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关滋味

第33章

本章总计 29649

和洪叶看了两次电影,就常常想起她,可每次想到最后,都是越想越没劲。主要是洪叶相貌太一般了,脸又那么黑。真是世道不公,运气不好,怎么和他认识的,竟没有一个美人或半美人,而是这样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呢?没劲没劲。

黄三木就想去找他的那些朋友玩,打发去办公室以外的时光。二十多岁年纪,正是人生中最最美好的青春年华,这种时光,原本是应该享受的,应该充分地享受,可黄三木却只好用来打发。

和那几个朋友玩,现在也不大有劲了。除了他黄三木,还有哪个人会这么空虚、这么无聊的呢?盛德福事业有成,老婆差是差了点,天天陪在身边,用他自己的话说,用用也是好用的,自然充实得很。邓汜边现在做了陆占山的贴身秘书,成了盛德福一类的人物,他白天陪陆市长四处检查工作,晚上写材料,最近也开始了恋爱。别看他长得瘦小,他的女朋友竟像朵花似的,很有些光彩。害得人高马大的黄三木看都不敢多看一眼,因为上次他不小心看到邓汜边带着这位小美人后,他就整天想跳到清水茅坑里淹死。还有那个童未明,同样是春风得意,有着他当舅舅的财税局局长伍一发的支持,他的仕途非常顺利,现在委员已经批下来了,他已经是青云镇党委委员兼农办主任了,在青云镇这个被称为小市委的衙门里,也算是一个人物了。听说他也在泡女孩,只是没敲定。你想,他哪里还会有时间整天跟没出息的黄三木泡呢!

最有劲的是同性朋友,最没劲的也是同性朋友,因这些人慢慢地长大、成熟之后呢,总是各顾各地,来往也就少了。所以呢,男人应该找女人,女人应该找男人,男男女女,成双成对地配起来,互相需要,互相作伴,这才是真正天经地义的事情。

他实在是该找个女朋友了,可是,该怎么找呢?女人,实在太少了,不,是他认识的女孩太少了。现在,真正可以谈对象的,也只有一个洪叶。洪叶,多么美的名字啊,要是他还是个学生,他会情不自禁地为这个名字做一首诗。名字是美,人却长得这么一般。这实在是令人遗憾哪!

没有地方玩,没有人作伴,怎么办?找洪叶玩一下行不行?洪叶对自己有点意思,这已经是明显不过了,说不定,她整天在等着他挂电话去邀她出来玩呢!跟她玩一下,看看电影什么的,当然是不要紧,可是,倘若她真是想谈恋爱,以为他对她也有意思,那该怎么办?这样下去,她的误解会越来越深的,这样做,岂不是玩弄她的感情?

不去不去,可是,不去又怎么过呢?这种日子,一天又一天,该怎么过呀!黄三木实在是忍受不住寂寞的煎熬,有时候,他下身膨胀,恨不得马上跑到邵颖那里去发泄一下,当这种念头占据他的灵魂时,他感到恐惧了,挥手就给自己一巴掌!不能这样,不能去想邵颖,宁可找个丑八怪姑娘做老婆,也不能让邵颖毁了自己的名声。于是,黄三木决定去找洪叶玩,虽然,他仍旧不打算和洪叶谈恋爱,而且知道这样做,很可能会是在玩弄洪叶的感情。可是,他也是没有办法,实在是走投无路。黄三木咬了咬牙,心里想:既然老天爷这么不仁不义,也莫怪我黄三木不忠不孝,就算我干坏事,也是你逼出来的。

黄三木给洪叶拨了个电话,洪叶的声音显然很激动,她说:怎么?还想到我啊?我以为你早把我给忘了呢!

黄三木说晚上请她看电影,她竟说票子由她负责买。晚上,两人又在一起看了场电影,黄三木还拿到了好多零食吃,不过,那场电影似乎不怎么好看。两人到江边走了走,黄三木仔仔细细地把她看了十几遍,感觉还是不行,他就决定无论如何不能再跟她交往了。不过,洪叶人还是不错的,看上去挺随和,也很会替人家想的,两人谈话倒谈得比较拢的。黄三木就想,要是她的脸能够稍微白一点就好了,这个人单位又好,工资又高,待他也不错,真是可惜了。

洪叶还想往江边走下去,黄三木觉得有些晚了,就提出回家。洪叶说要到黄三木住处去看看,黄三木硬是不答应,他觉得自己住处又脏又乱,而且,让她到那里去会让很多人看到的,他不想让人家怀疑他找了一个不漂亮的女朋友,再说,她也的确不是他的女朋友。

又回到了电影院门口,黄三木提出要送送她,虽然他心里并不想送她,可他是受过教育的,觉得男士是应该把女士送回家的,这是个礼貌和涵养问题。可洪叶也不答应,和上次一样,她站在街口子上,等黄三木的背影消失了,才往回走。

黄三木这次就感到奇怪了,因为洪叶是个很随和的人,对他印象又好,似乎恨不得马上谈朋友的意思,他提出要送她,按理应该马上答应才是,可她却那样固执,硬是不肯。上次这样,这次又这样,真是有点奇怪了。他想,或者,她家住的是个很破的房子,而她是个很要面子的人,不想让他知道,可是也不对,洪叶这个人,又随和又大方,就是有什么缺点,也定然不会掩饰的,房子住差点,有什么好那个的呢?黄三木想了会儿,也就不去想了,反正他也不想真的和她怎么样,反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脾气和习惯,也没啥好大惊小怪的。

回到招待所,脚也不洗,钻进被窝就睡着了。女朋友是没有,不过找个人玩玩,聊聊天,心情就好多了,一个晚上也就打发过去了。

要是晚上不再看电影,他是没那么容易睡着的。就是一个人去看电影,回来也闷得发慌,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地,睡到半夜里也会醒来,恨不得拉开嗓门大喊一声。现在就睡得很香了,什么也不想了。

这就是黄三木悲苦的生活,想一想,人生多没意义啊!小时候天天盼着长大,盼着变成大人,省得受人欺负,被人看不起。等到上学念书了,老师和书本又不断地欺压着你,逼迫着你,这一压迫,就是十多年。没考上大学时拚命想上大学,白天黑夜都看书,身子熬得快没油了,才进了大学。进了大学想早点毕业,好分配工作,可以舒坦一点地过日子了。没想到,没毕业倒好,一毕业烦恼更多。在单位里,这一个个的领导和同事,在无形中压迫着你,要你干这干那,忙了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到头来什么成绩也没有,还落得个讨人嫌。事业上不成,感情和婚姻也不行,到现在,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连个对象也没找着。还在忍受着一阵阵的煎熬。人生就是这么一站一站地,每次到站时,总以为得到了一点什么,不枉自己这一番努力了,可是细细地想来,就是走了再多的路,其实什么也没得到,什么幸福也没有。

黄三木努力地要把洪叶忘掉,有时想想真是打光棍算数。为了打发时光,他就到图书馆办了借书证,开始借小说看起来。选什么小说看呢?世界名著以前看了一些,可觉得太没意思,情节拖沓,看了几页就看不下去,他真不明白这些书是怎么成为名著的。看这种书太吃力,他不想玩这种层次,还是浅显一点的好,消遣消遣吧。于是,他就借了几本时下流行的爱情小说来看,现实生活中缺少爱情,到书本里面来过过瘾也是好的。

书里的爱情确实很美好,那些女主人公,一个个都貌似天仙,和男主人公一起谈情说爱,漫步在草地上,花丛中,河水边。这种生活,真是一种梦幻般的享受啊。这些男的,奇怪也是奇怪,其实也挺一般的,有的也很穷,可以说比黄三木还没出息,有的样子也不比黄三木好,可他们就是有这种福气,有这种运气。这个世道也真是怪,黄三木都二十八岁了,在这个世上活了整整二十七个年头了,书本里面描写的种种奇遇,种种美好的东西,他一次也没遇上,一次也没得到。是啊,世界是同一个世界,人也是差不多的人,一张脸,一张嘴,一个鼻子两只眼睛,可是有的人却过得那么好,心想事成,事事如意,有的人却什么也得不到。黄三木就是后面这种人,这种最最不幸的人。为什么他要成为这种人?人到世上只能活一次,他竟眼巴巴地看人家享乐而自己却什么也享受不到,这究竟是为什么呀!应该恨天,是苍天不公,不能主持公道,不能均贫富苦乐!应该恨地,是大地势利,只会欺负人,不仁不义不慈不善!

黄三木就不再看爱情小说了,他借了些武侠小说来,夜夜读着英雄豪杰的故事,一行行,一句句,使黄三木也平添了许多豪杰之气。看着看着,黄三木觉得自己成了书里的主人公,成了武功盖世的英雄,助善除恶,主持公道,给人间注入了一股真理和正义的气息。

下班后,他在食堂里买了饭菜,吃了一半,就再也吃不下去了。从中学开始吃食堂,一直吃到快三十岁了,还在吃,这一碗菜一碗饭的生活,实在是太让人厌倦了。他的胃口也早给食堂给败了,几乎没一餐是吃饱的,吃了一点后,就老是吃不下去,这就是吃不饱、饿不死的生活。

晚饭后没去招待所,他回打字室坐了一下,更加厌倦,就决定到街上去走走。在市委门口,忽然看到一个女人朝这边走来。

美女!这是一个真正的美女!

黄三木眼睛亮了起来,忽然间魂魄也都不在了。这个女人,大约是个少妇吧,二十七、八岁年纪,下身是一条黑色牛仔裤,展现着两条修长丰腴的大腿。上身是一件乳白色的羊毛衫,看上去很简洁,腰肢细细地,和大腿一连,简直是太绝了。最妙的是她的胸部,两块东西高高地隆起,黄三木从小到大,还从未看到过如此丰满高耸的,加上她身材的苗条修长,这两块东西显得更加突兀,更加令人惊羡。她的脸蛋呢,美得更是难以形容,黄三木觉得,世上没有一副画里的女人能比她美,世上没有一本书里描写过的女人能和她比。可能是绘画和小说太抽象平板,如此具体的美,如此活龙活现的美,就一步步地向你走来,天哪!

黄三木有些害怕了,他的脸忽然间一阵滚烫,正在手足无措时,这个美人忽然拐了个弯,看也没有看他一眼,就朝对面的商店走去。

留给黄三木的,是她优美性感的背影,特别是那只圆浑丰满的屁股,一扭一扭地,慢慢地远去了。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不知是谁下的命令,黄三木急忙跟了上去,一辆小轿车冲了过来,差点把黄三木撞倒。黄三木没去注意驾驶员粗鲁的责骂声,他已经看不到美人的身影了,真是糟糕,他害怕再也看不到她,就拔腿跑进了商店,和一个络腮胡撞了个满怀。络腮胡倒没有骂他,只是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就往街上走了。

黄三木匆匆地环视几周,还是不见这人的影子,柜台里一位脸上长满雀斑的妇女问他想买什么,黄三木看了看柜台,里面是清一色的化妆品以及妇女用的各色胸罩,就又红起了脸。正要离去时,脚边一个蹲着的影子立了起来,黄三木一看,哟,就是她,原来她在这儿呢!

服务员看着黄三木,黄三木就不好意思多看身边的美女,这会让人觉得他太好色的。正不知怎么办,美女说了句什么,服务员就去招呼她了,并拿出一件件东西供她选择,黄三木灵活地移到了柜台的角落上,正好,她的身子也慢慢移了过来,黄三木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心里扑扑乱跳。出现在眼前的,是个活生生的美人,那么美,那么具体。那条高档牛仔裤里面,是一只丰满圆润的屁股,两条修长优美的大腿,它们是如此接近黄三木,黄三木几乎可以感觉到里面的一切了。因为一阵阵的恐惧,他简直不敢多想。她乳白色的羊毛衫衬着雪白的脖颈,一头短发,乌黑发亮,她的脸就更加白嫩,白嫩得让人难以相信。就算这是一副画,一尊塑像,黄三木也会因为她惊人的美而不敢过于接近。而现在,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是一个活生生的美人。黄三木为自己的距离害怕了,目光一会儿扫她,一会儿又故意投向柜台里面的东西。左手放在柜台的铝合金边上,手指头在微微地颤抖着。正当他再一次把目光扫向她的脸时,美人忽然把身子一转,那只屁股刚好打着了他的右手,黄三木觉得这只手一麻,像是触了电似的,猛地缩了回来。他的脸瞬间通红,正要走开,只见她仍旧背着他,伸过一只雪白的手来,在黄三木的手腕上温柔地拍了两下,把头微微转过来,道:对不起,让一让。

黄三木的脸更红了,好在她并没有认真看他,根本没有看清他的模样。不过,这已经够让黄三木窘困了。他不等她下一步的动作表情,不想知道周围顾客的眼光,就匆匆地逃出了商店。

到了市委门口,又不想去办公室,怎么办呢?这么一个美人,不行,不能就这么让她跑了。得是得不到的,欣赏一下也是巨大的享受。他还没有看够,还想再看个仔细,看个彻底。这幸福的时光,不能就这么匆匆地过去了,他要挽留它,要拉长它,最好是能永远地抓住它。

这么一折腾,黄三木感到肚子有点饿了。他在马路边守了几分钟,还是不见她出来,就在小摊上买了一只饼,嘿,这饼还真香,这辈子还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饼。他想,古人说秀色可餐,原来美人可以助消化,增食欲,倒是一点不假。

吃完饼,抹了嘴上的油,就在那里来回地走着,眼睛不时地往商店的两道门瞄瞄。等了半小时了,终于,大美人出来了,手里拎一只尼龙袋,往大街上走去。黄三木像个狗特务似地,在原地转了两圈之后,看她走出有一段距离了,才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

马路两边行人很多,一不小心就会看不见她。黄三木拨开人群,心里一急,就走得离她只有几步路了。两只眼睛不停地在她身上转,他晓得自己的行为简直是无耻,可也实在熬不住,再说,人的外表可以被人看到,思想和灵魂是看不到的,黄三木一边看一边幻想着,享受着,又有谁知道呢?这又不妨碍谁,不看白不看,乐得好好享受一番。

渐渐地,他就发现不对了。马路上过往的人群,特别是那些男人们,竟然也和他一样,一个个都把眼睛长时间地盯着她,有的还低下头来,细细地从头看到脚。更有甚者,面对面看了这么久还不够,等她经过后,还要回过头来,再细细地看她的背影,直到她在眼前消失为止。嘘!这些色狼!男人啊男人,统统是色狼!

黄三木跟在她后面一路欣赏过去,也一边替她担心。这么美的年轻女人,要是被坏人强暴了怎么办?做了她的老公,要是她立场稍不坚定,被别的男人勾引去怎么办?不要说她和人家私通,不要说老公三天两头戴绿帽子,就是跟她一起上街,看见这么多男人一个个用目光贪婪地舔着他老婆的身体,唉呀呀,怎么办才好!

这真是一件令人担心的事情。不过,好在这个女人不是他老婆,他的这种担心是完全多余的。还是抓紧时间,好好地欣赏吧。黄三木决定,不停地跟去,直到她回家为止。这样,就可以知道她住在哪里了,这么美的人,他相信她住的房子也一定很美,很有意义,房子也应该感到很幸福才是。只要知道她的住处,以后就可以随时享享眼福了。他还没有想到要强奸,因为他不想坐牢,不过想要见她时,只要守着她宿舍门口的弄堂,就一定能找到她的。

黄三木一路上胡思乱想,他甚至已经想到要变成一只蝙蝠,晚上飞到她家里去和她睡觉了。就在这时,马路上交叉口一辆大客车堵着不动,不巧的是,她已经抢先一步过去了。黄三木心急火燎地等了好几分钟,客车开走后,她已经无影无踪了。

这两天,黄三木一直惦记着这个人。有天晚上,无聊极了,他就到马路上等着,因为上次就是在这个地方不见她的。他想,很可能她就住在附近。果然,等了十几分钟,就又看见她了。

这回穿的是一件米黄色的羊毛衫,还是那条牛仔裤,还是那么美,那么高雅和性感。黄三木在马路上跟了她二十几分钟,见她在那里和人讲话,才顾自回家。

后来,他又在那里等了两次,又欣赏到了她美丽的容颜。他想,自己是多么怯懦的一个人,在青云市机关里,简直是最无能、最没有出息的人了。在这件事情上,竟然会这么荒唐。不是他太好色,而是这个人太美。古人所谓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美人真是可以改变历史的。黄三木如此,青云市里的这些大小官吏,他们会不会这样呢?黄三木是人,他们也是人,这么一想,青云市一些领导干部生活作风上面的种种传闻,也就很可以理解了。黄三木想,还好自己没出息,还好自己在部里面是个打字员、值班员、扫地员、打开水员,要是有了点狗屁出息,要是也像那些人样当个局长书记什么的,看到这种绝色美人,实在很难控制得住自己啊!

那次黄三木跟在她后面漫步时,刚好前面走来两个小伙子,有一个说:你看,这个女的漂亮不?另一个说:这人我知道,也算是青云镇上的一个美女了,不过,她的老公不怎么样的,是青云玩具厂的一个工人,整天就知道赌博,是个不务正业的人。不过,他以前也是个公子,他爸曾经是青云镇的镇长,现在退下去了,当然没花头了。

黄三木就很为这个美人惋惜。他想,要是她能够嫁给他就好了,这样一个美人,他会奉献出一切去爱她的。他穷是穷,用是没用,可也不比她老公差吧,至少是会全心全意地让他幸福的。可惜,她已经有老公了,一切都是痴心妄想!就算她没有老公,她又怎么会看中他黄三木呢,黄三木算个什么人?打字的,值班的,扫地的,打开水的佣人,做个农民也比这出息多了,一个如此低等、下贱的人,不要说她,就是我自己也不答应啊!

想到这里,黄三木又辛酸了起来。是啊,就凭你这两下,普通的东西都得不到,还要得到最好的。你不应该这么想啊!撒泡尿照一照,还是老老实实地选一个相配的人吧,选一个青云镇上最难看的姑娘吧,最难看的姑娘正好和你般配。

食堂里的伙食太差,晚饭基本上没吃,现在,黄三木感到肚子饿了。想了这么久,这件事情算是想通了,想明白了,最好是找个地方喝瓶酒。摸摸口袋,还有十七块钱,一个人到小餐馆里,也是足可以对付一餐了。黄三木点了一盘香干肉片,一盘青菜,一盘麻辣豆腐,又要了一瓶啤酒。他算了算,大约在十五块左右,只能有余,不能过头,否则,到时候要出洋相的。

很快,菜就上来了,餐馆是小,服务员还是有一套的,拿出酒杯、餐巾、碟子和瓢梗,并且把一瓶青云江啤酒打开盖子递给了他。黄三木满满地倒了一杯,一口就喝了半杯,心里叹了口气:唉,虽是很小很小的享受,可从小到大,似乎还没有这么好好地享受过。

啤酒度数很低的,里面的酒精也能燃烧黄三木的神经。他一边喝一边狂想,为自己定位,为自己忏悔。以前,他一直是把自己看得很渺小的,只是上了大学,就像是进了疯人院,周围的人很疯,他自己也不知怎么就疯了起来。他以为自己是很有价值了,以为自己有着超凡的能力,这样想了几年,就把社会上这帮人看扁了。觉得等自己走上社会后,应该由像他这样的人来主宰这个社会。现在的这些领导,没有文化,自私,腐败,或者低能可笑。历史培养了像他这样的大批学生,他们是肩负着历史的使命,来取代这些人的。他在大学里是个佼佼者,到了社会上,也应该是个佼佼者,是个风云人物。至少在青云这块地盘上,他是应该游刃有余的,到时候,青云五十七万人将无人不知黄三木。最后,他将一步步走向更高的权力宝座。

这就是刚刚来青云时的黄三木,是刚刚从疯人院里出来的黄三木啊!

黄三木喝了口啤酒,开始为自己的过去忏悔。黄三木,你有本事么、你究竟有什么本事呢?你不过是从青云山沟沟里出来的土包子,是个在南州念了四年书的可怜虫啊!你为什么会这么天真幼稚,为什么会这么不知天高地厚!就凭你这点本事,你也只配打字,只配打开水,只配扫地,只配给这些人当奴才!你连笑都不会笑,你看看,机关里这些干部,有哪个人不会笑,凡是碰到人,都像是中了奖似地笑脸相迎,一个个都像是多年的老朋友似的,多年的老朋友不会这样,只能是多年不见、旧友重逢时才会这样。这是多么难得的本事,多么玄妙的功夫啊!就凭着这一招,这些人互相之间形成了非常融洽的表面关系,背地里,还有谁会去管背地里的勾当!而你黄三木呢?见了人只会板着脸孔,高兴时才会笑,不高兴时就没有什么表情。很多时候,你也想改变自己,也想无缘无故地见人就笑,可你怎么改就改不过来。有一回你笑了之后,心里竟那么难过,像是当一回男妓,出卖了自己肉体似的。无能!这就是你的无能啊!连这点基本功都练不成,你还想有什么出息!这就好像你天天读历史,还不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哪一天成立的;你天天打算盘,还不会背九九口诀表。你不觉得自己可怜么?不为自己感到羞耻么?

对于自己的这一番评价,黄三木非常满意。很快,就把一瓶啤酒干掉了,是啊,干杯!和过去的黄三木干杯!和狂妄自大的黄三木干杯!以后,以后再也不要见到你!虽然,过去的那个黄三木早已越来越遥远了,越来越陌生了,可有时候,身体里什么关节上,偏偏还会爬出来、冒出来那个旧的黄三木,使他痛苦,使他伤心!不!你不能这样,你应该很平静,应该好好地干杯,好好地告别过去。

一瓶啤酒还不过瘾,黄三木想了想,又叫服务员拿了一瓶过来。反正穷鬼就是穷鬼,没钱就是没钱,口袋里就这么一十七块钱,就是天天不吃饭也成不了富翁。再加一瓶,大概还能付得出。

黄三木一大口一大口地喝着青云江啤酒,一筷子一筷子地夹着香干肉片麻辣豆腐和青菜,嘴巴咬得很快,声音很有节奏很响亮,他不知道服务员正盯着他,看他吃得这么酣畅淋漓,好像是吃了什么山珍海味似地。而对于黄三木来说,这些正是山珍海味,这一十七块钱,使他充分享受到了一个阔佬的滋味。

他已经一次次地告诉自己,他就是个无能的人、可怜的人。事业上的追求,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了,在这种形势下,这种处境下,他还能想什么事业,他还会有什么事业呢!最应该想一想的是自己的爱情,是应该找一个怎么样的老婆,尽快地组成一个家庭,生儿育女,和人类绝大多数成员一样,完成这最具动物性的工作,然后慢慢地老下去。

以前,他一直是想找个美女的。爱情和婚姻给人带来的幸福程度,取决于老婆外貌的美丽程度。就算找不到美女,姿色稍微好一点的,也该努力地争取一下。找一个难看的姑娘做老婆,无疑是给自己今后一辈子的生活带来一场可怕的恶梦。这种想法,现在该好好地改一改了。人是好色的,好色是人的本性,这是没办法的。男人总是想找个尽可能美丽点的姑娘做老婆,可是不能说非找个美丽的不可。在这个世界上,有的男人找了个美丽的女人,有的男人找了个丑陋的女人,这也是缘份,是命,想是想不到的。和世界上其他事情一样,命里注定,不能太认真,想得太多、太认真,那是很痛苦的。

找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哪怕是个丑陋的女人为妻吧!你就是这样的命,就算你条件比别人好,吃亏就吃亏点吧,让哪个女人便宜点运气点算了。

这个人是谁呢?黄三木想到了洪叶。对,他所能想到的,也只有洪叶了。洪叶在银行工作,工资高,人又不错,只是脸黑了点,可这也不算十分丑,最多是普通了点,要说丑,青云镇上丑陋的姑娘多得是呢!比较起来,像洪叶的相貌,还是不错的,还算中等。

黄三木曾经告诉过自己,像他这样最无能、最没有出息的人,应该让青云最丑陋的姑娘匹配他。洪叶不是最丑的,这样想来,不是洪叶占便宜,是黄三木占了便宜了。

是啊,长久没有找洪叶玩了,现在想来,她还是不错的。对自己也挺好的,这么好一个姑娘,可不能让她跑了,要是这段时间不注意,她跟另外一个男的谈起来,那可就糟糕了。

喝完最后一滴啤酒,黄三木像位阔佬似地挥了挥手,把服务员叫过来结帐。服务员已经把一碗饭端在那里了,只是他没吃,这笔帐还是要算进去的。服务员拿过一张单子,说总共是十七块一毛。黄三木给了她十七块,还有一毛就是摸不出来,正急得难为情,服务员笑了笑说:算了算了,一毛钱没有就算了。欢迎下次再来。

黄三木脸孔红得发烫,迷迷糊糊地回到市委机关,狠狠地放了泡小便后,身子就轻松了许多。他想起要给洪叶拨个电话,上次洪叶已把家里的电话告诉他了,他一次都没拨过,早就忘记掉了,还好,抽屉里一个笔记本上还记录着,黄三木就拨了一个过去,是一个老太婆接的电话,黄三木问洪叶在不在,那老太婆就喊道:洪叶,电话!

洪叶听出了黄三木的声音,就问道:呃,你这个人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长久没消息?一下出现,一下消失,我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怎么样,今天怎么想到拨电话过来了?

黄三木兴致很好,一边笑一边聊,说自己最近很忙,在写篇文章。洪叶说不相信,再忙也不会忙到这种地步呀,都一两个月时间了,一点动静都没有。黄三木就向她道了歉,说请她看场电影。洪叶说现在都七点半了,今晚看不看?要看就只好看八点半的了。黄三木想了想,反正晚上高兴,不如就今晚吧。两人就约好八点半前在电影院门口见面。

黄三木提前十分钟到那里,见洪叶已经在看着他笑了。黄三木买好票子,洪叶就催他快进去。黄三木仔细看了看她,发现她脸上涂了层东西,看上去就好看了许多,黄三木就更热情了。

洪叶说:你今天看上去很高兴嘛!

黄三木说:晚上喝了两瓶啤酒。

洪叶说:难怪啊,我说怎么这么高兴,是跟谁一起喝的呀?

黄三木说:我一个人。

洪叶笑了笑说:一个人喝酒?真是变态。

黄三木说:那我有什么办法?没人陪我喝,只好一个人喝了。

洪叶说:那你不打个电话来,我陪你喝嘛!

黄三木道:好的,我下次有数了,不过,我是没钱的啊。

洪叶说:没关系,我们一家出一半,采取AA制吧。

两人就对视了一下,大声笑了。

看完电影,黄三木又到厕所里去解了手,洪叶说要到江边走走,两人就又到江边转了一圈,黄三木依旧很兴奋,和洪叶说了许许多多的话,洪叶显然也很高兴。分手时,洪叶说以后不要老看电影,可以去跳舞,或者到别的地方去玩玩,比如星期天啊,就到青云江电站或者哪个风景区去走走,黄三木说好的,到时候电话联系。

黄三木要送洪叶回去,洪叶说她跟别人不一样,不喜欢人家送的,喜欢一个人回去。黄三木笑着说:变态,那我就随你了。

洪叶也笑了笑,眼里就含着一种特别的意思,向黄三木挥了挥手,说:再见,祝你晚上做个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