是被过多自由所惯坏了的:  他最朝思暮想的,就是能够完全地、不负责任地自由。对于这个理想状态,他用的词就是 volia,这个词指的是‘我行我素’。能够volia,就意味着可以放纵:可以狂欢,可以痛饮,可以把东西烧掉……。文学批评家维萨里昂·别林斯基……曾一针见血地说:  我们的老百姓把自由理解……去看看 

第一篇 生产 第09章 论大规模生产和小规模生产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制造业中大规模生产方法带来的好处  从劳动联合的重要性可以明显地看出,在很多情况下,进行大规模生产,可以大大提高生产效率。如果为了最大限度地提高劳动效率,许多劳动者必须联合起来,即便只是为了简单合作而联合,那么企业的规模就必须足够大,以把许多劳动者聚在一起,资本就必须足够多,以供养这些劳动者。当工作的性质允许,市场的规模足够大时,更需要进行细致的分工。企业愈大,分工也就可以愈细。这是大型制造厂存在的主要原因之一。即便扩大生产规模不会导致进一步的分工,把生产扩大到某一规模,使每个适宜从事专门工作的……去看看 

海耶克的论著 - 来自《海耶克》

以下是按初版年代编列的海耶克先生的主要专著与论文   WORKS BY F. A. HAYEK   'INTERTEMPORAL PRICE EQUILIBRIUM AND MOVEMENTS IN THE VALUE OF MONEY '(1928); cited: from McCloughry (1984), pp. 71-117.   'REFLECTIONS ON THE PURE THEORY OF MR. J.M. KEYNES, PART I'(1931), Economica, vol. 11, pp.270-95.   'REFLECTIONS ON THE PURE THEORY OF MR. J.M. KEYNES, PART II'(1932a), Economica, 11, 398-403.   'A NOTE ON THE DEVELOPMENT OF THE DOCTRINE OF "FORCED SAVING"'( 1932b), The Qu……去看看 

第六卷第三篇:论自我控制 - 来自《道德情操论》

按照完美的谨慎、严格的正义和合宜的仁慈这些准则去行事的人,可以说是具有完善的美德的人。但是,只靠极其正确地了解这些准则,并不能使人以这种方式行事:人自己的激情非常容易把他引入歧途——这些激情有时促使他、有时引诱他去违反他在清醒和冷静时赞成的一切准则。对这些准则的最充分的了解,如果得不到最完善的自我控制的支持,总是不能使他尽到自己的职责。  古代的一些最优秀的道德学家,似乎曾经把这些激情分成两种不同的类型来研究;第一,要求作出相当大的自我控制的努力来抑制的激情、甚至是片刻的激情;第二,容易在转瞬间、……去看看 

第一部分第二章 私有动产的产生 - 来自《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不久,兽类的乳汁开始成为人的食品,为了能够不费很多力量就可以取得这种生活资料,人们就驯养一些最驯顺的兽类,把它们集中在他们的帐棚、草棚或窑洞的周围。这样,就发生了牧人的生活,并且在社会里产生了职业的区分。于是不久就产生了牧人和猎人彼此不同的利益。所有权是双方都还不习惯的观念;牧人首先提出了这个要求,他禁止猎人杀害放牧在他保护下的野兽,但是他把兽乳供给猎人。猎人——他原来对于那些成群地驯养的野兽的生活以及阻止他吃食这些兽类的禁令是毫不尊重的——现在,他信服了畜牧的利益;人们互相交……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