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灵山》

  早晨橙黄的阳光里,山色清鲜,空气明净,你不像过了个不眠之夜,你搂住一个柔软的肩膀,她头也靠着你。你不知道她是不是你夜间梦幻中的少女,也弄不清她们之中谁更真实,你此刻只知道她乖乖跟随你,也不管你究竟要走到哪里。

  顺着这条山路,到了坡上,没想竟是一片平坝,一层接一层的梯田,十分开阔。田地间还立着两根石柱子,早年当是一座石门,石柱边上还有残缺的石狮子和石鼓,你说这曾经是好显赫的一个家族。从石头的牌坊下进去,一进套一进的院落,这家宅地长达足足一里,不过,如今都成了稻田。

  长毛造反时,从乌伊镇过来,一把火都烧了?她故意问。

  你说失火还是后来的事,先是这家长房里的二老爷在朝廷里当了大官,做到刑部尚书,不料卷进一桩贩卖私盐的案子。其实,与其说是贪赃枉法,倒不如说是皇上胡涂,轻信了太监的诬告,以为他参与了皇太后娘家篡位的阴谋,落得个满门抄斩,这偌大的宅子里三百口亲属,除了发配为官婢的妇人外,男子就连未满周岁的小儿也一个未曾留下,那真叫断手绝孙,这一片家宅又怎么能不夷为平地?

  这故事你又还可以这么说,要是把远处的那块半截子还露出地面的石乌龟,也同这石门、石鼓、石狮子算做一个建筑群,这里早先就不该是个家宅,而应该是一块墓地。当然一里地长的墓道,这坟墓也好生气派,只不过现今已难以考据,驶在石龟背上的那块石碑,土改分田时被一家农民搬走打成了磨盘,剩下的石基,一是太厚重派不上用场,二是挪动太费人工,就由它一直埋在地里。就说这墓吧,安葬的显然绝非平民百姓,乡里的豪绅哪怕田地再多,也不敢摆这份排场,除非身为王公大臣。

  说的恰恰是一位开国元勋,跟随朱元璋起事,赶走鞑子,可打得天下的功臣大都没落得个好死,能寿终正寝得以厚葬的不能不说是有独到的本事。这墓主眼见皇上身边老将一个个遭到诛杀,终日诚惶诚恐,斗胆给是上递上一分辞呈,说的是当今天下,国泰民安,皇恩浩荡,文臣武将,济济满朝,微臣不材,年过半百,家有老母,孤寡一生,积劳成疾,余年无几,挂冠回乡,聊表孝敬。等辞呈转到皇上手里,他人已出了京城,圣上不免感慨一番,赏赐自然十分丰厚,死后还得到御笔亲批,修下偌大一座坟墓,表彰后世。

  这故事也可以有另一个版本,离史书的记载相去甚远,同笔记小说更为靠近。照后一种说法,这主儿见皇帝借肃整朝纲为名,清除元老,便以奔父丧为由,交权躲回乡里。随后竟装疯卖傻,不见外人。皇上狐疑,放心不下,派出锦衣卫,一路翻山越岭而来,只见他家门紧闭,便宣称传达圣旨,径直闯了进去。不料他从内室爬了出来,朝来人汪汪直学狗叫,这探子似信非信,大声呵斥,令他更衣接旨进京。他却嗅嗅墙角的一堆狗屎,摇头晃脑竟自吃了,锦衣卫只好如此这般回报圣上,皇帝这才深信不疑,他死了之后,便赐以厚葬。其实那堆狗屎是他宠爱的丫鬟用碾碎的芝麻拌的糖稀,圣上哪里知道。

  这里还出过个乡儒,一心想谋取功名,进了大半辈子的考棚,五十二岁上终放中了个末名的榜眼,就又天天巴望递补上一官半职。谁知他未曾出阁的女儿,同小舅子眉来眼去,有了肚子。这傻女儿以为牛黄可以打胎,拉了两个月的稀,人倒越来越瘦,肚子却一天天大了起来,终放叫娘老子发现,一家子闹得个鸡飞狗跳。老头子为拯救声名,便也学皇上对乱臣逆子的办法,来个赐死,将失了贞操的女儿硬是钉进棺材板里。这事情扬扬沸沸,传进了县城,县太爷本来就为这地方民风不正烦恼不堪,总怕头上那顶乌纱帽戴着不稳,正好抓了这事作为典型,报告州府,州府又转报朝廷。

  皇帝拥着宠妃,久已不理朝政,一日兴致索然,便想起过问一下民情。朝臣禀报上这件趣闻,皇上听了,也不免叹息一声,倒也是个知理人家。呈上这口谕立刻作为头等大事,传到州府,巡抚又立马加批:万岁圣旨,不可怠慢,置匾高悬,广谕四乡。又快马加鞭,通告县衙门,县太爷当即鸣锣上轿,官差哈喝,两厢回避,这腐儒老儿跪听圣谕,还不感激涕零?县太爷又厉声吩咐:这龙言“知理人家”字字千金,快快立下牌坊,永志不忘!如此善举,感天动地,耀祖荣宗,老头子随即赊了几十担谷,雇人打下几方石头,日夜监工,精雕细刻,辛苦了半年,冬至之前,总算竣工,又张罗酒席,酬谢四邻,年终结算,当年收成全还帐了不说,尚亏空四十两纹银十七吊制钱。又受了风寒,便一病木起,好不容易熬过了来年正月,竟一命呜呼在秧田下种之前。

  这牌坊现今还立在村东口,偷懒的放牛娃总用来控牛绳。只不过两柱当中的横题,县革委会主任下乡视察时见了认为不妥,叫秘书告诉当地乡里的书记,改成了“农业学大寨”,五柱上的那副“忠孝传家久,诗书继世长”的对子,则换成“为革命种田,大公而无私”的口号。哪知大寨那样板后来又说是假的,田也重新分回农民手里,多劳的自个儿多得,牌坊上的字样也就无人理会。再说,这家人后辈,精壮的都跑买卖发财去了,哪还有闲心再改它回来。

  牌坊后面,头一户人家门口,坐个老太婆,拿根棒捶在个木桶里直捣。一只黄狗在周围嗅来嗅去,老太婆举起棒捶,狠狠骂道:“辣死你,滚一边去!

  你横竖不是黄狗,照样前去,直管招呼:

  “老人家,做辣酱呢?”

  老太婆也不说是,也不说不是,瞪了你一眼,又埋头用棒捶直捣桶里的鲜辣椒。

  “请问,这里可有个叫灵岩的去处?”你知道灵山那么高远的事问她也白搭,你说你从底下一个叫梦家的村子里来,人说有个灵岩就在前头。

  她这才停下手中活计,打量了一下,特别瞅的是她,然后扭头问你:

  “你们可是求子的?”问得好生蹊跷。

  她暗暗拉了你一把,你还是犯了傻,又问:

  “这灵岩同求子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老太婆扯高嗓门。“那都是妇人家去的。不生男娃儿才去烧香!

  她止不住格格直笑,好像谁搔她痒。

  “这位娘子也求儿子?”老太婆尖刻,又冲她去了。

  “我们是旅游的,到处都想看看。”你只好解释。

  “乡里有什么好旅游?前些日子也是,几对城市来的男男女女,把个村里折腾得鸡飞狗叫!

  “他们干什么来着?”你禁不住问。

  “拎个电匣子,鬼哭狼嚎,弄得山响。在谷场上又搂又拖还扭屁股,真叫造孽!

  “懊,他们也是来找灵山的?”你越发有兴致。

  “有个鬼的灵山哟。我不跟你讲了?那是女人求子烧香的地方。”

  “男人为什么就不能去?”

  “不怕晦气你就去。那个拦你了哟?”

  她又拉你一下,可你说你还是不明白。

  “叫血光冲了你哟!”老太婆对你不知是警告还是诅咒。

  “她说的是男人忌讳,”她替你开脱。

  “你说没什么忌讳。”

  “她讲的是女人的经血,”她在你耳边提醒你快走。

  “女人的经血怎么的?”你说狗血你都不在乎,“看看去,那灵岩到底怎么回事?”

  她说算了吧,又说她不想去。你问她怕什么,她说她害怕这老太婆讲的话。

  “哪有那许多规矩?走!”你对她说,又向老太婆问了路。

  “造孽的,都叫鬼找了去!”老太婆在你背后,这回是真的诅咒。

  她说她害怕,有种不好的预感。你问她是不是怕碰上巫婆?又说这山乡里,所有的老太婆都是巫婆,年轻的女人也差不多都是妖精。

  “那我也是?”她问你。

  “为什么不?你不也是女人?”

  “那你就是魔鬼!”她报复道。

  “男人在女人眼里都是魔鬼。”

  “那我同一个魔鬼在一起?”她仰头问。

  “魔鬼带着个妖精,”你说。

  她格格的笑,显得十分快乐。可她又央求你,不要到那种地方去。

  “去了又怎么样?”你站住问她。“会带来不幸?带来灾难?有什么好怕的?”

  她偎依着你,说只要跟你在一起,她就放心,可你察觉到她心里已经有一块阴影。你努力驱散它,故意同她大声说。

上一篇:24

下一篇:26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七章 困守巴丹 - 来自《麦克阿瑟》

饥肠辘辘守巴丹,望眼欲穿盼军援;   麦克气愤无人管,郁郁南下心不甘。   1941年的圣诞节,白宫失去了它往年的欢乐气氛,令人沮丧的消息纷至沓来:美、英军队在马来亚、新加坡、菲律宾和荷属东印度①节节失利,威克岛失守,香港沦陷……然而,在遥远的克里姆林宫,苏军最高统帅约瑟夫·斯大林却出人意料地发出了节日的欢呼。在那里,德军78个师180万人对莫斯科的大规模进攻,终于在距冰雪覆盖的克里姆林宫不到20英里的地方被挡住了,并且很快遭到苏军的大反攻。和当年的拿破仑一样,希特勒征服俄国的美梦在莫斯科城下彻底破产了。   ①即今……去看看 

第廿三章 命丧“复仇” - 来自《战争赌徒山本五十六》

帝国命定倒,复仇剑出鞘;    魔酋掷孤注,万事化空了。   山本在特鲁克的“大和”号上度过了1943年的新年。由于靠近赤道,天气炎热,年宴上吃的年糕已经有些发霉了。山本边擦着脸上的汗水,边吃着带有霉味的年糕。不知是因为炊事兵的过失,还是勤务兵的疏忽,上年宴的主菜整鱼时,把头尾应对的方向搞错了。山本平时很忌讳这一类事情。见此情景,他面带不悦地说道:   “嗬!年头变了,鱼的方向也变了。”   到1943年的元月,山本任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已经有3年4个月了。在日本海军历史上,从日俄战争前开始设联合舰队司令以来,这一任职已有3……去看看 

1929——中华民国十八年己(2) - 来自《中华民国史事日志》

8.1(六,二六)  甲、编遣实施会议开幕,到蒋中正、胡汉民、何应钦、赵戴文、何键、刘峙、鹿钟麟、唐生智、张之江、李鸣钟、刘镇华、朱培德、方振武、石友三、朱绶光、周玳、陈调元、曹浩森、王树常等,蒋、胡致开会词。  乙、编遣实施会第一次大会通过裁留标准。  丙、蔡运升将7.29张学良致加拉罕函面交梅里尼可夫。当日加拉罕电覆张学良,指摘该函内容与7.22蔡氏建议不符,坚持其7.25要求。  丁、本日为中共南昌暴动两周年纪念,上海、南京、武汉、天津、北平、济南、长沙等处均特别警戒,防共产党暴动(上海有骚扰,捕十余人)。……去看看 

第四章 在英国舰队的保护下 - 来自《停滞的帝国》

(1792年11月30日-1793年1月21日)  11月30日,两艘巨轮驶入“壮丽的里约港”。“沿岸布满了景色秀丽的村庄和茂盛的种植园。”我们的英国人感到一切都很美:用方石砌的房子,笔直的铺着路石的街道,由巨大的渡槽不断供水的喷泉,使这里变成了一个“令人愉快的居住地”。  这些新教徒对当地明显地追求享乐和严格遵守天主教信仰——这种天主教信仰因为富有异国情调而显得更为正宗——之间形成的对比感到吃惊:弥撒由钟声和鞭炮声宣布,夜里唱着歌的仪仗队伍,所有十字路口都有圣像。清教徒被激怒:“居民懒散而又放荡,他们迷信、无知、懒惰;……去看看 

18 新疆—的主要危险 - 来自《新疆追记》

中共曾经针对新疆问题发过一个著名的“七号文件”,其中有这样一个关键的定性——“影响新疆稳定的主要危险是分裂主义势力和非法宗教活动”。这句话在句式上模仿当年毛泽东所说“新疆的主要危险是苏联现代修正主义”,只是把矛头从外部的国际关系转向了内部的民族关系,成为近年中共治理新疆的指导思想和政策基础。   治理新疆的思路变化,有其复杂的演变,不能一言论定。然而明显的一点是,如果把新疆的主要矛盾定为“分裂主义势力和非法宗教活动”,就等于先天地把生活在新疆的汉族和当地民族分成两个集团,并且使他们之间互相对……去看看