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机关滋味》

曹金郎对何平凡的支持非常感激。以前,他一直看不起他,埋怨他在工作上常常不配合,有好几次使得包伽他们的气焰变得嚣张起来,没能够及时地打击。最近两次呢,何平凡表现就很不错,在关键时刻,帮了他的大忙。相比较而言,洪一之就太令人失望了,这个人以前倒像是没什么态度,没什么脾气似的,这一次呢,突然加入了包伽队伍里去了。看来,对这个人今后要小心点。

很快地,曹金郎就得到了消息,说洪一之被拉拢了去,是因为他的毛脚女婿在石克伍手下的缘故,显然他们双方已经达成了某种交易。曹金郎终于明白了,这些人,平时在会上就会唱高调,对自己呢,也还严格要求的,可是,就是为了子女,为了亲属,把原则都忘记了,把立场也变了。洪一之这样,傅国民也这样。当然,傅国民是投向他了,这倒是一件好事。

洪一之是没希望了,下一步的工作就是何平凡。得想点法子,趁他对包伽一伙不太满意的时候,把他争取过来,形成合力,把这股妄图阴谋篡权的势力狠狠地打下去。

曹金郎叫伍一发安排了一桌宴席,叫陆占山等亲信一起参加。他叫秘书刘金才去请何平凡,想借酒精的作用,互相亲热亲热,形成统一战线。刘金才去了何平凡办公室,正好,何平凡想回招待所吃晚饭,刘金才就把曹金郎的意思说了,何平凡问有哪些人参加,最后就说身体不太好,不去了。曹金郎很失望,就拨通了何平凡的大哥大,亲自跟他说了,何平凡还是推说身体不太好。曹金郎说到这里来聚一聚,气氛很宽松的,不会逼他喝酒的。何平凡还是谢绝了。

陆占山说:何平凡也真是,连曹书记这点面子都不给。

曹金郎说:这个人也真是怪,我也不大捉摸得透。

伍一发说:我看他是摆架子,谁的帐也不买。

曹金郎说:他对包伽、宋文侃、石克伍一伙,显然不大看得惯,已经有好几次帮了我们了。我们的方针是,要尽量把他争取过来。

伍一发说:我看啊,他对包伽他们看不惯,对我们几个,也不是那么顺眼,心里只有他自己一个。

曹金郎说:唉,这个人古怪是古怪了点,他也就是这个脾气,有点书生气。不过,我们还是要研究点策略,他对我们今后的工作是有用的。

陆占山说:这个人不太好对付,又古怪,又固执,太正统,他的脑子里还是过去的老套套,不大转得过弯。以前我就说过了,他当市委书记时,就是因为不晓得变通,经济上不去,下面的人也抓不牢,对他有意见。最后,组织上了解了,就把他由正改副,贬到青云市来了。

伍一发说:这个人书也读得不多,却很像个书呆子。

几个人边喝边聊,说个没完。曹金郎不停地念道:总归要想个法子,让他支持我们,要想个法子。

中央组织部和省委组织部组成联合考察小组,到青云市来考察班子了。像这样的规模,近年来好像还是第一次。青云市党政班子成员也都清楚,上面也是该下来考察考察了,长此下去,青云的工作是上不去的,青云是没有希望的。当然,大家都各打各的算盘,都希望借这次考察的机会,好好地努力一下,最好有一个对自己有利的结果。

石克伍听说组织上来人了,很高兴。因为毛沙芜和他的关系实在是非同一般。他相信,只要毛沙芜来好好考察一下,然后再向省委领导一汇报,曹金郎还不下台,自己还不上去?不说当个书记,副书记是肯定没问题的。那个伍一发也真是,听说一直盯着他这个部长位置,其实,这算是狗屁部长,自己早就当厌了,恨不得人家早点当去,自己去干点别的工作。只是,他不情愿让伍一发这个狗东西小人得志罢了。

等考察小组见了面,他才知道毛沙芜没有来,心里一想,是啊,毛沙芜现在已是省委副书记了,部长只是兼的,主要精力已经不在部里了,当然就不会下来了。不过他想,毛沙芜毕竟是部长,他一定跟部里面的人关照过,要他们对石克伍那个一点。于是,他就给毛沙芜拨了个电话,办公室说,毛书记已经去北京开会了。真是见鬼。

省委组织部的几个人,平时都不太熟悉,石克伍不熟,包伽和宋文侃也不太熟。几个人碰头一议,就觉得不对了。以为是曹金郎从中搞鬼,上面开始对自己开刀了。

包伽要沉着些,他说:不要慌,我们自己不要乱了阵脚。我们几个人一不杀人,二不放火,又没干过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还怕上面考察么?再说,我们不熟,曹金郎也未必就熟啊。所以,关键是我们要冷静,要研究好对策,上面来人考察,开会征求意见,我们要议一下汇报内容,不光我们,还有下面局一级的领导,凡是我们的人,都要打招呼,因为组织部门不一定光听我们的,可能主要还是听听其他人,听听中层干部的意见,还有老干部和民主党派,凡是和我们关系密切的,大家分头去打招呼,要让这些人出力。

石克伍说:还有,上面知道我们和曹金郎不和,知道何平凡、洪一之和傅国民是中间派,他们在考察时,可能会更多地倾听这几个人的意见。

包伽说:对,这几个人要做好工作,这是关键。

石克伍说:傅国民没法子了,洪一之我去打了招呼,他是没问题的,关键是何平凡,他是我们工作的重点。联合考察小组的领导上午出发,中午才到青云。下午和青云党政班子成员都见了面,并且提出了考察的方式方法,开座谈会的形式,主要是个别征求意见。正如石克伍预料的那样,他们把个别征求意见的重点放在了何、洪、傅三个人身上。

石克伍已经跟洪一之打过招呼,洪一之说有数有数,也不多说什么了。晚饭后,包伽、宋文侃和石克伍三人再一次聚会,包伽说:和何平凡联系一下,我们马上去找他谈谈。态度诚恳一点,对他尊重一点,争取一下总比不争取好吧!

电话通了,何平凡在市招待所的宿舍里,没有别人。这正是一个绝好的空档。三人马上就赶到市府招待所,开始了一次最诚恳的谈话。

何平凡对三位很客气,不过,三位对他就更客气,就像是三个小学生专程来拜望老师一样。谈了一会儿招待所里的条件和何平凡的家庭,话题就转到考察上来了。

包伽说:这次上面来了人,规模不小啊。

何平凡说:是啊,规模不小,上面很重视哩。

宋文侃说:听说他们将重点征求你的意见。

何平凡说:哪里哪里,考察干部,主要是征求下面的意见嘛,怎么会把我当重点呢。我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包伽说:何书记,你到青云这些年,我们大家还是很尊重你的。你是老书记,工作经验也丰富些,当然,我们学习得还不够,工作没有做好,以后,你尽管多批评,我们会尊重你的意见的。

宋文侃说:是啊,你尽管批评,我们包市长平时一向很尊重你,总在我们面前夸你呢。不过,有些人可不是这样。

何平凡知道他在说曹金郎,不过,对于曹金郎和包伽两派人的态度,他也不是不知道,只不过不把它当作回事罢了。

石克伍补充道:有些人对你很不尊重,为此,我们几个还和他们有过意见冲突呢,那几次会议,你都不在场。

何平凡笑了笑,说:唉,算了,我也不在乎别人尊重不尊重,反正也就这一把年纪了,五十好几的人了,还想干什么?青云的工作,主要靠你们做,当然,我是希望你们大家团结一致的,希望把青云经济尽快搞上去的。

包伽说:是啊,何书记是不会在乎个人利益得失的,总是想着党和国家的利益,如果大家都像你这样,青云就有希望了。

宋文侃说:这次征求意见,我们希望你能把有些情况真实地反映上去,青云市再也不能让少数人这样搞下去了。

包伽说:对我们几个呢,你也尽管提意见。当然,最好是当着我们的面提一提,我们工作上的失误,主要还是要吸取教训嘛!

何平凡早就知道他们的来意了,就爽快地说;你们放心,我会实事求是地反映情况的。你们几个,工作都不错的,都是有能力的,我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今后团结一点,把工作搞上去。至于征求意见,你们尽管放心,我心里有数的。

包伽看他满脸堆笑,说得很客气,也就不再多说些什么了。

三个人离开招待所大约五分钟光景,何平凡刚看了两行材料,曹金郎就来访了,事先连个招呼也没打。何平凡就知道这些人都是同一个目的,都是想得到他的支持。

曹金郎说:何书记,你现在清闲了,我的日子不好过呀!

何平凡问他怎么不好过。曹金郎就说:其他人可能不知道,你是应该知道的,也是有体会的。我听说,以前你当市委书记的时候,下面也是有这么一帮不安份的人,不把心思用在工作上,专门动其他歪脑筋。你一定也看到了,我现在的处境就和你过去一样,我在位的时间也不会长了。

曹金郎故意叹了口气,把话说得很消极,好像他真的是斗不过别人,很快就要下台似的。

何平凡就说:不会吧?我一点都看不出来。

曹金郎说:唉,何书记,你应该知道的呀!群众埋怨青云发展太慢,我也确实想干点成绩出来。可是,精力难以集中啊,我又要对付工作上的问题,又要对付工作以外的问题,对付好一样都不容易啊!听说你当初也是这样的,你专心搞工作,成绩还没出来,自己都让人家搞下去了。

何平凡道:那只是我的无能啊。也不光是有人搞我,我自己工作也没有干好,对不起组织上的信任和重托啊。你就不一样了,像你这么能干的人,我相信你不会像我这样没出息的。

曹金郎道:何书记,你这是在笑我,是在批评我啊!我知道自己工作没干好,得罪了一些人。你以后呢,多批评帮助,不看我的面,也看看青云人民的面,你就帮帮我吧。特别是这次上面来人考察,势头又大,他们是要征求你的意见的。

曹金郎言词所以这么恳切,有另外一个原因。平时他到上面跑得较勤,组织部门当然没有少去。可是这次来的人就怪,他都不太熟悉,有的虽然看到过,并没有什么交情。他就担心是上面不信任他了,说不定是包伽他们搞了什么鬼,自己面临危机了。

何平凡说:你放心,上面会实事求是考察的,如果向我征求意见,我也会实事求是地把青云的情况反映上去的,你尽管放心就是。

曹金郎见何平凡态度如此之好,聊了几句,也就告辞了。

考察小组在青云呆了一个星期,没日没夜地开会座谈,大量的工作是个别征求意见。洪一之和傅国民在征求意见后把自己的谈话内容分别向各自的阵营作了汇报,只是,何平凡究竟怎么反映,谁也不清楚。

考察小组回南州后,青云市的党政领导人心惶惶,不知前途如何。还是石克伍路子硬,他想毛沙芜肯定已经回到南州了,就给他家里拨了个电话。电话是崔凤接的,说话是客气得不得了。过了会儿,毛沙芜就来接电话了,他好像是刚刚从单位里回来。

石克伍问起这次考察的情况,毛沙芜说:这次考察是省里决定的,你们青云情况复杂,我也是主张派人去考察一下的。不过,我正好去北京开会,具体派哪些人,我不太清楚。因为这是以省里为主的。不过,昨天我已经听取了自己部里同志的汇报,从汇报情况看,情况对你们不太有利啊!

石克伍心里格登一下,手里的话机都有些抖起来了。他拿出手帕来擦了擦额头的汗,要毛书记说清楚一点。毛沙芜说:这是保密的,我不能说得太具体,只是,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以后,要注意何平凡这个人,要和他搞好关系,否则,你是要吃亏的。他在汇报工作时,对你们几个评价不高啊!石克伍汗擦了不久,曹金郎也在自己家里拿起了手帕,不停地给额头擦汗。省委组织部里,他也是有人的。刚才从电话里得知,考察小组对他印象不是很好,要他以后和何平凡搞好关系,因为考察小组非常重视他的意见,而他呢,恰恰是对曹金郎有不少看法。

十天后,省委召开了扩大会议,要求各地市的常委全部参加。

在青云通往南州的公路上,有三辆皇冠轿车,以同样的速度向南州方向驶去。

第一辆车里坐着曹金郎和陆占山,陆占山是因为有事去省里汇报,顺便搭曹金郎的车子去的。第二辆是何平凡。第三辆是包伽、宋文侃和石克伍。宋文侃和石克伍两人有自己的车,两部车子和其他几个常委车子一起,远远地跟在后面,为了说话方便,两人都坐进了包伽的车子里。

石克伍早已把情况向他们汇报过了。包伽看了看前面的车,气就不打一处来,说:这个何平凡,我就不知道他当初是怎么当上市委书记的。

宋文侃说:组织部门也是瞎了眼。上次既然知道他无能了,也不要给他当副书记,干脆叫他当个一般干部算了。我看主要还是个观念问题,我们中国的官,就是能上不能下,组织部门给他安排个副职,就怕委屈他了,要是没这个观念作祟,就是叫他当一般干部,省得他搞鬼。

石克伍讽刺道:他是快了。我看总有一天,时间不会长的,他就要当局长了,不知道曹金郎会把哪个局安排给他。

三人就都笑了。石克伍说:局长干段时间,要是他还不长进,曹金郎一不高兴,就提拔他当一般干部了,你们看着吧。

第一辆车里的曹金郎也在骂何平凡。他说:我有一段时间没去省里跑了,这次我要好好跑一下。

陆占山说:是啊,这次考察班子以后,一直还没有动静。

曹金郎道:说起考察我就气,这个何平凡,我要去省市组织部要求一下,叫他早点退下来算了,放在青云碍手碍脚的。

陆占山道:要么就叫他回老家去,老家还是那帮人掌权,到那里去干个副职,叫他心里难过难过。

曹金郎道:以前一直以为包伽这伙人可恶,没想到何平凡也这么可恶!

两个人越说越来劲,把个何平凡骂得狗屁不值。如果把第一辆车和第三辆车里的声音录到一起,听起来会更加精彩。

只有第二辆车没有声音。除了驾驶员,只有何平凡一个人,他的脸上,开放着多少年来不曾有过的笑意。他的心早就到了南州。

六点钟从青云出发,九点钟不到就抵达南州了。而省委全委扩大会议,恰恰是在九点钟召开的。

青云市的十个常委一下车,就进了会议室。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兄弟地市的领导。只有第二排的位置上,还有几个空位,青云市的人就只好坐到第二排了。省委的领导已经庄严地坐到了主席台上,这里看过去就非常清楚了。

市委办公室主任走了过来,在何平凡耳根念叨了句什么。过了一会儿,何平凡就上了主席台,市委的几个书记都朝他点了点头,何平凡就坐在了毛沙芜副书记的旁边。

曹金郎一下子明白不过来,对人武部政委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能坐到那个地方去呢?

政委也觉得不对:就是啊,有事情上去也不该坐那里,应该坐主席台后面一排角落上才对呀!

宋文侃用手推了推包伽,说:干啥?这是干啥?

石克伍呆着一张脸道:他是上去介绍经验么?

包伽道:就他那点工作,也配上去介绍什么经验?

宋文侃道:不是上去向大家作检讨的吧?

包伽道:上去作检讨?没有这个必要吧?知道错就行了吧?何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检讨呢?够难为情的啊?

大家知道包市长在说笑,就一起笑了。一直沉默了五、六分钟,青云市的另外九个常委,都把眼睛盯着主席台上的何平凡,心里却在嘀咕: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会议终于开始了。省委书记对着麦克风说:同志们,开会了!首先,我向大家介绍个人。最近,省委对省委班子进行了充实,增加了一名省委常委。

省委书记把左手向何平凡一摊,说:他,就是何平凡同志!

市委书记继续介绍道:何平凡原是青云市委副书记兼市人大主任,之前他在岭市当过市委书记。中央已经决定任命他为省委常委,文件是昨天下的,这几天就要到各个市区。希望大家今后积极支持他的工作!

会场上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青云市的九个常委也拍了拍双手,可是,怎么也拍不出声音来。

上一篇:第39章

下一篇:第41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47章 - 来自《永不瞑目》

几乎是必然地,她梦见了金山岭。  金山岭还停留在落叶的深秋。满山的荒林萎草,风凛烈而萧瑟,吹散了稀薄的凉雾,也吹干了清晨的那一点点湿润,于是深秋的司马台就比任何时候更透出一份老到与成熟。但是当太阳冉冉升起,寒秋的凄凉和苍茫便仓皇地退避三舍。初升的太阳是多么让人振奋啊!一草一木都点染出欣欣向荣的昌盛,这使她用充满希望的心情毫不费力地向上攀登。斑驳的长城在山岭中沉着地出没,阳光给它带来明亮与色彩,也带来阴影。阴影更加凸现了长城的险峻和雄劲,也让你看到那些悲壮的残缺和销损。这残缺和销损不仅暗示了生命的规……去看看 

华清惊梦 - 来自《张学良传》

蒋介石在未来西安之前,对于此行可能会栽个大筋斗,甚至形成差一点被别人一脚跺翻这个令人沮丧的结局,是没有料到的,如果他能料到,就不会冒这个风险了。但是不是毫无所知,没有一点觉察呢?那也不是。蒋介石不是马大哈,不是那种粗心大意的人,这从他后来写(实际是陈布雷代笔)的《西安半月记》中,也略见端倪。他谈到在他未来西安之前,“即已察知东北军剿匪部队思想庞杂,言动歧异,且有勾通匪部自由退却等种种复杂离奇之报告,甚至谓将有非常之密谋与变乱者”,所以,他来西安后,是有提防的,这明显地表现在他很注意分析研究东北军和十七路军的军情,频繁……去看看 

四 黄河漂流日记(上) - 来自《自由人心路》

1984年,我独身一人去黄河做了一次漂流。那是我“行百万里路”中的一次不算长的行程,只有2400多里。至今我已走遍除台港澳以外的每一个省,去过10次西藏,5次新疆,开车环绕过中国边境,爬到过珠峰5700米高度,但是最让我难忘的,还是这次漂流。黄河漂流日记1984年7月7日 SAT头顶喇叭提醒人们关窗,不要上厕所,这是列车通过重要桥梁的惯例。我立刻从上铺爬下来。尽管知道今后会日日夜夜看着黄河,我还是象以往每次横跨南北方时那样趴在窗上凝望:车厢里不少人也停止其他活动,默默看着车窗外阴云笼罩的黄河。或许是一种血缘的力量吧,黄河的形象……去看看 

自序 - 来自《阳谋》

关于在毛泽东时代(一九四九-一九七六年)中国 大陆发生的种种历史事件,人们有著截然不同的态度。 有人告诉我们: 「让这些没有必要留给我们子孙知道的事,在历史的 尘灰埋没了吧!」①   但又有人这样说: 「往事不会消散,那些回忆聚在一起,将成为一口铜 铸的警钟,我们必须牢牢记住这个惨痛的教训。」   说这话的人便是曾呼吁建一座「文革博物馆」的老 作家巴金。②   在那陈列我们民族灾难的博物馆建立起来之前,我 们应当先将沉积在那些往事上的历史尘灰掸去,将这些 事情聚拢来,铸成一百口铜钟、一千口铜钟。我们没有 权利决定哪……去看看 

第八章 扩大选举权 - 来自《代议制政府》

刚才描述过的这样一种代议制民主政体,是代表一切人而不是仅仅代表多数的民主政体。在这种政体里,各种有才智的人的利益和意见虽然居于少数但仍然会被听到,并会有机会依靠品质的分量和论点的有力得到照他们的人数说来得不到的影响。这种民主政体,它是唯一平等的、唯一公正的、唯一由一切人治理的一切人的政府、唯一真正的民主政体。它将避免现在流行的被虚假地称谓的民主政体的最大害处。现时关于民主政体的观念完全是从当前流行的民主政体产生的。然而,即使在上述民主政体内,绝对权力(如果他们想要行使这种权力的话)将归于人数……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