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灵山》

  这寒冷的深秋的夜晚,深厚浓重的黑暗包围着一片原始的混饨,分不清天和地、树和岩石,更看不见道路,你只能在原地,挪不开脚步,身子前倾,伸出双臂,摸索着,摸索这稠密的暗夜,你听见它流动,流动的不是风,是这种黑暗,不分上下左右远近和层次,你就整个儿融化在这混饨之中,你只意识到你有过一个身体的轮廓,而这轮廓在你意念中也趋消融,有一股光亮从你体内升起,幽冥冥像昏暗中举起的一支烛火,只有光亮没有温暖的火焰,一种冰冷的光,充盈你的身体,超越你身体的轮廓,你意念中身体的轮廓,你双臂收拢,努力守护这团火光,这冰凉而透明的意识,你需要这种感觉,你努力维护,你面前显示出一个平静的湖面,湖面对岸丛林一片,落叶了和叶子尚未完全脱落的树木,挂着一片片黄叶的修长的杨树和枝条,黑锋挣的枣树上一两片浅黄的小叶子在抖动,赤红的乌柏,有的浓密,有的稀疏,都像一团团烟雾,湖面上没有波浪,只有倒影,清晰而分明,色彩丰富,从暗红到赤红到橙黄到鹅黄到墨绿,到灰褐,到月白,许许多多层次,你仔细琢磨,又顿然失色,变成深浅不一的灰黑白,也还有许多不同的调子,像一张褪色的旧的黑白照片,影像还历历在目,你与其说在一片土地上,不如说在另一个空间里,屏息注视着自己的心像,那么安静,静得让你担心,你觉得是个梦,毋须忧虑,可你又止不住忧虑,就因为太宁静了,静得出奇。

  你问她看见这影像了吗?

  她说看见了。

  你问她看见有一只小船吗?

  她说有了这船湖面上才越发宁静。

  你突然听见了她的呼吸,伸手摸到了她,在她身上游移,被她一手按住,你握住她手腕,将她拉拢过来,她也就转身,卷曲偎依在你胸前,你闻到她头发上温暖的气息,找寻她的嘴唇,她躲闪扭动,她那温暖活泼的躯体呼吸急促,心在你手掌下突突跳着。

  说你要这小船沉没。

  她说船身已经浸满了水。

  你分开了她,进入她润湿的身体。

  就知道会这样,她叹息,身体即刻松软,失去了骨骼。

  你要她说她是一条鱼!

  不!

  你要她说她是自由的。

  啊,不。

  你要她沉没,要她忘掉一切。

  她说她害怕。

  你问她怕什么!

  她说她不知道,又说她怕黑暗,她害怕沉没。

  然后是滚烫的面颊,跳动的火舌,立刻被黑暗吞没了,躯体扭动,她叫你轻一点,她叫喊疼痛!她挣扎,骂你是野兽!她就被追踪,被猎获,被撕裂,被吞食,啊,这浓密的可以触摸到的黑暗,混饨未开,没有天,没有地,没有空间,没有时间,没有有,没有没有,没有有和没有,有没有有没有有,没有没有有没有没有,灼热的炭火,润湿的眼睛,张开了洞穴,烟雾升腾,焦灼的嘴唇,喉咙里吼叫,人与背,呼唤原始的黑暗,森林里猛虎苦恼,好贪婪,火焰升了起来,她尖声哭叫,野兽咬,呼啸着,着了魔,直跳,围着火堆,越来越明亮,变幻不定的火焰,没有形状,烟雾钦绕的洞穴里凶猛格斗,扑倒在地,尖叫又跳又吼叫,扼杀和吞食……窃火者跑了,远去的火把,深入到黑暗中,越来越小,火苗如豆,阴风中飘摇,终放熄灭了。

  我恐惧,她说。

  你恐惧什么?你问。

  我不恐惧什么可我要说我恐惧。

  傻孩子,

  彼岸,

  你说什么?

  你不懂,

  你爱我吗?

  不知道,

  你恨我吗?

  不知道,

  你从来没有过?

  我只知道早晚有这一天,

  你高兴吗?

  我是你的了,同我说些温柔的话,跟我说黑暗,

  盘古抡起开天斧,

  不要说盘古,

  说什么?

  说那条船,

  一条要沉没的小船,

  想沉没而沉没不了,

  终放还是沉没了?

  不知道。

  你真是个孩子。

  给我说个故事,

  洪水大泛滥之后,天地之间只剩下了一条小船,船里有一对兄妹,忍受木了寂寞,就紧紧抱在一起,只有对方的肉体才实实在在,才能证实自己的存在。

  你爱我,

  女娃儿受了蛇的诱惑,

  蛇就是我哥。

上一篇:18

下一篇:20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01章 重圆破镜 - 来自《第五项修炼》

自幼我们就被教导把问题加以分解,把世界拆成片片段段来理解。这显然能够使复杂的问题容易处理,但是无形中,我们却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全然失掉对“整体”的连属感,也不了解自身行动所带来的一连串后果。于是,当我们想一窥全貌时,便努力重整心中的片段,试图拼凑所有的碎片。但是就如物理学家鲍姆(David Bohm)所说的,这只是白费力气;就像试着重新组合一面破镜子的碎片,想要看清镜中的真像。经过一阵子努力,我们甚至干脆放弃一窥全貌的意图。  这本书所提出的构想与工具,就是要打破这个世界是由个别、不相关的力……去看看 

第五编 论政府的影响 第09章 论政府的一般职能及其经济影响(续)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财产继承法  以上讨论了一般法律制度的优缺点所产生的影响,下面将讨论特定法律的特殊性质所产生的影响。既然讨论必须有所选择,我就只论述几个主要题目。在一国的民法中,除决定劳动者地位为奴隶、农奴或自由民的法律外,最具经济意义的是继承法和契约法。在契约法中,最具经济意义的则是公司法和破产法。恰巧就这三种法律而言,都有理由谴责英国法律的某些规定。  关于财产的继承,我在前面某一章中已考察了与此有关的一般原则,并撇开一切偏见,提出了法律所能采取的最佳处理办法。一般说来,遗赠自由只应受以下两个条件的……去看看 

第三章 “骷髅”大战 - 来自《挑战布什》

第一节 同“室”操戈相煎急  由于克里和布什同为耶鲁大学的一个有名的学生秘密社团“骷髅社”的成员,因此2004年的 大选就变成美国历史上第一场名副其实的“骷髅”大战,这一景象足以让想象力丰富的好莱 坞“梦幻工厂”拍成大片,也完全可以成为中国武侠小说家精彩的写作素材。  民主党的准候选人克里和共和党的准候选人布什曾先后赤身裸体地躺在纽黑文市高街的“坟 墓”秘室322房间垫着天鹅绒布的棺材里,向其他成员坦露自己内心最隐秘的私情—— 性的 “经历”,别以为这是年轻人一时心血来潮的恶作剧,这是耶鲁大学最古老……去看看 

第十一章 劳动贫民 - 来自《革命的年代》

第一个工厂主人,就像殖民地的种植园主人生活在他们的奴隶中那样,生活在自己的工厂里,他一个人要面对成百个工人,而里昂的破坏活动,就像是圣多明各的那种暴动……威胁社会的野蛮人既不在高加索,也不在蒙古草原,而是在我们工业城市的郊区……中产阶级应认清这种局势的性质;他应当知道他是站在何处。——吉拉丹,《辩论报》1831年12月8日  想要做官掌权,  总得被大氅,挂绶带。  我们为你们大人物纺纱织布,  死后却不包裹尸布就草草掩埋。  我们是织布工,  却赤身裸体,无遮无盖。  你们的统治行将结束,  我们掌权的日子就……去看看 

夜郎西 - 来自《官场春秋》

关隐达调来黎南县不几天,收到一张名信片,上面写了李白的两句诗: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落款只写着北京XQ。     当时他正去县委办,办公室主任陈兴业同几个干部凑在一起看着什么。一见他去了,陈兴业马上点着头说,关书记,有你的信哩。就把他们正在看着的名信片双手递给他。他知道刚才这些人正在研究这张明信片,心里就有些不快。但他没有表露,只是微微笑了一下,顺手把它放到了口袋里。然后交待陈兴业一些事情,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关隐达拿出明信片,胸口不禁悠了一下。这是肖荃寄来的。他只要一见这隽秀的字迹,就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