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机关滋味》

邹涟又要出门,父母亲就把她叫住了,对她的个人问题,又好好地谈了一次。父亲问她最近黄三木怎么样,邹涟说不出来。父亲问有没有入党,黄三木到机关里两年了,按理应该入党了,而且前段时间也听女儿提起过。邹涟说现在还没有。母亲就奇怪了,说:不是说石克伍对他印象很好的么?

邹涟说:石克伍原来是很喜欢他的,可是,黄三木后来写了篇文章,批评了自己部里的工作,石克伍发火了,后来对他的印象就改变了。当然就入不了党啦!

父亲就苦着脸,痛心地说:你看看,我早就说了,黄三木不是这块料,他的这种性格,在机关里是不会有出息的。涟涟,爸爸是希望你以后幸福的,不希望你吃苦。这就是爸爸一直反对你和黄三木的原因。你现在应该清楚了吧?

母亲也说:很多大学里的高材生,到了社会上就栽了跟斗,这种事情我已经听说过好几起了。那些读书人,书读多了,就成了书呆子,哪里知道社会的复杂?社会比书本复杂了,书读得好的人,在社会上不一定就混得好,在学校里有出息的人,到社会上来不一定会有出息。

父亲补充道:对,你妈说得对。只有在社会上有出息的人,混出成就的人,才是真正有本事的人。涟涟,你说对么?

邹涟沉默了一会儿,说:让我考虑考虑,这件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好的,你们放心就是。

过了一会儿,秦荻来了。他又来约邹涟去跳舞。

最近以来,不知怎么地,邹涟觉得对黄三木不像以前那么喜欢了,以前的那种冲动,现在也找不到了。父母亲的反对,黄三木对自己的态度,还有他自己现在所处的窘境,这一切,都让邹涟觉得失望。说真的,她对黄三木是越来越失望了。

邹涟想了想,晚上又没有别的地方消遣,她就跟秦荻出去了。

两人跳了几圈舞,就来到了情人咖啡屋,秦荻选了个最幽静的包厢,情调高雅地喝起咖啡来。

就在邹涟和秦荻互相对视,边喝边聊的时刻,黄三木正跟着任萍在南枫乡搞计划生育工作。

南枫乡是部里的联系乡,市机关各部门都有联系乡镇的,目的是为了帮助抓好下面的工作。像计划生育,征购粮食任务,还有些突击性的工作,部门就要派干部下来帮助抓几天,这次呢,部里其他干部都很忙,就把任萍和黄三木抽来了,黄三木那一摊子,暂由金晓蓉代几天。

黄三木恨透了这种安排,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任萍派下来。要派她来,也就别让他跟来了,现在倒好,让他跟这个死老太婆在一起,就好像裤腿上一天到晚沾了块狗屎样地难受。

能够不在一起的时候,黄三木是尽量避开任萍的。任萍喜欢打牌,想找黄三木配对,黄三木恶心都来不及,早逃到其他干部那里去玩了。有时候呢,还是躲也躲不开,比如每餐吃饭的时候,大家就要坐在一桌了,任萍就要倚老卖老地向黄三木兜售些革命故事,什么八年抗战,四年内战,尽是些陈辞滥调。黄三木读书的时候都读厌了,她还当什么新鲜货来卖,更要命的是漏洞百出。

黄三木听得烦了,又不能表露出来,有时还不能不配合说几句,特别是当她采取提问式交谈的时候。讲着讲着,任萍就讲到我们党历史上的某某会议了,讲到两位主要政治人物。黄三木忽然想起点新鲜的东西,便说道:在这次会议前,某某的地位在某某的前面。黄三木还顺便提到他们曾有过隔阂。不料任萍竟圆睁着眼睛道:不!他们俩一直是很亲密的,你又没有参加过这次会议!你怎么知道的?

黄三木知道这老太婆又发神经了,不由得也发出一股怒火:那么,你参加过这次会议喽?

任萍眼睛还是睁得很圆,大声道:我会议没有参加,书看过的!

黄三木又傻了,心里恨恨地道:你看过书,我没看书?我都读了十五年的书了,历史书看了几十本了,神经病!

可是,黄三木没把这话说出来,他知道,要是他这样说,这老太婆是不会饶过他的,便忍住不说了。可是,表情还是很那个,所以,任萍的这顿饭,吃得也很不愉快。

最让黄三木仇恨的还是另外一件事。南枫乡有个村民,家里出了件官司,因对手是某局长的亲戚,官司打输了。任萍听了村民的陈述,满口答应要帮忙。她把这个村民带来见黄三木,说:这个是我们部里的秀才,大学生,很会写文章,你的事情,没有其他办法,只有请他帮你写一篇文章,寄到报纸上去登一下,让舆论去监督一下,怎么样?

黄三木一听写文章就害怕。他隐隐地感觉到,这可能是任萍的一个陷阱。几个月前,他不小心写了篇东西后,背后讲得最多的是她,会上讲得最响的是她!现在,她可能还嫌黄三木不够惨,就又想出了这么一个鬼主意,让黄三木给这个村民出头,等文章一出来,得罪了那个局长,她必定又是到处煽阴风,点鬼火,把黄三木整得死去活来,她再躲在一边奸笑!

这个阴毒的家伙!黄三木暗暗地咬了咬牙,没敢把火发出来,只是不悦地说:对不起,这种文章我是不会写的。

任萍听了之后,很失望,便挖苦道:不写?为什么不写?那些省级杂志你不是经常写的么?你不是拿到过好几次稿费?

黄三木越来越不想和她罗嗦,只是坚定地不想写,便随便地回道:对,写这种文章没稿费,我以前写文章,就是想挣稿费!

任萍偷偷地朝他白了一眼,就带着那个村民走了,边走边说:没关系,我再帮你想想其他办法,啊!

第二天,任萍又笑容满面地,主动找黄三木说话,看起来像是完全把这件事给忘记了。黄三木也就尽量耐心地陪她说些无聊的话。不过,他还是希望早点离开南枫乡。

南枫乡盛产莲子。临走那天,任萍到原在市物资局工作的下派干部、乡长叶志山办公室里磨蹭了一阵,出来时,手里就提一尼龙袋的莲子。叶志山是很晓得向上面送东西的,黄三木想,这几盒莲子里面,或许有一两盒是他黄三木的,到了青云之后,才知道他连个屁也没有。任萍手里提着莲子,黑包里塞满了几个村支部书记送来的礼品,这个平时在会议室里高唱廉洁歌的老干部,就很满足地离开了南枫。

黄三木到办公室给邹涟挂了个电话,晚上,邹涟就来了。两人照例在青云江边散步,在草坪上小憩,然后呢,又到了幽静的观云亭。

两人又紧紧地拥抱在一起,邹涟主动地亲了黄三木,黄三木感到她的嘴唇又柔软又发烫,充满了爱的热火。邹涟问:黄三木,我想问你,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黄三木这段时间来,心绪很差,他感觉自己前途渺茫,爱情也难以捉摸,说实在,他真的很爱邹涟,如果在这个世界上,忽然没有了邹涟,那将是多么没有意义的世界啊!在这个世界上,只有邹涟是真正关心他,爱他的人,也是他唯一爱的人。不过,他太了解邹涟了,她的优点,她的弱点,她对爱的赤诚,对恋人如火如荼的那份感情,他不会去想邹涟离开他,那是一件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就好比明天一大早,大家都开始用双手走路,用屁股说话一样。他就亲了亲邹涟,说:我是爱你的。

邹涟又是老一套:你不会骗我?

黄三木就说:我当然不骗你。

邹涟就把整个身子柔柔地贴了过来,充满情爱地说:黄三木,我真的非常爱你,你放心,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的,我发誓!

黄三木已经听了她发许多次誓了,知道她的脾气,便说:你不用发誓了,我知道你爱我的,我也一样地爱你。

邹涟伸出了小手指,两人就轻轻地勾了勾。

机关党委到各支部来催了,特别是有的单位,多年没有发展党员,有点不正常。部领导就碰了头,决定先征求部分老党员的意见。会议由党支部书记李忆舟主持。

黄三木也知道要开这个会了,值班室和会议室是很近的,他就专心地听了。起先无非其他几个老党员讲,声音不高,黄三木听不大清楚,后来,任萍发言了,她的嗓门很大,说话又激动,声音越来越响,以致于坐在值班室里的黄三木,就像坐在会议室里一样,听得清清楚楚。

多少个白天,多少个夜晚,每当黄三木回想起她的讲话,都感到浑身麻辣麻辣地。她的一段话是这样的:年纪轻轻,架子很大啊,群众说他太清高,可以说是脱离群众,啊。有个村民叫他帮助写点东西,他怎么讲?他讲,这种文章没有稿费,我不写!啊,你看看,这样一个人,一心想挣钱,挣稿费,一点都没有牺牲精神,奉献精神,一点都没有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啊。南枫群众,对他印象很差,啊,像这样的同志,我认为,离党的要求,距离还很远,啊。

黄三木后来就再也听不下去了,心里一乱,也就听不见了。这时,任萍劲道似乎很足,声音还在响着。他知道,她的嘴巴里出来的,不会有一句人话,不会屙出丝毫对他有利的东西。全部是诽谤,全部是攻击,由于他现在在单位里的处境,他丝毫没有还击的力量,这才是最最可悲的。

他只是在心里默默地祈祷:老太婆,快死吧!快死吧,老太婆!天灵灵,地灵灵,让这老东西早一天死掉吧,阿门!

傍晚,党支部书记李忆舟找黄三木谈话了,他说:你的组织问题,我们党支部是很关心的。今天,已经征求了一些同志的意见,应该说,是很慎重的。但是,有些同志对你还有看法,你在一些方面的表现还是不够的。总的来说,你对党的认识还不够深,思想还不够成熟。其实,我个人觉得你是不错的,但个人不能代表组织,我希望你明白。对于你的组织问题,我想,只能下次再说了。

黄三木便急着问:那下次究竟要到什么时候再讨论呢?

李忆舟说:不一定,这种事情是不一定的。可能一年,可能两年,可能三年。由于你上次的那件事情,还有少数同志的看法,我想,你要作好准备,耐心地等它三、五年,等大家把这件事情忘记了才行。反正你记住一点,只要你对党忠诚,表现好,这个问题总有一天会解决的,党的大门永远是向你敞开的。

上一篇:第17章

下一篇:第19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一辑 黑乌鸦(三) - 来自《黑乌鸦与折断的日子》

“复杂世界”的随想  与友人闲聊,说起牌匾的装潢和设计来,他便感叹说学校的那几个告牌其实是不必花那么多钱求外人做的,他便可以做得很好。但他却谢绝了领导的安排,他是宁愿白干也不可以去挣那钱的。原因很简单,虽然是在学校里的知识份子堆中,嫉妒的红眼病仍是很泛滥的。他不愿被指指点点成为人们无聊的谈资。当然了,原因还有别的,那便是人际关系太复杂,以至于"谈虎色变",一脸苦相了。  人们都很喜欢(尤其是年轻人!)的台湾女作家三毛,生前曾发过这样的感慨,可谓给我以很深的感触。我想,她的颇受人偏爱的原因,也许就在于她的单纯和率……去看看 

第35章 未完成的画像 - 来自《身残志坚罗斯福》

总统报国力耗尽,鞠躬尽瘁为黎民;   胜利前夕失主帅,举国悲痛泪满襟。   1945年4月9日,罗斯福在温泉休养时,他年轻时的女友露西·拉瑟弗德夫人乘一辆有篷的大旅行车携同著名女画家肖马托夫前来为总统画像。 4月12日,当罗斯福坐在皮扶手椅上,画家正在紧张工作的时候,总统瞧着露西的眼睛,说出了最后一句话:“我头痛得要命。”没等这幅像画完,总统的头已垂到了胸前。这位伟大人物从此就与世长辞了。   话说罗斯福拖着疲倦的身体从雅尔塔回来,就赶到阿林顿去向一位亲爱的朋友最后告别。总统军事助理沃森“老爹”已在离开阿尔及尔……去看看 

第37章 三线梦 - 来自《彭德怀传》

第一节 山高雾重   1965年11月30日,彭德怀抵成都。  他终于又工作了,心中积聚6年的工作热忱迸发出来。他决心不辜负毛泽东的期望,在国防重地的大三线军工建设上做出贡献!  刚到成都永兴巷7号住地,彭德怀就对接待他的三线建委副秘书长杨沛说:“明天就开始工作。”杨沛说:“一路辛苦,休息几天吧!”彭德怀说:“我已经休息多年了。”  从第二天开始,大三线各局负责人按照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兼大三线建委主任李井泉的指示,逐个向新上任的副主任彭德怀汇报情况。彭德怀对照挂图仔细记录、询问,最后发现,对他所关心的军工生产建……去看看 

第四四章 论误解《圣经》所产生的灵的黑暗 - 来自《利维坦》

除开我在前面已经讨论的神的主权与人的主权以外,圣经中还提到另一种权力,即今世的黑暗的统治者(见《以弗所书》第v章,第12节)的权力,撒旦的王国(见《马太福音》第xii章,第26节)和比西卜的魔鬼的王国(见《马太福音》第ix章,第34节),也就是出现在空中的幽灵的比西卜王国。由于这一原因,撒旦也被称为空中权力的国王(见《以弗所书》第ii章,第2节)。同时由于他统治着今世的黑暗,所以便称为今世的国王(见《约翰福音》第xvi章,第11节)。因此,与信者(光明的子民)相对立,在他统治下的人们,便称为黑暗的子民。由于比西卜是幽灵的国王,他所统治的空气与黑暗中……去看看 

对位法 - 来自《苏菲的世界》

……两首或多首旋律齐响……  席德在床上坐起来。苏菲和艾伯特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爸爸为何要写那最后一章呢?难道只是为了展示他对苏菲的世界的影响力吗?她满腹心事地洗了一个澡,穿好衣服,很快地用过早餐,然后就漫步到花园里,坐在秋千上。  她同意艾伯特的说法。花园宴会里唯一有道理的东西就是他的演讲。爸爸该不会认为席德的世界就像苏菲的花园宴会一样乱七八糟吧?还是他认为她的世界最后也会消失呢?还有苏菲和艾伯特。他们的秘密计划最后怎么了?他是不是要席德自己把这个故事……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