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灵山》

  她说她害怕老鼠,老鼠从楼板上跑过去的声音都让她害怕。她还怕蛇。这山里到处有蛇,她害怕花蛇从梁柱上吊下来,钻进她被子里,她要你紧紧抱住她,她说她害怕孤独。

  她说她想听见你的声音,你的声音让她宽心。她还想把头枕在你的胳膊上,她就有了依靠。她要听你说话,继续说下去,不要间断,她就不寂寞。

  她说她想听你给她讲故事,她想知道二大爷怎么霸占的破土匪从河边她家口绑架走的那姑娘。那姑娘又怎么顺从了二大爷变成土匪头子的看家婆。后来这二大爷又怎么反而把性命送在她手上?

  她说她不要听城市里来的女孩子跳河的故事,不要讲那打捞上来的一丝不挂肿涨了的尸体,她不会再想自杀,她也不要听玩龙灯踩断肋骨的故事。她在医院手术室里血见得太多。她说她想听像朱花婆这样好玩的故事,但不准讲那些残暴的事。

  她问你同别的姑娘有没有这样?她不是说你同别的女人做过些什么。她说的是把女孩子拐骗到山里来,她是不是第一个?你让她说,她说她哪里知道?你让她猜?她说她猜不到,还说你就是有过也不会告诉她。再说,她也不想知道,她只知道她是自愿来的,如果受骗也是自找,她说她不要求别的,此刻只要求你理解她,关心她爱护她。

  她说,她说,她第一次被解开的时候,他非常粗暴,她说的不是你,是她那个男朋友,他一点也不关心她。她当时完全被动,一点要求也没有,一点也不激动。他匆匆忙忙把她裙子撩起,她一只脚始终撑在床沿地上。他特别自私,是一只公猪,就想强奸她。当然她也是自愿的。但很不舒服,他弄得她很疼。她知道会疼的,就像完成一个任务,为的是好让他爱她,娶她做妻子。

  她说她同他这样的时候,没一点快乐,她看到他流在她腿上的精液就吐了。以后她每次只要闻到那气味,就止不住要吐。她说她纯粹是他泄欲的工具,她只要沾上他那东西,她对她自己的肉体都感到恶心。

  她说这是她第一次放纵自己,第一次用自己的身体来爱一个男人。没有呕吐,她感激你,感激你给了她这种快感。她说她就要这样报复他,报复她那个男朋友,她要告诉他她也和别的男人睡觉了。一个比她大得多的男人,一个会享受她也给她享受的男人。

  她说她就知道会这样,就知道她会让你进来。就知道她所有的防备都是欺骗自己。可她又为什么那样惩罚自己?为什么就木能也享受享受?她说你给了她生命,给了她希望,她要活下去,也重新有了欲望。

  她还说她小的时候,她家有一条狗,总喜欢用潮湿的鼻于弄醒她,有时候还跳到她床上来。她特别喜欢搂着这狗。她妈妈说,她亲生的妈妈还在世的时候,说狗身上有跳蚤,不让狗进她睡觉的房里。她有一个时候,身上老长红的疹子,她妈妈就说是狗身上的跳蚤咬的。后来城里不让养狗,乘她不在家的时候,打狗队把狗套走打死了,她还哭了,没有吃晚饭。她觉得那时候她特别善良。她不明白为什么人世间这么恶?人对人之间为什么这样缺乏同情?她说她不知道为什么说这些?

  你让她说下去。

  她说她不知道怎么像开了话匣子一样,说个没完。

  你说她说得很好。

  她说她真想总也长不大,可又想长大,她希望被人爱,希望人都看着她,可又畏惧男人的那种眼光。她觉得男人的眼光都挺肮脏,他们看人的时候并不是看人的美貌,看的是

  别的什么东西。

  你说你也是男人。

  你是个例外,她说,你让她放心,她愿意在你怀里。

  你问她不觉得你也肮脏?

  别这么说,她说。她不觉得,她喜欢你。你的一切她都觉得这样亲切,她说她现在才知道什么叫生活。可她说她有时候特别恐惧,觉得生活就像无底洞。

  她觉得谁也不真正爱她,没有人爱她,活在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她说她就惧怕这个。可是男人的爱都那么自私,总想占有,他们付出什么呢?

  他们也付出了,你说。

  那他们自己愿意。

  可女人不是也同样离木开男人?你说是天意让阴阳两块磨磐合在一起,这便是人的本性,你说她不必有什么畏惧。

  她说你教唆。

  你问她难道不喜欢?

  只要这一切都来得这么自然,她说。

  来了,就全身心接受,你唆使她。

  啊,她说她想唱。

  你问她想唱什么?

  唱我同你,她说。

  想唱什么就唱什么,你鼓动她放开声唱。

  她要你抚摸她。

  你说你要她放荡。

  她要你吻她的乳头……

  你吻着了她。

  她说她也爱你的身体,你身上的一切都不再可怕,你要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哦,她说她想看见你进入她的身体。

  你说她成了个真正的女人。

  是的,她说,一个被男人占有了的女人,她说她不知道她胡说些什么,她说从来没有这样享受过,她说她在船上飘,不知要飘到哪里,身不由己。由它荡去,漆黑的海面上,她和你,不,只有她自己,她并不真的害怕,只觉得特别空虚,她想死,死也是一种诱惑,她想落到海里,让黑乎乎的海水把她淹没,她需要你,你的体温,你的压迫,也是一种安慰,她问你知道吗?她特别需要!

  需要男人?你诱惑她。

  是的,需要男人的爱,需要被占有。她说,是的、是的,她渴望被占有,她想放纵,把什么都忘记,啊,她感激你,第一次的时候她说她有些慌张,是的,她说她要,她知道她要,可她慌张极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想哭,想喊叫,想在荒野里让风暴把她卷走,把她剥得光光的,让树枝条抽打得皮开肉裂,痛苦而不能自拔,让野兽来把她撕碎!她说她看见了她,那个穿黑衣服的放荡的女人,双手摸着自己的乳房,那种笑容,走路的那种姿态,扭动着膀,一个淫荡的女人,她说,你不懂,这你不懂,你什么也不懂,你这个傻瓜!

上一篇:20

下一篇:22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17章 - 来自《梅次故事》

王莽之说来就来了,沿着马山县东边枣林成片的几个乡走了一圈。朱怀镜正好在荆都参加组织工作会议,没见着王莽之。这次组织工作会议主要是学校马山经验,加强农村基层组织建设。范东阳本来说是枣林经验,可王莽之老记不住,总说马山经验。于是正式说法就成马山经验了。   朱怀镜往会议室里一坐,见主席台的领导同志面前都摆着一个漂亮的玻璃杯,高高的,剔透如水晶。杯子里面泡着银针、龙井或是参须,都历历在目。他还不知怎么称呼这种新款口杯,只是觉得它品味高雅。不经意瞟一眼自己左右,见个别地市领导也有这种杯子了。心想梅次毕竟落……去看看 

关于王小波的调查报告 - 来自《当代眉批》

他的名字心平气和,如春草熙熙,轻舟过溪,给人一种身高不足1 米6 ,年龄永远十二三的感觉。但有生理洁癖的人最好躲着他的小说,那里面的句子没准都缺条裤子,蓬头垢面,挺光鲜的人物,一投胎在里面就算倒了齐天大霉。我提醒有思想洁癖的人最好也离他的文章远点:他的语言单句少有超过20字的,貌似字字实在,有老舍风格,实则摆明了像个走私贩毒的:毒贩常会把毒品藏在西瓜或女人肚子里,他同样敢于━━居然还特别善于━━将讽刺、挖苦、调侃等所有要不得的邪派功夫,藏着掖着捂着,时而呈梅花三弄之姿,时而现宝剑出匣之势,时而又像吃涮羊肉那样在汉字的……去看看 

第04章 简单观念底名称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三卷)》

1 简单观念,情状和实体底名称,各有一种特殊之点——我虽然说过,一切字眼所直接表示的,只有说话者心中的观念,可是我们在进一步观察之后,就会看到,简单观念,混杂情状(各种关系在内),自然实体,等等底名称,都各有一些特点,而且互不相同。例如:——   2 第一点,简单观念底名称和简单实体底名称可以告知我们一种实在的存在——第一点,简单观念和实体两者底名称,不但直接表示心中的观念,而且报告一种实在的存在,因为它们底原始模型正是由这种存在所托出的。至于·混·杂·情·状底名称,则终止于心中的观念,而不使我们底思想再往前进一步,我们在……去看看 

第二编 宏观经济(一) - 来自《谁妨碍了我们致富》

扩大再生能源利用的社会经济条件   能源可分为可再生的和可耗竭或不可再生的,后者是指矿物能源,如煤、石油、天然气。从地质学的角度看,矿物能源也在积存和生长,但其速度非常之慢,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人类在短短的几百年间托尽大自然几亿年内生成的矿物质能。以现在的消耗速度估计,石油将在几十年内耗尽;天然气将在不到100年内耗尽,煤则还可以用500年左右,这些都是将发生在几代人之后的事。如果我们抱着对子孙后代不负责任的态度,或者相信船到桥头自会直,将来的科学技术自会有办法对付,似乎可以高枕无忧地继续我们目前的生活方式……去看看 

3-2 顽强地抵御忧虑 - 来自《卡耐基人际关系学》

卡耐基认为,一个人内心的想法是非常重要的。好的想法考虑到原因和结果,可以产生很合逻辑的、很有建设性的计划;而坏想法通常会导致一个人的紧张和精神崩溃。   卡耐基曾去拜访过亚瑟·苏兹柏格,他是世界上最有名的《纽约时报》的发行人。苏兹柏格先生告诉卡耐基,当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火烧过欧洲的时候,他感到非常吃惊,对未来非常担忧,使得他几乎无法入睡。他常常在半夜下床,拿着画布和颜料,望着镜子,想画一张自画像。他对绘画一无所知,可是他还是画着,好让自己不再担心。苏兹柏格先生告诉卡耐基,最后,他用一首赞美诗里的一句话作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